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要是会让你和席小姐总是想起昨晚的事,我——”
  “小姑娘,你是你,你父亲是你父亲,他作恶,并不代表你是恶人,好么!不要再胡思乱想,只要你愿意,你可以一直在我们这儿工作下去的。”
  “谢谢你,孟小姐!”
  “去吧,让我静一会儿。”
  “我祝孟小姐早日康复!”
  小女佣低着头,转身离开了客厅。
  跟着,她和池清在外面的对话传到了孟楚妩的耳朵里——
  “怎么样,是不是跟我预料的一样?”
  “孟小姐人真好,我都怀疑她是个菩萨了。”陈蓝迎抽泣了下。
  “说什么呢,菩萨不结婚的!”
  “以后我要更加卖力地工作,好报答她们对我的恩德。”
  “好啊,你要不要把姐的那一份也一起做了?”
  “池姐,我现在很难过好不好!”
  “好好好,难过归难过,厨房里的碗还是要洗的!”
  “池姐你哄我一下会死啊?”
  “你又不是我的宝贝,我干嘛要哄你。哄你干我的活要不要?”……
  快到九点的时候,孟楚妩回了房。
  屋里开着灯,席小胭戴着真丝眼罩,睡得安静而乖巧。
  那睡姿就像个小孩一样,双手举在两肩旁,头向右侧,她鼻翼的线条流畅优美,红唇柔嫩得像是才盛开的花瓣。
  孟楚妩在床边坐下,一动不动地看着她,心中一片静谧。
  喜欢一个人,有时候,你会想要疯狂地霸占她的一切;而有时候,你又会满足于,这样静静悄悄地、毫无杂念地看着她;更有时候,你会想要告诉她你的喜怒哀乐;或者,分开的时候,总是停不下想她,想要到她身边去……
  “不要再胆怯了,这一次,上吧。”
  孟楚妩看着席小胭静美的睡颜,在心底轻喃,“她是你的,你也是她的;占有她,也被她占有——”
  她感到她体内有什么被唤醒了,明明脖颈和头部都不允许她躁动,可是,她从来没有哪一刻像这时一样,想俯下身去,恶狠狠地将沉睡的席小胭亲醒,然后跟她——
  忽然,左手被抓住,孟楚妩被吓得跳起来。
  因为动作幅度太大,脖颈和头部传来不同程度的痛感。
  “妩姐姐——”席小胭摘下眼罩,灯光刺眼,她没立即睁开眼睛,“你怎么不叫我?”
  “胭胭醒了啊?”孟楚妩的声音有点僵,她还没彻底从被吓和疼痛中缓过来。
  “嗯。”席小胭闭着眼睛边点头边鼻子吸气。
  “接着睡吧,一觉睡到明天。”孟楚妩伸手,帮她扒开额前的散乱的发丝。
  “好痒!咯咯咯……”席小胭笑出声,但她依旧没有睁开眼睛。
  她睫毛又黑又长,仿佛精心编织的小扇。
  这一笑,她算是彻底醒了。
  跟着,她睁开双眼,“妩姐姐知道我什么时候醒的吗?”
  “我在床边坐下来的时候?”
  席小胭轻轻地摇头,那墨发仿佛荡起柔软的黑色波浪,“再猜!”
  “我推开门进来的时候?”
  “门好远的哦!”
  “姐姐猜不到,胭胭告诉我!”
  “嗯——”她的眼睛噙着笑意,眼睫轻轻眨,“妩姐姐想要亲我的时候。”
  说完,她不再眨眼,而是抿着唇,定定地看着孟楚妩。
  “胡说八道!我什么时候想亲你了?!”孟楚妩暗惊,难道相爱的人之间,那种欲念是能被即可感知到的吗?
  “妩姐姐,你什么时候不想亲我?!”席小胭比她更惊讶。
  就好像忽然发现深信不疑的事情其实全是虚假的那般。
  “……”又被渣A害了,以前,她曾对席小胭说她每天有一万次想亲她。孟楚妩被逼得有点喘不上气,她的送命题总是防不胜防,“现在姐姐的身体不允许啊!”
  “身体不允许,姐姐就不想了吗?”席小胭又开始咄咄逼人了。
  有时候她就是这么细节控。
  “你都说了你是在姐姐想亲你的时候醒过来的,干嘛要多此一问啊!”
  “姐姐为什么要否认你刚才想亲我?”席小胭爬了起来,孜孜不倦地逼问着。
  “总被看透,我不要面子么!”
  “妩姐姐,你知道,我最喜欢你亲我,所以不要想什么面子的事情。结婚后,我一直想着有一天被妩姐姐亲醒——”席小胭坦然非常,“可是,每一天早晨都是我先醒过来,好气哦!”
