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不一样,但句子却一字不差。
  这种时候,这种场面,她竟莫名地想起这样的小细节。
  羞耻!无比羞耻!!
  “你、也在啊?”她一张口就结巴,不敢直视席小荷。
  “??”
  什么叫我也在?席小荷瞬间忘了胳膊和手腕上的疼痛,脑子飞速地转起来,所以,孟楚妩没跟她说自己在这儿?看她这表情,显然就不是来见自己的。
  是谁自作多情?是我!
  席小荷好不容易才有了一点好心情,现在又一扫而空了。
  孟楚妩说自己欠了她人情的时候,就该猜出来她在为她们制造机会。
  没想到,自己还是被季亦迷了心窍遮了眼睛。
  “没事吧?”季亦见席小荷不语,又问了一句。
  刚刚她制住她,纯粹就是作为警察的本能反应。
  从大门走过来的一路,因为想心事,她一直没抬头,所以没看清跳出来扑向她的人是席小荷。
  “我有事又怎么样,你在乎吗?”
  一瞬间,席小荷心里崩不住了。
  “你干嘛躲到柱子后面?”
  “不要你管!”席小荷心想,季亦怕是一根木头。
  两个人的眼睛撞到一起,不约而同地想起前天的一幕幕,又尴尬地将目光挪开。
  “死女人!”席小荷咬了咬内唇,压住了快要满溢的委屈,“要是知道我在这儿你就不来了,是不是,是不是这样子?!”
  “为什么这么问?”
  “你到底是真傻还是装傻?”
  “……”这个女人真麻烦。季亦皱眉。
  “回答我啊!”席小荷咄咄逼人。
  “我不知道。”季亦从前天到现在之前的一刻都在想这件事。依然是没结果。
  她要被自己的荒唐和席小荷的咄咄逼人搞得无法呼吸了。
  “你难道不知道你想不想再见到我吗?”
  “如果我不想见,你就不再见我了吗?”
  “季亦,让我一次你会死啊?!”
  “我肚子饿了。”
  季亦不再那么强硬地拒绝她。
  看着席小荷现在的表情,她发现她也没那么坚强。
  然后她就先进去了。
  席小荷冲着她的背影吼道:“季亦,我恨你!我真的最恨你!!”
  季亦那张冷然的脸露出一抹奇怪的笑,前天席小荷说的跟这完全相反。
  餐厅里,孟楚妩和席小胭正耐心地等待着。
  当见到季亦和席小荷一前一后走进餐厅,席小胭笑着说,“妩姐姐,你输了!”
  季亦闻言,走近,看向一脸坏笑的孟楚妩,“你输了什么?”
  “不告诉你,这是我和胭胭之间的秘密!”孟楚妩敛住笑,看向席小荷。
  跟出门之前愉悦的表情相反,现在她脸上简直乌云密布,不爽全写在脸上。
  以这大小姐之前的脾气,她要不是大吵大闹,就是已经撂开走人。
  看来,她到底还是放不下便宜发小啊。
  这世间,一物降一物,诚不欺人。
  孟楚妩心中纳闷,这姐妹俩,喜欢的类型还真是出奇的一致啊,都尽挑花心的大姐姐?!
  不过要不是这样,她今天也不可能在这儿了。
  “酸!”季亦拉开一把椅子,却没坐下去。
  席小荷本想走到妹妹那一边,但看季亦的样子,分明就是在给她拉椅子。
  她犹豫了下,最终不争气地走向了她那边。
  席小胭意味深长地看了孟楚妩一眼,眼睛里写着:“她们有戏!”
  刚才,她们在餐厅等席小荷和季亦,等得无聊。
  孟楚妩说,“胭胭,想不想跟姐姐打个赌?”
  “赌什么?”不论孟楚妩说什么,她基本都会无条件响应。
  “赌季警官见到我们大小姐会不会掉头就走。”孟楚妩笑得灿烂。
  “妩姐姐赌季亦姐走还是留?”
  孟楚妩想起昨天季亦那副表情,答:“走。”
  “既然你觉得她会掉头就走,那干嘛还要用美食骗她走一趟?”
  “你刚刚没看到大小姐出去的背影有多开心吗?”
  “季亦姐来了掉头就走,我姐该伤心了;她伤心,周围的人都会遭殃。”
  “这就看她自己留人的本事了。”
  席小胭瞬间了然,想起孟楚妩说她故意让康姑做好吃的诱惑季亦,以及她刚刚拒绝了她姐的求婚;还有她姐的倔脾气,她的答案本也是走,但既然孟楚妩已经选了这个,她只好说,“那我赌季亦姐会留下来!”
