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失焦的眼睛,孟楚妩张口结舌。
  她的小脸这一刻红得不像话,就像力气都被抽走了一样,她像是有点站不住了。
  “妩姐姐我——”席小胭错开孟楚妩的视线,因为,她的目光太烫了,她怕继续看着她,自己会融化。
  “我就说我没有意志力——”
  “妩姐姐好甜,我好喜欢。”席小胭低着头,声如蚊蚋。
  “胭胭比姐姐要甜一万倍。”孟楚妩心旌摇荡着,席小胭是她目前为止尝到过的,最回味无穷的滋味。
  “那你还要推开我!”
  “诶诶诶——”孟楚妩后退一步,好让彼此的气息更容易平静下来,“我也不想的好么!但,我必须忍过这最后的一个星期。”
  “啊——”席小胭叫了一声,跟着“嘶”地吸了一下,一股甜腥味在口腔里弥漫开来。
  “怎么了?”
  “姐姐属狗的哦?”
  “???”
  席小胭抬起头,双手往后顺了顺长发,那朵石榴花掉到了地上。
  孟楚妩俯下身,将花捡了起来。
  她表情中的关切和疑问依旧在。
  “我的舌头被姐姐咬破了。”
  “娇花小祖宗,让我看看!”
  孟楚妩上前一步,席小胭忙躲开,“不必了,看不到的。”
  这时候,不想更近一步的话,她们都明白别再有任何的肢体接触更好。
  “姐姐刚才太用力了。”席小胭嗔怪了一句。
  “没有经验!”
  “???”
  席小胭美目圆睁,她显然不相信这种话。
  孟楚妩会意,知道说错话,忙解释,“姐姐对胭胭,真的没什么经验啊。第一次遇到你二次分化;结婚那晚,我撞坏头;后来每次都是浅——”
  这下,换成席小胭用手指堵住孟楚妩的嘴,“妩姐姐,刚刚就是法式亲吻了吗?”
  孟楚妩点点头,“是个不太成功的法式亲吻。”
  “我很喜欢。”
  “有多喜欢?”
  “如果可以,恨不得再来一百次。”
  “会窒息的。”
  “鼻子可以吸气呀!”
  “那种时候,鼻子估计忘记工作了。”
  席小胭咯咯娇笑,转身面向那池荷花,躬身倚到石栏上。
  她那纤细的肩背微微拱起来,墨黑的长发顺着双肩垂散下去。
  孟楚妩走到她的右边,笑问,“让我猜猜胭胭在想什么?”
  “哦,好的呀!”
  “在回味,或者算着下一次是什么时候。”
  “好烦,我想什么妩姐姐都知道,你是不是会读心术啊!”
  “我不是说了我跟胭胭心有灵犀吗?”
  孟楚妩一个挪步,从后面将席小胭收入怀里。
  这时,她们的身体差不多已经平静下来。
  席小胭往孟楚妩怀里靠。
  两个人正你侬我侬,忽然有脚步声靠近,她们一同侧首,见是池清和陈蓝迎。
  她们在三米开外的地方站定,池清说道:“孟小姐,医生到了。”
  “嗯,胭胭我们回去吧。”
  今天,孟楚妩让晁枝约保健科医生到家里给她们做结合与标记健康讲座。
  “妩姐姐我都说了,这讲座没必要的。”
  “有必要!你是第一次,理论知识很重要。”
  池清和陈蓝迎听见了,都低下头笑。
  走过她们眼前,孟楚妩说,“你和陈蓝迎要是有兴趣,也可以来书房里听听。”
  池清心想,陈蓝迎这个小O一定会非常有兴趣。
  她侧身给了她一个眼神:“去吗?”
  陈蓝迎红着脸,羞答答地点点头,用眼神回她:“池姐不是对恋爱没兴趣吗?”
  “我怎么可以驳孟小姐面子?”池姐眼神警告她再嚷嚷姐就整你。
  “是这样吗?”陈蓝迎做了个鬼脸。
  气得池清扬起拳头下她。
  因为没听到小女佣的脚步,孟楚妩忽然回头。
  池清和陈蓝迎知道孟楚妩在确认她们要不要去;
  两个小女佣踌躇了下,屁颠屁颠地跟上了她们。
  作者有话说:
  感谢“59000263”灌溉营养液+8
  感谢“23437407”灌溉营养液+7
  啵啵啵啾


第53章
  中年保健科女医生讲到最后,温和地看着坐在面前的四个年轻女人,她笑着说:“归根结底,结合是一种实践,理论知识主要是为了自我保护和保护对方免于不必要的伤害;在合情合理、合法的情况下,有机会大家可以理论结合实践,这样才会孰能生巧,让自己和自己的伴侣身心愉悦。
  “今天的结合与标记健康讲座就讲到这儿。大家心里如果有什么疑问,可以提出来我们一起交流。”
  孟楚妩心中的疑问是蛮多的,但她在上一个世界所受到的是矜持、含蓄的情感教育,此其一;二则,在大家眼中,她分明就是一个万花丛中过的花蝴蝶,这等于说在大家眼里,她是见识广泛、经验丰富的女人,所以,她只好先按下,表现得没有任何疑问的样子。
  “妩姐姐——”席小胭的扬起右手肘,轻轻地捅了下身旁的她,“你都没有任何疑问,哦?!”
