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扭?”
  “我跟席小胭——”季亦半垂首说,“没有像你跟她一样,那么要好。你知道昨天早晨吃早餐的时候,我有多难堪?!”
  “何必如此!”孟楚妩现在有了愧疚感,是她一直低估了季亦对渣A的感情,“还是说,我和席小胭结婚,到现在依然让你不适应?”
  以前季亦和渣A是多么要好,几乎到了形影不离的程度;几乎到了,不论是吃喝玩乐还是结婚,都应该一起的程度;几乎到了,所有人都以为她们一直游戏人间,是想要将身边最重要的位置留给对方……
  季亦没有否认,所以,她一定是觉得遭受到了巨大的背叛吧?!
  孟楚妩微不可察地叹了一声后说,“季亦,再问你一遍,你是不是喜欢我?”
  “我不像你,拥有那么多爱。”
  “按是非题回答我。”
  “不喜欢,我谁都不喜欢。”季亦的声音显得冰冷而空洞。
  好像那句“我谁都不喜欢”也将她自己囊括在内一样。
  “谁都不喜欢,是不是意味着,你不想被任何人喜欢?”孟楚妩侧首,她举起右手,左右顺了顺刚刚被弄乱的头发。
  季亦没回答。
  “如果那样的话——”孟楚妩看着一动不动的她,继续问,“你知道席小荷有多么喜欢你,为什么跟她睡了两次之后,你还会想要听她演奏钢琴?你能告诉我,这是为什么吗?”
  季亦置若罔闻。
  孟楚妩对她虽然还没有多深的感情,可看在她和原身情深义重的份上,她也不想和她离心疏远,“席小荷的性格确实不讨喜,但是,每个人的感情,尤其是这样纯粹的喜欢,你不觉得不应该去玩弄吗?如果你不想要,就明确地拒绝她,让其他人去珍惜她,不好吗?”
  “孟楚妩,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有道德感了?!”
  “说出来你可能不喜欢听,大约是遇到席小胭之后吧!”
  “知道你会这么说。”
  “肚子饿了,去哪里吃?”
  “怎么不还手?”
  “你不想让我说的事情,我确实说了,算扯平吧。以后,我会注意分寸的。”
  “你是不想再管我了?”季亦猛地坐直,左手抓住孟楚妩的胳膊。
  “我说——”孟楚妩再次侧身,目光落到季亦抓在她胳膊上的手,“你能不能不要这么别扭!我好心管你,你掐我脖子;我怕了,不想再管你,你抓我胳膊。所以,你到底想要我怎么样?”
  季亦缩回了手,喃喃地说,“我不知道。你结婚后,我——很寂寞。”
  “我们总不可能一直游戏人间,永远那样玩下去吧?”
  “以前你不是这样说的。”
  “那是因为以前我没——”
  “那是因为以前你没遇到席小胭。我知道——”
  “就算我结了婚,我们的友谊还是没变啊。”
  “只是你没发现而已。”
  “也许吧,”孟楚妩的左手搭到方向盘上,“希望一切恒久不变,或许只是人们的一厢情愿。”
  “又或许,只是我的一厢情愿。”
  “季警官,你能跟我一样拥抱变化吗?”
  “我没法像你这样随便。”
  孟楚妩被季亦的话刺痛了,比刚刚被她掐住脖子还要让她难受。
  她还真不是一个随便的人。
  偏偏季亦没放过她,“随便地丢下我;随便地结婚;随便地要我拥抱变化;随便将我想跟你独享的事情告诉席小胭;随便地说,希望一切恒久不变是人们——你不是说过?我们永远是对方心里的第一位,你怎么可以这么随便——”
  “季警官,你知道,友谊中,你永远是我心里的第一位,”孟楚妩觉得这样也不算欺骗,在这个世界,在渣A的生活中,她想继续深交的朋友,确实只有季亦一个人,“你也知道的,友情和爱情不同,有很多事情我们可以分享,但也有很多事情,是朋友之间不允许发生的——”
  “让我一次你会死?!”季亦打断了孟楚妩。
  “会。刚才我差一点就被你掐死。”孟楚妩故意跟她叫嚣,因为她不想让车里的气氛变得更加沉重。
  “去吃饭吧,我请客你付钱可以吗?”
  “还用问么!”