  “胭胭输定了。”孟楚妩笑着解释,“其实季亦走或留都行,我呢,就想着让她们打破僵局,不然谁知道季警官要躲大小姐到什么时候。”
  “妩姐姐真是强助攻哦!”席小胭也笑,虽然这赌打得被动,但她就是不服气不战而败,“那,万一季亦姐转性了呢?或者我姐留住了她,我赢了呢?”
  孟楚妩压根就没想过席小胭能赢,“刚才我先选,输了罚什么由胭胭决定如何?”
  “好!要是妩姐姐输了,我要你答应我一件事。”
  “什么事?”孟楚妩十分配合,表现得很认真。
  “我还没想好,看姐姐那么紧张,就让这件事的时效为一个礼拜好了。”
  “要是胭胭输了,晚上睡觉前亲我一下就行。”孟楚妩说得随意,表情又颇为诱惑。
  “妩姐姐的要求这么低吗?”
  “怎么,胭胭觉得自己的亲吻很容易得到吗?”孟楚妩说得一本正经,她眼神里和语气中的宠溺却哄得席小胭娇笑不止。
  “不行,我要妩姐姐加大筹码。”
  “怎么加?”
  “亲一百次吧。”
  “这么说,不管我赢还是输,占便宜的还不是你!”
  “哈哈哈……没错!”
  “你还真是贪婪啊!”孟楚妩故意顿了顿,然后补了一句,“但是姐姐很喜欢!”……
  午餐的氛围虽然闷了点,但还算和谐。
  孟楚妩与席小胭时不时交谈一两句。
  季亦和席小荷像是约好了一样,全程无语,只对付饭菜。
  季亦低头,看样子吃得很香,桌子上至少有一半的菜都是她喜欢的;
  席小荷虽然没有胃口,但今天她反常地没有挑刺儿,搁以前,她不是说菜不好吃就是说是时候换一个厨师了。
  吃完饭。季亦站起来,“我回去上班了。”
  席小荷见她要走,忙放下汤勺,“我也要回去了。”
  她忙起身跟了出去。
  孟楚妩和席小胭就像开饭前看着她们走进餐厅那样,又目送她们离去。
  等她们的身影消失了,席小胭看向孟楚妩,“妩姐姐,敢不敢跟我赌一个大的?”
  “赌什么?”
  “赌季亦姐会不会跟我姐结婚?!”席小胭刚才看着她们走在一起的背影,她们一冷一热,好像很互补的样子,瞬间就想到了她们结婚的一幕。
  “所以胭胭是赌她们会走到一起了?”
  “对,她们在三年之内一定会结婚。”
  “行,那我就赌她们三年之内不会结婚。”
  “时间很长欸!赌输的,要怎么样呢?”
  “依然还是由胭胭决定。”
  “也好,等想好赌什么我再跟妩姐姐说。”
  “行,愿赌服输。”……
  下午,孟楚妩继续看剧本;
  席小胭跟雅典娜玩了一会儿,独自看了一部孟楚妩的老电影。
  傍晚时分,她们带着雅典娜在花园里玩耍。
  四月底的风轻轻吹着,晃得庭院树摇曳不止,发出舒缓的哗啦声。
  孟楚妩才发觉不用工作的日子原来是如此惬意,要不是剧本已经带回家,她都想暂时告别娱乐圈,原地躺平个一两年,好好地享受眼前的生活,还有好好宠妹妹,安逸地在这个世界苟一辈子。
  她们走到水池边,路过花架白秋千,席小胭走到秋千前,坐了下去。
  孟楚妩在秋千旁站定,风吹着她红头发,露出她欣长白皙的脖颈。
  夕阳照过来,在她们的周身打上金辉色的外轮廓。
  依然妖艳的雅典娜跃上秋千,乖巧地坐下去;今天她的领结是带花纹的款式。
  两个人不约而同地沉默,仿佛有千言万语,却都尽在不言中。
  不知过了多久,孟楚妩的电话铃声忽然打破了花园里的安静。
  是她的经纪人宫雪伊。
  “剧本看完了,明天早晨我去公司找你。”她说。
  宫雪伊本只是打算再催催孟楚妩,没想到她这么精进,于是也不废话,“那明天早上见。”
  孟楚妩才收起电话,陈蓝迎走了过来。
  孟楚妩侧身看向她的时候,她忙先低下头后才小声说,“孟小姐,晚餐准备好了,请问要现在用餐吗?”
