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讨厌大家说她配不上孟楚妩。
  席小胭一直很清醒,爱情从来就是双向选择;考量各种因素的婚姻,感情的占比可想而知。
  她和孟楚妩,纯粹是情感上的互相吸引,所以才会在相识之后电光火石般地结婚。她一点都不怀疑她对孟楚的喜欢,也不怀疑,孟楚妩被她的热烈所吸引。
  “由他们说去吧,一段时间后就淡了。”
  甜品店到了,孟楚妩拉开门,让席小胭先进去。
  柜台后的两个店员立即发现进店的人是爆红CP席小胭和孟楚妩,其中那个卷发女孩激动到有些语无伦次,“欢、欢迎——光临!”
  孟楚妩干脆摘下墨镜,她朝店员看了看,然后侧首温柔地问席小胭,“想吃什么口味?”
  “我要果仁味的吧,妩姐姐呢?”
  “两个果仁味。”
  孟楚妩掏出手机,对准扫码枪付了钱。
  原本安静的甜品店跟着源源不断地涌进很多顾客,不,确切说他们是跟着孟楚妩和席小胭进来的。
  刚才那群大大咧咧地讨论她们婚姻会持续多久的男男女女也跟进来了。
  不过大家还算有秩序,在这个等级分明而又崇拜力量的世界,s级的Alpha不管到哪里,都会受到格外的优待和尊崇,基本无人敢轻易冒犯。加上席小胭的身世背景在她二次分化的时候暴露,一般人也不敢轻易招惹她。
  在她们三米范围内,几乎没有人大声喧哗,连小朋友也因为监护人的提醒而变得格外安静。
  不一会儿,孟楚妩她们果仁味的冰淇淋好了。
  她从女服务员手中接过其中一个,先递给了席小胭,然后再接过第二个。
  就在她牵住她往外走的时候,一个被同伴们推搡出来的女生冒冒失失地拦住了她们的去路。
  才一对上孟楚妩和席小胭的目光,她的脸就刷地涨红了。
  “那、那个——”女孩结结巴巴的,她和她的同伴们一样,都挺怵孟楚妩的。
  不说话的时候,孟楚妩的身上会流露出独属于s级Alpha的所特有的无形压迫。
  席小胭想起以前自己也曾这样卑微地注视过孟楚妩,她理解眼前女孩这一刻的慌张心情,就善意地问,“有什么事吗?”
  一瞬间,她的六七个同伴并涌进来的所有顾客、连同柜台后的两个店员,全都像被按了暂停键一般悄然地看向她们三个人。
  “孟、孟小姐,我想想请问下——”女孩的脸红得更加厉害。
  孟楚妩微微点头,“别紧张,你慢慢说。”
  虽然有预感不会是什么好事,但她还是显得非常有耐心,就像拍戏的时候面对紧张的后辈那样。
  “我们——”女孩说着,转头看了看她的同伴们,然后回过头继续说,“我们也想投注,刚、刚好遇到你们本人,就、就想想冒昧问问,当然我觉得你们会永远在一起,但我想得到你们的肯、肯定——”
  女孩终于说不下去了,她低下头,刚刚她闪烁的眼神和犹豫的语气充分暴露了她所说的“我觉得你们会永远在一起”有多口不对心。
  除了孟楚妩和席小胭,在场余者无不屏息静气,他们既想听到孟楚妩的回应,又盼着看到一点什么乱子。
  席小胭有点不高兴了,这些粉丝过了,“这种问题还真是冒昧啊!”
  “对、对不起!”女孩急急地道完歉,就在她转身要逃走的那一瞬,孟楚妩不紧不慢地说,“你是不是想把稳赚一把?”
  这一刻,她的内心充满了邪恶。
  那家娱乐网站不经同意就用她们的婚姻做噱头开赌的行为着实令人讨厌。
  以及,这个小女生,虽然羞涩,但问出这种问题,胆子也是够大的,非常无礼。
  她决定戏弄一下在场的各位,以及给那家娱乐网站一点教训,同时顺便营业一下宠妻人设。
  没记错的话,网站所设置的题目是:孟楚妩和席小胭的婚姻能维持多久?
