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气显得有点烦躁,“欺骗就是欺骗,利用就是利用,那是不争的事实。”
  跟孟楚妩说过那些事,所以她也不避讳她在场。
  “那又怎么样,你总不可能不知道姜熹洋现在是我们共同的敌人吧?!”
  “如果你彻底地信赖过一个人——”席小胭看向姐姐,她话说到一半就停了下来。
  “谁还能从来都不犯错?你和孟楚妩才认识多久,能让你这么宝贝她?哥以前十几二十年对你多好,你才离开席家多久就好都忘了?!陈家这件事情,对你和孟楚妩或许有欺骗和利用是哥不对,但你能说,你和孟楚妩能结婚,他一点功劳都没有吗?”席小荷可不管会不会让人难堪,她想到什么就说什么。“你倒好,就因为这一件小事,和哥哥冷战,你是不是要毁掉他的整个探亲假才满意?!”
  “席大小姐,我说——”孟楚妩见席小荷越说越上头,忍不住接道,“你今天是变身和平鸽吗?有没有欺骗和利用,最清楚的人不是大哥自己吗?!如果大哥不想毁掉他的探亲假,他就该自己来见胭胭;要是他觉得他对胭胭做错了,就该自己道歉,不是吗?!”
  “妩姐姐——”席小胭知道她姐为什么会说那番话。
  “你懂个屁!”席小荷白了孟楚妩一眼,没再说下去。
  席小胭深知,他们一家都是高傲的性子,轻易不会低头是席家每一个人的共同个性,官泛舟自然也不会例外。
  以前,家人之间发生矛盾,基本都是旁人在中间斡旋调和,席小胭和官泛舟现在分隔两地,和好的难度就变得特别大。
  昨天早晨官泛舟虽然来过,他确实想对妹妹致歉,最终还是开不了口。
  “姐,明天我会回家。”席小胭看向席小荷。“哥的生日,我没有忘记。”
  在她姐过来之前,为要不要回家给兄长庆生她确实挣扎了很久,现在,她知道她哥已经算是向她求和了,依她姐的个性,她不可能主动当她哥和她的和事佬,一定是他对她说了什么,她才会走这一趟。
  席小胭故意提到她哥的生日,也是为了让她姐带话回去,哥哥的生日,她不会忘记。
  “受不了你们两个,从小就更叽歪事多!”
  席小荷站起来,“任务完成了,我也不想再在这儿碍眼。”
  好巧不巧,池清端着茶盘来了。
  孟楚妩不失时机地调侃一句,“席大小姐何不喝杯凉茶去去火再走!”
  “给我滚!”席小荷转身趾高气扬地走了。
  席小胭怕孟楚妩再刺激她姐,忙站起来说,“妩姐姐,我出去一下。”
  孟楚妩跟着起身,却看到席小胭眼神中的制止,她知道了,她有话想单独跟席小荷说,就没跟着出去。
  作者有话说:
  感谢“憨憨”小可爱灌溉营养液+2
  (づ ̄3 ̄)づ


第55章
  在门前台阶上等何师傅开车过来的时候,席小胭轻飘飘地说了一句,“你的脚好得还挺快。”
  这不是阴阳怪气,她深谙,要是心平气和地问她姐“你的脚好了吗”、“你的脚怎么样了”之类的,得到的肯定是“跟你有什么关系”、“别猫哭耗子”这种回应。
  很多时候,和席小荷就要不友好才能交流。
  “我脚好了,你不痛快?这都已经快一个星期,还不准我好了?!”
  她脚扭伤不算重,要不是扭伤后强撑着去找季亦,估计三四天就能好。
  之前席小荷嫌弃脚痛束手束脚,现在脚好了,她却没脸面再去纠缠季亦了。
  “在季亦姐面前,你是一个容易受伤的女人。”想起刚才在屋里,她姐吼孟楚妩,席小胭就忍不住刺激她姐。
  “别哪壶不开提哪壶!”
  席小荷气急败坏的模样令席小胭想起孟楚妩告诉她的,她姐对季亦的另类求婚,便低下头偷偷笑了笑。
  这种事情,在她姐面前,她肯定是要装作不知道的。
  何师傅把车开过来了,稳稳地停在她们姐妹的眼前。
  老司机下来给大小姐开车门,席小荷却没走下台阶。
  “何叔,采声是今年考大学吗?”席小胭问。何采声是何师傅的小女儿。
  何师傅答说,“是今年,她想考二小姐念的那所大学,我看够呛。”
  答完,他又看向席小荷,见她没有上车的意思,他把车门轻轻关上。
  “采声学习向来不错,一定没问题!”
