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光线暗,你看不到——”
  “妩姐姐,你快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席小胭一脸焦急和心疼,“现在,脖子还痛吗?”她看得出来,淤痕圈成若隐若现的一环,显然是被人掐过所留下的。
  孟楚妩将席小胭抓住她裤子的右手握到手心里,左手覆盖上去,然后抬眸,对上席小胭慌乱不安的眼神,她摇摇头,“别担心——”
  “我怎么可能不担心啊!”席小胭几乎是吼声打断了孟楚妩,“是谁,妩姐姐你告诉我!我一定让TA死得很难看!!”
  如果刚才席小胭只是气愤,现在的她简直称得上暴怒了。
  姑且不说她有没有那样的能力,孟楚妩看得出席小胭的眼神、还有语气有多认真,她绝不是随便说一说!
  “胭胭稍安勿躁——”她在她的手背上轻轻地挲了挲,“姐姐真不要紧,明天就看不出来了。”
  “妩姐姐,你是不是要把我急死你才肯说是谁干的?!”
  席小胭抖开孟楚妩的手,她眼睛里的怒火就快要喷薄而出。
  这时候,她已经完全把今天下午她姐在家里尖叫、将孟楚妩和季亦上热搜的事搞得人尽皆知,跟着,席家人轮番对孟楚妩又是一顿狠批。
  席小胭单枪匹马,再次跟全家人狠狠地怼了一顿。
  不论谁说孟楚妩不是,她都要呛回去,就连席司令也不能幸免。
  ——这件事给忘了,
  就是那时,寿星官泛舟说了一句,“其中恐怕有误会,等小胭先去确认一下,大家再下定论不迟!”
  席小胭跟她哥就是这样和好的——
  “除非胭胭答应姐姐,你不要让她死得很难看,我才说!”
  “不!!”席小胭很坚决,“把妩姐姐的脖子掐成这样,我要让TA付出百倍代价——”
  席小胭抬起左手,伸到孟楚妩的脖颈上,指尖轻轻地落到那些已经变得很淡、很淡的淤痕上,目光露出哀切,“妩姐姐,当时一定非常痛对吧?”
  孟楚妩轻轻摇头。
  席小胭的固执让她头疼,一边是最爱她的媳妇;一边是好不容易才安抚好的发小;
  她可不想因为席小胭心疼她而变成饼干的夹心。
  “那我还是不说了!”
  “妩姐姐不说我也能弄清楚是谁!”
  席小胭说完,不由分说地抓过手提包,将电话掏出来。
  “你给谁打电话?”孟楚妩说着,伸手去抢席小胭的手机,结果被她灵巧地避开了。
  “本来呢,我也不想这个时间点去打扰季亦姐,但今天你们一起出门,除了她,我想不到还有谁更清楚谁有那么大能耐,能掐到妩姐姐!”
  席小胭说得飞快,两个人还在抢着手机。
  忽然,啪的一声,手机摔倒了精美的地毯上。
  啪声之后,房间里变安静了。
  和席小胭对视了一瞬,孟楚躬下身,将掉到地上的手机捡了起来。
  “其实,我本没想要瞒胭胭!”孟楚妩将席小胭的手机在她黑色的裤子上蹭了蹭,地毯上并没有什么灰尘,只是,想到对方爱干净,她才有了这个下意识的动作。
  将手机递回去,她接着说,“最近,我做了几件对不起季亦的事情,她会掐我也是——”
  “季亦姐!——”席小胭惊得眼睛和嘴巴全变成了圆形。
  孟楚妩点点头,跟着苦笑了下,“是她!”
  “难怪他们会说季亦姐按着妩姐姐亲来亲去——”席小胭不高兴地嘟起樱桃小嘴,“没想到真相是这样!”
  “估计那两个娱记用了非法望远镜,不知是看不真切还是为了博人眼球故意曲解——”
  “一定是故意曲解!妩姐姐,我要让罗枇和罗杷去收拾他们!”席小胭咬牙说。
  “哈哈哈……”孟楚妩被席小胭的变脸逗笑了,“又不是他们掐我的脖子!”她故意逗她,“还是说对象是季警官,胭胭就不敢为姐姐主持公道了?!”
  “妩姐姐!”席小胭气得大叫,“才不是这样好么!!”
  “那是怎么样啊?”孟楚妩装相,“刚刚姐姐可是亲耳听到胭胭说要让掐我的人死得很难看的,你不能说话不算话。”
  “我——”席小胭小脸再次涨红。
  “因为对季警官干过亏心事,姐姐不好拿她怎么样,但被她掐成这样我面子真的很挂不住,胭胭真的不打算为姐姐出气啊?”孟楚妩像是职业病犯,演得停不下来。
  席小胭这才意识到话说得太超前容易自己打脸是真理,她也是很要面子的人,便试图挽尊,“我当然想为妩姐姐出气啦!不过,妩姐姐刚刚明明舍不得,你不是说不要我让她死得很难看吗?!”
