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么惹人喜爱。
  “看看、看看,提到老婆,嘴都合不拢!”
  “要是我能跟席小姐那样的人结婚,估计做梦我都会笑。”
  “阿蜓真是越来越会说话了啊。”孟楚妩看向她助理的目光充满了赞许,不得不说,她这彩虹屁吹得让她舒心。
  “行啦行啦,全世界都知道你老婆顶顶好顶顶棒!我们是不是可以开始讨论剧本的事情了?”宫雪伊言归正传。
  “这剧本我喜欢,要是他们那边没问题,我决定演。”
  孟楚妩看完剧本的那一刻戏瘾又犯了,她根本无法拒绝好剧本。
  对待工作,她比对待感情要果断利落很多。
  “这么爽快?!”宫雪伊这几天见她迟迟不答应,还以为她真的想休息一段时间陪娇妻呢。
  “这剧本确实让人印象深刻,错过真会觉得可惜。”
  “英雄所见略同啊!既然如此,我们要不约导演见一面?”
  “这个不必了,麻烦Miss宫把我的意思传达给导演,就说我有意参演,至于其他的就等定下来再说吧。”
  “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宫雪伊盯着孟楚妩,想吊吊她。
  “现在对于我来说,好消息只有回家陪老婆。”
  “一天生怕别人不知道她有家有室似的!”宫雪伊微不可察地翻了个白眼。
  阿蜓只在一旁蒙嘴笑,她觉得孟楚妩跟席小胭在一起之后确实变了好多,以前她根本不是挨家的类型,也许这就是真爱的力量吧。
  “快点说你所谓的好消息!”孟楚妩催促。
  “你知道导演为什么力邀你吗?”
  “Miss宫,能不能爽快说?时间很宝贵的好吧!”
  “这部电影的制作人是我们鹭城首富千金黎骊嘉!”
  “哦!”孟楚妩在记忆中扫了扫,对鹭城首富千金并没什么印象。
  接戏,她最在意的还是剧本,别的诸如导演、剧作家和制片人,乃至将要合作的演员,也不是说完全不考虑,但在她看来都是次要的。
  “这就意味着,电影还没拍一切都已经稳了,我们就等着再更上一层楼吧!”宫雪伊喜形于色。
  “尽力而为啊。”孟楚妩懒洋洋地站起来,“哦,对了,阿蜓和小陶,等我回来她们还是跟我吧,习惯了都。Miss宫能跟人事部说说吗?”
  “小事。”宫雪伊现在心情很好,一口答应了。
  “还有,我会休假到五月底,麻烦Miss宫也跟导演那边说说,吃饭什么的我就不去了。”
  “制作人说想见你,你真不去?”
  “真不去,要是合作,以后见面的机会很多;如果合作没成,也没什么见面的必要。我回去了,老婆等着呢!”
  “你有老婆了不起!”宫雪伊开始摆手赶人。
  孟楚妩见阿蜓已经收好笔记本,就朝经纪人丢了句,“回头见,Miss宫!”
  离开宫雪伊的办公室之后,阿蜓小声说:“谢谢你孟姐。”
  “干什么谢我?”
  “前天人事部都已经给我和小陶下通牒,连艺人都已经安排好,我们还以为以后都不能跟孟姐一起工作了——”
  “你们就那么喜欢跟我一起工作啊?”
  “嗯,喜欢。习惯了。”林若蜓笑了笑。她是一个微胖的姑娘。
  “不能有非分之想知道吗?”孟楚妩逗了她一句。
  “不敢不敢,孟姐就像我的亲姐一样呢。”
  “嗯,走了。”孟楚妩背对着阿蜓举高右手潇洒地挥了挥,头也不回地朝电梯的方向走去。
  公司绝大多数的人都知道孟楚妩刚刚结婚,所以,一路上认识的不认识的,好多人都笑着对她道喜。
  孟楚妩大大方方地跟大家道谢。
  喜糖和红包,之前渣A早让阿蜓她们安排了。
  难怪大家对她嘴那么甜。
  渣A的私生活被众人诟病,绯闻常常满天飞,但她的人际关系还是可以的。
  到了车上,下午没什么安排,孟楚妩心想何不趁今天去逛个街?
  最近以来的糟心事情太多,她打算趁机给席小胭买点什么礼物,换个心情。
  电话打过去,才响了一声,那边就接通了。
  “妩姐姐,你该不是不回家吃午餐了吧?”一接通,那一头席小胭先问。
  “胭胭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啊?”孟楚妩兀自笑,这姑娘,说得好像被放她过很多次鸽子似的。
  “反正,我有预感。要不然姐姐为什么没直接回家呢?”
  “你这是在怪姐姐离开得太久吗?”
