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
  “言尽于此,我告辞了。”才坐下没多会儿,官泛舟又站起来。
  “你不打算向胭胭澄清误会了?”
  “她迟早会明白的。”
  “这样啊,我送你。”
  孟楚妩也站起来,将官泛舟送到门前时,他的司机已经把车已经开过来。
  看着他的车从门前开离,孟楚妩心想,席小胭或许真的误会了她大哥。
  这个人虽然功利,却并不那么心机深沉,而且,他和席小胭一样,对于自己所作所为、所思所想都十分坦然,毫不遮遮掩掩的。
  转身回屋,孟楚妩以为席小胭还在给阿系洗澡,便向浴室走去。
  结果宽大的浴室里,只有池清和陈蓝迎在给阿系吹干。
  见孟楚妩进来,陈蓝迎忙将手中的吹风机关掉。
  “胭胭呢?”孟楚妩俯视着两个忙碌中的女佣。
  阿系一脸不高兴,猫咪大多不爱洗澡。
  “席小姐给阿席洗好澡之后,因为衣服弄湿,她回房间去了。”池清答道。
  陈蓝迎低着头,一动不动。
  “你们继续吧。”孟楚妩转身离开。
  她的身影消失之后,陈蓝迎抬起头问道,“池姐,你说席小姐和孟小姐是不是吵架了啊?”
  “早餐的时候她们还说说笑笑的,怎么可能吵架?”
  “唉!我们女人翻脸可不就是像翻书一样吗?”
  “我也是女人,我不这样,谢谢!”
  “刚刚席小姐明显就是心不在焉的嘛,不然也不会弄湿衣服。”
  “喵呜——”雅典娜已经不耐烦了,两个女人的手按得她很不舒服。
  “阿席挣扎得很厉害啊,不湿才怪呢。”
  “池姐你说,要是席小姐和孟小姐有小孩,那是不是要美成十五的月亮了?”
  “我说——”池清看向陈蓝迎,“你这小O能不能不要一天到晚都思春?”
  “你真是不懂,她们那么幸福,我想想怎么了?”
  “快点干活吧,猫咪很怕冻的。”……
  孟楚妩回到房间,也没见到席小胭。
  弄湿衣服,那肯定是在衣帽间了。
  她转身朝她们的衣帽间走去,门开着,她也没敲门就走了进去。
  没想到——
  “啊!”站在镜子前的席小胭尖叫一声,“妩姐姐,快闭眼!”
  她这么说的同时,双手急忙护住自己的前胸。
  结果护住了上面,又顾不上下面。
  于是,她的右手连忙压下去,膝盖也下意识地并拢,跟着微曲。
  这样一来,她就没多余的手去拿衣服了。
  “这有什么的?”孟楚妩忍住笑意,却没闭上眼睛,“我看看又能怎么?”
  “不要啊!”席小胭凝白的小脸上飞起了桃花,“以后再让姐姐看好么!”
  “席小胭——”孟楚妩停在衣帽间门口,“姐姐的,你老早前就看光了,怎么你却不想让我看你的?”
  席小胭的腿又长又直,那腰肢的线条简直完美——
  “这样不算啦——”
  “怎么不算,那天晚上你不是就准备让我看的吗?”
  孟楚妩说的是之前席小胭要她一起洗澡的那天晚上,她让她看过她之后,坐在床上的她准备宽衣却被孟楚妩打断。
  “妩姐姐不想看我吗”,那晚她这么问的时候,表情中显然有一种被拒绝的失落。
  “那天晚上跟现在不一样的,妩姐姐你还看啊——”席小胭慢慢地朝衣架挪步,她那模样,羞涩中带着诱惑,诱惑中带着拒绝,拒绝中又带着,可爱。
  “我帮你。”孟楚妩随手抓起一件衬衣,朝席小胭走过去。
  席小胭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孟楚妩走到跟前的那一刻,她只好将眼睛闭了起来。
  “可以了。”孟楚妩帮她披上,衬衣是她的,披到席小胭身上有点大,刚好能盖住她的羞体。
  席小胭睁开眼睛的那一瞬,孟楚妩又说,“胭胭的身体很美。”
  “你全都看到了啊?”席小胭飞速地将手伸进衣袖,然后护住衣襟。
  “看到了,跨进门的那一瞬,看到了。”
  “姐姐进来也不说敲门!”席小胭的小脸还红红的。
  “你欣赏自己的身体,也不说,关门。”
  刚刚席小胭就是站在镜子前看自己的身体,应该是过于投入,或者被自己的身体吸引住,她才会没听到孟楚妩的脚步声。
  “房门我关了的。”
  “但是衣帽间的门你没关。”
  这时,孟楚妩又抓起一条短裤递给席小胭。
  席小胭接过去,穿了上去,然后背对着孟楚妩扣上衣扣,现在,她自在多了。
  短裤和衬衣,都是孟楚妩的,有点偏大,所以显得很宽松。
  “妩姐姐的衣服上,香气怪好闻的。”席小胭低头轻轻地嗅了嗅。
  “你说的是洗衣液的香味吧?”
