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爱柠萌啵啵啵啾


第57章
  这一盒包装得过分精致讲究的紫山咖啡不单在孟楚妩心中引起不适,连带着也让雅典娜也变得紧张起来。
  “哇嗷呜——”她又颇为尖锐地叫了一声。
  “是黎骊嘉——”孟楚妩将咖啡放下,在心中对阿系说,“难不成你们穿书局防火墙之前收到有人试图用咖啡对我进行攻击的预警延迟了?”
  “不会是这件事,穿书局防火墙收到的预警是已经发生过的事情。”
  “咖啡这道坎,还真是没完没了了!”久违地,孟楚妩抬起手看了看手心,那光标依然显示出红色,但并没有变得更深。
  一阵难以遏制的烦躁涌上她的心头。
  “原著中并没有黎骊嘉这个人物,都怪签约的时候你拖拖拉拉!”
  “雅典娜,正常人面对这种事情都需要考虑一下的好么!”
  雅典娜不得不承认孟楚妩说得有理。“我回穿书局一趟,在我回来之前,不要喝这咖啡做得到吗?”
  “穿到这个世界之后,我就没有再喝过咖啡!”
  在上个世界,孟楚妩经常喝黑咖啡吊命工作,最后是浓黑咖啡送她上路;
  到这个世界之后,咖啡害得席小胭差点引起附近Alpha的骚乱;
  这猫咪、还有那影后母亲都先后提醒过她关于咖啡所产生的不愉快——
  凡此种种,每次小女佣问她要不要喝咖啡的时候,她都摇头,甚至连晁枝都发现了,以至于问道:“妩小姐最近怎么都不喝咖啡了?”
  她记得,之前每天醒来,她都喜欢喝咖啡提神。
  “最近都不想再喝咖啡。”孟楚妩说。
  晁枝注意到这个问题是在席小胭经历了腾云剂事件之后,她便想当然地以为咖啡会让孟楚妩想起那件事,所以就让小女佣们在她面前别再问主动提起咖啡这个词……
  “那就好哦。”雅典娜从沙发上跃下,翘着她的尾巴向外走去,“孟楚妩,在我回来之前,保护好席小胭!”
  “雅典娜,你都不担心我吗?”
  “你有穿书局的合约保护,只要席小胭好好的,你就不会有问题。”
  “你自己也注意——”
  雅典娜走远了,她没再回应孟楚妩。
  孟楚妩收回目光,叫来陈蓝迎让她将咖啡收起来。
  才九点钟,往常这个时候,她会和席小胭到花园里透气;或看着她跟小女佣们一起插花;但更多的时候是跟席小胭无所事事地腻歪。
  就像感应到她的想念似的,席小胭的消息跟着来了——
  “妩姐姐,我就快到家啦!”
  “胭胭今天别喝咖啡,好么!”
  “???”
  “我们暂时都别再喝咖啡了。”
  “?????”
  孟楚妩也觉得这种要求未免过于荒诞。
  但在底气不足的时候,人难免会变得宿命、变得小心翼翼。
  “咖啡是一种危险的饮品。”消息发出去,盯着手机屏幕上的字,她更觉得这种说法有多荒谬和滑稽,于是又补充说,“对于我们两个人来说。”
  “妩姐姐是不是还在对上次我在咖啡店的事情耿耿于怀?”
  席小胭想,一天不揪出主谋,那件事就会一直硌在她们的心里面。
  孟楚妩跟她解释不清,便跟她说,“算是吧。刚才,黎骊嘉——”
  “你还记得这个人吗?”
  消息分两条发出去。
  “她啊!”
  席小胭这么说,就表明她还记得了。
  “她怎么了?”她问。
  “莫名其妙地给我寄来一盒紫山咖啡——”
  “本来我还很想姐姐的,没想到你们——心情都被破坏了!”
  “没有我们,是她单方面。早知道胭胭会吃醋,姐姐就不跟你说了。”
  “要是妩姐姐不说,以后被我发现,我会吃醋吃得比现在强烈一百倍——”
  席小胭可真是直接啊,她还是这么毫不掩饰自己。孟楚妩盯着她的消息看了一会儿,回复道:“吃醋太多,身体受不了啊。看在姐姐这么主动向胭胭交代的份上,可以坦白从宽吗?”
  “妩姐姐又没做错什么!”
  “对了,你是不是有什么事要说?”
  “没有,我只是,忽然想妩姐姐了。”
  “才分开,你怎么就好想姐姐了?”
  “我连——和姐姐在一起的时候也会想姐姐的好吧!”
  “那你还不让我送你回家!”
