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一刻还好好的席小胭,这一刻为什么说生气就生气?!
  “姐姐还不快点哄我哦!”席小胭偶尔也会作精附身。
  “你要我怎么哄你?”孟楚妩对自己感到很绝望,这时候她就恨不得能够将渣A的花言巧语通通用到席小胭的身上,好将她哄的笑靥如花。
  “结婚之后,妩姐姐变笨了!”席小胭气得丢下孟楚妩,冲回了屋里。
  孟楚妩忙追进去。
  明明已经快到午餐时间,两个人却一前一后、你追我赶地上了楼。
  席小胭知道孟楚妩跟得紧,越发作精附身,跑得像只小白兔一样快。
  “胭胭,你不要跑得那么快好么!”要是硬追,孟楚妩肯定能追上,但她就怕追急了,席小胭会摔倒,所以就跟她保持着一两米的距离。
  咚咚咚地跑到二楼,席小胭直冲进房间;孟楚妩紧随其后,直到大床旁边两个人才不得不停下脚步。
  席小胭娇喘吁吁,雪白的小脸明显泛出红晕;
  孟楚妩却面色如常,连气息都没见变粗。
  她没急着追问,在席小胭平复喘息的间隙,孟楚妩走到饮水机旁接了一杯冷水。
  折回来,席小胭依然背对着她。
  “喝点水缓一缓。”孟楚妩将水杯从她身侧递过去。
  “不想喝!”席小胭没接。
  孟楚妩左手轻轻一拉,席小胭也没抗拒。
  转回身,孟楚妩见她脸上的红晕更深了一些,但神色中却瞧不见半点怒气。
  要不是她亲口说她生气了,加上这样急吼吼地跑回房间,孟楚妩说什么也不信席小胭现在在闹脾气。
  “你这样——”孟楚妩顾不了那么多,直接用渣A的路数演起来,“我会心急、会心慌,会心疼、会心碎,会心如刀——”
  “是么!”席小胭一眨不眨地看着孟楚妩。
  “当然!”
  “那妩姐姐现在就向我证明你的心急、心慌,心疼、心碎,还有,心如刀——绞?”
  这姑娘——
  孟楚妩觉得她要是黑化的话,段位绝不会低,就凭她这股冷静和狠劲。
  这一刻,席小胭完全没有没有开玩笑的意思,语气要多认真有多认真,眼神逼得人心直发慌。
  “那我只好剖开我的胸膛了。”
  “嗯,好!”
  “…………”席小胭你还当真啊?孟楚妩都快没辙了。
  “妩姐姐快一点呀!”
  “在这之前,胭胭总要让姐姐知道,你为什么生气吧?”
  席小胭心里真不想闹,但她有点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而且这种情绪要是不发泄出来,她怕会变成憎恨,所以就放任自己继续作。
  “妩姐姐装相!”
  “要是姐姐装相就让天打我雷劈——”
  席小胭急忙伸手堵住她的嘴,“犯不着咒自己,没那么严重!”
  她的语气终于显露出气恼来。
  “连我给你倒的水都不喝,对我来说就是非常、非常地严重!”
  “妩姐姐我问你——”席小胭放下堵在孟楚妩嘴唇上的手,后退一步。
  孟楚妩松开她的左手。
  席小胭在床沿上坐下,头微微下垂,她如墨的长发塌散下去。
  “刚刚在书房里,妩姐姐问的加快代谢Alpha体内残留Omega信息素的方法,是不是说以后你还想要找别的——”
  孟楚妩右手食指和中指精准而快速地垫到席小胭的下巴下,随之往上一抬,“席小胭,你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
  席小胭有点被孟楚妩凶狠的语气和勃然转变的面色吓到了,但她并没有示弱。
  任性和做作虽然并不是她的风格,但她发现她最近情绪波动就是特别大,而且有点失控的征兆,以前情热期前后她的情绪也会这样起伏,但从不至于失控。
  “是么!”因为下巴被抬高,席小胭有点瓮声。
  “装相!”孟楚妩放下席小胭的下巴,现在她真的有掰开她的小脑袋看一看她在想什么的冲动。
  “要不然呢?妩姐姐那样问,要不是我说的这样,那一定是——”席小胭一顿,她仰着头,迎着孟楚妩目光的双眼眯了一下,心想,反正在大家看来她们身上现在一定带有彼此的信息素,便接着说,“一定是,贺医生和池清她们想的那样,你干嘛想要代谢掉我的信息素?更别说,我们连一次深入的信息素交流都没有,难道——”
  孟楚妩那勾人的眼睛也眯了一下,她站着,俯视着眼前咄咄逼人的席小胭,等着她把话说完。
  席小胭越来越上头,说话开始偏离理智,“难道我们亲吻所交流的、微不足道的那点信息素,妩姐姐就那么想要把它们代谢掉吗?!”
