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着孟楚妩。”
  “算了,我也不想见到你和孟楚妩,碍眼!你们也别来了!”
  ……
  对于姐姐的消息轰炸,席小胭都没回。
  因为,单独和季亦谈过话之后,她本以她要让她姐失望了。
  晚餐之后,孟楚妩问季亦,“去听席大小姐弹钢琴,季警官不买束花吗?”
  “不买。”季亦面无表情。
  直到那一刻,席小胭才知道她居然要去。
  要知道,她说“嗯”的时候,可根本没有一丁点要继续和她姐继续往来的意思,相反,那疏离的模样给人的感觉更接近,她打算从此和席小荷陌路。
  难怪孟楚妩会说季亦让人难懂,席小胭深以为然。
  因为席小胭的情热期要到了,虽然说昨天做过临时标记,但以防万一,出门之前,孟楚妩还是让池清准备了Omega专用抑制剂。
  一般出去玩的时候,她们也不会带罗枇姐妹,但谨慎像是刻进了孟楚妩的基因,今天,她不只叫上席小胭的保镖,还让她们做好简单的武装准备。
  “不是还有季亦姐吗?”正在补妆的席小胭觉得孟楚妩实在有点过于紧张她了。
  季亦虽然没吭声,但也觉得她过于小题大做。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孟楚妩才不管席小胭的小表情,还有便宜发小脸上微不可察的讽意。
  最近以来,影后母亲和雅典娜都在提醒她,加上两三天之后席小胭就要进入情热期,现在外出得做好万全之策,
  不然席小胭有个三长两短,苟命是其次,她可不希望因为疏忽而让心爱的女人受伤。
  ——等一等,
  在忙着做准备出发工作的孟楚妩忽然一惊,目光投向席小胭,就好像,这一刻她才发现她已经这么喜欢她。
  席小胭像是感受到孟楚妩的目光,在照镜子的她忽然侧身,“妩姐姐,你要不要补一下口红?”
  今晚孟楚妩选的礼服是闪片和光滑质料的礼服,与穿着嫩粉系的席小胭可谓是两种对立的风格,可是这种对立反而让她们碰撞出一种别样的新潮。
  “我今晚不适合口红,而适合口黑。”孟楚妩说。
  “涂黑口红说话时看到嘴里的肉粉色很吓人。”季亦冷冷地说了一句。
  跟穿礼服的孟楚妩和席小胭不同,她穿的是西服,外套敞着,里面是浅色的齐胸小衬衫,露出她锁骨下的一片白,看起来很性感。
  “你根本不懂得黑口红的魅力。”孟楚妩坚持用口黑,她明亮耀眼的容貌与强烈的妆容从来都是相得益彰。
  晚餐之后差不多准备了半个小时,六点半过后,天空显出昏色,夜幕就快要降临了,池清和陈蓝迎站在门前目送着她们上了车,两辆车一前一后向大门开去。
  “池姐,你有没有觉得季警官好吓人啊?”如果她只是不敢看孟楚妩的眼睛,那季亦的全身上下,陈蓝迎都不敢看。
  “哪里吓人?她只是看起来比较冷而已,你这个小O,席大小姐你怕也就罢了,人民警官保护人民的,你怕什么?你的胆子,是不是跟芝麻一样小?”
  “大概是,之前我被她带进局子过,所以——”
  “一你没犯错;二那只是她例行工作而已。”池清轻轻地爆了她一个脖拐,“今天你怎么不磕孟小姐和席小姐了,爱情不香了吗?”
  “季警官在,我哪顾得上。”
  “嘴巴这么说,你给她们梳头发,明明就是梳对称的,还敢说没磕?!”
  “没想到让池姐看出来了!”
  “就你那点小心思!”
  “今晚席小姐好美,她的蓝宝石项链也好美哦!”
  “她什么时候不美!那项链得多少钱?我不吃不喝攒十年也买不起!”
  “池姐你好无趣啊只看得到钱——”
  “你更无趣,一天只会幻想轻飘飘的爱情。”
  “孟小姐和席小姐她们那么幸福,难道你都不会对美好的爱情产生期待吗?”
  “不会,我只会对变成像孟小姐那样富裕的女人产生期待!”