  孟楚妩发动车子,开出了临时停车位。
  一路上,季亦时不时地盯着后视镜,只是在她的座位上看不太清。
  在等红灯的时候,她说,“你被人跟踪了。”——
  作者有话说:
  谢谢“话少人在”厚爱投雷支持
  感谢“话少人在”灌溉营养液+19
  感谢“亦安”灌溉营养液+5
  老面孔好安心啊么么么哒
  周末你们要开开心心的呀


第58章
  孟楚妩去接席小胭。
  回家的一路上,气氛完全没有孟楚妩出发前席小胭在电话里对她说的那种“现在我只想以百米赛跑的速度飞奔到妩姐姐的怀抱里”热烈气氛。
  相反,在车上,不论孟楚妩说什么问什么,席小胭都很冷淡,回应全是“对”、“是”、“好”、“嗯”、“确实”、“没有”诸如此类的。
  她们回到屋里的时候已经快十点半。
  关上房门,孟楚妩一把抓住先进屋的席小胭的手,将她拉到跟前。
  “发生了什么事?”她华美的声音透出隐忍的担忧。
  “妩姐姐放开我啦!”这是近一个小时以来,席小胭说个第一个长句子。
  她试图甩开孟楚妩,却没能挣脱。
  两个人拉扯了几个回合,最终席小胭放弃了挣扎。
  “胭胭说过,不论发生什么事都会告诉姐姐——”孟楚妩猜不透,短时间里席小胭心绪变化的原因。
  “难道是我发生了什么事吗?”席小胭澄澈的水眸中开始弥漫出不悦,“妩姐姐抓痛我了!”
  孟楚妩这才意识到,因为过分担心席小胭却反而忘了轻重,她忙松开手。
  席小胭缩回去,双手背到身后,右手放到左手手腕上轻轻揉着,眼睛却依然在跟孟楚妩对视。
  两个人的对视虽然说不上带有火药味,但绝不是平日里那种你侬我侬的凝视。
  “难不成是我?!——”孟楚妩更懵了,完全没想到今晚的走向会是这样。
  去接席小胭之前,她幻想过她们今晚的节目和种种可能,加之电话中席小胭又那样热烈地回应她,给她一种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感觉,去路上她的心情是非常好的,甚至情不自禁地唱起调调欢快的歌,哪怕白天发生了两件不怎么愉快的事情也没影响到她的好心情。
  到席家的时候,她发现席小胭已经在大门外等着她。
  她火红色的车还没停稳,不知道等了多久的席小胭就蹦蹦跳跳走过来,一派等不及要见她的样子——
  上车后的前几分钟,席小胭还是很兴奋的,她说她跟她哥冰释前嫌的经过、说她哥很喜欢孟楚妩送给他的生日礼物、说这一天的时间过得好慢好慢、说她一点也不喜欢她家的那些亲戚……
  跟着,就是等一个红灯的功夫,席小胭的热情忽然全部褪去,她就那样没有征兆地、前所未有地冷淡下来。
  听到孟楚妩反问“难不成是我”的下一刻,
  席小胭不悦的神情中忽然之间又多了几分失望。
  她眼睫半垂下去,跟着默默转身,朝大床走去。
  孟楚妩紧跟其后,只能干着急。
  生闷气根本不是席小胭的风格。
  难不成距离她情热期越近,她就越情绪化了?
  “胭胭,有话闷在心里会让姐姐着急知道吗?”
  “妩姐姐,有话闷在心里的那个人根本就不是我好吧!”席小胭双手拇指戳着手心,她竭力地告诫自己,事情一定不是网上所说的那样,一定、绝对不会发生那么可怕的事情!
  孟楚妩就纳闷了,这还是那个直来直去的席小胭么!
  两个人已经走到床边。
  席小胭忽然回头,把还没完全停下脚步的孟楚妩下了一跳。
  跟着,她们站在大床旁边面面相觑。
  看着席小胭那张不悦变得更多和失望越来越浓重的小脸,孟楚妩微微垂眸,见她的双手紧捏成拳,她这是很生气了吧?
  “我还真没什么话闷在心里,”孟楚妩也不喜欢藏着掖着,打算跟席小胭摊开说,“胭胭为什么生姐姐的气,现在我们来说一说好吗?”
  “我什么时候生姐姐的气了?!”席小胭逞强,说着失去意义的话。
  她不喜欢胡思乱想;
  但她更害怕网上传的那些是真的,因此不敢开口,不敢去确认。
  孟楚妩伸手,温柔地握住她的拳头,“你这样,是想打姐姐一顿,还是在极力忍耐啊?”
  “我才舍不得打姐姐好吧!”
  那就是在忍耐了。
  孟楚妩握着席小胭拳头的双手收了收,那力道很轻,很温柔。
  “拳头干嘛捏得这么紧?”她试图放松她的手。
  但席小胭并没让她如愿,“我就是——有一点失望!”
