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每当不开心或者难过的时候,你会怎么消解?”
  这话题,也过于跳跃了。孟楚妩怔了怔,回道,“好像大多时候,我都是等着烦恼自己过去,并不会刻意想着消解痛苦。
  “因为,喜怒哀乐总是反反复复交替,没完没了,所以,我不会特别理会某种情绪,要是不喜欢,就换一下手头的事,注意力转移了,不喜欢的情绪跟着就会过去。
  “假如我总是执著于摆脱坏情绪,糟糕的心情反而会持续得更久——”
  “我都不知道该说姐姐被动,还是超然了。”席小胭后退一步,又在床沿上坐下。“以后,妩姐姐难过的时候,到我身边好吗?”
  “可以到你的怀抱吗?”
  “这还用问么!”
  席小胭定定地看着孟楚妩。
  她那安静模样,像在等着孟楚妩问她,不开心或者难过的时候,她会怎么消解?
  孟楚妩美丽的眼睛轻眨,“那胭胭呢?”
  “我?”席小胭笑起来,那笑中,有一点点羞涩。
  就像刚刚在衣帽间被孟楚妩看到她在看自己的身体的那一瞬,好像,她的秘密被人窥见了一般。
  孟楚妩点点头,“对,我想知道。”
  “以前我不开心的时候,通常都是看妩姐姐。看妩姐姐的海报,看妩姐姐的电影,看妩姐姐的节目,看妩姐姐的报道、八卦,还有画妩姐姐,或者——”
  写日记,她没说出来。
  在不久前的那场发布会上被抽成幸运粉丝之前,席小胭和孟楚妩之间的关联除了说出口的那些,她还在文字世界中编织过她和孟楚妩的种种可能。
  曾经,她以为她只能那样将孟楚妩放在内心深处——
  席小胭没再说下去。
  “现在,”孟楚妩忽然觉得心疼,心疼她在她不知道的地方,默默地喜欢一个人喜欢了那么久,原来,所谓的深情,真的是可以藏住的,“胭胭可以直接找姐姐!”
  “那——如果是姐姐惹我不开心的时候呢?”席小胭平静地看着孟楚妩。
  突然、无缘无故地袭来的送命题吗?
  孟楚妩思忖了下,答道,“如果是我惹胭胭不开心,你打我一顿好了,我绝不还手!”
  她说得很认真。
  她真的不想惹席小胭不开心,不论任何情况。
  也不只是为了苟命,其中更多的是,这样可爱又美好的姑娘,她不想让她不开心。
  “要是我打妩姐姐,我会生自己的气,这样根本达不到摆脱坏心情的目的呢!”
  席小胭双眸澄澈,语气平静,说的话逻辑自恰,说得坦坦荡荡、毫不遮掩。
  “……”孟楚妩一时间猜不准,这送命题到底是不是昨天下午逛商场的时候首富千金向她抛橄榄枝所留下的后遗症。
  席小胭的眼神让她有点难以启齿,“胭胭难道就不能——”
  “不能如何?”
  “因为姐姐不开心的时候,不能再因为看着姐姐变得开心吗?既然你可以因为看着姐姐变得开心的话——”孟楚妩知道这样要求多少有点无赖。
  席小胭听了,头微微向右偏了偏,定定地静默了一会儿,像是在思索这种方法的可行性。
  一会儿过后,她白嫩光洁的小脸上露出优美的笑,“我没想到还可以这样做,真的可以吗?”
  “既然胭胭舍不得打姐姐——如果胭胭见到姐姐就会开心的话,你可以试一试的,这样总比你生气好啊。”
  “那我现在就试一试。”
  席小胭一眨不眨地看着孟楚妩,她的眼睛慢慢变得更亮了,像是春天又回到了她的眼眸中,桃花又在那儿渐渐地盛放开来。
  “胭胭——”孟楚妩的声音放低了好几度,“姐姐需要时间证明自己;而你——应该也需要时间的积淀才会对我有信心——”
  “被妩姐姐看透了呢。其实更多的,我是对自己的喜欢没有信心,我怕我眼里容不得沙;怕心胸没办法宽广。”席小胭微微错开孟楚妩的目光,低下头看向她的脚尖。“以前不知道,我对妩姐姐的占有欲会变得这么强,以至于我会忍不住生气。”
  她的脚尖互相轻轻地、不停地搓着。
  虽然身高不矮,但她的脚却显得很娇小,孟楚妩目测她的鞋子大约只有三十五码。
  “昨天商场里的那种事情——”
  “对不起!”席小胭打断了孟楚妩。“我们不要说这个了。”
  孟楚妩点点头,她抓住席小胭的手,她的手比她的小多了,肌肤也显得更细腻一些。
  轻轻地捏了捏,她说,“如果我退出娱乐圈,这种事情应该会少很多。”
  席小胭惊得猛地抬头,“不要啊妩姐姐!”