  “不是的,应该是姐姐的信息素。”席小胭的嗅觉很敏锐。
  “莫非是穿过没洗的?”
  “应该不至于,自己对自己的气息不敏感,但是就像你总能闻到我身上的气息一样,我也能够感受得到,姐姐残留在衣物上的气息。”
  “哦。”孟楚妩淡淡地应了一声。
  这时候,她好像也闻到了席小胭身上那总是让她想起春天的气息了。
  “我非常喜欢姐姐的信息素。”席小胭看着孟楚妩的眼睛,她的眼神是如此纯粹,就像春天的雨露一般清透。
  “我也喜欢胭胭的信息素。”孟楚妩觉得身体有点躁动了。
  她甚至能够感受到,自己看席小胭的眼神都变热了很多。
  “过几天再让姐姐看好吗?”席小胭说。
  “虽然不全,但刚刚我也看过了,胭胭的身体真的很美。”
  “我知道,我很喜欢自己的身体。”
  如果是别的人说这种话,难免会有自吹自擂的嫌疑。
  但席小胭没有,她说得非常坦然,冷静,你会觉得她说得很客观,她的身体就像无比罕见的艺术品,没有瑕疵,让人过目难忘,让人想一看再看,让人痴迷,情不自禁地想占有——
  “我先出去,你换衣服吧!”
  孟楚妩现在需要抑制剂。
  她几乎是从衣帽间落荒而逃的。
  等席小胭换好衣服出来的时候,服用过抑制剂的孟楚妩已经冷静下来。
  席小胭依然穿着孟楚妩的衬衫,但是换了一条牛仔裤。
  “妩姐姐,我哥那么快就回去了吗?”席小胭走近坐在床旁布艺木椅上的孟楚妩,在她身侧站定。
  孟楚妩侧身抬首,对上席小胭澄澈的双眼,“嗯,他说完事情就回去了。”
  其实吧,她觉得官泛舟不只是特意为自己来的,他应该还为了妹妹,不然他也不至于一来就让自己知道席小胭对他有误会。
  “好讨厌,他连回去都不跟我说一声!”席小胭在床沿上一屁股坐下,毫不掩饰小脸上的沮丧。
  孟楚妩这才发觉,席小胭比她想象中更在乎她大哥。
  “既然这样,你为什么不跟你哥哥好好说话?”
  “我生气,特别生气。”
  “胭胭,你哥哥想利用我,他自己跟我承认了。”孟楚妩转身面向席小胭,右手肘搭到椅背上,模样看起来有点慵懒,“说实话,能被你的家人利用,我还觉得挺好的,不然我们结婚的难度只会更大啊。”
  “我生气,是因为他一直以来都在骗我——还有,明知道姜熹洋很危险,还要让妩姐姐当诱饵!”
  “关于当诱饵这件事,指不定是我还是你,我们都要多加小心;现在,姜熹洋是我们共同的敌人,只有我们能够让她现出真面,所以,你哥这样做,应该也是迫不得已的。”
  席小胭也不是不知道情非得已,但她就是很讨厌被算计、被蒙在鼓里。
  孟楚妩见席小胭这么在意她大哥,就打算为官泛舟做一次和事佬,“也许他只是过于急着想要击败竞争对手,所以才有点不顾及方式,但胭胭因为这件事就怀疑你哥哥对你的感情,会不会不太理智?”
  “哪里就不理智了?”
  “那天从你家回来的路上,你不是说你哥哥欺骗了你的感情吗?”
  “难道不是啊?”席小胭难得地口非心是。
  “反正,你哥哥是什么样的人,你应该比我清楚。刚刚跟他谈话,他给我的印象还蛮正直的,也敢作敢当,他承认他是想利用我,不过,我觉得他祝福我们在一起,应该也是真心的,他还特意嘱咐我,要好好好保护你——”
  “他尽会到处卖惨、装好人!”
  席小胭的语气渐渐地变得虚弱起来。
  在她内心深处,很明显,她还是不希望哥哥那么功利、那么虚伪、那么没有人情味,那么不顾兄妹之情。
  “真羡慕胭胭,有哥哥,还有姐姐。”
  “我姐啊,从小就只会欺负我,要不是有我哥保护——”席小胭意识到说漏嘴,马上止了声。
  “明天晚上,我们请你哥吃饭怎么样?之前我们结婚,他没能回来,你不是觉得很遗憾吗?”