  孟楚妩咬住后槽牙,鼻腔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好让自己冷静。
  这一刻,她总算知道席小胭为什么生气了。
  孟楚妩实在没料到,一个考虑不周的提问,会在她的心里引起这么大的波澜。
  可在书房里,她明明还善意地帮她岔开了话题。
  那时孟楚妩还为席小胭懂得她而深感欣慰,谁料得到事情会是这个走向——
  “妩姐姐现在可以开始证明了吗?”席小胭不仅咄咄逼人,连孜孜不倦的执著性格也出来了,“还是说,妩姐姐依然觉得,我不该为这种事情生气?!”
  她不是没看出孟楚妩被她激得恼了,但她就是忍不住继续无理取闹。
  在内心深处,她知道孟楚妩问那个问题的本意是代谢掉别人残留的信息素,但她偏偏要这样曲解她。
  “胭胭,你是故意的吗?”
  跟心中的怨恼相反,孟楚妩的语气依旧平静而温和,“我不相信,你不明白我那样问的意图;我也不相信,你会觉得,我想要代谢的是你的信息素!”
  “我——”席小胭本来还想继续作,但对上孟楚妩那双弥起淡淡哀伤和失望的多情眼睛,她心软了,“真讨厌!”
  她复而垂下头,双脚尖互相轻轻来回搓着。
  今天,她穿的是一双浅口矮跟的小皮鞋,那光洁的脚背白得无比耀眼。
  席小胭没否认她说的话,孟楚妩就知道,她果然明白她的本意。
  只是,她没想到,她还从另外两个角度解读了那个问题,按渣A的风流本性,前一种确实也不是没有可能;至于后一种,孟楚就很费解了。“我在胭胭眼中,这么快就变得讨厌了吗?”她如法炮制,也故意地曲解她。
  “妩姐姐知道我根本不是那个意思?”
  孟楚妩反手将床旁的布艺木椅拉过来,从侧边坐下去,“跟姐姐好好说说,胭胭生气的真正原因。”
  席小胭抬起头,轻轻地将散开的鬓发挽到耳后。
  两个人的目光再次交接,她们刚才那种对峙的情绪和逼人的目光都已经有所收敛。
  “妩姐姐,你明明知道我在无理取闹的。”
  “姐姐知道你并没有无理取闹。”
  席小胭水眸轻眨,欲言又止。
  孟楚妩能在她的眼睛里看清自己的倒影。
  两个人相顾无言,一会儿之后,席小胭打破了沉默:“我就是无理取闹了,姐姐不用总是这样——”
  她咬了咬红润的下唇,轻轻地吞咽了一下喉咙,舌头上被孟楚妩咬破的地方传来微微的刺痛,瞬间,对方想要代谢掉信息素的问题又刺激到了最敏感的神经,她便说不下去了。
  孟楚妩见她难以启齿,就帮她把她想说的话说了出来,“胭胭对姐姐没有安全感也是情理之中,毕竟,谁让姐姐以前那么混乱和荒唐——”
  “我不允许妩姐姐说自己荒唐——”
  “就是荒唐,这个我们必须承认。不过,人生不能重来,胭胭可以不相信我的过去,可以对过去的我没有信心;但是,我的现在,还有我的将来,胭胭能给我一个机会吗?或者,给我们一个机会,姐姐会用实际行动,让你对我变得有信心,变得有安全感!”