  “可是胭胭没答应姐姐啊!”孟楚妩憋笑憋得好辛苦。
  “我——”席小胭词穷,小手不自觉地拽住床单。“那些造谣的记者最可恨,他们最该打!”
  孟楚妩笑说,“那两个记者,季警官已经狠狠地教训过他们。”
  “是他们造谣之前还是造谣之后呀?”
  “造谣之前。”
  “那么,他们还差一顿教训!”
  “这么说——”孟楚妩故作委屈,“胭胭是不打算找季警官的麻烦了啊?!”
  “这个嘛——”席小胭顿了顿,“妩姐姐,你到底做了什么对不起季亦的事情,那应该是非常严重了吧?她下手可真是不留情呢!”
  “那些事情你都知道啊!”
  “???”
  “就是之前席大小姐哭哭啼啼的那天,我将她骗到家里午餐——”孟楚妩淡淡地说,现在她还是不太确定,季亦对席小荷到底是什么心态。
  “还有呢?”
  “也是跟席大小姐有关——”
  “我姐真的好讨厌!”想起白天的事情,席小胭有时候真的很想抽她姐两个耳光好让她清醒一点,今天要不是她发现热搜之后在家里鬼吼鬼叫的,亲戚们也不至于说话难么难听。
  关键是,她吵吵嚷嚷,自己也没落得什么好处。
  之前她们的父母只是不待见孟楚妩,白天的热搜闹得全家皆知之后,大家虽然不知道席小荷跟季亦的事,但席司令和官教授却是很清楚,她那么一闹,现在季亦在他们眼中也成了不良女青年——
  “妩姐姐,是什么呀?”
  “席大小姐对季警官求婚的细节,那晚季警官告诉我之后,她说,要是我跟你说,她就跟我绝交——”孟楚妩想起这件事,真心觉得委屈,既然她肯说出来,那不就等于对关系好的人可以说?季亦真是毫无幽默细胞。
  “原来如此呀!”席小胭想起昨天早晨在餐厅里,季亦发糗的模样,现在想想,当时她一定在竭力地忍着没发脾气,“如果季亦姐为这件事生妩姐姐的气,那我也有错。”
  “胭胭怎么就有错了?”
  “都怪我想要帮我姐追季亦姐,事情才会变成这样的——”席小胭低下头,“抱歉,将妩姐姐牵扯进来,让你在季亦姐面前为难。”
  “姐姐是自愿的,不过,她们的事以后我们还是尽量少掺和吧。”
  想起季亦今天疯狂的样子,孟楚妩还心有余悸。
  虽然是十几年的好朋友,有时候也会不小心触及到对方的底线。
  “可是——”席小胭是真的心疼孟楚妩,本想斥责一下季亦,但想到她们连那么私密的事情也会分享的交情,话就变轻了很多,“不管怎么生气,季亦姐也不能对妩姐姐下这么重的手吧?!”说完,她又看向她的脖颈。
  “季警官说她做不到跟我绝交,但又不想轻易原谅我,所以就——”
  “季亦姐真是个言出必行的人哦!”席小胭心里对季亦的这种做法不满,但是,她不想表现出来,让孟楚妩更加为难。
  “还有——”
  “还有啊?!”
  孟楚妩无奈地笑了笑,接下来的事,最过分的这件事,就不是她做的了,“我(渣A)算是背叛了季警官吧。”
  “什么事背叛了她?”
  “以前我们一起约定过,单身就一起单身,结婚就一起结婚,就算结了婚也要把对方放在第一位,结果——”孟楚妩看向席小胭的眼睛,她忽然觉得自己倒影在对方瞳孔里的模样好渺小,“遇到胭胭之后,我把这个约定全忘到了脑后,而且,没多久就背叛了季警官先结婚了。”
  虽然背叛誓言的人不是她,孟楚妩的心情依然感到很沉重。
  想起今天在车里,季亦说她随便地丢下她,随便地结婚,随便地要她拥抱变化……
  季亦的那一番话称不上语带叱责,
  只是,她那哀伤的模样,到现在依然扯着孟楚妩的心,让她无比难受。
  背叛这种锅,真的不是轻易就能背负的。
  但是,那确实也是孟楚妩现今的一部分。
  这样的背叛,让她深深感到无力。
  很明显,在渣A和季亦的这一段友谊中,季亦是更加深情的那一个。
  席小胭知道孟楚妩的话意味着什么,自己在孟楚妩心中的分量超过了季亦,她明明该开心,可是,她却开心不起来。
  “妩姐姐,其实——”她小心翼翼地说,“感情,不论是爱情还是友情,都无法拿捏得很准确,所以难免有时候给的多,有时候给得少。我想,对于我们重要的、在乎的人来说,我们不应该过于计较位次、分量,而是——”
  孟楚妩点点头,深以为然。“也许,季警官只是太寂寞了!”
