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后,我们就是彼此的家,既然你想在家里住一晚,就应该到我身边来。”
  说完这句话,她才第一次意识到,她有家了,也有了家人。她不再像以前一样,表面是风光无限的影后,但人后却是孤伶伶、无所陪伴的孤单女人。
  要是以往,听到这种话,席小胭一定早已经失去抵抗力了。
  然而孟楚妩并没有听到预期中的娇笑。
  席小胭的沉默令她觉得自己说的话有点可笑,就好像自己说了什么想当然的、自作多情的话,别人却完全不当一回事。
  “我也说过了的啊,现在要是见到妩姐姐——”
  “你会生气对不对?”孟楚妩打断了她,“没关系的,就算你对我生气,我也想要跟你在一起,不论是生气的你、哭泣的你,还是欢笑的你、沉默的你,我都想要在你身边陪着你。”
  “妩姐姐好执着哦!”
  “你不喜欢我这么执着吗?”
  “喜欢的啊,这还需要问么!”
  “喜欢就要出来见我啊。”孟楚妩想着席小胭夹在中间,哪怕她跟父母有隔阂,但双方争执起来她还是难免为难,所以才一改渣A惯常的作风,“你是不是纳闷我怎么不像以前那样不顾一切冲进去?我可以解释——”
  “妩姐姐不用解释,我明白。”
  “你不让我解释,我也要解释,”孟楚妩在铁门外来回踱步,“现在我不能那么莽了,每次都是这种新闻上热搜,对我和席司令的影响都不太好,既然我们已经结婚——”
  “妩姐姐答应我,待会儿不要笑我,我就出去。”
  “我怎么可能会笑你,我只会想你——”
  “别做作了,要出去就快出去,烦死人!”席小荷暴躁不耐的声音隐隐传来。
  “他们在你身边啊?”孟楚妩想到自己的话可能被席小胭父母听到,脸上不禁一阵热辣。不过,想到渣A比这夸张一百倍的话都说过,她瞬间就释然了。
  “官教授,你看看你女儿——”是席司令的声音。
  “去吧去吧!”官教授接道。
  “妩姐姐,你等我。”席小胭挂了电话。
  孟楚妩这才松了一口气,还好不是被离间到不见面的程度。
  等席小胭出来的间隙,她又下意识地抬起右手,那光标的红色依然不见变化。
  阴天的夜晚,空气格外潮湿。
  夜空中的灰云像是吸足了地面的灯光,微微地泛着脏红色。
  从天到地,一切都朦朦胧胧的。
  忽然,侧门咔嗒一声打破了达官贵人小区的宁静。
  孟楚妩循声看去,席小胭玫瑰粉的身影映入眼帘。
  她换衣服了,孟楚妩记得早晨她穿的是咖啡色的薄衫。
  跟以往渣A来找她的时候不同,她见到她并没有飞奔过来,甚至,跨出来之后,她停在了门外两三米的地方,在庭院树的阴影中,她身影显得更暗了。
  孟楚妩大步走过去,原本看着她的席小胭忙低下头。
  “妩姐姐,不要——”她伸手,示意不要靠近。
  “怎么?——”孟楚戛然止步,在不甚明亮的夜光下,她还是看了出来,席小胭那双仿佛总有桃花盛开的眼睛肿了,失去了往日的灼灼光彩。
  “现在我,很丑的。”席小胭才抬起的头又迅速低下去。
  孟楚妩没有轻浮地安慰说她不丑,当然,她不可能丑,就算她的眼睛红肿,也别有风情,区别于平时的明灿嫣然,这时带着愁容的她不禁惹人生怜。
  “别站在暗影里。”她说着,捉住席小胭的手。
  席小胭微微挣扎了下,最终任由孟楚妩牵着走向车子。
  车停在路灯下,那颗红色的灯,刺得她的眼睛有点疼。
  上了车,两个人都没有开口。
  无声大约持续了六七分钟,后来是孟楚妩打破了沉默,“都不说话,还说不是生姐姐的气啊?”
  “真不是。”席小胭的声音很轻,她右手食指在车子前台侧边没有所以地来回轻划着。
  “不想跟我说一说吗?”孟楚妩温柔的声线中带着一种慰藉,加上她身上所特有的暖阳般的干燥气息,这一切令心绪不稳的席小胭渐渐平静下来。
  “不想说。”席小胭重复着白天的话。
  “这就有点矛盾了,你白天明明说了是因为我,你总得让我明白,我什么地方惹你生气到哭肿眼睛,这样我才好罚自己啊。”
  “才不是妩姐姐惹到我,我生气和哭是因为别的事情。”
  “虽然我相信你说的不是因为姜恬洋,”孟楚妩侧首看向整个人松垂的席小胭,“但我觉得还是很有必要找个时间去见见她,问清楚今天你们午餐的时候都发生了什么。”
  “妩姐姐,其实跟之前的廖雪荟、还有那对双胞胎那一类的事情差不多——”
  “又有谁到你跟前叫嚣吗?”