  “嗯,现在用吧。”
  “是。”
  小女佣离去之后,席小胭抱起快要睡着的猫咪站起来。
  她们肩并肩慢慢往回走。
  很淡然的一天。却是孟楚妩很多年以来,最轻松惬意的一天。
  完全是偷得浮生半日闲的那种确幸。
  晚餐过后,渣A以前的朋友约她出去玩,她毫不犹豫对地拒绝了。
  其实,这一两个月来,约她的人渐渐少了,因为她总围着席小胭转,游戏人间的邀约她基本都拒绝了。
  就像季亦不只一次调侃她的那样,现在鹭城有名的那几家声色场所都要忘了她这号人物了,以前她多爱玩啊,但那都是以前了,那个人已经成为历史。
  “妩姐姐,你不用为了我完全断掉你的社交呀!”
  席小胭能谈心的朋友很少,高中除了姜恬洋,她的同学中就每一个能谈心的;她大学是在北国上的,两三个要好的同学都是北国的,平时也只能电话联系。
  要不是因为姜恬洋对她有过超过友谊的感情,其实,她还蛮想继续跟她维持友谊,虽然两个家族是对立的不管。
  学生时代对于知己难逢或许体会不深,但离开了那种相对单纯的集体环境,遇到交心的朋友的可能性就会越来越小,人就会越来越赞同那种说法。
  她和席小荷常常话不投机,但姐妹俩的关系并不像表面看起来的那么糟糕。
  席小荷因为脾气烂,基本所有人都让她得罪了,所以她也没什么能谈心的朋友。
  朋友是人生中很重要的组成部分,席小胭不希望孟楚妩为了她而冷落所有的朋友。
  “我不是为了你,”孟楚妩说,“我是为了我自己。和胭胭在一起之后,我觉得我的生活健康多了。”
  “这样吗?”席小胭暗暗高兴,“那晚上我们干什么呀?”
  “可惜早晨打赌我输了,要是我赢了,那一百次亲亲,对于早睡的你,差不多该安排起来了。”
  “咯咯咯——”席小胭娇笑,像风中摇曳的花朵一般美好,“也可以的,那我就让姐姐答应我的事情为,让我亲你一百次。”
  “我们要不要别这么心心相印?”
  “要的,结了婚就要这样心心相印。”
  她们说说笑笑,上了楼。
  刚刚在不远处的做家务的池清和陈蓝迎听到了她们大部分的对话,待她们上了楼,陈蓝迎痴痴地朝楼梯口看去,“孟小姐和席小姐好恩爱啊!”
  “快点干活吧,没事别一天到晚发春好么!”池清毫不客气地泼冷水。
  “什么时候我才会遇到跟我心心相印的人啊?!”
  “你是指条件跟孟小姐一样的吗?”
  陈蓝迎猛点头,“不知道孟小姐有没有Alpha兄弟姐妹,我要求也没那么高的,只要——”
  “没有,你死心吧!”
  “池姐,你真是什么都不懂!”
  “对,我只想要赚钱,爱情跟我有什么关系!”
  ……
  楼上的卧室里,洗好的孟楚妩和席小胭的好戏正要开始——


第45章
  大约一个小时之前,她们说说笑笑地回到卧室之后,孟楚妩准备先洗澡。
  “为什么妩姐姐要先洗?”
  之前的几晚,孟楚妩总是让席小胭先。
  她会疑惑,她并不觉得意外。
  “今晚,就让我洗好等胭胭吧,要被临幸,这点诚意该拿出来。”孟楚妩解释得很认真,就像这对她来说是一件多么重要的事情。
  “临幸?”席小胭粲然而笑,眼睛里像是盛满了一整个春天。
  她左手无名指翘出来,轻轻地往后勾了勾左边的鬓发,五指曲成花瓣一般的姿态,动作自然而优美。
  “如果只亲一次,当然说不上;一百次,难道还不算临幸么!”
  孟楚妩这么一解释,席小胭精致的小脸上笑意更加浓了,她的声音变得娇娇柔柔的,“妩姐姐真是会哄人开心哦!”
  “不是哄人好么,我这都是实话实说啊!”孟楚妩宠溺地在席小胭俏丽的鼻尖上捏了下,力道不大,极尽温柔。“一百次亲吻,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够拥有的幸运!”
  “好啦好啦,妩姐姐说是临幸就是临幸吧!”
  “等我。”孟楚妩说着,朝浴室的方向走。
  “嗯。”席小胭脸上的笑,终究是如同春深时节的花开一般,泛滥了。
  向前走了几步,孟楚妩一个猛回头,纤长的食指虚空轻点,“还有一件事——”
  “什么?”席小胭都有点忍不住想跟上她了。
  只是,孟楚妩没邀请,她不得不忍住。
  “在我洗澡的时候,不要太想姐姐,知道么!”孟楚妩煞有介事说。
  席小胭敛住笑,微不可察地嘟了下小嘴,“那妩姐姐呢,你会想我吗?”
  她知道这样显得有点黏人,但此情此景,她就是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