  “那你得去做别的吧,当女佣没法变成有钱的女人。”
  “嗯,在那之前姐要攒本钱先!”……
  差不多一个小时之后,人民音乐厅外,孟楚妩她们从车上下来。
  一场谋杀正悄然逼近——
  作者有话说:
  谢谢“话少人在”投雷支持
  谢谢“我老公陆婷”投雷支持
  么么么哒
  感谢“hkkl”灌溉营养液+20
  (づ ̄3 ̄)づ


第61章
  夜幕轻轻地笼罩下来。
  天还没有黑彻,街灯和街灯的间隙残留着浅浅的暗灰色天光。
  紫太将车开到人民音乐厅大门前的车道上,孟楚妩和席小胭相继下车。和罗枇姐妹她们一起乘坐在后面那辆车的季亦随即也下了车。
  演奏会时间临近,人民音乐厅门前车来人往,很是热闹。
  “哇哇快看快看!是孟楚妩和席小胭呢欸!!”人群中,一个女孩难抑激动的心情。
  “真是她们!天——孟影后的身材也太棒了吧!!”
  “墨镜黑唇,今晚我孟姐最酷!啊啊啊孟影后永远是最A的!!”
  “唉,不知道我能不能成为座位在她们旁边的幸运鹅?!”
  “醒醒,你是来听演奏的!”
  “好想过去求合照,又怕被影后身边那个穿西服的姐姐打,她看起来好冷的。”
  “天啊,她不就是这礼拜二那天下午跟影后一起上热搜的姐姐么!她打记者可真是不留情面哦!”
  “真的欸!可她和孟影后怎么看都不像一对啊。”
  “是那两个记者造谣啦,影后经纪人发文澄清过的!他们偷拍不说,还胡说八道,没道德的狗仔,真是打轻了!”
  ……
  这个浅夜仿佛因为孟楚妩和席小胭的到来瞬间变得更加辉煌。
  灯火熠熠的入口处因为她们的出现显得热闹非凡。
  见有人带头围观,越来越多的人纷纷驻足,好多人举起手机对她们进行拍照。
  准备入场的观众们自觉地、默契地站成夹道,令她们的入场有了一种走红毯的画面感,仿佛她们才是今晚这一场演奏会的主角似的。
  席小胭挽着孟楚妩的胳膊,两个人显得格外夺目又格外亲近。
  孟楚妩那婀娜的身影正被不远处一个黑衣人镜片后的目光锁住。
  就在黑色身影准备行动时,孟楚妩忽然回头,朝他所在的位置扫过来,吓得他止了动作。
  孟楚妩回过头并非针对黑色的身影,她只是想确认下,罗枇她们过来了没;恰巧扫过黑衣人,见对方也戴着墨镜,所以她的目光才不由得定了下。
  恰是这样的巧合,孟楚妩便从黑衣人的装扮,还有他手伸到左胸内的动作判断出此人可疑,于是,她忙快速地将席小胭拉到她的前面,并立即侧身对走在她右边的季亦说,“左后七点钟方向,寸头墨镜,黑衣人!”
  季亦转身的同时,手放到装武器的口袋,
  那黑衣人已经跑到了街头,只留下一个模糊的暗影。
  “他跑了。”季亦收回视线。
  “妩姐姐,怎么了?”在吵杂的人声中,因为孟楚妩的举动,席小胭也发现了情况的异常。
  “有人可能想行刺我们。”孟楚妩凑到席小胭的耳边说完,拉住她的手,加快了进入音乐大厅的速度。
  在这过程中,季亦已经给警局打了电话,申请支援;打完电话,她快步到音乐厅前台,将情况告知工作人员,让他们注意入场安检和尽快部署安防工作。
  观众们依旧为见到大明星兴奋雀跃,对刚才发生在大门外的那一幕浑然不觉。
  距离演奏会的开场还有十几分钟,趁孟楚妩和粉丝们互动的间隙,席小胭拿出手机,快速地给罗枇姐妹发了紧急信号。
  大约两分钟后,罗杷先进来了。
  孟楚妩对在场的粉丝说:“入场时间到了,大家先去听音乐!”