  “有个医生,不知道为什么她手上会有你那么多的——”
  “医生?”孟楚妩搜遍渣A的记忆,她并没有跟任何医生有过瓜葛,“那么多的什么?”
  席小胭的欲言又止。
  一会儿之后,她才低低地问,“你真的不知道吗?”
  她心想,孟楚妩过去一定是混乱得太多,所以才会不记得了。
  孟楚妩心头掠过一丝不安,但表面依然平静,“我之前就跟你坦诚过,年少不经事的时候,我做过很多荒唐事情。”
  “也是。”席小胭收回手指,第一次侧身看向孟楚妩,“好在,那些不雅照被姜姐姐及时拦下了,不然现在你那些照片估计已经传得到处都是了。”
  席小胭生气,是因为孟楚妩的那些照片,明显就抓拍的,虽然是抓拍,但又拍得那么好,不论神态、动作,都显得那么自然,自然到好像是摆拍的一样。
  作为她的合法伴侣,她都没看过的地方,却早已经被别的人都看过了。
  尤其是——
  连姜恬洋可能——不,一定是看过了。
  想到这,席小胭就特别难过,她不知道孟楚妩还有多少她不知道的领域,还有多少风流韵事是网络上没有流传过的。
  她生气,还因为,那些照片不是她发现和拦下的,而是认为她值得更好的人的姐姐替她阻止的。
  以前,姜恬洋给席小胭送结婚礼物时曾说过,“我觉得你值得更好的人,但既然是你自己选择的,我衷心祝福你。”
  那些话言犹在耳。
  当然席小胭绝不会因为这些照片就怀疑自己的选择。
  而是,她明知道自己喜欢的人奔放、胡来,不羁、浪荡,她还是这样喜欢她,甚至想要亲自帮她阻止被居心叵测的人诋毁和伤害。
  但她没做到的事情,姜恬洋却在偶然中做到了。
  事情虽然是孟楚妩所做,最终席小胭却生的是自己的气。
  白天回家的路上,席小荷对她冷嘲热讽,说她眼光差,不会挑对象,说她的婚姻就是个无底洞,早晚会把她吞噬。
  那些她都忍了。
  回到家,就那些照片,全家人又把她嘲了一顿。
  后来,他们骂孟楚妩不会做人,说她伤风败俗、不知羞耻的时候,席小胭爆发了,一对三地跟家人吵了一架,最终谁也不服谁,回到房间,她没忍住,哭了一场,依然还是因为她不能够在父母面前好好地维护孟楚妩。
  不能保护她最心爱的人令她生气、气馁。
  ——
  “不雅照?!”孟楚妩皱眉,小心翼翼问,“有多不雅?”
  她寻思着,是不是渣A和谁风流时被设计了,这坑真的是多到,防不胜防。
  “妩姐姐忘了吗?应该是在私人沙滩——”
  “啊——”孟楚妩恍然大悟。
  是去年夏天,鹭城网球明星的沙滩天体派对,渣A去浪了。
  当时派对明明严禁携带私人物品,检查也很严格。看来还是被设计了啊。
  “抱歉。”虽然不是自己干的,孟楚妩想起当天的场面,脸上还是非常挂不住。
  “也不用道歉,严格说起来妩姐姐也没做错什么。”
  “照片只有我一个人的?”孟楚妩记得当天人很多。
  “对,显然是针对妩姐姐的。”
  “你没问姜恬洋是怎么发现这些照片的吗?”
  “她去看她姐姐,在医生的办公室无意发现的。”
  孟楚妩没再往下问,不论姜恬洋的居心是好意阻止还是为了离间她俩,她的目的都达到了。
  “胭胭,现在痛揍我一顿吧。”说出这种话,她自己都觉得很无力。
  果不其然,席小胭笑了笑,笑声听起来蛮悲伤,“我已经说服自己了。”
  气氛该死地变得压抑。
  如果可以,孟楚妩都想折回去年夏天阻止那一切的发生。
  “我不值得你哭红眼睛。”
  “妩姐姐以后不要再让我哭就好。”
  “嗯。”孟楚妩淡淡地应道,实则暗暗地下了很大的决心。“对了,为什么你说的见到我会生气——”
  “就是——”席小胭扭头看向车窗外,背对着孟楚妩说,“因为这些照片,姜姐姐虽然没说什么,但我知道,她和我家人一样,他们更加地怀疑我的选择和眼光,不过那都没问题,但她们看轻妩姐姐我却无力阻止,那让我又难过又生气!”
