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无意地告诉她,“中午没回家,跟季亦在外面吃饭呢。”
  “你们才吃吗?我们都快吃好了。”席小胭消息回得很快,紧跟着第二条和第三条都过来了,“我们吃的是海鲜火锅。妩姐姐你们吃什么?”
  “我们都已经分开快五个小时没见了,不敢相信。”
  孟楚妩看着接二连三地发过来的消息,想着她应该没什么事,悬着的心才稍稍放下,“要是再加上下午和晚上,那就是我们认识以来分开时间最长的一次了。”
  “哈哈哈哈哈妩姐姐胡说!”
  “我的想念不允许我胡说。”
  “想你想你啾啾啾啾啾……”
  “今天晚上可以亲那儿了吗?”
  “哪里啊?”
  “就是那里。”
  “不知道妩姐姐说的是哪里!羞涩涩涩涩涩.JPG”
  “你一定知道我说的是哪里。”
  “啊——那可能还不大行,妩姐姐再忍几天好吗?”
  “我怕你忍不住啊。”
  “哈哈哈哈哈妩姐姐你不要蛊惑我了好吧!”
  ……
  孟楚妩一直停不下来。
  “你今天的笑容尤其刺眼。”
  终于,她和席小胭的聊天被季亦打断了。
  “幸福的笑容怎么可能会刺眼?”孟楚妩觉得自己越来越上道了。
  “酸吧你就。”
  “羡慕的话,你也结婚啊。”孟楚妩低着头,又给席小胭回了一条消息。
  “和谁?”季亦没好气地自问自答,“和席小荷。”
  “这是个好主意!”孟楚妩嬉笑。
  季亦恨不得用筷子扔她。“吃饱了。”
  孟楚妩看了看腕上的表,不觉间已经快一点半。
  “我晚上要去席大司令家,要一起吗?”
  “跟我有关系?”
  “你不去看看席小荷啊?我觉得她肯定特别希望你去看她。”
  “烦不烦!”季亦对一切热烈的感情都本能地排斥。
  “看来我们席小荷还有漫长的革命道路要走呢。”孟楚妩无视她的烦躁,用餐巾擦了擦嘴,然后起身。
  两个人一起往外走。
  季亦比她高一些,步态很正;孟楚妩的身材则更加妙曼,穿着打扮和长相也更加惹眼,服务员都在偷偷地瞄她们。
  她们在餐厅门口分开。
  等紫太将车开过来的时候,孟楚妩又下意识地看了看手心,那光标的红色没有继续加深,她寻思着是时候召唤那只妖艳的小猫咪来聊一聊了。
  回到家,下了车之后她立刻在心里召唤道,“阿系!”
  系着绿色领巾的雅典娜也不知从哪里倏地跑到她的脚边,不远处的池清和陈蓝迎还以为这小猫是跟孟楚妩一起回来的呢。
  两名女佣看着孟楚妩和小猫一起走上楼梯。
  “孟小姐和席小姐没在一起,好不习惯呢!”陈蓝迎远远地看向孟楚妩的背影。
  “她们又不是连体婴,不可能天天时时黏在一起!”池清其实也有点不习惯,因为孟楚妩结婚以后,只要能看到她的地方,都会有席小胭的身影。
  “你知道席小姐去哪儿了吗?”
  “主人的事情,我哪可能什么都知道?”
  “真希望她早点回来,我看孟小姐的背影有点孤单。”
  “你是不是磕她们有点中毒了?”
  “是的吧。”陈蓝迎都快要忘记手中的事情了。
  ……
  虽然距离远,小女佣的对话孟楚妩依然能听得清楚,Alpha的听力一次次地令她感到震惊。
  以前网络上总有人给她拉郎配写明星同人文,估计就是陈蓝迎这种狂热类型的粉丝干的。
  拾级而上,不由自主地想起席小胭,孟楚妩面上露出笑。
  “阿系,你的猫粮和玩具都到了。”她俯下身,抱起上楼梯有些吃力的胖猫。
  雅典娜装模作样地挣扎几下,就心安理得地任由孟楚妩将她抱在胸怀。
  “我不稀罕那些东西哦。”我雅典娜又不是到这个世界来吃喝玩乐的。
  “能不能给点面子?”
  “能不能不要自作多情?喵呜——”
  “我不准你这样跟胭胭说。”孟楚妩一急,都忘了阿系并不能跟其他人直接交流。
  “早知如此,当时拖着不签约是闹什么?”
  “啊?——”
  孟楚妩反应过来,没再说什么。真香定律嘛,具有普适性。
  到了二楼,她把阿系放下来。“你不是说要去看看姜熹洋吗,见到人没?”