  罗杷走向前,为她们开道。
  牵住席小胭,孟楚妩再次将她拉到自己前面,护在臂弯里。
  她们进去了,季亦留在外面等候警局的支援,同时不露痕迹地继续观察现场还有没有可疑的人物。
  将孟楚妩她们送到贵宾席位之后,罗杷打电话向她姐说明了情况。
  罗枇当机立断,将事情马上向席司令汇报。
  支援季亦的警员到达的时候,席司令派来的警卫也到了。
  音乐厅方面高度重视,积极配合,休假中的总经理也赶了过来。
  重兵把守之下,今晚的演出顺利进行。
  孟楚妩和席小胭在席司令警卫的安排下,席小荷节目表演结束之后,她们提前从音乐厅后门离场。
  而季亦那边,请假特地来听席小荷弹钢琴的她最终因为公务在身,终还是错过了。
  结束表演的席小荷没有跟席小胭她们一起离开,在休息室里,她犹豫了一会儿,最终来到外厅,一眼就看到了与众警员穿着迥异的季亦。
  本想冲过去,但见冯警官也在,她猛然收住了脚步。
  是冯警官先发现了她,他远远地对她挥手,然后侧身对季亦说,“不是说分手了?”然后就识趣地走开了。
  好久没有见到季亦,席小荷前所有未有地产生了一种古怪的羞涩感。
  而且,在季亦向她看过来的那一瞬间,明明对方一如从前一样,冷漠,冷漠到仿佛拒绝靠近,但就是她那疏离而冰冷的眼神,一瞬之间令席小荷的心怦然不已。
  两个人相隔十几米,表演时分的大厅里几乎都是工作人员,再有就是——
  席小荷刚才也听孟楚妩说过今晚的异状,她还看到了她们席家的警卫,
  两个人就这样,不远不近地对视着。
  见季亦眼睛里只有冷漠,没有拒绝,虽然她还是杵在那儿,一点儿也没有向她走过来的意思,但席小荷仿佛又听到召唤一般,不争气地向她走去。
  在这过程中,她想了几十种重逢的说辞,最终一种都没用到。
  她在距离季亦一米开外的地方停下脚步,看着对方冷冷的面孔,想念涌到她的胸腔,沸腾的思绪中囊括着万语千言,最终,她却只无关紧要地说了一句,“在工作吗?”
  “嗯。”季亦点点头,又摇摇头,“本打算来听你弹钢琴——”
  “我还以为——”
  席小荷真的以为季亦不会来,因为她妹妹一直没有回复她的消息。
  直到六点半之后,她才收到席小胭的消息:“季亦姐和我们,现在准备出发了。”
  “我工作快结束了,一起喝杯咖啡吗?”
  “又是喝咖啡吗?”席小荷的语气有一种只有她们两个人才懂的意味。
  微微地挑逗和嘲弄;但又没有那么露骨和过分。
  季亦听了,像是想起什么,冷漠从她那张清美的脸上褪去,跟着浮出一抹不太自然的笑。
  “你笑屁啊!”席小荷知道她在想什么。
  “喝完咖啡,去我家坐坐?”
  “季亦,你还是这么不要脸!”
  “去不去?”季亦敛住笑意,她看起来又变得很冷漠了。
  席小荷不置可否,而且,她一如既往地季亦迷得整个人都轻飘飘的,
  但尽管如此,她心底已经有了跟以前不同的答案,这一次,她要拒绝季亦。
  喝咖啡可以,不明不白地睡,不行。
  音乐厅内的表演还在继续,大家沉迷在一个男音乐家的大提琴声中,对发生在音乐厅外的事情一无所知。
  孟楚妩和席小胭从音乐厅的后门出来,罗枇姐妹已经换了一辆车在等着她们。
  两个人匆匆上了车,打算直接回家。
  上车后,孟楚妩在电话问季亦,“喂,监控出来了吗?”
  “出来了,对方没实施犯罪行为——”
  “我也不是要你们现在就去拘捕他,只是想查一下那个人的底细。”
  “嗯,需要一点时间。”季亦顿了顿,又冷冷地说了一句,“最近没事就别出门了。”
  “抱歉,我不打算躲着。”孟楚妩觉察到,季亦多多少少应该也了解到了姜熹洋除了是鹭城行政长官长女之外的特殊身份。
  孟楚妩不喜欢被动,所以真没打算因为今晚以及近来的种种事情畏首畏尾。
  她谨慎,但并不代表她畏惧邪恶。
  “随你。”季亦挂断了。
  见孟楚妩收起手机,席小胭侧身,“妩姐姐,是不是——”
  “不是——”孟楚妩打断她,她知道她想问季亦那边的情况,“具体的我们回到家以后再说。”
  “哦,好的!”
  才九点多,不算太晚,但街道已经没有白天那么拥挤。
  灯火闪闪的街道隔开耸立的高楼,她们的车子在夜色中急速穿行。
  一辆哟呜哟呜地急鸣的救护车超过了她们,孟楚妩的心莫名地惶惶,不好的预感总是挥之不去,她紧了紧她和席小胭五指交叉的左手。
  前面路口红灯,罗枇开始减速。
  “妩姐姐,阿席去哪里啦?”席小胭察觉到孟楚妩的异样,于是又问了这几天她已经问过好几次的问题,想藉此缓解对方的焦虑。
  “不是说了,小猫咪事情也很多,恋爱减肥社——”
  孟楚妩还没说完,就被车窗外“嘭”的一声巨响打断了,紧跟是急刹中的车胎与柏油路面急遽地摩擦所产生的尖锐声音,
  在这档口,她们的车子一个急剧摆移,但比起左边那辆失控的车子,她们还是慢了一拍。
  在那辆比她们的车更高的货车撞过来的瞬间,孟楚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