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过,但亲耳听到她姐说出口,席小胭还是再次被震惊到在客厅中央僵立了好久。
  这两个伴娘,到底是怎么回事?
  第一次可以说是冲动寂寞,但第二次——
  “你们,是不是成了欲望的奴隶?”
  “季亦是,我不是!”这种时候,席小荷又变得特别清醒了,她答得飞快。
  席小胭立刻了然了,在这之前,她还以为昨晚妩姐姐说她姐想结婚是玩笑,回家之后因为心情糟糕,她也没再问她这件事。
  现在想想,结婚确实不是能够拿来开玩笑的事情。
  “姐,你真的跟季亦姐求婚了?”虽然她不愿相信,但这十有八九是真的了。
  席小荷确实说过,在她们那啥的时候。
  前天,她跟季亦去了她家,鬼使神差的,这次没有喝酒,也没有人结婚煽情。
  季亦只说了一句“去我家”,席小荷就又沦陷了。
  如果细究起来,刚刚席小胭问“你们是不是成了欲望的奴隶”,席小荷嘴巴上虽然把自己撇清,但事实上,她和季亦是半斤八两。
  关于求婚这件事,说起来简直大无语。
  她和季亦虽然面不合,心也不合,但在那件事情中却意外的合拍。
  这种事情是非常直观的,诚实的身体不会骗人。
  那天午后她们两个依然像孟楚妩和席小胭结婚的那一夜般尽兴。
  不,甚至比那一夜还要尽兴。
  要不然,季亦怎么会来第二次。
  事情就出在第二次。
  酣然时分,席小荷情不自禁地大叫:“季亦我们结婚吧!”
  季亦像是被人施了石化咒一般,瞬间一动不动了。
  等回过神,她快速爬起来,几乎是连滚带爬地下床的,她慌乱地、木然地穿上衣服,一言不发地将席小荷抛在她家,消失了——
  “姐,回答我!”席小胭见她姐定住了,一定是在想什么!
  “哦——”席小荷声音中透出沮丧。
  这“哦”字,席小胭不确定她是在承认,还是别的什么。
  见她没继续解释的意思,她就当她姐承认了,继续问道,“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跟季亦姐求婚?”
  为什么?——
  席小荷看向妹妹,
  因为她喜欢季亦啊,这个傻妹妹,不久前她不也才为了孟楚妩不顾一切吗?
  现在居然问出这么愚蠢的问题,一个人跟另外一个人求婚,除了喜欢,她想不到别的理由;就像,季亦一而再地叫她去她家,除了喜欢,她也想不到别的理由。
  既然互相喜欢,结婚不好吗?
  所以,被吓跑的季亦,是不能接受结婚;还是不能接受AA结婚;或者是,在她眼中,又只是一场该死的419?!
  席小荷不得其解,那天之后,她没再去警局找季亦。
  想起她从她身上狼狈而逃的样子,想起自己被丢下的悲惨,再加上昨晚那么一闹,最近她真的没有力气去追逐爱情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缓过来。
  “还能为什么?——”席小荷的声音透出令人心疼的脆弱,“你以为就你会为了孟楚妩不顾一切、我就不能为季亦不顾一切吗?”
  “姐,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席小胭听到她姐语带颓丧,蛮心疼她,因为,曾经她也长久地陷在无望的暗恋中,爱而不得的个中滋味,她又不是不懂,“但是,求婚需要对的时机,不是么!”
  对的时机?——
  席小荷觉得再也没有比在身心都最快乐的时候求婚更浪漫的事情了。
  虽然当时大脑几近无法思考,但因为季亦不断呢喃“你让我着迷”、“我为你发疯”、“你知道你有多火热吗”……诸如此类的。
  于是席小荷的“季亦我们结婚吧”就那样脱口叫出。
  她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
  “算了,结果是失败,你满意了吗?”
  席小荷低下头,右手在脸上飞快地擦了擦。
  席小胭走过来,在她身边坐下,将她揽到自己肩头。
  姐姐的下巴搭在自己肩上抽泣的时候,席小胭忽然想起自己高中的时候给孟楚妩写的那封长信,那种绝望的心情,直到现在还是如此新鲜。
  她懂得,为什么她这么要强的姐姐会哭。
  能让一个刚强而骄傲的人哭泣的原因并不多的。
  席小胭就那样,任姐姐在她肩头宣泄她的悲伤。
  也不知过了多久,她们耳边传来:“我们的大小姐来了啊!”
  是孟楚妩的声音,刚才她出去找席小胭没找到,返回来进入客厅,就看到了抱在一起的席家姐妹。
  席小荷闻言,忙推开妹妹,背对了孟楚妩。
  席小胭将矮桌上的纸巾盒子拿起来,放到她姐面前。
  知道姐姐自尊心强,她替她岔开,“妩姐姐,这么快就看完剧本了吗?”