  “只是有一点吗?”孟楚妩又轻轻地握了握。
  虽然不知道她席小胭体变得这么僵硬的原因,但她已经能够确定原因出在她身上了。
  席小胭微微昂首,她终于又肯看孟楚妩的眼睛了。
  跟着,她的视线缓缓下滑,下垂的长睫盖住了她明澈的眼眸。
  孟楚妩看到席小胭的目光停了下来。
  那目光,仿佛带着重重的力道,压在她的脖颈上的某个地方。
  一瞬间,孟楚妩恍然大悟!
  “胭胭先坐下,姐姐跟你说——”她轻轻地将席小胭推到床边,待她坐下去之后,她松开她的手,转身将那把她常常坐的布艺木椅拉过来,也坐下去,之后再次握住席小胭的手。
  真是一个固执的姑娘啊,她始终都不肯松开她的拳头。
  她是有多生气呢?
  “我说——”孟楚妩看着席小胭无波的水眸,“你该不会是在那个红灯前就为我脖子上的淤痕开始胡思乱想吧?”
  席小胭长睫轻眨,“我没胡思乱想,我只是气——”
  意识到后语不搭前言,她急急住了话头。
  “这件事,我本来是想等回来之后再跟你说的——”
  搞了大半天,幸好是为这个生闷气!孟楚妩顿时放松了很多。
  “妩姐姐,本来我也不相信网上传的那些八卦,可是——”
  “——??”席小胭这不就是一边说不相信,一边又忍不住生气吗?孟楚妩心里直喊:坦诚的席小胭,你快回来!
  “我就知道是这样——”席小胭刚才说漏嘴之后,她也不想再掩藏她的气愤,没再克制之后,她那雪白的小脸跟着就涨红了。
  “告诉姐姐,你知道是怎么样?”
  席小胭说的网上传的那些八卦,是孟楚妩中午和季亦一起吃饭的事情。
  她们去吃饭的路上,有一辆车一直尾随着她们。
  当季亦说她们被跟踪的时候,孟楚妩的第一反应是姜熹洋要对她出手了——
  她并没慌乱,只冷静继续往前开,心想着席小胭不在场,她和季亦怎么都好说。最终,她神态自若地将车开到她们常常去的一家餐厅。
  果不其然,有两个跟屁虫也随之进了餐厅。
  在餐厅里,被偷拍的时候,季亦直接冲过去,将他们揪住。
  后来一问,原来是两个娱记。
  本以为他们偷拍到的都已经被季亦删除,到底是专业的娱记,最终还是留了一手。
  下午,孟楚妩和季亦的绯闻久违地再再再次登上了热搜。
  孟楚妩的助理阿蜓还特意打电话过来问,要不要联系网络公司撤热搜。
  孟楚妩心想,她和季亦已经不是第一次传绯闻,就让阿蜓不要管。
  这次她们会登热搜,一是好久没有孟楚妩的八卦传出;二是,那两个记者起初死不承认,季亦将他们揍了一顿,他们才将微型相机交出来,他们将事情加油加醋,唯恐天下不乱,显然有泄私愤的成分。
  大家就喜欢胡乱吃瓜,网上各种流言满天飞。
  孟楚妩懒得去看热搜,网络热搜的细节都是她的助理跟她说的。
  和季亦的事,孟楚妩之前已经当着席小胭的面亲自打电话澄清过。
  外人不明就里胡乱吃瓜也就罢了,她就觉得纳闷,怎么到头来席小胭依然难免被八卦所迷惑?!
  “妩姐姐脖子上是什么,难道还要我来告诉你呀!”
  “席小胭,我跟季亦在车里亲来亲去那种八卦,你确定真的要相信吗?”
  “她们写妩姐姐在车上被季亦姐按着亲,现在——”席小胭忍不住又向孟楚妩的脖子上看了看,本来她也觉得很荒谬,一来孟楚妩车窗的透视度很低,两米之外基本看不清里面;二来她早就知道孟楚妩和季亦清清白白。
  只是,在回家的车上,她无意间隐约地看到孟楚妩脖子上的淤痕之后,不知不觉,她越想脑海中的内容就越丰富,慢慢地,更是越想越无法控制——
  孟楚妩放开席小胭,头微微后仰,然后将长发彻底撩起来,露出了她白皙的鹤颈,接着分别左右侧了侧身,好将自己的脖颈更彻底地暴露在席小胭眼前。
  确认席小胭看清楚之后,她才将长发放下来。
  “妩姐姐——”
  “看清楚了没?”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席小胭双眼瞬间睁得好大,惊得声音和脸色全变了,这下,她终于确定那些淡淤色根本不是吻痕了。
  担忧和惊讶中,她总算不自觉地松开捏了很久的拳头,并下意识地抓住孟楚妩。
  “还以为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