  “哈哈好像什么都瞒不过妩姐姐!”
  这种事情,席小胭总是异常坦荡,她很喜欢将感情直接地表达出来。
  “那——”孟楚妩决定逗逗她,“如果姐姐真的不回家吃午餐,你是不是要罚我跪榴莲啊?”
  “妩姐姐,我才不是那么凶悍的女人好么!”
  “这么说,我就可以放心在外面吃午餐了?”
  “妩姐姐,你又套路我!”
  “这种时候,你是不是更应该在意我要跟谁一起吃午餐?”
  “姐姐要是想跟我说,就不要绕来绕去的好吧!”
  “给你一个提示,那个人的左耳上有一颗红痣。”
  “啊啊啊妩姐姐!”
  “嗯!”孟楚妩的耳朵都快要被席小胭那开心的声音震聋了,“这就回去接你,我们先去吃饭,然后逛个小街。”
  “原来姐姐都已经安排好了哦!”
  “在我回家之前,你可以想一想,午餐去吃什么。”
  “好,我等妩姐姐。”
  “嗯,等我!”
  孟楚妩本想放松换下心情,逛街的时候却遇到了一个新麻烦——
  作者有话说:
  A:段子根据网络资料改编,出处不详,侵权联删


第47章
  午后,鹭城知名的绯鹭商场二楼。
  席小胭的目光落在一家时装店橱窗里那袭简约的无肩修身黑色长裙上,那仿佛波浪的裙摆,看上去很浪漫。
  “进去试试看?”孟楚妩停下脚步,回首说。
  “好的。”席小胭和模特身形相当,其实不用试,也知道适合。
  时装店迎宾女孩光顾着看走进店的她们,忘了说欢迎光临。
  孟楚妩指着橱窗里的长裙说:“我们试试那件。”
  里面,柜台后的店长闻声走过来,面露难色说:“真抱歉,这件是高定系列,我们店里只此一件,前几天已经在网上卖掉了。”
  “没关系,我们看看其他的。”席小胭在着装方面并不过于强求,她穿衣一向以舒适为准。
  店长将她们往里面带,看了一圈,席小胭都没再看中其他的。
  离开时装店,她们在商场里漫无目的地瞎逛。
  不论走进哪家店,都有人在她们身后跟进去。
  有的人想看席小胭,更多人想看孟楚妩;当然也有不少嗑她们CP的,她们不论到哪儿都绝对是最吸睛的。
  孟楚妩和席小胭也不太介意,她们早都习惯了被这样关注。
  好在,基本没有人贸然地上前来打扰她们。
  到了五楼,路过一家画廊,孟楚妩知道席小胭喜欢画,就问,“进去看看吗?”
  昨天本来说要去看美术展,结果却被Miss宫催看剧本而打断,她还挺愧疚的。
  “嗯,进去看看吧,反正我也买不起。”
  “姐姐买得起。”孟楚妩笑,现在她觉得算是财务自由了。
  她发现,渣A名下还有很多不动产,以及好几支潜力股。
  画廊里逛了一圈,好巧不巧,席小胭看了一幅画,刚一询价,画廊经理回说:“这幅作品昨天已经被预定,实在不好意思。”
  “出师不利的一天。”席小胭觉得扫兴,笑脸变得黯然。
  “跟胭胭的品味一致的人不少啊。”
  “对美好的东西,我们总是虎视眈眈的。”
  “别人或许是虎视眈眈,胭胭绝不是这样。”
  “我怎么就不能虎视眈眈了?”
  “这个词语太坏,跟你的气质不符——”
  她们正正斗着嘴,画廊经理头忽然扭向另一边,兴奋地说:“真是巧,买这幅画的人来了。”
  孟楚妩和席小胭跟着侧首,顺她的目光看过去,只见一个十分富丽的女人正径直向她们走过来。
  待她走近停住脚步,画廊经理微微躬身问:“黎小姐,您来取画吗?”
  她的表情中带着显而易见的谄媚。
  被称为黎小姐的富丽女人不答,旁若无人般地看向孟楚妩,笑得很张扬。
  席小胭知道,但凡一起出门,只要不看她而被孟楚妩吸住目光的人,一半以上都是Omega,余下的才是影迷。
  孟楚妩淡淡地在对方那圆圆的脸上扫了扫,微微点头致意后侧身说:“胭胭,我们走吧。”
  席小胭刚想说好,她们眼前的富丽女人先一步截了她的话,“孟小姐,不认识我吗?!”
  孟楚妩和席小胭不约而同纳闷,哪里跑出来的人来熟?!
  一旁的画廊经理刚想开口介绍,却被女人举高左手制止。
  女人又笑了笑,自作主张地自我介绍起来,“我是黎骊嘉!”
