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的,她绝不因为艺人身份不被席家认可而妄自菲薄,更没将基因等级视作她和席小胭结婚的先决条件。
  她和席小胭能结缘,一定程度上是因为她的平等心,虽然不能否认席小胭貌美惊人,但即便如此,在二次分化之前,她在上流社会也是查无此人的存在。
  真正令席小胭闻名鹭城的是她分化成了难得一见的s级Omega。
  孟楚妩知道,分化之后的席小胭和分化之前并没有太大的差异,但人们依然疯狂地迷恋和追逐高等级的Omega。
  高等级的Alpha在智力、能力和体力上确实会彰显出绝对的优越性;
  但仅仅为了配合高等级的Alpha繁育出高等级的后代,Omega便被世俗观念牢牢挟制,被种种不公压迫,这让孟楚妩感到匪夷所思。
  席小胭曾经问过孟楚妩:“如果我没有二次分化,你会跟我结婚吗?”
  “当然,毫无疑问!”渣A回答得非常坚定。
  要不是婚后她依然不改风流、要不是她超强的占有欲、要不是她虐待想要跟她离婚的席小胭——
  孟楚妩至今偶尔还会忍不住这样假设,如果真那样,现在就没有她什么事了。
  “妩小姐——”晁枝的话将孟楚妩从思绪中拉回。
  “晁姨有话不妨直说。”
  “织星小姐说,等席小姐有了你们的小孩,她会回来。”
  “这样啊!”
  看来,这栋宅子里的每个人都认为她准备和席小胭繁育下一代了。
  这种被人误解却不想澄清的感觉很奇妙,有一种无奈感,又交杂着莫名的快意。
  孟楚妩知道,昨天的讲座,晁枝一定已经向影后母亲报告了。
  “妩小姐,晁姨有些话想对你说,可能不中听——”
  她们走进了客厅。
  到了沙发边,孟楚妩先停下脚步,她没急着坐下,“晁姨不妨说,不打紧的。”
  “就是——”孟楚妩基本上晁枝带大的,她对她比孟织星对她还要尽心尽责,“妩小姐结婚之前要怎么玩,晁姨都无话可说;现在,你已经结了婚,答应晁姨,和席小姐好好过,不要伤她的心好吗?”
  孟楚妩认真地打量了下这位管家阿姨,她看起来给人一种刻板的印象,就像大多数终生不婚的女性那样,她头发梳得一丝不苟,穿着朴素黯淡,给人一种不可侵犯的、拒绝欲望诱惑的感觉。
  这简短的一番话,让孟楚妩第一次对晁枝真切地产生了她是一位慈爱的长辈的感觉。
  她宠爱主人,却并非没有原则的类型。
  虽然话语不一定有分量,但还是会给出忠告。
  晁枝对渣A是多么了解啊,这番话所饱含的警醒意味,对于看过原著和穿书过来的孟楚妩再明了不过。
  她话语中除了警醒,其实还隐隐有一种对席小胭的担心,以及,她不愿让孟楚妩和席小胭的小孩像她以前一样,生活在一个破碎的家庭。
  孟楚妩感受到了,从晁枝那双仿佛还有很多话想说的眼睛里感受到了潜藏在她这一番最浅显、表面的话语背后的深意。
  现在,她明白了渣A为什么从她母亲那儿问不到父亲的消息、也没去问晁枝;
  晁枝和孟织星从小一起长大,她怎么可能不知道她父亲是谁呢!
  渣A只是赌气不去问而已。
  而晁枝,想必是孟织星叫她不要说。
  时至今日,只要问,孟楚妩觉得晁枝依然一定会据实以告。
  但对她而言,那已经没有必要,就像孟织星会不会回来、为什么回来,她并不在乎一样。
  “晁姨,”孟楚妩的声调一向又华丽又有感染力,总是给人一种迷醉的感觉,“和胭胭结婚,我是认真的。”
  她尽量说得淡然,不给人在做承诺的感觉。
  因为,对于了解渣A过往和脾性的晁枝而言,要是说得太多反而会给她一种轻浮和敷衍的感觉。
  “席小姐真的是个好姑娘。”晁枝也说得很简短。
  在她眼里,席小胭绝不是以前孟楚妩带回来的那一类女人:她热爱孟楚妩,整颗心都放在她身上;绝不是玩一玩,她看孟楚妩的眼神是那样认真,认真得仿佛能让人看到一生一世;以及,只有她,会真正地关心孟楚妩的喜怒哀乐;也只有她,能够平静地接受和面对妩小姐的玩世不恭的同时,还想将她从那种游戏人生的迷醉状态中拉出,让她感受到家庭的温暖,给了她家庭所特有的庇护——
  孟楚妩和席小胭在一起之后,她的转变,晁枝都看在眼里。
  她真的从混乱和随意玩乐的生活中抽离了,也不再跟狐朋狗友恣意乱来,而是将整颗心都倾注到一个人的身上。
  可以说,遇到席小胭之前,在晁枝眼里,孟楚妩都是在玩,而现在,她似乎懂得了真心去爱一个人。
  她既希望孟楚妩可以长此以往而非短暂的清醒;更希望,席小胭不会被她辜负。
  “这个我当然知道。”孟楚妩笑了笑,她看透了她对她的担忧和关心,“晁姨,我不可能一直像以前一样不懂事下去、贪玩下去,你放心吧。”
  “这样就好了。”晁枝低下头。
  孟楚妩早已察觉她的眼角闪现泪光,却只装作没看到。
  “我去喂鱼。”她轻声说,从晁枝面前走了过去。
  她想起,昨天下午喂鱼喂到一半被席小胭打断。
  才分开多久,这就开始想念一个人了吗?
