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那香气一丝一丝、一缕一缕,还交杂着一些不知名的涩涩的气息。
  席小胭不躲不闪,也不闭眼睛。
  头凑过去的孟楚妩在快要贴到她的樱桃红唇时忽然僵住,之前,这种时候,席小胭是会闭上眼睛的。
  她不仅没有亲下去,反而退了回来。
  直到这一刻,她才意识到,这个嘴上说每天有一万次想亲她的姑娘,现在并没有接吻的想法,人在想要亲吻的时候,面容不应该这么冷静。
  “为什么?”她讷讷地问。
  席小胭一脸无波,她知道孟楚妩问的是她怎么不闭上眼睛,“我想像妩姐姐那样,看着姐姐亲我的样子!”
  “我什么时候亲吻不闭眼了?”孟楚妩装失忆。
  那是她廖雪荟来家里闹的那一天,她从医院回来。
  席小胭不吵不闹,两个人聊了一会儿,她说,她亲她就原谅她一半。
  孟楚妩觉得,人之所以会给人可爱的感觉,一开始可能是因为长相,时间久了,确实只有性格可爱才能持续散发出这样可爱的魅力。
  “好讨厌,姐姐有时候喜欢装相!”
  “什么时候?”孟楚妩放开了她的下巴。
  “此时此刻咯。”
  “……”孟楚妩笑,伸手在席小胭的鼻梁上亲昵地温柔刮了刮,“要不,你罚我?”既被看透了,她就大方地承认了。
  “舍不得罚姐姐。”席小胭甜笑。
  她笑起来的时候,眼睛里像是闪着繁星一样。
  那笑容,无一例外地让人如沐春风。
  孟楚妩看得整个人都要融化了,原来,被一个人由衷地喜欢,是如此、如此美好的一件事情。
  “那——”
  “以后妩姐姐不要再装相就好。”
  “我尽量吧。”
  孟楚妩打算不要像渣A那样总是对席小胭花言巧语,毕竟,以后她得按照自己的性格跟她生活。
  “不行的妩姐姐,喜欢一个人就要努力做到最好!”
  “胭胭,喜欢一个人不用那么努力。人不必什么都做到最好,不然你很快就会发现那样会活得很累,顺其自然、顺从天性就好。胭胭好的地方,我喜欢、赞赏;胭胭不足的地方,我也会理解和包容。
  “反过来,我希望自己也能被你这样对待。以前,我说过太多天花乱坠的蜜语甜言,有的我可能做不到,所以,我想先打个预防针——”
  “妩姐姐好成熟啊,年纪轻轻好像已经经历了很多呢。”
  可不是吗?
  以前拼死拼活,什么都想做到最好,最后把自己累死在片场。
  她二十六岁的人生确实经历了很多,就不知道经历了那么多以后,有没有人会对她的离开伤怀。
  现在,孟楚妩悟了,重来一次,她不要再那么不顾一切地拼,尤其是工作;感情,感情她得拼一拼?毕竟这事关存亡;而且,席小胭又是这么诱美,性格也好,长相也好,都让人喜欢。
  “我比你大好几岁啊!”
  “才三岁而已嘛。”
  “我从十八岁起就一个人自己打拼了。”
  “也是,你母亲已经退离演艺界很多年。”因为喜欢孟楚妩,席小胭连带地将她母亲孟织星的所有作品也全部看了一遍,对这个尚未谋面的婆母,她还是有所了解的。
  “你不知道吧,她在我十八岁的时候就离开了我。”
  “……要是我们早一点认识该多好!”
  “……要是我们早一点认识该多好!”
  两个人的感慨叠在一起,淡化了孟楚妩心中的悸动。
  “妩姐姐,亲吧。”
  腾云剂事件已经过去快一个礼拜,席小胭觉得她身上那两股她不喜欢的信息素已经散得差不多了。
  “哈哈哈……”孟楚妩不禁笑场,今晚的席小胭实在过于慢热,估计还是因为家里发生的事情对她产生的影响太大了。
  “笑什么?”
  “感觉就像班干部在叫我交作业!”
  “姐姐这话说得真是煞风景哦。”
  本以为会有一场滚床单,说着说着,孟楚妩发觉现在连亲吻的气氛都没有了。
  不过好在,席小胭从她家带出来的那种情绪,总算消散得差不多。
  也算是,失之东隅收之桑榆。
  孟楚妩小的时候总是忍不住羡慕父母健全的同学和朋友,后来她才知道,尤其是这一刻,她深深体会到,人生路上,各有各的黑暗。
  哪怕像席小胭这样长在深宅大院的千金小姐,也不能说没有任何缺憾和不幸。
  “煞风景归煞风景,亲——还是要亲的。”今夜,孜孜不倦的人变成了孟楚妩。
  席小胭的眼睛在说着,她想要她亲她,很多很多的那种。
  “妩姐姐,我先说好,今晚我不想用抑制剂哦!”