  “妩姐姐,你——”席小胭抿了抿唇,这一瞬间,她觉得自己好幼稚,而孟楚妩总是这样成熟,这样包容。
  她这么说的语气,多像高中的时候她给她写那封诉说自己内心苦闷的信后,意外地收到回复的信里那些话的语气,话很短,却非常坚定,能轻而易举地让人信服,好像是举世公认的真理一般。
  在她最低潮、最没信心的时候,是孟楚妩的回信让她重拾梦想、坚定信念。
  而现在,也许是因为前天忽然出现的黎骊嘉,也许是因为情热期将至,也许还因为孟楚妩的过往、以及她那个容易让人误会的问题——
  席小胭被自己的占有欲、被自己的缺乏安全感推入了深渊。
  曾经,她的梦想只是嫁给孟楚妩;现在如愿了,她又想独占她的爱意,甚至渐渐变得容易被她的过往和现在所刺激,这不是她想要的,这样背离了她的终生梦想。
  她知道这样做作和无理取闹不好,但她就是控制不住不去在意。
  就好像,不去在意就不能体现她对孟楚妩的喜爱一样。
  现在,孟楚妩短短的一番话让席小胭幡然醒悟,因为刚刚的举动和言语,她羞愧和难堪得再次低头不语。
  孟楚妩以为她仍在生气,就接着说:“如果这样还是不能让胭胭消气,那姐姐只好现在就要——”
  “不——”席小胭猛然抬首,虽然不知道孟楚妩想干什么,但她不由分说地打断了她,“其实我也不是生气,而只是——”
  孟楚妩不由自主地抓起她撑在床沿上的左手,轻轻地握到手心里。
  席小胭继续说,“妩姐姐说得对,我是信心不足所以没有安全感。这几天之前,我真的不是这样的,那时候我觉得,不管是什么样的妩姐姐,我都可以敞开心胸接纳;不管妩姐姐做过什么,我都可以,无条件地理解;也不管——”
  “胭胭,”孟楚妩打断了她,“你那样,对我们都没有好处。你要监督姐姐,帮我从过去的混乱中抽离,然后再监督我,让我变得越来越好。”
  “妩姐姐已经够好的了!”席小胭的语气有一种毋庸置疑的认真,“我这样无理取闹,姐姐都没丢下我——”
  “丢下你这种事情,是绝对不会在现实中发生的。”孟楚妩摩挲着席小胭的手背,淡而坚定地保证。
  “妩姐姐真的好好啊,对比之下,我心胸却如此狭窄。”
  “对待感情,其实,没有人真的能够做到不心胸狭窄。”
  “这样吗?”
  孟楚妩点点头。“抱歉,是姐姐说话不周害胭胭胡思乱想。”
  “我也抱歉,害得妩姐姐心急、心慌,心疼、心碎,心如刀绞!”
  “我说——”孟楚妩伸手,在席小胭的鼻梁上刮了刮,又刮了刮,“你一天到底要揶揄我几次?”
  “我哪有揶揄姐姐啊?这明明是你的原话呀!”
  “装相!”
  席小胭知道自己在书房里的小心思“妩姐姐都没有任何疑问”也被孟楚妩看透了,不禁露出略带歉意的笑。
  “那现在,我还需要证明吗?”
  “证明什么呀?”
  “席小胭,你现在越来越会装相了啊!”
  “还不是跟姐姐学的。”席小胭调皮地眨了下眼睛。
  “跟我学的?”孟楚妩装失忆,“我这个人呢,是绝对不会对胭胭装相的。”
  “真的吗?”
  “当然。”
  “姐姐也不用剖开胸膛,只要让我看看你的胸就行。”
  “胭胭,你现在就真的是在无理取闹了。”
  “啊对了——”席小胭大叫,一副想起不得了的事情的模样。
  “什么?——”
  “刚刚妩姐姐不是说,要是我还不消气,姐姐就要——”席小胭头微偏,长睫翕动着,“所以,要是我还不消气的话,姐姐就要怎么样哦?”
  ——
  作者有话说:
  谢谢“理想型”灌溉营养液+1
  谢谢“.”灌溉营养液+1
  么么么哒


第54章
  席小胭常常会这样,她会记住一些小细节,跟着出其不意地展开。
  孟楚妩看着她半玩笑半认真的模样,轻轻地叹了一声,语带笑意地回答:“你真的想知道?”她的目光带着一种引诱猎物上钩的危险气息。
  “嗯!”席小胭左手指尖在孟楚妩的手心里挠了挠,然后娇声一笑,跟着果断点头,她的小脸变得又兴奋又期待。
  席小胭不是没发现孟楚妩语气和眼神中的诱惑与危险;
  但她乐意这样,奉陪;她也不怕,上钩。
  “但——胭胭已经消气了不是吗?”
  “那——”席小胭狡黠一笑,“为了成全妩姐姐,我再生气一点点可以吗?”
  她那模样,就像爱玩的调皮小孩,淘气,又不失惹人喜爱。
  孟楚妩被逗笑,“可怎么看,胭胭都不像生气的样子啊!”
  “现在像了吧?”席小胭微微鼓起两颊,明亮的眼睛瞬间睁大许多。
  “哈哈哈……比较像做鬼脸。”
  “好气哦!”席小胭知道自己没什么演技,但被直白地说出来还是觉得很没面子。
  “要是胭胭不消气,”孟楚妩伸出双手,凑到席小胭的嘴角,捏住她的唇角往上扯,“我只好把,这件事情的日程提到现在。”
  席小胭挣扎,甩脱了孟楚妩的手,问,“什么事情呀?”
  她故意装模作样,结合早晨的讲座,再根据她们刚刚所谈论的话题,其实都不用想就知道孟楚妩的言下之意。
  “胭胭觉得呢?”孟楚妩坏笑着,准备诱她深入。
  “我不知道。”席小胭现在很会装相了,装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