睛。
  她脸上的红潮淡了很多,不知道是不是抑制剂开始发挥效用,现在的席小胭,眼神也更清晰了。
  “好!”席小胭的眼睫又轻轻眨了眨,她的手第三次伸向孟楚妩的衣扣。
  孟楚妩一动不动,因为戴着颈托,她无法垂首去看席小胭的手。
  “妩姐姐,你身体好像在抖哦!”
  孟楚妩不置可否。
  两个人距得很近,她几乎能感受得到席小胭的体温。
  灯光下,她头顶的细发闪着迷人的光泽——
  “姐姐这样,搞得像我要将你生吞活剥——”
  “席小胭,能不能不要说话?做事认真一点!”
  “哎呀!”席小胭解着衣扣的手没停,她的话也没停,“真是没想到,姐姐这种时候还会紧张的哦!”
  “我哪里紧张了!”孟楚妩试图挽尊。
  事实上她就是紧张了。
  本来,藉着渣A的风流史,拥有那么多“经验”和“过往”的她,确实不该颤抖,确实应该表现得更自然、更游刃有余的。
  但孟楚妩并没有做到将那些“经验”和“过往”据为己有。
  她和她在某些时候、就比如这一刻,其实是割裂的。
  与上一次站在床边对着席小胭自如地褪去睡衣不同,
  此时此刻,孟楚妩觉得她就像一个正在任人调戏却无力反抗的小姑娘,
  不喜欢被动、但又无力主动加剧了她的羞耻心和紧张感。
  偏偏席小胭还不放过她。
  孟楚妩觉得,现在,她一定是在报复她刚刚给她递抑制剂。
  她连对临时标记那种事情都会产生小情绪,递抑制剂这种事情,她没道理这么轻易揭过。
  “颤抖的妩姐姐——好可爱!”席小胭解开最后一刻衣扣,咯咯笑了几声。
  她调戏人都是这样认真啊。
  或许,她根本就不觉得这是在调戏,被调戏只是自尊受损的孟楚妩单方面的想法。
  从来就没有人说过她可爱,她羞得恨不得就此叫停。
  面对被席小胭赞可爱,她完全不知道如何回应。
  “姐姐抬一下手。”
  孟楚妩回过神,依言微微扬起双臂。
  她的手臂长而直,线条非常优美。
  席小胭绕着她的身子,帮她褪去了衬衫。
  “先——裤子吧。”在席小胭要解她的Bra扣时,孟楚妩说。
  席小胭又绕回前面,手伸向孟楚妩的腰际,她的目光却定在在了别的地方,“妩姐姐的肚脐好美哦,腰线也特别流畅,就像——”
  “席小胭,能不能认真一点?”
  “妩姐姐,我好喜欢你叫我全名!”席小胭身子贴过来,解开扣子往下扒。
  她的长发若有似无地贴到孟楚妩的腹部,微微地、反反复复刺得她一阵阵的麻痒。
  这样一来,她本已被抑制剂压制下去的心跳和思绪又开始失序。
  “我有什么是你不喜欢的吗?”孟楚妩真的很无语,席小胭这明显就是在挑逗啊。
  为什么她能这样若无其事,
  她总不可能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吧?
  孟楚妩不相信她只是在帮她宽衣,这明显就是,在,玩—她—啊!
  “没有。我喜欢妩姐姐的所有、一切!”席小胭语带笑意,她一点都不难为情,好像说的是一件引以为傲的事情。“姐姐,抬腿呀。”
  孟楚妩咬着呀,抬起腿。今晚的这一笔,她记下了。
  以(有)后(本)有(事)机(今)会(晚),她一定会弄得让她哭着求饶。
  夜晚微凉的空气贴到肌肤上,孟楚妩不自觉地抹了抹手臂。
  “妩姐姐冷吗?要不要我去拿浴衣给你先披上?”
  “不用。”
  孟楚妩见席小胭一眨不眨地盯着她看。
  现在她已经放开了,席小胭解她第一颗衬衣纽扣时的那种羞耻已经褪去。
  哪怕席小胭的目光来回上下左右游移,她也一派镇定。
  甚至还配合地转动身子,一派任君赏视的大方。
  席小胭大大方方地看,她那张小脸上就只差写上“我好喜欢看”,一点都不掩饰涩女做派。
  孟楚妩见她看得忘了动作,就催她。“轮到你了。”
  “姐姐还没好啊。”席小胭的目光不知第几次自上而下,又自下而上游移,“老天啊,我要被姐姐折磨死了!呜呜呜……”她夸张地捂住小脸。
  “说什么呢?”