  就是这样的小心思小感受,让孟楚妩同时有了喜欢一个人的真切感。
  她以为接受席小胭会需要更长的时间,但两个人结了婚和相爱的事实不允许她犹豫得太久,同时,她本人的心,似乎也不允许她不喜欢她。
  晁枝离开后,客厅显得更加安静了。
  安静到,孟楚妩几乎能听到热带鱼游动的声音。
  安静到,她能够听到心底的声音:在来到这个世界之前,在认识席小胭之前,我不知道我也可以变得幸福;我不知道,在局限的条件下,我仍可以,被吸引、被喜欢和接受——
  她慢慢地将鱼食倾洒到鱼缸里,斑斓的热带鱼不知道是闻声还是闻香而来,它们在水中衔食的样子可爱而生动,看着鱼儿悠然进食的模样,她被席小胭的离开和晁枝的劝诫所搅起的思绪慢慢平复下来。
  听到细微的脚步声,她忽然有一种席小胭回来了的错觉。
  一转身,却发现是抱着阿席的陈蓝迎。
  “孟、孟小姐!”陈蓝迎对上孟楚妩的眼神,不自觉地结巴起来。
  她一站定,系着云纹赭红底色领巾的雅典娜立即跃下地,向孟楚妩走来。
  “有事吗?”孟楚妩尽量温柔,她知道,没有叫唤,这个易惊的小女佣不会这样贸贸然地到她身边来。
  小女佣点点头,“前天夜晚,我跟孟小姐说的事——”
  哦,她有个姐姐在收集咖啡店店员是背锅侠的证据。孟楚妩示意她继续往下说。
  “我后来想了想,觉得还是有必要跟孟小姐说一下我表姐那样做的动机——”陈蓝迎低下头,因为,看着孟楚妩的眼睛,她办法流畅说话。“前天晚上我说的不知道我表姐那样做是为什么,其、其实我撒了谎,对不起!”
  “你有为难之处,对吧!”孟楚妩耐心地鼓励她继续往下说。
  小女佣忽然抬头,眼睛里有惊愕,也有淡淡的释然。
  像是,为了前来说这件事,她已经辗转了好久、准备了好久。
  “也不算为难的,”陈蓝迎的声音很小,“只是,我表姐让我先不要说。”
  “那现在,你表姐同意你说了吗?”
  “嗯,我昨天说服了她。”
  “喵呜——”尾巴勾住孟楚妩脚踝的雅典娜妖娆地叫了一声,短暂地吸引了孟楚妩的目光,她知道小猫应该也有事情,所以在心里说了句,“阿系先等一下,让小陈先把话说完。”
  “哟呜——”雅典娜又叫了一声,然后转身跳到了沙发上。
  孟楚妩看向陈蓝迎,“你说吧,不用这样怕我。”
  她不禁也把声音降低,语气尽量温和。
  陈蓝迎又低下头,继续说,“我表姐之所以认定那咖啡店的店员是背锅侠,是因为,她和那个店员交往已经很久。尽管我表姐的男朋友一口咬定就是他做的,但我表姐知道,她男朋友绝不会做出那种事情,她们感情很好的,图色——”
  她像是触礁般遽然停下。
  “坐下说吧。”孟楚妩走到沙发边,挨着阿系坐下,她觉得这样站对着小女佣,她的压力会更大。
  “不不不,我站着说就好。”陈蓝迎看了看孟楚妩,又连忙挪开目光,半低头继续往下说,“我表姐说,他图席小姐美色是不可能的,因为,他真的不是那种人!”