  “亲一下,怎么就要用抑制剂了?”
  “姐姐说过你没有什么意志力,不是吗?”
  这一刻的席小胭也是外强中干。
  对彼此,她们都没什么意志力。
  “放心吧,我会把持住的。”
  “万一你把持不住呢?”
  “再说!”孟楚妩变得有一点点急躁了。
  “如果把持不住,今晚我想用姐姐你,可以吗?”
  孟楚妩被席小胭的这句话说得面色潮红。
  这是她短短时间里的第二次面色潮红了。
  反观席小胭,她依然那么冷静,一点都不像就要滚床单的样子。
  “嗯。”孟楚妩点点头。
  早晚都要用,提前试用也无妨。她自我攻略。
  但事实上,她对Alpha永久标记Omega这件事,还是陌生的。
  因为渣A并没有这样的经验,平时玩和永久标记,差别还是很大的。
  这两者之间的差距,大概就像小电影跟实际情况的出入一般吧,就是脑子会了身体却不会。
  为防万一,孟楚妩私下曾看过资料,也没能摸索出个所以。她想,也只能跟席小胭一起摸索了。她打算尽量自然一点,反正席小胭也没什么经验,不至于一下子就看出她技术生疏。
  “来!”席小胭笑得勾人。
  两个人睁着眼睛,贴了贴,又贴了贴,再贴了贴……
  也不知道贴了几次,贴了多少地方,气氛依然没能酝酿起来。
  她们吻得太机械,以至于好像在问候。
  席小胭怀疑,这是一个花名在外Alpha真实的水平吗?
  还是,妩姐姐只是嘴上说说,并没有真的想让自己用她?
  孟楚妩怕诱导情热会出乱子,在下意识地压制住自己的信息素。
  而席小胭则因为没能兴奋,信息素也释放不出来。
  状态不在,气氛也不行,究竟是差了点意思。两个人都有了这样的感觉,她们的身体就更难回应对方了。
  “睡觉吧。”
  她们几乎是不约而同地说出这句话,说完,两人相视一阵笑。
  虽然没有什么好笑的,但是这样一笑,微微尴尬的气氛就被冲散了。
  “姐姐今晚不行哦!”
  “别五十步笑百步了。”
  她们躺下去,席小胭熟练地钻到孟楚妩的怀抱里。
  孟楚妩也熟练地收拢臂弯,将席小胭裹紧。
  她真软,一如既往地,很好抱。抱着她,感觉很踏实。
  闻着彼此的气息,感受着对方的体温和心跳,寂寞失去了空间,再也无法介入。
  孟楚妩在席小胭的头发上又轻轻地亲了亲。
  席小胭像往常那样,一直在她胸前寻找舒服的位置。
  最后她们终于贴合了,渐渐地,睡意袭上来……
  隔天,早餐过后,孟楚妩又收到了宫雪伊拐弯抹角地催复工的电话,“那剧本,是不是让人手不释卷、戏瘾大发?我的大小姐打算好什么时候见导演了没——”
  “我说Miss宫——”孟楚妩打断她,“你严重地影响到了我吃早餐的心情,一大早就说工作的事情会让我消化不良的好么!”
  现在她还在新婚期呢,这个经纪人也太能催了。
  不就是昨晚没接她几个电话吗,至于这么早又打来?
  以前渣A早晨十点之前是绝不接电话的,她不可能不知道。
  宫雪伊清楚孟楚妩是什么德行,电话能打通她颇感意外,本来她都打算好中午孟楚妩家走一趟了。
  她知道,孟楚妩把剧本拿回家不过是敷衍人做做样子,不到开演,她是不会看剧本的。所以,嘴上那么说,她也只是象征性催一催,生怕孟楚妩答应晚了,会错过这样绝佳的导演和剧作家组合。
  “这都第四天了,你得给我个准信才行!”她说。
  “才看了一半,晚上吧,晚上回你消息,今天我把剧本看完。”孟楚妩虽然不打算继续拼命工作,但也不太想驳宫雪伊的面子。
  “行,等你消息。以及——”宫雪伊顿了一下,“你要是放我鸽子,我会去你家找你的。”她不确定孟楚妩看了一半是真是假,那剧本她看过,确实棒,说不定她真被吸引了,那最好不过,到时候见导演好聊天。
  “不劳Miss宫大驾,说好今晚就是今晚,挂了。”
  孟楚妩将电话放到桌上,对着斜对面还在吃稀饭的席小胭发了会儿呆。
  席小胭知道孟楚妩在看她,刚才她们在讨论今天要不要去看美术展,照现在的情形看是泡汤了。
  “胭胭,我——”
  “妩姐姐看剧本吧。”席小胭不太喜欢被拒绝,所以善解人意地说,“美术展会持续一段时间,我们改天再去也可以的。不过——”
  “不过什么?”
