样子。
  席小荷一抬头,只见妹妹和她的好姐姐正站在她面前,她也说不清这一刻的心情,反正,现在她是一点闹腾的力气都没有了。
  “走了。”她有气无力地说,“你们也走,让我一个人在这儿静一静。”
  孟楚妩的下巴朝席小荷肿起来的脚踝微微扬了扬,席小胭这才注意到她姐的异样。
  “你的脚怎么了?”
  “我叫你们走,没听到啊!”席小荷抬起头,“是不是非要逼我发火?!”
  ——
  作者有话说:
  谢谢“朕慕林”再三投雷鼓励支持
  谢谢小天使厚爱哇么么么啾
  感谢以下小可爱的灌溉
  感谢“朕慕林”灌溉+10
  感谢“沈耶耶要健康”灌溉+3
  感谢“柒”灌溉+2
  感谢“微风不寿”灌溉+1
  (づ ̄3 ̄)づ
  新的一周继续冲鸭
  作者咕会努力哒


第32章
  席小荷抬起头,对准孟楚妩那张过分美丽的面孔,那张不可方物的、好像不论主人想要什么都能得到的脸,大声吼:“是不是非要逼我发火你们才好过?!”
  孟楚妩懒得理会追爱挫败而怒火中烧的女人,她那双向来勾魂摄魄的眼神略略地扫过狼狈的女人,再扭头看向席小胭时,她的神情已经变得淡然而温柔。
  “妩姐姐,这儿让我来就好了。”席小胭知道她姐是死要面子活受罪的类型,现在她自觉出了糗,全世界的人投向她的目光对她而言就是笑话她,这种情况下,任何一句关心话对她来说就是尖针,只会增加她的痛苦。
  孟楚妩点头,转身折回,她欣长优美的背影随即没在半敞的大门后。
  席小荷见她妹妹并没离开,火气不停噌噌往上冒。
  她觉得席小胭也一样讨厌,长得完美无瑕不说,基因等级偏偏还那么高,完全把她们父母那少得可怜的爱心和关心全部夺走,到最后却还装作一副根本不稀罕的模样,想想就来气。
  “你不走还杵在我面前干什么?!”席小荷一开口就没好语气。
  席小胭知道这时候杠她几句,她会更好受,“别忘了,这儿是妩姐姐家。”
  “怎么,不是你的家么!我在她家门口坐几分钟,难不成你还想跟我收费?”
  “如果你想给,好啊!”
  “牙尖嘴利最讨厌!”
  姐妹俩陷入沉默。
  淅沥沥的雨声趁势将她们围拥。
  清晨冷凄凄的雨气四处弥漫着。
  空气透着一股清冽,刚刚萌生不久的绿叶的气息被雨水击打得四散。
  “早跟你说了不需要追得这么紧,你偏不听,最后把自己弄得这么狼狈,受伤了疼的还不是自己!”席小胭见姐姐不停地抹着脚踝,那儿红通通的,已经肿得老高,看着让人心惊,就算平时姐妹之间不怎么和睦,她看着还是不禁心疼。
  “我高兴、我乐意!你管得着吗?”
  “这样么!”席小胭看向雨幕中,神情若有所思。
  能让她姐这么卑微的,大概是真爱了吧。
  为什么季亦姐非要这样冷淡呢?
  两个人忽然地睡一觉,对她来说,是不是,什么都不代表?
  就像妩姐姐那些匆匆的过往一样,什么都不代表——
  “你到底要在我面前杵到什么时候!”
  被打断思绪的席小胭没理会姐姐恶劣的语气,她绕到她身旁坐下来。
  她知道,这时候要是她撂开她,说不定她的眼泪就要来了。
  席小荷一向外强中干,看着很凶悍,事实上心里就是个脆弱、缺爱和想要被关注的小女人,所以她才会被季亦那样英姿飒飒、干练又独立的职场女性吸引。
  “季亦姐早晚会明白你的心,如果她想接受,自然就会来找你啊。”席小胭的声音不大,很快就被淅沥沥的冷雨声吸走了。
  “那个女木头,冷冰冰的最讨厌!”席小荷想起刚才的一幕。
  她不懂得,那么急不可耐地躲开她,干嘛又要管扭伤的她?
  直到现在,她抱起自己的力道仿佛还停留在身上,不曾离去。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性格,你不能因为她不接受你的喜欢就讨厌她。”
  “不会说话就给我立刻闭嘴!”
  就在席小荷吼完这一句,刚才离去的孟楚妩又出现了。
  她手里拿着扭伤喷雾,还端着一个小盆,里面有冰块和毛巾。
  “不打算进屋?”她说得漫不经心,语气让人难以分辨出她是语出关心,还是随便敷衍。
  “哼,装什么好人!”在席小荷眼里,孟楚妩尽是在她妹妹面前做样子,完全就是一只活了千年的老狐狸。
  席小胭站起来,接过孟楚妩手中的小盆和喷雾剂,“谢谢妩姐姐。”
  孟楚妩看向席小荷,依然是漫不经心地说:“请不要对我媳妇那么大声,这样会吓到她。”
  “嘁!”席小荷嗤之以鼻。
  “胭胭,我要出趟门,中午可能不回来。”孟楚妩自动忽略掉席小荷的无礼。
  “又是因为工作吗?”
  “Miss宫刚打来电话,说有个导演发来邀请,还送来了剧本。”
  “之前你不是说要休假到五月底呀?我们的蜜月——”席小胭觉得她们蜜月简直乱七八糟,就好像,所有的开心事都随着她们婚礼的结束而结束了。
  孟楚妩答应过她的事情,首先是结婚后的头三天要在床上度过没做到,其次,现在她就要抛下自己去工作了啊?