  “见是见到了,但那个女人疯得有点可怕哦。”雅典娜想起那个眼神像是能洞悉所有般明亮的女人就不寒而栗。
  “如何可怕?”
  “她见到我之后,若无其事地跟她身边的护士小姐说‘那只猫看起来很好吃’。”
  “都怪你长得太美味。”孟楚妩低下头,看了看肥嘟嘟的阿系。
  “以后靠自己吧,不要再使唤我去做这种莫名其妙的事情了哦。”
  “你这甲方,是要逃走了吗?”
  “我四处溜达也挺危险的,要是出了什么意外,你就会有很长时间找不到我。”
  “你还会出意外啊?”
  “嗯,要是我的系统介质——就是这猫身被破坏的话,就得回穿书局重造,需要一段时间。”
  “知道我为什么找你吧?”
  “潜在的巨大危险没有消除,我们的光标当然还是红色。”
  “这个会不会有时限,或者说影响我的气运之类的?”
  “只要你和席小胭的感情稳定,一般来说是不会的,你们的感情和谐,不管发生什么意外穿书局都会设法为你们扭转局势,所以在不确定怎么消除危险的情况下,你只要好好经营好你和席小胭之间的感情就行。”
  “这样啊。”
  孟楚妩推开房门,一股淡淡的花香扑面而来,是席小胭的气息。
  她在身边的时候,因为一直闻得见,孟楚妩反而会忽略;人离开之后,这带着淡淡清甜的香气又变得如此清晰了。
  孟楚妩这才发现,她过人的不只有听觉,连嗅觉也是极为敏锐。
  她一坐下,雅典娜便跳进她怀里。
  一边撸猫,她一边拨了席小胭的电话。
  一次,没接通;两次没接通;第三次没接通,孟楚妩下意识地紧张起来。
  这个点,她们和姜恬洋饭局也该结束了。
  孟楚妩当机立断,打了罗枇的电话。
  “孟小姐,有事吗?”罗枇说话一向很机械。
  “知道胭胭现在在哪儿吗?”
  “一个多小时前,我们才将她们送回席家。”
  “那没事了。”
  “再见。”
  孟楚妩打算睡一觉再去接席小胭。
  她才上床,席小胭的电话就打了过来,“妩姐姐,晚上别来接我了。”
  “怎么?”席小胭的声音有点沙哑,她总不可能哭过吧?孟楚妩不太确定。
  “我想在家里住一晚。”
  一向坦荡的她居然不说变卦的原因,这不是席小胭的风格,孟楚妩忙问,“是不是家里出了什么事情?”
  “不是的,就是——”席小胭忍了下,“今天我有点不想见到妩姐姐。”
  “……”孟楚妩的心都跳到了嗓子眼,看来今天发生的事情要比腾云剂事件的后果要严重得多,“能告诉我原因吗?”她强忍住焦急,语气依然平静。
  “不想说。”
  “胭胭,是不是因为姜恬洋——”
  “不是,是因为妩姐姐,”席小胭打断了孟楚妩的话,“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但现在要是见到妩姐姐,我会生气,我不想生气,所以——”
  见到她就生气,孟楚妩慌了,肯定又是渣A干下的好事。
  背锅侠太难了,她急得都要忍不住爆粗口,幺蛾子真是天天有!
  “如果是因为我做了惹你生气的事,那我情愿你对我发脾气也不希望你对我避而不见。”
  “生气的样子很丑,而且,虽然也不能说不是因为妩姐姐,但我不是生你的气,妩姐姐别误会。先挂了——”席小胭嘟地挂了电话。
  孟楚妩抬手一看,手心光标的红色果然肉眼可见地加深了。
  一旁的雅典娜“喵”了一声,“席小胭会不会是中离间计了哇?”
  “离间计?姜恬洋!”
  孟楚妩也不是疑心重,但就是,每次和姜恬洋扯上关系就都没有什么好事发生。
  “她不想见你,明显是的啦!”——
  作者有话说:
  谢谢“朕慕林”投雷支持啊
  小天使厚爱了,么么啾啾
  感谢“微风不寿”继续灌溉营养液+1
  (づ ̄3 ̄)づ
  谢谢大家阅读陪伴


第34章
  孟楚妩顿时睡意全无,她想了想,又打了罗枇的电话。
  “孟小姐,有什么事吗?”罗枇说话依然很机械。
  “胭胭她们——”问保镖关于席小胭的事,孟楚妩知道这等于告诉她她和席小胭之间生了龃龉,但事关重大她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和姜恬洋午餐的时候,有没有发生什么不愉快的事情?”