  何师傅和他妻子在席家做事多年,他们家的事,席小胭算比较了解。
  “借您吉言。小声要是能和二小姐上同一所大学,就是她的福气了。”
  “何师傅到前面等我。”席小荷朝右前方抬了抬头。
  何师傅答了声好,然后望着席小胭笑了笑,他本想跟她唠几句,奈何忌惮席小荷的坏脾气,便默默上了车,将车开到廊外路边停下候着。
  席小胭收回目光,侧首看了看她姐,欲言又止。
  “答应我的事办得怎么样了?”席小荷也侧首看了看妹妹。
  “你最近有表演吗?”席小胭想起今天早晨季亦发糗的模样,又低下头偷笑。
  平时那么肃冷不苟言笑的人民警官,今天早晨糗得抬不起头的模样真是让人心疼。
  席小胭也是才知道,季亦跟孟楚妩远远比她所想象的要更亲密,亲密到连这种事情也会分享,她姐和她都不分享细节呢。
  因为戴着口罩,席小荷也没发现她在笑。
  “这个礼拜天有一场,但不是个人专场。”她感到沮丧。四月下旬,她有个人专场的时候曾邀请过季亦,偏偏她油盐不进。
  “你下次专场要到什么时候?”
  “春季表演已经收尾,夏季档期最快也要到这个月下旬才开始——”
  “不行,等到那时候黄花菜都凉了。”
  “还以为你有什么高招!”
  “票带来了吗?”
  “你真能请得动季亦?”
  “嗯,早晨吃早餐的时候,季亦姐点头了。”
  席小胭侧首看向姐姐,一个不防,席小荷倏地伸过手扯下了她的口罩,她忙举手去遮唇部,但眼疾手快的席小荷已经将她红肿的嘴唇尽收眼底。
  “嘁!”席小荷冷笑,“感冒果然是骗人。”
  “还我!”席小胭双手蒙着唇部,没法把口罩抢回来。
  “再别遮,全看到了。啧啧,孟楚妩真够狠的,她是狗吗?把你啃成这样子!要是爸妈知道你们青天白日也这么荒淫,肯定要气吐血。”
  “再怎么——也不可能比你跟季亦姐更让他们生气!”
  “席小胭,要是我跟季亦——”席小荷压低声调,紧咬牙说,“睡的事被爸妈知道,你一定是会死得透透的!”
  “那你最好快点把口罩还给我!不然,心情不好的时候,我也说不准我会说出什么话。”
  席小荷吹鼻子瞪眼睛地把口罩还给了妹妹。
  席小胭重新戴好口罩,又说了一遍:“票呢?”
  “明天你不是要回家?!”席小荷开始不耐烦。
  席小胭就知道,她姐是来叫她回家的。
  见姐姐没有要走的意思,就问了一句,“你是不是想见季亦姐?”
  “我想见她,你现在能把她请到我面前?”
  “我能把她请到你面前,你能留得住她吗?”互相嘲讽吗?席小胭绝不会也从不曾心慈手软。
  “就会耍嘴皮子。”
  “我劝你,在季亦姐去看你的演奏会之前消停一下吧。她不是那种能够被抓住的女人,你得让她自愿到你身边。”席小胭压住火气,尽量平和地说。
  她算不上了解季亦,但是,她了解她姐。
  席小荷又刁蛮又任性,乍一看好像很强,其实她就是个外强中干的黏人小女生。
  而且只会对不会伤害她的人张牙舞爪,真正对外的时候,她常常很怂,连平日里的战斗水平都发挥不出来。
  “我已经没有脸面再见她。”席小荷反常地示弱。
  “为什么?”席小胭明知故问。
  换作任何人,在那种情况下求婚被拒,估计都没有脸再跟对方见面。
  季亦居然反常地想要去看她姐弹钢琴,席小胭觉得她要不是因为逃跑觉得愧疚,就一定是动摇了。真是两个不走寻常路的女人!