  “除非他先跟我道歉。”
  “你不听他解释,还想让叫他道歉啊?”
  “对,谁让他在我面前说他支持我们在一起,然后又背着我利用妩姐姐;谁让他妄想让我也跟着他一起利用妩姐姐;谁让他这样表里不一欺骗我;谁让他——”席小胭低下头,声音变得好低,“回去了,都不跟我说一声就走!”
  “这大概是思维差异吧,”孟楚妩抓住席小胭的手,轻轻地摩挲着她细嫩的手背,“不管怎么说,姜熹洋对我们也是潜在的危险,你哥哥利用我不算特别过分,他已经答应我会揪出对你投放腾云剂的人。我觉得吧,他是想跟你和好的,不然也不会告诉我,你误会了他——”
  “他还好意思说误会啊!”
  “你哥探亲假应该不会太久,胭胭哪天准备好就告诉姐姐,我亲自邀请他到家里来好吗?”
  “妩姐姐——”席小胭看向孟楚妩,“真抱歉,好像我家里每个人对你都很差劲。”
  孟楚妩紧了紧手劲,摇摇头说,“不是每个人,胭胭不是这样的,只要胭胭对姐姐好,就可以了。”
  “我也不想这样在你们面前说我家人不好,但是,他们对妩姐姐真的很恶劣。我爸爸让警卫抓你,我妈妈看不起演员,我姐呢,只会当我爸妈的枪,本来我还以为我哥他——”
  “你怎么不相信,利用和祝福可以——”
  “参杂了功利性的一切,就不那么纯粹了——”
  席小胭真的是一个有感情洁癖的人啊。
  孟楚妩这一刻理解为什么她对他哥的行为会有那么大的情绪了。
  她心里真的很难容下情感瑕疵吧。
  所以,她是怎么样做到接受渣A的追求呢?
  还是说,这是赤/裸/裸的双标?
  “不是有一句话说,水至清则无鱼,人至察则无徒吗?”
  “让姐姐见笑了。”
  “不会的,虽然你们是一家人,但你是你,他们是他们。”
  “谢谢你,妩姐姐。”席小胭的手覆到孟楚妩的手上。
  五月初的早晨的阳光渐渐地从她们的房间退离。
  气温在升高,夏天渐渐近了。
  “我也谢谢你,现在,我有家人了。”
  “哇,你母亲不是你的家人啊?”
  “她为了爱情,抛弃了我。从我十八岁的那年起,她就不是我的家人,而是别人的妻子了。”
  这是渣A的心里话,孟楚妩只不过是照实说出。
  其实这么说也不为过分,因为这些年来,孟织星真的不曾回来看过孟楚妩,连联系也少得可以忽略不计。
  “我还想着有机会见见她。”
  “会有机会的,因为她说——”
  “什么?”
  “她说,她要死的时候或爱情死了的时候,就会回故乡。”
  孟织星离开鹭城的时候,渣A曾问过她是不是再也不会回来,她这样回答她。
  “这样的话,她还是不要回来比较好。”
  “人早晚会死,她早晚会回来的。”
  “妩姐姐,让我抱你一下。”
  “我不需要安慰的。”
  “我不是想要给你安慰,而是想要——”
  作者有话说:
  感谢“亦安”灌溉营养液+2×2
  感谢“阮好”灌溉营养液+1
  啵啵啵啾啦
  最近天气好热啊
  小可爱们注意防暑哦


第49章
  席小胭抽回双手,张开双臂说:“我不是想要给妩姐姐安慰,而是想要,爱你!”
  孟楚妩心里一酸,席小胭真是容易让人破防啊。
  你很难猜测到她下一句会说出什么话;很难想象出下一刻她会有什么举动。
  但她总能出其不意地令人感动。
  席小胭从床沿站起来,向前一跨,将孟楚妩的头抱进她的怀里。
  “妩姐姐,我会是你永远的家人哦!”
  “胭胭,你为什么这么好!”孟楚妩轻轻地嗅着她身上的香气,仿佛有花朵的馨香,又带着春风般的清爽。
  那气息,仿佛一瞬间令她所有的烦恼都消散了。
  “也许,这是我的本能。”席小胭的手心轻轻地摩挲着孟楚妩火红的长发,“妩姐姐的头发真的又特别又美!”
  本能吗?
  真的有本能是喜欢一个人的吗?
  孟楚妩靠在席小胭的温柔乡里,默然了一会儿,说:“这红色是染过的,原本的颜色,没这么火红。”
  “妩姐姐,我问你——”
  孟楚妩慢慢地推开席小胭,“嗯,你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