  “哦!”席小胭看出了孟楚妩的低落。
  无声忽然笼罩下来。
  过了一会儿之后,席小胭张开双臂,“妩姐姐,快到我的怀抱里!”
  她看得出来,这件事真的让孟楚妩很受伤。
  虽然背叛不对,但是,席小胭还是决定站在孟楚妩这一边。恋爱脑就恋爱脑吧——
  孟楚妩从布艺木椅上站起来,靠近席小胭。
  现在,她确实需要一个拥抱。
  席小胭的手臂环到她的腰肢上,侧脸靠到她平坦的小腹。
  孟楚妩轻轻地抱住她的头,纷乱了心绪像是找到了归处,渐渐地平息下来。
  “胭胭,明天我们请你哥吃饭好吗?”她抚摸着她绸缎般的长发,轻声说。
  “好。我终于确定,我哥没有完全欺骗我。”
  ——
  作者有话说:
  谢谢“话少人在”投雷支持
  谢谢“连绵”投雷支持
  啵啵啵啾
  感谢“楚晨曦”灌溉营养液+5
  感谢“西里鹤”灌溉营养液+1
  么么么哒
  谢谢支持正版的小可爱们


第59章
  近来,孟楚妩发现席小胭不只情绪起伏大,她还变得特别黏人,每天都不停想要贴贴、抱抱和亲亲,好像永远都不会腻似的。
  “胭胭,你是不是热?”孟楚妩觉得席小胭的身体烫得有点怕人了。
  她想挣脱她的缠抱,距离席小胭的情热期还有三四天呢,忍了那么长时间,她可不想功亏一篑。
  但床就那么大,她退一寸,席小胭进一尺。很快,孟楚妩就退无可退了。
  “没有诶——”说着,席小胭像柔软的小章鱼一样,双腿也缠到了孟楚妩身上来
  要不是躺在床上,她现在的姿势就是一只抱树的考拉。
  她的小脸还不安分贴到孟楚妩身上最柔软的地方,“妩姐姐,抱紧我好么!”
  那软绵绵的声音,像是失去了骨骼,变成了藤蔓一般,随同着主人的四肢紧紧地缠上来,让人无处可逃。
  “姐姐已经在抱着你了啊。”席小胭的呼吸若有似无地贴到孟楚妩的胸膛,她还不停地动来动去的,一点儿也不老实。
  “我要姐姐的手放到我的腰上——”席小胭的声音有点含糊不清,“还要你——把我,装进心里。”
  真是会撒娇啊。孟楚妩依言,伸手将她箍住,并收拢手臂,她们已经贴得密不透隙了,“这样根本没办法睡觉吧?”
  “不要睡,就——整个晚上都这样抱在一起好么!”
  才这么说完,席小胭马上就将才说过的话抛到了脑后,她像没有骨肉的水一样,从孟楚妩的怀抱里退出,又忽然顺着她的脖颈逆流往上,轻车熟路地找到了她的嘴巴,跟着毫不犹豫地贴上去。
  那举动早已经脱离了意识的掌控,一切都是身体的本能。
  这时候,她的语言已经不在理智的范围内,所有的行动都是全凭欲望驱使。
  啊——
  阳光般的气息,不论多少次,席小胭还是无比着迷。
  被这温暖又湿润的气息缠绕,她那像焦渴到干裂的大地般的身心瞬间得救了,口中不再那么干燥,身体也不再那样——仿佛每一寸肌肤、每一个细胞都在被灼烧,那种让人道不清说不明的空虚与难耐,也被孟楚妩的气息驱退了。
  席小胭更加孜孜不倦地亲吻,她想被孟楚妩阳光般的气息更多地滋润——
  孟楚妩知道席小胭难受,便任由她侵入,任由她索取,毫不吝啬地对她大开方便之门,在可以控制的范围内任由她游走在危险的边缘。
  相比前几天,这一晚的席小胭尤其主动和热烈,她那总是带着春天气息的信息素隐隐地散发出来,她还浑然不知。
  孟楚妩知道,已经不能再放任她地继续吻下去,席小胭很快就要失控了。
  于是,她一个翻身,脸自如一偏,轻轻往席小胭的左边一侧,头颅往前滑去,好方便她柔软的唇滑到自己的脸颊上。
  孟楚妩是如此不经意,她非常惊讶她的身体对这种事情是这般熟稔。
  席小胭的贴吻犹如不安分的小鱼,轻轻地在孟楚妩的左颊上来回游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