  “开口闭口就是亲,你情热期真的要到了。”
  “是啊,偏偏——”席小胭的目光落到孟楚妩的颈托上,毫不掩饰失望,“唉!我等到下个月也没关系的。”语气中带着对受伤的她的怜惜。
  “也可以不那么剧烈,我们可以来舒缓的啊。”
  “妩姐姐,以后,我们的对话中还是屏蔽剧烈和运动这两个词吧。”
  “为什么?我不要!”
  “装相!”席小胭轻轻地捶了下孟楚妩的大腿。
  “现在,我真的想亲胭胭了。”
  孟楚妩将中指和食指在自己的唇上贴了贴,然后伸到席小胭樱桃小嘴上,贴了贴,又贴了贴。
  “我想要前天晚上的那种,法式热吻——”
  孟楚妩不语,手指轻轻地翻开席小胭的唇瓣,指尖抵到她洁白的牙齿上,左右轻轻地划了划。
  相对的四目忽然变得炙热起来。
  就在孟楚妩想要退回来的时候,席小胭忽然咬住了她的指尖。
  她越抽手,她咬得越紧。
  孟楚妩放弃,食指轻轻地弹了弹她的上下唇。
  席小胭清亮的双眸中,笑意渐渐浓深,那笑意中带着兴奋,也交杂着淘气。
  趁孟楚妩不注意,她把她的两根手指都咬住。
  酥麻感通过指尖,顺着她的手背,沿着她的小臂,爬上了她的胳膊,快速地蔓延到她周身的每一根感受神经。
  她以为这就完了,没想到,她的指尖,忽然被一阵湿润的柔软触及。
  是席小胭的舌尖!!
  孟楚妩止不住一阵激灵,于是,她翻动双指,撬开她的咬合抽回手,身子情不自禁地凑过去,就在她侧首想吻下去的时候,脖颈和头部传来的剧痛生生逼退了她凝聚得浓深的热望。
  “啊”的一声,两个人都清醒了过来。
  席小胭忙松口,孟楚妩也倏然退了回去。
  “好痛!”大概,这一刻是孟楚妩这辈子最尴尬的时分。
  “看来,连舒缓的运动也不行呢!”席小胭偶尔也会逗孟楚妩。
  “刚才是谁要屏蔽运动这个词的?”孟楚妩觉得脸上热辣辣的。
  “是谁啊?我都不知道的。”席小胭装相。
  孟楚妩伸手,忍不住捏了下她的小脸。
  席小胭调皮眨眼笑。
  尴尬瞬间就被化解了。
  孟楚妩收回手。
  席小胭说:“妩姐姐,昨晚没洗澡——”
  不只孟楚妩没洗,忘我地守着她寸步不离的席小胭也没洗,“我们去洗澡吧,一起。”
  她说得理所当然,全然不是询问的语气。
  “一起洗澡吗?”
  “对啊,妩姐姐这模样,我怎么放心你独自在浴室里!”
  “只因为不放心吗?”
  “我不告诉妩姐姐。”到底还是被看透,席小胭的脸红了。
  作者有话说:
  谢谢“话少人在”又又投雷支持
  谢谢“菜籽”投雷支持
  么么么啾
  感谢“故渊”再灌溉营养液+14
  么么么哒


第64章
  要来了吗?
  准备已久的,结合!
  看着席小胭红红的脸蛋,孟楚妩的心跳忽然失控,急如捣鼓。
  久违的心跳加速让她一阵无措,明明只是一句再寻常不过的“我不告诉姐姐”,此时此刻却仿佛成了心跳的加速剂,加速的心跳让她的血液很快燥热起来,像烈火烹灼,令她难耐。
  “妩姐姐,不可以吗?”席小胭还红着脸。
  那语气之中,带着一种让人难以拒绝的楚楚可怜。
  “没说不可以啊。”孟楚妩怕心底的绮思被看透,有点难以直视席小胭那充满期待的水眸,毕竟,她现在是连舒缓运动身体都会抗拒的状况——
  如果接受,过程中因为身体不允许半途而废不是更那个么。
  一起洗澡肯定会发生些什么,她不敢继续往下想。
  “可是,我想听到更坚定的回答。”
  席小胭不改直接而纯粹的个性,也许,她从孟楚妩的眼睛看到了她心底的怯意,所以才说出这样带有情绪的话。
  “万一我——”今晚的走向越来越偏了,孟楚妩不太喜欢有可能会失控的事情。
  和喜欢的人一起洗澡,应该是浪漫而美好的事。
  而现在,她的余光瞥到脖颈上笨拙的颈托,光是这个东西就已经足够把浪漫全部杀死了。
  更别说,要是中途再因为伤痛不得不终止,
  那样不只给不了席小胭美好的第一次,双方都有可能因此对亲密接触产生PTSD.