  黎骊嘉啊!
  孟楚妩的记忆很好,早晨宫雪伊提过,她自然知道她是谁。
  只是没想到,Miss宫才提起过她,下午就跟她在这儿不期而遇。
  “你好。”孟楚妩的语气没什么感情,让人听不出来,她的这声招呼到底是问好,还是敷衍。
  在鹭城,谁不知道这个花钱如流水的女Omega的大名呢?
  黎骊嘉是首富千金独女,好几年前她曾斥资五十亿选婿轰动全国,必须是s级Alpha这个参选条件就已经刷掉了大多痴心妄想的人。
  那次,官泛舟还专门从军队里赶回来参选,结果,他并没能入大千金的法眼。
  后来也没听说黎骊嘉结婚,选婿活动想必是不了了之。
  不久坊间传出,说她喜欢的是女Alpha。
  那次轰动一时的选婿活动,孟楚妩自然在记忆中搜到了不少信息,渣A之所以没去凑热闹,是因为看到活动海报上的女人并不是她喜欢的类型。
  渣A不喜欢眼前这种眉眼张扬和气场强烈的Omega;
  孟楚妩也是,她跟渣A一样,喜欢的是席小胭这款,俏丽娇软、活泼甜美、迷人可爱的妹妹型。
  “看你们站在这幅画前,所以,我能认为,你们跟我一样,都喜欢这幅画吗?”黎骊嘉看向她们身后的那副画,她不论表情,还是声调,都给人一种过度自信的感觉,也许,她自然而然地把自己当成宇宙的中心了。
  席小胭正因为她一直无视她的存在并且肆无忌惮地盯着孟楚妩看而不爽,便接道:“这画廊里的画,就这幅最一般。”
  孟楚妩和画廊经理心里打出大大的“?”,刚才她不是才说过“这画廊里的画,我就喜欢这一幅”?!
  “口气真不小!你知道这幅画价值多少钱吗?”黎骊嘉这才给了席小胭一个眼神。
  她也不是不知道她是孟楚妩的妻子,但她不在乎这个。
  孟楚妩还没回过神,好像这两个Omega已经杠起来了。
  她正想帮腔,席小胭已经自己回怼,“抱歉,我从不以价格衡量画作的优劣,只以个人喜好决定它在我心中的价值。”
  “谁又在乎你的喜好呢?!”
  这火.药.味浓得——画廊经理听得脸色都变了。
  一个是首富千金,一个是席大司令兼大影后的娇妻,两边她都得罪不起。
  捏了一把冷汗,她正准备当和事佬。
  这时,孟楚妩又不咸不淡地说了一句,“我在乎!”
  声音不大,却透出高等级Alpha所特有的气势和力量。
  黎骊嘉漫不经心一笑,“曾听闻孟小姐宠爱娇妻,真是眼见为实。”
  孟楚妩心想,你这是听谁说的?口中却道:“妻子可不就是要宠么!”
  管她的,有机会就营业一波。
  “那么,这儿有一份薄礼,我想孟影后一定要收下才行了!”黎骊嘉举起右手中的纸袋。
  孟楚妩和席小胭都看到了纸袋上的logo,是刚刚那家时装店的。
  这也未免太巧,简直就像设好的局。
  见她们没伸手接下,黎骊嘉说,“刚才我过去取这条裙子,店员跟我说,孟影后前一分钟才因为裙子被卖掉而抱憾离开。我呢,很开心有人跟我喜欢一样的东西,所以非常愿意割爱的。”
  孟楚妩看出来,这首富千金绝逼在气席小胭。
  从身量上看,那条裙子孟楚妩肯定穿不下,即便不看身高,但三围摆在那儿,孟楚妩肩膀比她们的宽一些。
  反观席小姐和黎骊嘉,虽然黎骊嘉脸更大,但是Omega的身量大多是纤细的,骨架天生都偏小,而且她们身高的差不多。
  席小胭如何看不出她的意图。
  但这时她已经从刚刚的醋劲中缓下来,只冷静地看着黎骊嘉的小把戏,打算先看孟楚妩怎么回应,然后再决定要不要继续怼她。
  “黎小姐愿意割爱,我很感激。”孟楚妩微微一笑,她的声线是如此迷人,一些在不远处围观的小Omega都忍不住捂嘴咬手闷声尖叫。
  她没有伸手去接黎骊嘉的纸袋,而是微微俯视着她继续说:“但我这个人呢有两个原则,一无功不受禄;二嘛,会让老婆误会或者不高兴的事情,绝不做!”
  黎骊嘉脸上有点挂不住,想发作又想维持有教养的形象,余光瞄到画廊里不知何时来了许多人,最终咬碎了牙也只能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