  孟楚妩看出席小荷的异样,也明白席小胭的意图,答说:“还没。”
  书房到大厅有点距离,而且房子隔音很好,她并没听到席小荷早前的吵嚷。
  “这是怎么了?”孟楚妩站立在一旁,问道。
  只见席小胭摇摇头,眼神示意她别追根究底。
  席小荷的余光瞄见妹妹在给孟楚妩使眼色,大声吼,“我没做什么见不得人的!”带着显而易见的哭腔。
  孟楚妩本不想让她难堪,但见她动不动就吼席小胭,就有点不高兴了,“大小姐是很乐意说一说了?来,我剧本也不看了,聆听你的故事!”
  她走过去,在距她们不远的位置上坐下。
  刚坐下,就挨了席小荷一个抱枕攻击。
  席小荷的路数就是这么单一粗暴。
  孟楚妩手比她快得多,轻松地接住了她砸过来的抱枕,优雅地将它放到背后。
  “给我死远点!”愤怒中的大小姐,说话完全不看势头。
  席小胭一脸的无奈。
  “新鲜!所以大小姐今天的主题是鸠占鹊巢?”孟楚妩礼貌地笑。
  她们姐妹俩都没搭腔。
  看势头不对,孟楚妩也没打算再调侃席小荷。
  席小胭本以为她姐会冲孟楚妩撒气,看现在的情形,她姐似乎已经宣泄得差不多了。
  这才松了一口气,每次她姐跟孟楚妩冲突,她都挺为难。
  客厅里的气氛一度陷入尴尬。
  孟楚妩见桌上有两杯花茶,并没有动过,就兀自端起其中一杯,“大小姐,喝杯花茶降降火?”
  席小胭才松了一口气,听到孟楚妩又招惹她姐,心又突地跳到嗓子眼。
  出乎意料的是,席小荷这次没理会她。
  她摘下墨镜擦干眼泪之后,又将墨镜戴好。
  她的妆哭花了。
  孟楚妩看了席小胭一眼,然后对席小荷扬了扬下巴。
  席小胭会意,看过去,说道,“姐,去一下卫生间。”
  席小荷明白妹妹的意思,就站起来,离开了客厅。
  席小胭也起身跟着去了。
  她们姐妹俩离开之后,孟楚妩看看已经快十点半,就给季亦打了个电话,“康姑做了你喜欢吃的菜,中午过来吗?”她故意说得云淡风轻。
  孟楚妩家的厨娘康姑做菜很绝,连挑食的席小胭都常常夸赞。
  “去。”季亦答得干脆利落。
  她对美食没什么抗拒力,孟楚妩了若指掌。
  挂断电话,她叫来池清,让她去转告厨娘做几道季亦喜欢的菜。
  池清知道,康姑对这个家每个人喜欢吃什么都了然于心,领命去了。
  季亦常常出入这儿,就仿佛这个家的一份子。
  一会儿,席小胭姐妹俩返回来。
  席小荷摘了墨镜,她的眼睛肿得厉害。
  本来心里对孟楚妩还有气,但现在她没了气势,就恹恹的,连看都懒得看她一样。
  “大小姐,现在你欠我一个人情了。”孟楚妩漫不经心地说。
  席小胭一脸懵,等着孟楚妩透露更多。
  席小荷却立刻呛道,“睡梦里演讲吗?胡言乱语!”
  “季亦要过来吃午餐,不知道大小姐肯不肯赏光,跟我们一起用餐呢?”
  孟楚妩装模作样,惹得席小胭噗嗤一笑。
  “谁要你自作多情!”席小荷嘴巴不饶人,却悄悄扭头,忍不住偷偷抿嘴。
  敛住笑意,她回过头问妹妹,“能看出来我哭过吗?”
  她才不想让季亦知道她会掉眼泪!
  孟楚妩和席小胭感到无语,眼睛红肿成那样,那不是明摆着的吗?
  从她们的表情,席小荷知道自己问了个蠢问题,于是她又大吼大叫,开始指挥孟楚妩的女佣池清和陈蓝迎给她敷眼睛。
  “一个小时之内,我的眼睛没好,你们就给我收拾包袱滚蛋!”