  “气到哭啊?”孟楚妩现在终于知道她为什么会哭了。
  一而再地,她低估了席小胭对渣A的感情,以至于误会,误会她被姜恬洋离间,误会她生自己的气。
  且不说姜恬洋把照片交给席小胭的真正目的,
  从席小胭的角度,她非但没有被离间,反而一心地想要在朋友和家人面前维护自己的体面。
  看清事实,孟楚妩心中五味杂陈。
  席小胭不语。
  孟楚妩又说,“谁看轻我、诋毁我都没关系,只要胭胭站在我这边、相信以后我会变成更好的自己就足够了。”
  “本想着隔一晚,就能瞒过这一切,终究还是被妩姐姐知道了。”
  “你不该瞒我,相反,你应该直接回家将我痛骂一顿。”孟楚妩苦笑着。
  “我才舍不得骂姐姐呢。”听声音,席小胭心情似乎轻松多了。
  “妩姐姐,现在带我回家吧。”她又说。
  “好。”孟楚妩发动车子,熟练地调转车头。
  等找到车洪萱,她打算单独去找姜恬洋谈一谈。
  作者有话说:
  谢谢“常常似风”投雷支持哦
  感谢“微风不寿”灌溉营养液+1
  感谢“41054270”灌溉营养液+1
  么么么么么哒哒


第35章
  席小胭不太想立刻回家,就说,“妩姐姐带我到海边兜一圈吧。”
  孟楚妩二话不说往海边开。
  车子穿街过市,急速前行,没多久就拐到了海边。
  阴天的夜晚,海边人不多,海面黑魆魆的。
  滨海高速畅通无阻,天气不冷不热,特别适合兜风。
  席小胭比以往话少很多,孟楚妩专心致志地开着车,时速飚得很高。
  沿着海边兜了一大圈,席小胭觉得坏情绪终于淡了一些。
  回家之前,她又心血来潮地说,“妩姐姐,我们去吃冰淇淋吧。”
  她想把今天的糟糕心情彻底稀释掉。
  “好。”现在,不管席小胭提什么要求,孟楚妩觉得她都会说好。
  不一会儿,她们就到了市中心的商场。
  停好车,乘电梯来到一楼,她们拐道向附近的商业街走去。
  快十点钟了,灯火辉煌的商业街上依旧人来人往,显得很热闹,年轻人尤其多。
  孟楚妩戴了墨镜,可很多路人还是通过她头发的颜色,以及她身边的席小胭认出了她。
  很快,她们的出现还是引起了不小的骚动,但碍于Alpha的天然气场,大家也就驻足看着她们,并没有人贸然靠近。
  议论声是少不了的——
  “席美O真是随便穿什么都美如仙啊!”
  “要不然你以为她凭什么能嫁给孟楚妩呢?”
  “啊对了,那个网站的□□,你们投注了吗?”
  “哪个啊哪个啊?!”
  “就是赌孟影后和席美O的婚姻能维持多久的那个呀。”
  “啊啊啊投啦投啦,我投了一百注呢!”
  “我投了两百注——”
  “你们疯了吗?一百块一注,好贵的诶!”
  “你傻呀,买赔率最低的那个,胜算很大的好么!”
  “天哦,你们都疯了,那根本就是网站在蹭影后热度营销吧。”
  “我想暴富想疯了哈哈哈哈哈……”
  “诶诶诶你投了哪个啊?”
  “跟你一样投赔率最低的啊,三到六个月!”
  “我也是的诶,照孟影后的情史看,感觉这个特别稳!”
  ……
  在外面,孟楚妩已经不是第一次听到路人谈论这个话题。
  近来渣A确实很安分,孟楚妩穿过来之前的一个多月她都没闹出什么花边。
  关于她的话题,目前最热的就是那家娱乐公司搞得的□□活动了。
  见身旁的席小胭皱眉,想着她一定也不是第一次听到了路人粉们肆无忌惮的讨论,孟楚妩忽然想起之前她问她的那个送命题——
  “妩姐姐,你觉得我们的婚姻能维持多久?”
  于是,她笑问,“胭胭还是不相信姐姐吗?”
  那时候孟楚妩不确定她们两个人的未来,现在她对结果已经可以打包票。
  现在,是时候营业一波了。
  “不是——”席小胭朝那群聒噪的男男女女看了看,然后收回目光,“大家是不是都很无聊?!”
  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