  孟楚妩有点纳闷,席小胭从没这样揶揄过她,更别说当众揶揄。
  她侧首,故作老道说“我——你觉得我应该有疑问?”
  说完,她还特地对席小胭意味深长地笑了笑。
  坐在她们身后的池清和陈蓝迎心领神会,不约而同低下头偷笑。
  今天请保健科医生来做讲座,大家都默认孟楚妩是在为永久标记席小胭做准备,这种事情在这个世界很寻常,大家都是坦坦荡荡的。
  永久标记一般是固定伴侣间经过一段时间的普通结合,在彼此的身心都及其信任对方的情况下才会进行,这意味着两个人已经做好繁育下一代的准备。
  孟楚妩和席小胭结婚已经有一段时间,所以大家会那样认为也是情理之中。
  只有当事人明白,这堂讲座是为她们的第一次结合做准备。
  “我怎么知道你有没有疑问呀!”席小胭故意装相。
  孟楚妩很配合,她转而面向女医生说,“贺医生,请问结合过后,有没有加快代谢掉体内信息素的办法?”
  中学生理课就有讲过,大家都知道,Alpha和Omega只要一结合,彼此的信息素会传递给对方;在结合过程中双方信息素的交流,会比临时标记多很多,但又远远比永久标记少。
  在还没准备繁衍下一代的伴侣或者没结婚的恋人之间,不论是哪一种性别间的组合,结合是一种寻常增进情感和亲密度的方式。
  Alpha和Omega结合之后,如果彼此不再结合,也不再跟别的人结合,残留在彼此身上的信息素一般会在三个月左右彻底代谢掉。
  孟楚妩问这个问题是因为顾及到席小胭的情感洁癖,以及自身也希望她们的第一次可以更美好一些,所以她想在席小胭情热期到来之前彻底代谢掉渣A的情O残留在她自己身上的信息素。
  贺医生眉头微微一皱:“据我所知,体内残留信息素对于Alpha来说,并不会对结合产生影响;当然,对于Omega来说,体内如果残留有Alpha的信息素,是会让其对别的Alpha产生不同程度的排斥,所以——”
  她目光转向席小胭,面露疑惑,那样子显然是误会了。
  贺医生以为孟楚妩指的是席小胭之前的腾云剂事件。
  连后面的池清和陈蓝迎也暗暗如此认为。
  然而,席小胭那次意外摄入的腾云剂虽然冲破了孟楚妩对她的临时标记,但她咖啡并没全部喝下,摄入的人造信息素差不多只是一次临时标记的量,前几天她就完全代谢掉了。
  “贺医生,我问的就是加快代谢Alpha体内残留Omega信息素的方法?”孟楚妩连忙澄清,免得大家对席小胭的误会越来越大。
  她的话将在场除了席小胭之外的人都搞懵了,大家不明白,孟楚妩为什么想要代谢掉她身上席小胭的信息素?
  只有席小胭瞬间猜到,孟楚妩上一次的结合,到现在还没有三个月。
  而她和她的亲吻所产生的微量信息素交流,并不足以覆盖别人所留下来的。
  微微的酸涩难以抑制地从席小胭的心底翻涌而起。
  贺医生回道:“加快代谢的办法,原则上是没有的。如果非要说的话,就是Alpha与另一个Omega结合,这样,新的信息素会覆盖体内变淡的信息素,从而间接地达到孟小姐所说的这个目的。”
  说完,她看向面色微变的席小胭,面上的疑惑显而易见。
  孟楚妩见贺医生神色有异,惊觉席小胭一定是发觉了她的意图,刚刚的问题实在考虑不周,以至于顾此失彼:她本只是想要快一点摆脱原身过去的花心所遗留下的痕迹,不料却等于昭告席小胭她以前有多风流;同时难免让在场的人对这个问题的动机想入非非。
  “贺医生——”席小胭忽然开口,“你能再讲一讲被永久标记的好处吗?”