  开奖的三个投注选项是:三个月以内;三到六个月;六个月以上;赔率依次为中、低、高。
  如果参考渣A的感情记录,大部分人应该都会选三个月以内。
  不难看出娱乐网站从孟楚妩已经结婚的角度综合考虑,他们最看好的是三到六个月,所以这个赔率最低。
  之前孟楚妩联系过宫雪伊,让她去处理这件事。
  但按宫雪伊的角度看,她认为这是娱乐,只要政府不限制,这对孟楚妩以及她们的婚姻并没有实质性的伤害,还可以提升讨论度什么的,巴拉巴拉说了一大堆。
  当时孟楚妩初来乍到,□□无暇也就懒得再管。
  没想打今天居然有人撞到枪口上。
  对于这件事,孟楚妩一直是生气并反感的,所设置的时间都这么短,怎么看都是在赤.裸.裸地讽刺她的滥情,虽然渣A是滥情没错,但她不是——
  那女生听到孟楚妩这么问自然是又惊又喜,她愣了好一会儿才猛地点头,围观者这一刻更是人人都不敢呼吸、呆若木鸡,甜品店变得针落可闻,每个人都生怕自己错过即将揭晓的答案。
  连席小胭都忍不住跟着紧张,她就怕孟楚妩说出她什么她害怕听到的话。
  “投赔率最高的那个。”
  “六、六个月以上吗?”女孩一脸震惊,充分地暴露了她刚才的心口不一。
  “敢吗?”孟楚妩语带魅惑,神情中有显而易见的嘲弄,让人觉得她所言似假非假、似真非真。
  即便说出了正确的答案,但她也要让想赚钱、敢冒险投注的众人因为她这一刻的语气寝食难安几个月。
  店里一片哀嚎,看来在场的就没人买六个月以上。
  从大家的面目表情和反应可以看出,很多人还是愿意相信孟楚妩的话的。
  孟楚妩没再理会身旁的这些功利分子,牵着席小胭匆匆地离开了是非之地。
  到了人少的地方,席小胭小说,“妩姐姐,原来都没有人相信我们能长久啊!”
  包括她的家人,还有姜恬洋也是如此。
  今天的不雅照更是让她们更加唱衰她和孟楚妩的婚姻。
  她不能对大家提前证明未来的事情,所以才又气又急。
  “关键是——”孟楚妩想起席小胭对她的深情,便停住脚步,非常认真地说,“胭胭相信就够了。”
  席小胭终于笑了,“我相信的。”
  “我有这个信心。胭胭有吗?”
  “当然!”席小胭毫不犹豫。
  她毫不犹豫的的语气令孟楚妩安心,这样,就算以后会有什么意料之外的炮灰命运,席小胭也不至于会对她冷酷到底。
  这一刻的席小胭,虽然眼睛还微微肿着,可里面仿佛又能见到桃花了。
  她笑的那么纯粹,那么开心。
  甜品店的那一幕本只是孟楚妩的一个恶作剧,结果有人将那一幕录下来发到网上,引起了全网讨论,很快这件事就上了热搜;
  那家娱乐网站发现数以万计的网民忽然疯狂下注“六个月以上”,那个盘在短时间之内逆袭了早前遥遥领先的第一和第二个盘,反超一直还在持续增长。
  网站活动负责人慌了,忙派人联系孟楚妩的经纪人宫雪伊,想请孟楚妩澄清说视频中所言只是玩笑,但孟楚妩坚决地拒绝了。
  可以预料的是,要是娱乐网站不尽快停止投注,他们将要为自己的过度娱乐付出惨重的代价,那些都是后话——
  孟楚妩和席小胭离沿着商业街慢慢逛着,直到吃完冰淇淋才回家。
  往常的这个点,席小胭早已经睡下了。
  早前她说想吃冰淇淋的时候孟楚妩就觉得反常,因为她是一个习惯性很强的姑娘。
  不难看出今天的事情对她的影响很大。
  所以,孟楚妩一直默默地顺着她、陪着她。
  卧室里,说要先去洗澡的席小胭忽然在浴室门口停下来,“妩姐姐——”
  孟楚妩刚坐下,听到她喊又起身起身向她走去,“怎么了?”
  因为心里的问题,席小胭心跳猛地加快,两颊上倏地飞起桃花,“我想——”
  灯光下,她晶晶闪亮的双眼像是缀了繁星。
  “你不会是又想我了吧?”孟楚妩看得出她的局促,忍不住逗她。
  “讨厌哦,什么都瞒不过妩姐姐!”
  “那——”孟楚妩轻轻地在她的鼻梁上刮了一记,笑看着眼前的小可爱,“说说看,你是怎么想的?”
  席小胭想起书上说的,人一结婚都会变,她深以为然。
  结婚前,孟楚妩是多么主动、多么急不可待啊,那时候她总说她每分每秒都想要占有她,不停,一刻不停地跟她亲吻。
  结婚后,她怎么?——反正就是没有以前狂热和主动了。
  “想一起洗澡吗?”问完,席小胭咬住她鲜红的下唇,一眨不眨地、满眼期待地着孟楚妩。
  又是这样纯白无辜的眼神吗?
  就像之前她叫孟楚妩亲她的时候一样让人难以拒绝。
  孟楚妩实在不忍心,但又不得不拒绝。
  她委婉道,“为什么想一起洗澡?”