  “我们没在场,不确定。”
  不确定?那就是有异常了。孟楚妩继续问,“午餐结束之后,胭胭的脸色、行为举止和平时有差没?”
  “午餐之后,二小姐回到家之前都没怎么说话。”
  “席小荷呢?”
  “大小姐一路上——”
  “别怕,照实说。”
  “大小姐一路上都在骂孟小姐。”
  “行。谢谢你。”
  那一头,罗枇愣了下,她还想多说几句的,没想到孟楚妩就挂了,大小姐骂得也太难听了,就算她不喜欢孟楚妩,但她还是觉得,大小姐那样骂二小姐的伴侣实在太没礼貌,不过,她们的大小姐也不是今天才没礼貌的——
  挂断电话,孟楚妩看向雅典娜,心说,“阿系,胭胭果然被姜恬洋离间了。”
  “还不快去解释清楚哦。”
  “一起吗?胭胭昨天晚上还问起,怎么都不见你。”
  “算了哦,我困,自己的媳妇自己去哄吧。”
  孟楚妩虽急,但席小胭刚说过不想见她,想着横竖人没危险,等她冷静一些再过去反而更好,于是直到天黑以后她才出发。
  她没叫紫太,而是自己开车过去。渣A车的库里有好几辆车,孟楚妩选了红色的那一辆,记忆中,席小胭最喜欢这一辆。
  揣测了一个下午,她还是没什么头绪。
  按理说,席小荷骂她,席小胭一定会反驳,默默承受不是她的风格,以前她要和渣A结婚闹得多大,也没见她跟家里人低头。
  而今天,她居然默默忍受,孟楚妩心想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极度失望和伤心。
  伤心失望的席小胭,常常会沉默下来。
  姜恬洋啊姜恬洋,又是我宠妻路上的一块绊脚石!
  你到底是给了她什么,对她说了什么、做了什么?
  孟楚妩不由得将油门踩到底,她恨不得立刻出现在席小胭面前,立刻搞清楚她不想见她的缘由!
  半个多小时后,孟楚妩到了席大司令的府邸外。
  司令家的门卫是记得她的车的,奈何她在车上摁了几声喇叭,那铁门依旧纹丝不动。
  也不是第一次吃闭门羹了,孟楚妩干脆将车倒到路边停了下来,定了定,然后下车,她不抱希望地摁了摁门铃,不出所料,毫无反应。
  这个家,除了席小胭会对她敞开大门之外,就没有人欢迎她。
  平整敞阔的大门外,淡淡的灯光挟裹着孟楚妩那玲珑的身影,连夜色都遮不住她神色中的焦灼。如果是以前的渣A,这时候一定砸门了,她每次到席大司令家总是搞得声势浩大,在宁静的住宅区引起轩然大波,以至于这一家人都对她避之不及。
  孟楚妩不喜欢那种粗暴的风格,她拿出电话,拨了席小胭的号码。
  很意外,席小胭很快就接通了。
  “妩姐姐,你怎么来啦?”电话中,她的声音已经恢复如常。
  孟楚妩烦躁的心像是得到安抚,瞬间平静了许多。
  “不是说好了晚上来接你的?”她后退几步,抬首踮起脚尖,目光越过门头,远远地眺望着门内深处的宅子,那儿灯光闪烁,一片宁静。
  她不确定现在想要见到席小胭的心情,是因为担心她更多,还是担心自己更多。
  焦灼依然在,她知道,内心的焦灼在见到席小胭之前都不会轻易退散。
  “我也说了我想在家里住一晚的。”
  “席小胭,你是不是忘了?——”
  “什么?——”
  两个人的声音中都带着一种欲言又止。
  刚才听到门铃声,席小胭叫门卫开门,却被席小荷生生拦住了,“席家不欢迎孟楚妩,谁敢给她开门试试!”
  他们一家人都已经做好大门外的孟楚妩会像以前一样闹得人尽皆知的心理准备,然而,屏息静气的他们,并没有等来记忆中噩梦般的砸门声。
  席大司令甚至已经命令家里的警卫,“孟楚妩要是再像以前那样翻墙头,立刻给我拿下捆绑起来撂出去!”
  虽然他也知道,十几个警卫根本奈何不了一个s级的Alpha,哪怕她并没有受过专业的格斗训练,但Alpha天生的优势摆在那儿,对付一二十个人并不是什么太难的事情。
  只是,预期中的翻墙头也没发生。
  严阵以待的一家人反而变得不知所措起来。
  所以,当孟楚妩的电话一打进去,席小胭就立刻接了。
  “以前我不是跟你说过吗?”渣A说过的话让孟楚妩感到有点羞耻,“结了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