  “不然身边的莺莺燕燕总是断绝不了。”孟楚妩笑看着仿佛被吓到的她。
  退出娱乐圈这个念头已经在她心里萌生过好多次。
  虽然她热爱自己的事业,也喜欢表演,但是,上一世工作到死那种悲惨时时提醒着她,是时候该慢下来好好生活了。
  “姐姐不用为了这个而终止自己的事业的,就算你退出娱乐圈,那些莺莺燕燕——其实也并不会消失,不是么!”
  “终归会少很多。”
  其实孟楚妩也很烦这种事情。
  昨天的黎骊嘉,谁能说得准她是不是故意找过来的。
  这一切都是会令她和席小胭感情不和谐的存在,孟楚妩不得不防,毕竟一对姜氏姐妹已经够她头疼。
  “姐姐有这样的心意就够了!”席小胭又看向孟楚妩的眼睛,也轻轻地回捏了捏她的手,“我记得姐姐在一次采访中说过,你很喜欢你的事业,会一直在表演这条路上走下去。所以,姐姐不要轻易放弃,人生的路还很长。”
  “那胭胭呢——”
  “等过一段时间大概会重返校园吧,我想继续学画。”
  “嗯,我还等着你给我画的。”
  “我不会忘记这件事。”席小胭笑了。
  她的笑容令孟楚妩想起小蜜蜂那件事,不禁莞尔。
  席小胭见孟楚妩笑,她的笑容变深了一些。
  因为她们的笑,透亮的空气中仿佛弥漫出甜甜的气息。
  像是春风将阳光卷起,轻快地吹过原野,灵巧地拂过树林,将碧青的叶子推得哗啦啦响。
  “对了妩姐姐,昨天早晨你去经纪公司之后——”
  “怎么?”
  “我看了你放在书房里的剧本——”
  “没关系,想看就看。”
  “我事先都没经过你的许可——”席小胭想说的并不是这个,“妩姐姐是要参演这部戏了吗?”她的语气充满担心。
  “嗯,我答应了Miss宫。如果没什么意外,多半会参演。”
  “姐姐要参演的是哪个角色呀?”席小胭知道这是多此一问,以孟楚妩现在的咖位,绝对只可能是出演女一号。
  “导演和编剧希望我演女主。”孟楚妩见席小胭的眼睛里聚起了担忧。
  她们的手还牵扯在一起,搭在席小胭的左膝盖上。
  孟楚妩说完,用小指在对方的手心里挠了挠。
  席小胭感到痒,手指下意识地缩了缩,扯动了缠在一起的手。
  “妩姐姐,你不觉得那剧本很诡异吗?”
  “是有一点,这个剧作家应该就是这种风格,你看过《十颗星》吗?”
  “啊!看过的。”席小胭猛地点头。
  别看这电影名听起来很文艺很浪漫,但其实这部电影一问世就以其诡谲的故事和惊骇世俗的思想在观众和评论界之间投下一颗原/子/弹。
  在《十颗星》之前,还没有任何一部惊悚悬疑电影能够引起如此广泛的关注和讨论,一时间居然带动了这个影视题材以及相关行业的发展——
  “这剧本就是《十颗星》编剧的第二部作品。”
  “原来是这部电影的同编剧哦!”席小胭并不知道编剧的名字,不过风格确实是一脉相承的。“可是——之前妩姐姐都没有尝试过惊悚悬疑电影,怎么这次忽然要尝试这种题材?”
  “正是因为没尝试过这种题材,我决定接这部戏;二是,不可否认,剧本写的非常精彩;还有,导演和制片人,都很优秀——”孟楚妩想起剧本中的各种铺垫、各种反转、各种绝杀——到现在还有汗毛倒立的感觉。
  “我觉得吧——”席小胭打断了孟楚妩,“剧作家根本就是在虐女主啊!”
  “这么说,确实——”孟楚妩想起那剧本的女主为了解开长寿密码,不惜亲自下场以身实验,四死三生,每一次死亡都及其惨烈。最后,她才知道,她的情敌在她的实验中动了手脚……
  “而且,最后女主不只没能打开长寿密码,还不断被反派设计,虐得很惨,我不喜欢实验失败、反派逃逸这个结局!”
  “剧作家不是解释了,生老病死是生命规则,是天道,人不能打破天道;而反派逃逸,不排除是想拍成系列——”
  “可能我太为妩姐姐代入了,所以很不喜欢这部剧本。”
  “我个人倒是蛮喜欢的,不得不说,阳纱梦确实是一个很有才华和想法的剧作家。”
  “这剧本的作者叫阳纱梦吗?”