  席小胭的眼神并不像在求欢,当然如果她求欢,她也不觉得意外。
  “还能为什么,”席小胭不高兴时总会下意识地垂眸,过了一瞬,她的视线又对上孟楚妩的眼睛,“妩姐姐心里没数吗?”
  危!孟楚妩又被眼前的妹妹搞得心慌无措,有时候她真的跟不上她的脑回路。
  “你不是说过最近都不能——”她硬着头皮胡说八道。
  “我不是想和你亲吻的。”席小胭依然如此直白,“更不是想跟你结合。”
  “一起洗澡还不想啊?”
  “一起洗澡就一定要结合吗?谁规定的!”
  “要不然你想干嘛,让我帮你搓背啊?”
  “噗嗤——”席小胭笑出声,“半夜搓背,亏你说得出口。”
  孟楚妩彻底懵圈了,完全不知道席小胭执着地想要一起洗澡所为何事,“你会把持不住的!”她故意吓她。
  席小胭没理会孟楚妩的不正经,接着说,“其实,我现在还是有一点难过——”
  想起白天的种种,坏心情并没能如愿地被海边兜风和甜美的冰淇淋消融,夜深人静,那种不甘的、不安的情绪又回来了。
  “我以前太混了,以后我保证——”
  “妩姐姐,”席小胭打断了孟楚妩,“你还是没明白我为什么要想跟你一起洗澡。”
  “那——”孟楚妩右手食指触到席小胭柔嫩的左颊上,“胭胭能告诉我吗?”
  “就是——”席小胭不想说得那么清楚明白,但要不说,孟楚妩又显然猜不透,她看着她的眼睛,“已经有那么多人看过你,我也要看。”
  “…………”
  孟楚妩大脑空白了好一会儿。
  原来,她说的是照片的事情啊;原来,她吃醋了啊。
  反应过来的她侧首,忍住笑意,然后复而看向席小胭,“以后,余生,只有你一个人能看到,我保证!”
  孟楚妩说的很认真,也很诚恳。
  “可我今晚就想看嘛!”
  席小胭执著的性子又来了。
  两个人就这样一直在浴室门前僵持着。
  她见孟楚妩依然不为所动的样子,又说,“以前,你不是说你对我的身体非常非常的好奇呢!你还说,身体有很多密码,都迫不及待想教我解锁,怎么——”
  “…………”渣A啊渣A,又被你打败。孟楚妩觉得席小胭居然到现在都还没被染黑、染指,也算是奇迹了。
  见孟楚妩还是跟木头似的,席小胭气得提高音量,“说什么人家把持不住,妩姐姐根本就是怕自己把持不住!”
  说完她掉头进了浴室,啪地把门关上。
  孟楚妩像是才被关门的声响拉回神识,她手缓缓地伸到浴室的门把上,刚铆足力气想扭开,最终却无力地放弃了。
  浴室里隐隐地传来流水声。
  她背靠着在墙边,听着浴室里窸窸窣窣的洗漱声,两眼愣愣地看向斜对面墙上的壁画,十二美人沐浴图从没像这一刻这般撩动人心——
  许久之后,席小胭洗好出来,她像是已经收拾好情绪,只淡淡地对呆坐的孟楚妩说,“妩姐姐你快去洗吧。”
  “嗯。”孟楚妩站起来,目光对上洗得一身清新的席小胭,她的双眼好像铺着湿漉漉的水汽,她那带着潮气的模样,显得格外楚楚动人。
  “刚才有机会不要——”席小胭没好气被背过身,“现在这样痴痴地看着又是什么意思啊!”
  孟楚妩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炸了她的心,
  只觉得整个身子都因为席小胭的模样而沸腾起来。
  席小胭的埋怨将她涣散的神识拉回,她近乎落荒而逃。
  差不多半个小时之后,洗好收拾好,她也差不多完全冷静下来了。
  寻思着席小胭应该已经睡着,她才慢慢从浴室里出来。
  折回床边,出乎意料,侧躺的席小胭还睁着眼睛,好像睡意全无。
  四目相对,视线交汇的瞬间,孟楚妩感到像是有什么东西又触到了她的心脏。
  是席小胭的失望吗?还是失落、委屈,亦或者是还没散尽的伤心难过和生气?
  又或是,交杂了这一切情绪——
  这一刻,她切切实实地从她澄澈的双眼中看到了,她没能入睡的原因。
  于是,她不由自主地拉下睡衣的带子,跟着,一阵丝滑挲过她的雪白的肌肤,下一刻,她便那样毫无遮掩地呈现在席小胭面前。
  被子只盖住半身的席小胭明显怔了一下,跟着,她倏地坐立,目光上下来回地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