  孟楚妩想起,腾云剂结案之前,季亦说过她对那咖啡店店员顶罪的猜疑;席小胭本人也觉得那店员憨然温和,图色说不过去——
  席司令他们收集到的资料已经指向姜熹洋。
  综合这一切,孟楚妩自然相信陈蓝迎的话,现在,她更在乎的是她表姐能不能收集到有用的证据。
  “你表姐,现在有进展了吗?”她问。
  陈蓝迎摇摇头,“虽然还没有,但是,我表姐,还有她男朋友的母亲都知道,那件事绝对不会是他做的,他只是、只是——为了给他母亲治病不得不——”
  这种事情,当事人再清楚不过。
  但那店员已经被定罪收押,现在,就算能说服他反口,当时和他交涉的人也不可能是主谋,所以孟楚妩也没去找他的打算。
  “嗯,如果真是这样,他顶罪的可能性还蛮大。”她看着小女佣,定了定,问,“你表姐有怀疑的目标的吗?”
  陈蓝迎摇摇头,“这个我表姐不肯告诉我。”
  “这件事,你不要对外声张,好吗?”虽然陈蓝迎的表姐查到姜熹洋身上的可能性很小,但想到官泛舟的保密要求,以防万一,孟楚妩如是叮嘱。
  “这个我知道的。”陈蓝迎说,“孟小姐,我要说的就是这些,等我表姐收集到证据,我会尽快告诉你。”说完,她像是松了一口气。
  “行,你先去忙吧。”
  陈蓝迎离开之后,雅典娜又娇柔地“喵呜”叫起来。
  “阿系,你有什么话可以说了!”孟楚妩俯首,在胖猫头上轻轻挼了一把。
  “女人!刚才你对我爱答不理,现在我让你高攀不起!!”
  “好老套!而且,说我对你爱答不理,是不是有点过了?”
  阿系要是个女人的话——
  孟楚妩才这样心说,阿系的声音立刻回道,“人家本来就是个女人好咩!”
  “这样啊?那跟我说说,你是一个怎样的女人,为什么会变成一只,胖猫。”
  “人家高兴、人家乐意哇!”
  “言归正传,阿系快说正事。”
  “你知道陈蓝迎的表姐除了因为知道她男朋友的为人而说他是背锅侠之外,还有别的原因吗?”
  “刚才你也听见陈蓝迎说了,她表姐还在收集证据。”
  “陈蓝迎刚刚抱我去她的房间玩,我发现了一个惊天大秘密!”
  “阿系,说话总是卖关子很不道德。”
  “她的表姐,非常巧,就是照顾姜熹洋的那个护士,既然她对姜熹洋恨意颇深,那么她应该已经发现了蛛丝马迹!”
  “这个巧合,其实并没有实质性进展吧?”
  “女人,你不觉得现在对我们有利的条件越来越多?”
  “没有证据,说什么有利呢?”
  “不要小看爱情的力量,那护士表姐,你可以相信。”
  “连席司令他们都不能的事情,她可以啊?”
  “那可不一定!”
  “都说了不要靠近姜熹洋,你怎么还去?”
  “大不了回炉重造。”
  “谢谢你啊,阿系!”
  “你过得好,我才有钱——”
  “啊,原来是来搬砖的。”孟楚妩轻轻拽了下她的胡子,之前她还说什么只是为了净化小说内容,没想到藏得这么深,演聊斋的狐狸最终还是露出了尾巴现形了!
  “孟楚妩!”阿系很火冒,“扯胡子很痛的好么!”
  她正抬起小爪爪攻击孟楚妩,这时池清拿着一个包裹进来了。
  “孟小姐,刚收到一个你的包裹。请问需要帮你拆开吗?”
  “不用,放桌上,我自己来就好。”
  常常会有人会她寄东西,收到包裹,她也不觉得意外。
  “好,那我给放这儿。”
  池清离开之后,孟楚妩躬身向前,拿起包裹上的滑动刀推出刀片,利落地划开了包裹的塑胶袋。
  拆开颇为考究的包裹盒子,里面是一盒包装非常精细的咖啡。
  “嗷呜!”雅典娜像是受到了惊吓,声音短促而尖锐。
  “咖啡?!”孟楚妩依着记忆,了解到这紫山咖啡是咖啡中的名品,品质好但产量特别低,没有渠道一般买不到。
  “不是叫你不要碰咖啡咩?”
  “又不是我买的!”
  孟楚妩说着,听到手机短信进来的提示音,她拿起手机一看,新消息写着——
  “听说孟小姐喜欢紫山咖啡,我们是通道中人。黎骊嘉。”
  将手机放回桌上,想起那天在绯鹭商场不太愉快的经历,孟楚妩眉头不由得蹙起,黎骊嘉怎么会知道她的电话号码和住址?还寄来一盒她喜欢的咖啡?!
  ——
  作者有话说:
  谢谢不知哪个小天使给作者专栏投雷支持
  谢谢“巧笑倩兮”投雷支持
  感谢“无言”灌溉营养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