  “妩姐姐,我答应你,我今天不会喝咖啡,以后也不喝咖啡了。”
  “……等这件事情过去,还是可以喝的,不然咖啡该多伤心。”
  “姐姐总这么温柔!”
  “我怎么就温柔了?”
  “那天在石榴花前我说到吃花,妩姐姐不是说‘在石榴花的旁边讲这个,会不会太残暴’;刚才你又说咖啡会伤心,就——感觉姐姐的心,真的很柔软,跟你的外表反差很大呢!”
  “姐姐的外表不温柔吗?”
  “姐姐看起来是一个能倾倒众生、让人痴迷的高高在上、不可方物的女王。”
  “真会夸人啊!小嘴真甜啊!”
  “妩姐姐,我真的想你。”
  “——姐姐允许你想我!”
  “谢谢女王姐姐恩准哦!”
  “哈哈哈,席小胭!”
  “除了不要喝咖啡,女王姐姐还有什么吩咐吗?”
  “我也想你!”
  “妾身想你比你想我多一万倍!”
  “……胭胭的胜负欲很强啊。”
  “这不是胜负欲,是想念。如果想念能够看得见,姐姐就不会这么说我了。”……
  结束和席小胭的消息聊天,孟楚妩拨通了宫雪伊的电话。
  “稀奇!孟大小姐主动来电话,让我猜一猜会是什么事?打算把蜜月期延长;终于想起来约我出去浪;还是——不不不,我在想什么呢,绝不可能是跟工作有关的事情!”电话一接通,宫雪伊就兀自噼噼啪啪噼地说,她的语速很快,“我呢,时刻牢记着大小姐上次的警告,平日里纵有千言万语想对你说也只好先忍着,一心想着快一点到五月底,好统一跟你——”
  “Miss宫,废话少说!”孟楚妩打断她,“前几天我在绯鹭商场遇到黎骊嘉,是你对她透露了我的行踪吧?”她毫不客气,开门见山。
  那天从商场回来之后,孟楚妩问过紫太,宫雪伊联系他问过她的去向。
  一般来说,除非孟楚妩特别交代,不然紫太是不会对宫雪伊隐瞒她的行踪的。
  本来那件事她已经不打算跟经纪人较真。
  可今天黎骊嘉寄来咖啡,她就不得不问了。
  “这个——”宫雪伊罕见地迟疑了下,“对,是我说的。”
  “所以,黎骊嘉知道我的住址,也是Miss宫透露的吗?”
  宫雪伊有点吃不准孟楚妩的心思了,以前她是绝对不会为这种小事情对她追根究底的,今天孟楚妩的语气,给宫雪伊一种触到了她逆鳞的感觉,“对,也是我。黎小姐早前说要约你出去吃个饭,但我谢绝了。我跟你说过,她是这次新戏的制片人嘛,我为你才拒了她约饭,如果再拒绝她——”
  “以后,如果再有人想要我的地址,Miss宫先征求一下我的意见吧。”
  “可以前你——”
  “以前是以前,现在不同,现在我结婚了,这种事情会让胭胭误会。”
  以前渣A对工作不上心,对一切都很随意,工作事务基本都是宫雪伊说了算。
  现在,孟楚妩要慢慢地让她明白,她已经不是以前的她,工作相关的事情,每一个环节她都要参与进去。
  “是我考虑不周,抱歉。”
  搁以前有Omega送上门孟楚妩高兴还来不及,绝不可能是怕被误会的类型。
  宫雪伊都有点不适应现在的孟楚妩了,结婚真的能让一个人这么快速彻底地转性吗?!
  “还有——”
  “还有啊——”
  孟楚妩意识到说得太急让宫雪伊有点不高兴了。
  但她这个人,如果有人让她不高兴在先,她可不会因为别人不高兴就忍气吞声。
  “对。我的爱好和隐私什么的,以后请Miss宫不要轻易再对我不熟的人透露。我喜欢紫山咖啡,是你告诉黎小姐的吧?”
  “我的大小姐,你这样油盐不进,会让我们的工作没办法展开!”
  “大家都知道我结婚了,现在,我不可能再像以前一样贪玩,这个大家应该不难理解的,如果不能理解的,我想那样的工作不展开也罢。”孟楚妩将态度摆得十分明确,立场也非常坚定。
  “看你——干嘛说得那么严重?人家黎小姐也没别的意思,就是想交个朋友。我的大小姐,你总不可能结了婚连朋友都不要了吧?”
  孟楚妩意思传达了,她听得出宫雪伊在找台阶下,就没再继续揪着不放。
  “就——看是什么朋友吧。”
  “现在,我可以说正事了吗?”
  “什么正事?”