  大家都基本明白,永久标记对Omega的好处是微乎其微的。
  因为,永久标记基本就是为了繁衍后代而进行的。
  如果永久标记对于Alpha来说只是一件耗时费力的事情,对于Omega,在耗时费力的基础上,之后要面临的将是漫长的孕期,以及无可避免的分娩之痛;孩子生下以后,身体会走样不说,心理还要承受各种巨变……
  贺医生和池清她们只以为席小胭这么问是因为她怕生小孩,所以想从医生这儿获得勇气和鼓励,这种想法再自然不过。
  但席小胭的本意并不是这个,她察觉到孟楚妩看向的目光变得有些沉重和不安,所以,她故意岔开了代谢信息素的话题。
  孟楚妩立即明白了她的善意。
  因为,席小胭的问题实在过于浅显,那基本上是每个人都知道的事情,但她又能做到如此自然,如此不露痕迹。
  “啊,这个——”贺医生的眉头凝得更深了些,“说白了,永久标记是两个人情到深处的举动,最大的好处就是种族的延续了;其次就是成为母亲。我不敢说成为母亲只有快乐,但母爱确实是一种大爱,父母与子女是非常美好的人伦关系。当然,成为母亲的过程非常漫长,大家一开始都没什么经验,但怀着爱,也许也只有爱,就足以让人坚持去做好一个母亲;再有就是,被永久标记后,Omega一般就不会再被其他Alpha的信息素所干扰——”
  “这样啊。”席小胭淡淡地应了一句。“所以,有爱就不会害怕、就能成为一个合格的母亲了吗?”
  她问得如此投入,大家都信了她在对成为母亲心怀深深的担忧。
  其实,这件事她一点都不迷茫,只要是和孟楚妩相关的事情,就是席小胭绝不会迷茫的事情,包括繁育下一代在内。
  “嗯,有爱,而且做好想要成为母亲的心理准备就可以了,永久标记并没有那么可怕。”贺医生的语气充满了安慰的意味。
  池清和陈蓝迎听到席小胭一再问这个,就更加确定了她和孟楚妩在准备要小孩了。
  书房里忽然安静下来。
  孟楚妩转身,朝两个小女佣问了句,“你们有想问的就问,别害羞。”
  陈蓝迎对上孟楚妩的目光,习惯性地低下头。
  池清摇头说,“单身狗,没有的。”
  孟楚妩定了定,转回身看向医生说,“那就这样吧,回头遇到什么问题再向贺医生请教。”
  “请教不敢当,有问题随时联系。”
  大家站起来,孟楚妩和席小胭将医生送到门外的时候,紫太恰好将车开了过来。
  池清和陈蓝迎遥望着她们的背影,小声地谈说——
  “所以,明年这个家就要添小宝宝了吗?”陈蓝迎的眼睛里闪着羡慕的光芒。
  “看样子是的吧,孟小姐真的变了好多。之前听到晁姨打电话预约保健科医生的时候,我还不太相信——”
  “池姐现在相信了吗?”
  “都到了这种程度,我还能不信吗?就像晁姨说的那样,孟小姐真的变了。”
  “哪里变了?”陈蓝迎之前并没有接触过孟楚妩。
  她和席小胭一样,所见到的都是孟楚妩光辉灿烂的那一面,对于网上的传闻,她们一概不放在心上,都只相信眼见为实。
  “整个人,从里到外!”池清收回看向门口的目光。
  “为什么?”
  “晁姨说的,因为真爱吧。席小姐真的是我们的孟小姐的贵人,感觉她们要厮守终生了!”
  “幸好之前我没听你的话跟你一起投注——”
  池清忙伸手捂住了陈蓝迎的嘴巴,“干活去吧!”
  “唔唔唔——”陈蓝迎挣扎着,被池清拖走了。
  门外,送走了贺医生,孟楚妩伸手想去牵席小胭,不料被她倏地躲开。
  孟楚妩的左手僵在半空,“怎么?——”
  “妩姐姐何必明知故问?”席小胭侧身微微抬首,她的双眸过于清澈,完全不显露任何情绪。
  “胭胭不喜欢姐姐牵你了?”
  “我说的不是这个!”
  席小胭现在只想冲孟楚妩的小腿上踢一脚;但她狠不下心,也舍不得。
  “你这是生气了?!”孟楚妩又开始直女了,紧张的时候,她会忽然变得大条,说话也笨笨的,完全没法捕捉对方的情绪。
  “妩姐姐觉得我不该生气吗?”
  “???……”孟楚妩一头雾水,所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