  “对。”
  “连名字听起来也透着一股诡异!”
  “阳光阳,纱巾纱,梦想梦。怎么诡异了?”
  “乍一听就是觉得诡异啊,杀梦——”
  “胭胭有点迷信啊。”
  虽然这么说,孟楚妩的心却像是被什么捣了一下,她忽地想起姜恬洋姐妹。
  “也不是啦,就是——昨天我看那剧本的时候,总是心惊肉跳的,感到非常不安。”
  “胭胭,记得你说过,姜恬洋大学念的是影视戏剧文学,对吗?”
  席小胭听出孟楚妩的怀疑,惊得瞳孔骤大,“我天!难道阳纱梦的身份是不能确定的吗?姜姐姐念的确实是这个专业——”
  从不雅照事件以及父亲和兄长怀疑姜熹洋装疯之后,她就忍不住开始隐隐怀疑,姜恬洋已经不是她曾经所认识的那个人了。
  “至今阳纱梦的身份就是个迷!如果阳纱梦真的是她的话——”孟楚妩也被自己的推测惊得有点激动,她怕一下说得太多会惹席小胭不自在。
  看得出来,她依然很在意她和姜恬洋的情谊,哪怕已经是过去很久的情谊。
  “高中的时候,姜姐姐的剧本创作天分一直被校友们不断传诵——”
  这个推测,连席小胭也立即相信了。
  姜姐姐到底是有多么不喜欢妩姐姐啊?何至于取这样的笔名!
  随即,席小胭听到了自己心碎的声音。
  她忽然一字都说不出口了。
  “为免过于武断,胭胭能不能找到以前姜恬洋创作过的剧本,或者,你们不是同在话剧社吗?你记不记得她的创作风格——”
  “姜姐姐以前的创作风格很清新、很温和的,她那时创作的故事和剧本简直都是食草系,里面甚至连反面角色都基本不曾出现过;反观《十颗星》的内容和书房剧本的故事,简直就是超高级暗黑系了!”
  “我们不急着论断,且静观其变。”
  “妩姐姐,你能不能推掉这部戏?!”席小胭的右手搭到孟楚妩勾着她左手的手背上,她的焦急通过那压下来的力道清晰地传达到孟楚妩心里。
  “要是对方对我处心积虑,即便我推掉这部戏,她还是会找另外的机会,我不应该因此退缩。事已至此,我退缩会被她察觉不说,也会让她觉得我怕事可欺。”
  “我是不是应该跟我爸他们说一下,目前他们关注的目标是姜熹洋,但是这剧作家是——”
  “不用!剧本这边我自己处理。”如果阳纱梦真的是姜恬洋,孟楚妩觉得事情反而没那么严重,毕竟姜恬洋对她的恨意不至于那么深,不论是出于何种原因。
  这一刻,她明白宫雪伊之前所说的阳纱梦这剧本是为她量身定做的的具体含义了。
  当时她察觉到编剧有点反常,现在也差不多趋于明朗。
  席小胭不自觉地抓紧孟楚妩的右手,“妩姐姐!”
  孟楚妩的左手也放到席小胭的右手上,她们的双手交叠在一起,“别太担心,阳纱梦又不是有三头六臂!”
  “这么说是没错,不过敌暗我明——”席小胭做了个深呼吸,“真讨厌啊!”
  “如果阳纱梦真的是姜恬洋,胭胭会很为难吧?”
  “妩姐姐,我还不至于这样是非不分!”席小胭这么说,却已经因为这种假设而难过不已,虽然没在小脸上流露,但闪过她眼底的那抹心痛没能逃过孟楚妩的眼睛。
  “如果姜姐姐伤害妩姐姐,那么她也是在伤害我!如果她真的与妩姐姐为敌,那么,她自然也是我的敌人!”
  席小胭想起姜恬洋对她的祝福,还有送给她的结婚礼物,以及将孟楚妩不雅照交给她的那天,她所说“抱歉,不得已才这样”……
  那一切的一切,如果她就是明显别有居心的阳纱梦,那她对她所做的那一切就是欺骗,是虚伪,是利用!!!
  “但愿,阳纱梦是她只是我们的错误推测。”
  “妩姐姐,有一件事你应该也想到了对吗?”
  “什么事?”
  “就是——”席小胭将手抽开了。
  孟楚妩察觉的手心冒了汗,也缩回了自己的手。
  席小胭接着说,“其实,姜熹洋到底是真疯,还是装疯,姜姐姐有可能是知道的。如果她知道却不说,就是包庇罪了吧?”
  “确实有这种可能!”此前,孟楚妩确实也想到了,但顾及到席小胭和姜恬洋的情谊,且没证明姜熹洋是装疯之前,她没贸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