  “妩姐姐说过会休假到五月底,你不能说话不算话!”
  席小胭知道,孟楚妩一旦开始拍戏,就意味着她们至少有一大半的时间不能在一起,哪怕她每天都能回家,两个人相处的时间还是会减少很多,尤其是,如果要实景拍摄的话,她还有可能去别的地方取景,这样一来,永久标记就更难了。
  以前中学时上生理课,大家都知道,永久标记需要感情双方循序渐进,一次又一次地尝试,彼此都非常熟悉对方的身体之后,在身心都绝对信任对方的情况下才更容易敞开自己,把自己交付给对方。
  永久标记就意味着要准备繁育下一代了,不论是Omega还是Alpha都会非常谨慎,那对于双方来说都是一次身心的蜕变,既耗时间,又费精力。
  所以,生理课本以及家庭教育都会在孩子分化之后提醒每一个Omega和Alpha,永久标记是人生大事,一定要彻底了解对方、觉得对方可以托付之后才能尝试。
  尤其是Omega更是必须非常谨慎,因为一旦被标记之后,虽然此后不会再被别的Alpha的信息素影响,但与此同时,身体也会排斥其他的Alpha。也就是说,被永久标记的Omega终其一生,不洗去标记的情况下只能跟永久标记TA的那个Alpha结合。当然强行结合也不是不行,然而信息素彼此排斥,双方都会非常痛苦。
  尽管孟楚妩的过往如此那般,但席小胭对她却有着莫名的信任。
  她有自己的打算,等解决了标记问题之后,她想重回校园进修。
  她在人物画上很有天分,她大学的教授一直希望她继续进修,跟从她进一步学习。
  “这部戏,我这还没决定接不接呢!”孟楚妩说。
  “妩姐姐不是说过,Miss宫很看好这部剧本吗?”
  “她看好不等于我看好。”孟楚妩从业多年,对于接戏,她向来是很严谨的,绝不会像渣A那样,凡事交给经纪人决定。
  “也是,妩姐姐自有决断。”席小胭放下餐具,拿起湿巾擦了擦嘴。
  她们起身离开餐厅,池清和陈蓝迎便进来收拾。
  “席小姐每餐都吃得好少,平时也不见叫我们传点心,她都不会饿吗么!”陈蓝迎边忙便嘀咕了一句。
  “不然你以为人家为什么能有马甲线?要知道,吃进肚子里的每一口饭,最终都会变成肉长到我们的身体上!”
  “池姐,你不要这么吓人吧。”
  “吓人?!到这儿才多久,你胖了多少,心里没数么!”
  说到这个,陈蓝迎内心开始流泪,一个多月以来,她肉眼可见地圆润了,“孟小姐吃的不少,我也没见她长胖。”
  “这能比吗?Alpha的身体本来就比寻常人消耗得更多,这是生理课的常识!”
  两个人说着,忙碌的手没停下来。
  一会儿她们端着托盘离开了餐厅。
  席小胭陪着孟楚妩到了书房。
  孟楚妩照例坐到阅读区的圆桌旁,她带回来的剧本就放在那儿。
  摘枇杷没能成行的前天早晨,她也是坐在那儿看剧本的。
  她坐下去之后,席小胭走到书架间,打算找一本书看看。
  朋友不多,爱好也不多,平时除了画画,她最大的兴趣就是阅读和看电影,尤其是,反反复复地看孟楚妩的电影。
  以前,她差不多算是一个追星(妻)少女,孟楚妩出席的活动、上的综艺节目,她都会想方设法参加。
  在她黯淡的高中时代,甚至到了大学以后,陪伴她业余时间最多的除了各种书籍,就是孟楚妩的作品了,不论是她好评如潮的作品,还是只是友情出演、上镜不过几分钟的电影,她都如数家珍。
  还没认识孟楚妩之前,她曾编织过关于和她的很多种未来,但不管是哪一种未来,她们都结了婚,而且有了小孩。
  不觉间,席小胭的目光落在一本育儿书的书脊上,久久没挪开。
  她所在的位置,孟楚妩一抬头恰好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