  池清听了,面无表情;
  陈蓝迎都快被吓哭了,她可不想丢了这份安身立命的工作。
  ——
  作者有话说:
  谢谢“60490042”投雷支持呀
  么么么哒


第44章
  席小荷敷好眼睛,加上心情变好,整个人变柔和多了。
  她掏出手机,非常爽快地给池清和陈蓝迎各自发了一个大红包。
  然后她还特意到席小胭的衣帽间里找了一套她最满意的衣服换上,一过十二点,她就轻快地朝大门外走去了,全然忘了脚伤。
  “刚刚她还骂季亦姐呢!”席小胭摇头,爱情真是令人盲目呀。
  “她们可能就是小说中相爱相杀的类型。”
  “还是妩姐姐精辟,但这样也太虐了吧。”
  “胭胭你说,待会儿季亦会不会被你姐吓跑?”孟楚妩想起昨天在太空舱餐厅,季亦一脸生无可恋的模样。
  “你没跟季亦姐说我姐在这儿的吗?”席小胭忽然觉得事情不对劲。
  “季警官要是知道你姐在,她跑还来不及!”孟楚妩觉得吧,季亦好像也挺花心的,这些年,她和渣A换女伴的速度,半斤八两,速度和频率都挺惊人的。
  她们可以说是臭味相投了。
  “那我姐岂不是白高兴一场——”
  席小荷刚才走出去,分明就是一副季亦是为她而来的模样。
  以她姐的自以为是和理所当然,她一定会认为,季亦答应过来吃饭就等于想见她,那意味着她为拒绝她的求婚她后悔了。
  “多给她们制造点机会总是没错的。”孟楚妩看出席小胭的担忧。
  “真是奇怪的两个人。”
  “可不是么!简直是对活宝。”
  “我姐昨晚跟我爸妈说了她和季亦姐的事情,家里闹翻了。”
  “爱情让人变得——”孟楚妩看向席小胭,她本想说莽撞,定了定改说,“勇敢。”
  “我也蛮吃惊我姐居然会这么不顾一切!”席小胭长睫上下扇了扇,“对了妩姐姐,季亦姐有没有跟你说我姐是怎么跟她求婚的?”
  孟楚妩摇头,“具体经过不知道,我只知道季亦被吓到了。”
  也不知道今天她缓过来了没?
  可怜的便宜发小,席小荷果然是她的天魔星。
  “季亦姐到底怎么想的啊,既然不能接受我姐,还去招惹她。我姐她其实,挺单纯的,虽然二十五了,但她从没谈过恋爱,而且又死心眼。”
  “大小姐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招惹大魔王。”
  “季亦姐怎么就是大魔王了?”
  孟楚妩借渣A的记忆答道,“这你就不知道了吧?季亦是我们鹭城女AA恋圈子里的名人,可以说是天菜,喜欢她的人很多。我们大小姐知道了,还不知道要怎么闹呢!”
  “跟喜欢妩姐姐的人一样多吗?”
  孟楚妩咬舌暗叫糟糕,席小胭脑回路转得——这也能给她变出一个坑。
  她坚决撇清,“喜欢我的人也没有那么多啊!”
  “妩姐姐的魅力无可抵挡,要是没人喜欢才奇怪,不是么!”
  “那这个跟我没关系!”
  孟楚妩不由得想起车洪萱,她追星算是把自己给害惨了。
  虽然说那算不上渣A的错,但发生这种不幸的事情,她也很难受。
  在上个世界,孟楚妩虽然也很出名,但是她不宠粉,也不搞什么见面会,从来都是和粉丝保持着适当的距离。
  “不知道季亦姐来了没?”
  “这个点,应该很快了。”
  ……
  大门外,席小荷翘首以盼。
  她本想着最近都再也见不到季亦,不料孟楚妩一叫她就来,今天可是工作日,所以,她一定是想和好的。
  在门前廊下的大柱子旁等了大约十多分钟,季亦那道挺拔的身影终于远远出现。
  席小荷激动得连忙躲到柱子后面,打算等她过来吓她一跳。
  她按捺住咚咚咚的心跳,侧耳倾听。
  没多久,她能听到季亦走近的脚步声了,光从声音,她就能联想到她脚下生风的速度,以及目不斜视的英飒样子。
  那声音越来越近,季亦的每一个脚步声仿佛都踩在席小荷的心跳上,以至于她不得不伸出右手压住胸口。
  在听到季亦迈上台阶的那一瞬间,席小荷做了个深呼吸之后,倏地从柱子背后跃出来的同时大叫了一声。
  跟她预期相反,季亦不仅没被吓到,她几乎是本能地伸出手,精准地抓住跳到她面前席小荷的手,一个回旋再一拉,轻松将人制服。
  本来充满期待的席小荷,现在疼得嗷嗷乱叫。
  季亦发现是她,忙松了手,表情讪讪的。
  “喂!”席小荷转回身,冲着季亦大声质问,“你是不是想把我弄死?!”
  季亦的脸瞬间火辣起来,前天在她家那啥的时候,席小荷也这样问过她。
  虽然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