  “我回去了。”席小荷这么说,却无动于衷。
  其实,她并不着急回家,甚至可以说,她并不想回家。
  自从和父母出柜之后,她在家的日子非常不好过。
  好不容易席司令和官教授接受了她是AA恋的事实,紧跟着又动不动就逼她带季亦回去见他们。
  现在别说带季亦回家,席小荷连见她都不能够了。
  她觉得,她们的关系就是个迷。
  席小荷一直以为她们是一见钟情才会有了第一夜,后来她才意识到,在季亦那里,那明显就是寂寞的一夜情。
  她不甘心,所以声势浩大地展开追求。
  还没从对方的黑名单里出来,她们又莫名地上了床,结果一高兴过度,席小荷又把事情搞砸,这一次绝对比进黑名单更严重,严重到她已经难以为继。
  自从对她求婚之后,她悲观到觉得她们不可能会再见。
  因此,前几天孟楚妩将季亦骗来她家吃饭——后来她才发现季亦明显就是被骗过来的,知道这个事实的时候,席小荷仅余的一点点信心也全耗尽了。
  那件事,她心里是感激孟楚妩的,要不是她,她真没办法跟季亦打破僵局,也就不会有后来季亦莫名其妙的“下次你有钢琴演奏的时候能告诉我吗”,那天她不假思索地拒绝季亦都是自尊在作怪,席小荷觉得她就是这样,该自尊的时候她放下身段;不该要面子的时候,她又莫名地自尊。
  “季亦姐最近过得应该不太好,她看上去很憔悴,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席小胭的话打断了席小荷的思绪。
  席小荷忙截断她,“关我什么事!”
  “可能是,她的生活步调被你打乱了。”
  “我没有这么大的脸,谢谢!”
  “姐,你现在不害怕爸妈会对你失望了吗?”见她姐依然没有要走的意思,席小胭继续说,平时她也没什么机会跟她姐谈心。
  季亦状态糟糕,她姐也没好到哪里去。
  她的脚踝虽然好了,但黑眼圈却重得可怕,估计这些天都没怎么睡。
  席小荷对妹妹的问话置若罔闻,说,“之前我劝你远离孟楚妩的时候,你不是说人生是自己的,怎么生活快乐自己最清楚吗?”
  “我还说过那样的话啊?”席小胭记不起来了,为了能和孟楚妩结婚,她确实做了很多疯狂的事情,也说了很多疯狂的话。
  大家都理解她,说那是她二次分化导致的性格巨变。
  但席小胭很清楚不是那样的,以前,不被家人重视的时候,她一直隐藏自己的天性,将自己锋利、乖张的那一面隐藏。
  为了和孟楚妩在一起,她才露出自己的执著的、一意孤行的天性,与所有阻挡她追逐幸福的人对抗——
  “你说的是对的,一个人,怎么生活快乐自己最清楚!”席小荷说完,叹了一口气。
  她妹妹远远比她想的更成熟,她从很久以前就清晰地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对于自己的目标,她是那么执着,那么认真。
  而且,她是这样幸运,因为,她除了有能力去追逐自己的目标之外,她喜欢的那个人也恰好喜欢她。
  孟楚妩虽然花名在外,但现在,她真的像她之前在席家叫嚣的那样“我愿意为胭胭拒绝全天下的Omega”,那时候,除了席小胭,根本没有一个人相信她的话,而现在,她好像真的为她妹妹收心了。
  自从跟席小胭在一起之后,孟楚妩的花边新闻都消失了,绯闻八卦也绝迹了。
  现在,孟楚妩的眼睛就好像真的只能看到席小胭一个人。
  席小荷有时候甚至会忍不住想,她妹妹前世一定是拯救过天下苍生,再不然也是保护了一方黎民百姓,要不然一个风流成性的Alpha为什么会忽然为她转性?!
  席小胭虽然美貌惊人,但要知道,孟楚妩遇到她的时候,她也只不过是一个中等级的、没有什么名气的Omega而已。
  “你怎么变得这么丧气?”席小胭有点不习惯这样的姐姐。
  “你还说过——”席小荷也不知道为什么越来越相信妹妹说过的话,也许吧,因为她现在正过着幸福的生活,过着她想要的生活,所以一定程度上也验证了她说过的话和坚持的理念是正确的,“对的人让人成长,让人成为更好的自己。”
  “那不是我说的,是妩姐姐的母亲在写给她的信中说的。”席小胭也记不清什么时候给她姐转述过这句话,“她说她追随大诗人去了北国是她最正确的决定,因为遇到大诗人,这些年她过得很幸福,变得不再像以前那样觉得自己的人生灰暗和失败,没有意义。并感慨,对的人让人成长,让人成为更好的自己。她还说妩姐姐一定会和她一样,因为遇到对的人而成长,成为——”
  “因为季亦我变得很不喜欢自己,甚至自我怀疑——所以是不是可以认为,对我而言,她是错的人?”
  “姐,我并不这样认为。既然你知道爱情不是从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就该知道,每一份感情都是独一无二的,你不用参照我和妩姐姐,而是自己去感受,感受你见到季亦姐时的心情;感受你和季亦姐在一起时的心情;感受你和季亦姐分开后想念她的心情;以及,感受你能给季亦姐什么,又希望季亦能给带来什么——”席小胭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