  “妩姐姐,打个比方——”席小胭放下手,右手食指轻轻地伸到孟楚妩的腹眼,“饥肠辘辘的时候眼前有一桌佳肴美馔,却不能食用丝毫——就是我现在的感受了。”
  孟楚妩捉住席小胭调皮的手,“席小胭,就算再饿,也请你——克制一下!”
  叫她全名,完全是语出警告。
  但对方却对她的警告置若罔闻,还不满地说,“为什么要克制呢?”
  说完,她眨巴着眼睛,说得跟她真的不知道为什么要克制一样。
  孟楚妩忍不住咽了咽喉咙。
  席小胭确实有这么反问的理由。
  按她们现在的关系的确是不需要克制的,而应该是放开尽情欢乐。
  看着她水濛濛的双眼,孟楚妩心里有了愧疚感。
  “那——你继续,摸吧。”
  “哈哈哈……”席小胭一阵爆笑,“妩姐姐,现在我是不是洪水猛兽?”
  孟楚妩被她的直白逗笑了,“是啊,洪水猛兽胭——”
  “既然如此——”席小胭微微抬首,明眸里的兴味越来越浓。
  她手指往下滑,然后扣进她的小内,接着往外一拉,
  孟楚妩能感受到那往外的重重牵扯,只见席小胭眼睛的的兴味变成恶作剧时的坏笑,她唇角扬啊扬的——
  “啪”的一声,被拉开的小内重重地弹回来。
  那弹力对孟楚妩而言是不痛不痒的,她倏地伸手,捏住席小胭的脸颊,“别太调皮!”
  “姐姐都说我是洪水猛兽了——”
  被捏住脸颊的席小胭声音有点瓮声,“这才是开始好吧!”
  “席小胭,”孟楚妩放开她的脸,猛地掐住她的腰,“你在玩火!”
  说完,孟楚妩再一阵羞耻,继壁咚文学和红眼文学之后,现在连掐腰文学和玩火文学也全都体验了一遍,古早爱情小说真是深谙感情戏的路数啊!
  “哪里有火、哪里有火?我要玩!”席小胭唯恐天下不乱的语气,调皮又可爱。
  “我才是,真被你打败!”
  席小胭像是玩够了,她抓住孟楚妩掐着她细腰的手往下推,“妩姐姐,轮到我了。”
  孟楚妩知道她说的是脱衣。
  一起去滨海酒店游泳的那一天,以及此前闯入衣帽间的时候,孟楚妩也差不多算是看过席小胭,只是,那时候都没有这一刻的这种紧张感。
  席小胭一点都不扭捏。
  她小臂交叉,抓住衣服下摆,跟着利落一个上翻,上衣就脱掉了。
  那细细的腰肢上,孟楚妩刚才掐过的地方留下一片醒目的红。
  老天,席小胭是有多娇嫩啊!
  “妩姐姐,帮我。”席小胭转身背对她。
  她要孟楚妩帮她干什么已经不言而喻。
  孟楚妩目光落到她的发梢,她的黑发刚好没过她的Bra带。
  滞了滞,她伸手拨开席小胭的秀发,轻松地解开了扣子。
  席小胭像脱衣一样利落地将Bra扯下。
  再转身,她已经是一览无遗。
  那粉色,就像花苞一样俏丽。
  “妩姐姐,喜欢吗?”席小胭的语气透出一种自信。
  她对自己的身体一定是非常有信心的。
  孟楚妩想起来,那天在衣帽间,席小胭说过她很喜欢自己的身体。
  除了身形完美,她本身的自信更是让她的美锦上添花。
  “这还用问么!”
  孟楚妩有点挪不开目光了,甚至有点想凑过去,轻轻咬一咬。
  光是想一想,她就觉得身体里像是搅起了一阵惊涛。
  于是,她不露痕迹地将目光往上挪。
  然而,她只觉得眼前都是那粉粉的花苞了,别的再无存在余地。
  “我喜欢妩姐姐喜欢。”
  席小胭并没揪着孟楚妩的异样目光,她说完,躬下身继续。
  一会儿之后,她已经对孟楚妩彻底地敞露自己。
  而孟楚妩的身上却还挂着些许。
  看看毫无保留的席小胭,再反观自己还遮遮掩掩,孟楚妩不禁觉得自己有点装模作样了,就好像她们的感情,对方毫无保留地交付,而她却瞻前顾后、状况百出。
  或许,拖着她们不能更进一步的并不是昨夜的那场意外;
  而是,孟楚妩觉得是,她自己的犹豫和信心不足。
  在羞愧和难堪中,孟楚妩反手解开了自己的Bra,然后将它甩到木架上。
  席小胭只默默地看着,
  就在她笨拙地躬身,准备去褪小内的时候,席小胭箭步向前,“我来。”
  两个人的手不期然触到,那不经意的碰撞,像是点起了火。
  这下,她们真的坦诚相见了。
  第一次,坦诚相见;第一次,毫无保留;第一次,这样原始和自然……
  一种微妙的、迟来的羞涩席卷了她们,令语言、呼吸和嗅觉都短暂地失灵,只剩下,目光负责交流、负责喜欢。
  在沉默中,
  席小胭早已经将孟楚妩看了几百遍。
  孟楚妩也是,早已经将席小胭看了几百遍。
  餍足变成红潮,在她们美丽的眼睛里弥漫——
  许久之后,席小胭的目光又回到了孟楚妩的前胸,她打破了沉默,“姐姐怎么忽然想开啦?”