  想到这些,孟楚妩不禁有些发怵,焦虑感又来了。
  席小胭忽然知道她在担心什么了,“我答应妩姐姐,我会乖乖的,绝不勾引你。”
  她说得那么认真,不论是眼神还是语气,都不容怀疑。
  可是,妹妹啊,你到底知不知道?
  你现在这么说本身就已经是一种,□□裸的勾引了好么!
  孟楚妩进退维谷,席小胭都已经说到这种份上,如果再拒绝——
  或者哪怕只是再萌生退意,都是对她的辜负。
  最终,她横下心,温柔笑了笑,“走!”
  语气够坚定。
  她翼翼小心地从床沿上站起来。
  席小胭的眼睛里闪过一抹明亮,跟着,笑意在她的脸上如花绽放。
  她梭下床的动作是那么轻快,就好像要赶着去接收她期待已久的礼物一样,小脚穿进布拖急不可待,甚至连睡乱了的长发都忘了捋顺,这一切落入站在床边的孟楚妩眼中。
  席小胭站起来,贴近孟楚妩并轻轻地攀住她的胳膊,“妩姐姐,先说好,不能临阵脱逃哦!”
  “胭胭要临阵脱逃?”孟楚妩从来就不是被动的性格,轻而易举地反将一军,“姐姐绝不允许!”
  “咯咯咯……太好了!”
  “我说——你是不是喜欢被强制爱?!”
  “嘻嘻——我才不要告诉姐姐呢!”
  席小胭贴在孟楚妩的胳膊上撒娇,怕弄痛她,动作显得格外小心格外轻。
  如果说,闻到食物的香味时是吃东西的至高享受;
  那,第一次坦诚相见将会是伴侣之间的最高期待。
  席小胭光是想一想接下来的场面,就已经有点轻飘飘的了。
  加上,孟楚妩身上若有似无的气息一直缠绕过来,还没开始一起洗澡,她已经脑补了许许多多的小细节。
  啊,期盼已久的!——
  席小胭的嘴角扬啊扬,完全平不下来。
  两个人牵牵扯扯,慢慢地往浴室的方向走。
  那纤细的背影和妙曼的身段,看上去就好像,一个旖旎无限的美梦。
  “为什么不告诉姐姐,胭胭一向不是喜欢直来直去?”
  “哎呀,这种事情说得太明白很乏味嘛!”席小胭扭着腰身,整个人软得如同风中的柳枝。
  “没有否认,那就是喜欢。”孟楚妩继续逗她。
  “在这里,我要强调一下,我只喜欢妩姐姐的强制爱哦!”
  “终于肯承认了!”
  “妩姐姐,你要,永远喜欢我,爱我,一生一世都对我好!”
  “我们结婚的时候不是已经彼此承诺过了?”
  说到这个,孟楚妩不禁遗憾。
  她拥有她们整场婚礼的全部记忆,渣A结婚在结婚礼堂内对席小胭说过的每一句,她都记得清清楚楚,但和席小胭举行婚礼的那个人却不是她。
  “再承诺一次,不可以吗?结婚前,妩姐姐明明说过,每天都要爱我一万遍的。”席小胭语气委委屈屈。
  妹妹啊,你真快到了情热期,现在尽想起那些甜言蜜语!孟楚妩笑了笑,说,“我孟楚妩,今生今世都会对席小胭好!永远都喜欢她,爱她!哪怕海枯石烂、地裂天崩,哪怕冬雷震震、晴夏霜雪,此情此心,绝不变改!若——”
  “可以啦可以啦!”席小胭忙打断,“我不是在要姐姐发誓,只是想要你说爱我,这样就足够了。”
  “姐姐也只是在说爱你啊。”孟楚妩说出这些话之后,内心莫名变得温柔,和席小胭一起举行结婚典礼的人不是她的缺憾,好像也因为刚才的誓言,减轻了很多。
  “妩姐姐太纵容我了!”席小胭心里沉甸甸的,她的双手从孟楚妩的肘弯滑下去,握住了她的手掌。
  “姐姐说了那么多,胭胭就这么回应啊!”
  席小胭轻轻地甩了甩孟楚的手,然后说,“我席小胭,今生今世、下辈子,下下辈子都会对妩姐姐好;永永远远都喜欢你,爱你,比你爱我更多一百倍;就算四季不再变更,就算星辰全部陨落,我对妩姐姐的心意都不会变——”
  “哈哈哈…小嘴可真会说,感觉像又结了一次婚!”
  “我喜欢这样牵着妩姐姐,你的手总是这么温暖。”
  “可姐姐现在走路的样子,是不是很像一只企鹅?”
  “没有吧,姐姐又没有外八字。”
  席小胭的声音刚落下,孟楚妩的步子立即变成了外八字。
  好演员共有的特点就是,不论演什么,都可以演得惟妙惟肖。
  “妩姐姐你好可爱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