  “你三番两次强调蜜月期,我本想着到月底再跟你说,想想还是现在跟你说吧,前天我跟李像和黎骊嘉见过,他们那边没问题,现在就等着你方便的时候跟他们签约了。新戏大约会在下个月初开机吧,你有个心理准备。”
  “这个啊!”孟楚妩顿了下,“那剧作家呢?既然是为我量身打造的剧本,剧作家没说要约我吗?”
  “阳纱梦?这作家是个神秘人物,连导演和制片人都没见过呢,TA怎么可能会跟我联系!”
  “想也是。”
  孟楚妩挂了电话。果不其然,阳纱梦真的可疑。
  刚才通话的过程中有个电话打进来,她没理会,正准备看是谁打来的,季亦的电话就拨进来了。
  犹豫了下,她接通了。“这个时间,季警官怎么有空给我打电话?”
  “中午请你吃饭。”季亦平时说话语气都冷,今天尤其冷。
  孟楚妩心里咯噔一下,季亦请约饭一定是有什么事情了——
  “和席小胭有安排了?”
  不耐地催促,不是她的风格。
  孟楚妩回过神,答说:“没,胭胭回家了。去哪吃?”
  “就知道,她在你不会这么爽快。”
  “我说——你对胭胭怎么意见这么大?”
  “我对她没意见,”季亦冷冷的声音断了大约一秒钟,“但,对你有意见。”
  孟楚妩听出了一丝丝的危险,“我现在拒绝你还来得及吗?”
  “十二点,警局门口见。”
  说完,季亦挂断了。
  孟楚妩对着终断的通话界面愣了一会儿,想起刚才那通通话中的来电,她想着会不会是席小胭打来的,翻开一看,原来也是季亦。
  午间,掐着时间,孟楚妩故意迟到了十分钟。
  刚在警局门口停下,透过车窗,她便见到季亦向她的车小跑过来。
  她那身姿干练利落,跑步的动作特别飒,让人忍不住多看几眼。
  孟楚妩才一解锁车门,便宜发小便一把拉开,长腿跨了进来。
  季亦重重地在副驾驶位坐下,啪的一声将车门关上。
  “去哪——”
  孟楚妩还没来得及问完,就被猛地扑上来的季亦掐住了脖子。
  过于没有防备,她根本没时间反应和思考,本能的求生欲让她下意识地抓住发小的手腕,用力往外掰。
  碍于姿势不利,她没能扯开对方的钳制。
  一身警服的季亦虽然没用尽全力,但也用了七八分的力气,她是练过的,知道几分力道能让对方痛苦又不至于致命。
  孟楚妩本以为季亦是闹着玩的,没想到窒息感越来越重。
  要是平时打闹,她对季亦也不至于这么没有招架之力,身心都没有防备的她现在被季亦半压住,根本翻不了身。
  因为脖颈被攻击吃痛,加上渐渐缺氧,孟楚妩的瞳孔越睁越大,同时因为喉咙被掐住,她张口额啊额啊挣扎着——
  这时候,季亦手上的力道又加重了一分;
  孟楚妩挣扎得更厉害了,眼泪涌出眼眶,快速地滑过她的脸颊。
  确认她已经足够痛苦之后,季亦猛地松开手。
  从桎梏中忽地解脱的孟楚妩猛然吸进一口气之后忍着脖颈间的剧烈不适、抚着胸口咳了好半天——
  一旁的季亦端坐着,一声不吭。
  好几分钟后,孟楚妩差不多从濒临窒息和无比惊恐、无比疑惑的状态中稍稍平复下来,她侧身看向发小,叱责道:“你疯了?!”
  “前天晚上我说过,你要是跟席小胭说,就绝交——”
  季亦注视着车前方,面色冷如冰霜,她声音比面色冷上百倍。
  “你哪只耳朵听到我跟胭胭说了?你这——分明就是为自己的行为感到羞耻,最终对自己恼羞成怒!诚实点吧,可别转移重点对我开火——”
  “没法跟你绝交——”季亦侧身看了下满脸通红的孟楚妩,旋即又收走视线,继续看向车前方,“所以,我想掐死你。”
  现在的季亦看上去特别像一个冷血杀/手。
  “你确定你不是对自己恼羞成怒?!”孟楚妩忍着喉咙上的剧痛,同时对着后视镜仰头,果不其然,脖颈上红了一大片。
  那件事她是跟席小胭说了,但她并不是没原则地散播,且非常轻描淡写,不过是当作密友间的趣事谈说,季亦何至于动怒至此?
  季亦不答。
  孟楚妩又咳了一阵,咳完,她说,“如果你想掐死我,你该在前天晚上我爆笑不止的那一刻就动手!”
  季亦不语。
  “你知不知你真的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