  “还不是,胭胭的眼睛一直说着,不停说着,想要、想要——”孟楚妩真的不能继续再忍着被席小胭百般调戏,开始反击。
  “我哪有啊?!”
  “真没有?”
  “哈哈哈……好吧,我有。”
  席小胭伸手,在孟楚妩的点点上揪了揪。
  “席小胭!”
  “怎么?这也不行!”
  “去洗澡!”
  孟楚妩伸手,拉着席小胭进了里间。
  大大的浴缸,水不是很满,里面的干花瓣已经被浸泡开来,散发出红玫瑰所特有的甜香。
  浴缸的周围烛光闪闪。
  孟楚妩想不到,在短短的时间里,席小胭居然准备好了这一切。
  又或者,她想,她早就为这一天做好了准备,所以,才能在这么断的时间里不声不响地做好这一切,也最大程度地弥补了今晚因意外而缺失的浪漫。
  “我扶妩姐姐进去。”
  席小胭说着,侧身扶住孟楚妩。
  那滑腻的的肌肤,触感微冷,却给她烫人的感觉。
  孟楚妩长腿抬高,跨了进去,水很温暖,正合适。
  她站进去之后,席小胭也跨了进来。
  面对面地站在,她举起双手,麻利地将她的墨发盘起来,然后用戴在手上的皮筋箍住。孟楚妩为了戴颈托,她的头发原本就是盘着的。
  “啊,终于——”席小胭情不自禁地慨叹。
  “终于等到这一天。”孟楚妩将她没说完的话补充完整。
  “我想说什么,妩姐姐都知道哦。”席小胭笑,一脸满足。
  “你都写在脸上了。”
  孟楚妩准备坐下去,但她不敢太快,所以看起来笨笨的。
  “我来扶你。”席小胭跨向前,又扶住她。
  坐下去,温热的水没上来,淹到孟楚妩胸下的位置。
  她白皙的柔软犹如浮在花瓣之间,席小胭垂首,看了又看。
  出乎孟楚妩意料,席小胭并没有在她身侧坐下,她往后退,退到了对面,等她坐下去之后,热水便漫过了她们的胸口。
  “怎么不躺到姐姐怀里?”孟楚妩捧起热水,泼到自己双肩。
  目光却透过氤氲的淡薄水汽,看向对面的席小胭。
  “我不想弄疼姐姐。”席小胭说得乖巧。
  可是她的话,
  你品,再品,就能品出在她纯粹的语气之下,其实藏着她的不满和调戏。
  孟楚妩知道席小胭其实是有点小腹黑的,跟她纯白无辜的外表反差特别大。
  所以这话可根本不是什么单纯的她怕弄痛她的伤口。
  “你还是你吗?”
  “姐姐为什么这么说?”
  “不喜欢姐姐的怀抱了?”
  “喜欢是喜欢的,但现在姐姐身体不行呀!”
  好,很好!好一个身体不行!孟楚妩只得将苦往肚子里吞。
  而在浮动的花瓣之下,席小胭却一点都不老实。
  挠、摸、抓,拧、捏、按……各种。
  “是不是跟你所想象的鸳鸯浴很不一样?”孟楚妩从席小胭的小表情里看出,她的怨念。
  “什么叫我所想象的啊?”
  “胭胭难道就没有想过跟姐姐一起泡澡吗?”
  “我——”席小胭知道又被看透了,这一幕确实跟她之前所想象的鸳鸯浴天差地别。讨厌!
  “过来。”孟楚妩朝她勾手。
  “不要,会把持不住,我也说倦了。”席小胭委屈巴巴的。
  “我们就不能只静静地抱在一起?”
  “妩姐姐,那是——”席小胭忍了忍,不满道,“事情办完之后才做的吧?”
  “席小胭,谁告诉你的!”
  “书上都有写好吧!”
  “尽信书不如无书。你忘了我们都服了抑制剂?”
  “……既然姐姐那么想抱我,那我就勉为其难同意吧。”
  席小胭说完,像条鱼儿般地游到孟楚妩的怀中。
  起初,她小心非常,真的是一副怕弄疼孟楚妩的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