  “不然——我打电话拒绝Miss宫推掉吧。”孟楚妩看得出来席小胭不希望她出门,这下雨天,她自己也懒得出门;再者,最近她也不想工作,虽然说那个导演非常有分量、非常有才华。
  但宫雪伊一再强调,那剧本的作者是新生紫微星,她才编剧了一部电影,参演的两个明星都已经有跻身一线的火爆势头;她还一再保证,说她绝对会这部剧本感兴趣,且强调说剧作者本人特别希望能跟她合作。
  导演没强调,剧作者倒显得更积极!
  “别再我面前演戏了,酸死人,要去要留,干脆点。”席小荷抢着吐槽。
  这两个人没事就腻歪,那总是深情款款的眼神、那腻腻歪歪的说话语气——当全世界的人都不存在似的,受得够够的。
  “妩姐姐还是去吧。”
  “你真舍得我去啊?”
  孟楚妩和席小胭继续无视席小荷。
  “嗯,但你要早点回来。”
  “好,你等我。”
  这时,紫太已将车开进廊下通道。
  孟楚妩下了台阶,在等待紫太下车为她开车门前,她回首抬眸一笑,“胭胭,我已经开始想你了怎么办?”
  “妩姐姐,我也是。”
  孟楚妩笑着张开怀抱。原来,宠爱一个自己喜欢的人,简直不费吹灰之力。
  席小胭把盆和药放到花坛边,三两步跳进了她的臂弯中,那背影轻快如燕。
  爱情的酸臭味引起席小荷的剧烈不适。
  季亦冷冷的面容倏然浮到她的脑海,令她一阵心灰——
  昨天早晨,宫雪伊就约孟楚妩见过,为的是一档大火的综艺节目,节目组想邀请她参演第二季。
  但孟楚妩一口拒绝了,她说她不喜欢综艺节目。
  搞得宫雪伊特别纳闷,孟楚妩之前明明最爱综艺,因为这种节目常常有很多养眼和想抱大腿的嫩O,席小胭到底何德何能,短短时间就让她转性了?!
  “节目组说参演价格可以再商量,你要是觉得他们的报价——”宫雪伊觉得那综艺节目也是最顶尖的,要流量有流量,要牌面有牌面,拒绝了未免可惜。
  孟楚妩打断她,“不是价格的问题,而是节目的录制时间和我的蜜月时间冲突了!”
  宫雪伊跟她磨了很久,最终孟楚妩还是没有同意参演这一档五月初就要录制的综艺节目。
  宫雪伊虽然性格强势,但碍于孟楚妩风头正盛,而且两个人已经合作多年,也了解她的脾气,就没再勉强。
  今天在电话里,孟楚妩又不由分说地表示:“最近,我根本不想工作!Miss宫也知道我刚刚结婚,你能不能不要总是拿工作来打扰我?”
  “我的姑奶奶!”宫雪伊也不想打扰她,但这次的导演和编剧组合,错过少说也要等三五年,演员的人生有几个三五年可以等?更何况去年她才拍了一部电影,“李像和阳纱梦这样的组合,你不可能不知道对你的事业会产生多大的影响吧?再说了,那剧本可真的是无可挑剔——”
  “那我过去一样吧,”孟楚妩依然提不起热情,“先看看他们送来的剧本。”
  比起导演和剧作者,让她禁不住诱惑的是剧本。
  现在,一提到工作,她就下意识地抵触。
  原本就谨慎的她因为过劳死过一次的她变得更加谨慎了,反正钱已经够多,犯不着再去受苦受累,甚或是重蹈覆辙。
  “这剧本,你一定会喜欢的!”宫雪伊似乎在那边拍着胸脯保证。
  截至目前阳纱梦只独立编剧过一部电影,渣A看过,内容确实够诡谲够惊艳够惊世骇俗,业界已经将她吹成最有才情、最有潜力的新生代编剧。
  这编剧特别低调,爆火之后不示人真面不说,也不接受采访,据说和导演都是邮件联系,连电话都从不打。
  所以,没有人知道阳纱梦是男是女、是老是少。
  孟楚妩听宫雪伊说阳纱梦希望跟她合作、还说剧本是为她量身定做的,谨慎的她下意识地觉得这个低调神秘的编剧有点反常。
  “一会儿见。”孟楚妩挂了电话。
  她有个职业病,就是喜欢看剧本,合不合作是另一回事,一听说有好剧本,她就想一睹为快。
  紫太开车向来很稳,他话也少。
  在去往经纪公司的一路上,车里很安静。
  孟楚妩透过车窗,第一次仔细地打量这个城市,其繁华程度与她之前生活的鹏城有过之而无不及,鹭城也是地处南国,大多街树都是热带植物。
  半个多小时之后,蓝水仙娱乐公司到了。
  孟楚妩从地下车库直接到了宫雪伊的办公室楼层。
  她刚从电梯里出来,拐过楼层大厅的时候就见到了她候在宫雪伊办公室门旁的助理阿蜓的身影。
  孟楚妩不紧不慢、步态从容地走过去。
  “孟姐,Miss宫已经在里面等着您。”阿蜓拿着她办公的笔记本,那样子,显然已经做好去记录工作的准备。
  “我们进去吧。”孟楚妩在宫雪伊办公室门前停下,举手在木门上敲了两下,然后推门而入。
  蓝水仙娱乐公司王牌经纪人宫雪伊的办公室宽敞,洁净,灯光明澈。
  “今天怎么那么准时?”宫雪伊从她的电脑屏幕上抬起头。
  孟楚妩没记错的话,昨天见面的时候,宫雪伊对她说的第一句话也是“今天怎么那么准时”,难道渣A在工作中都是拖拖拉拉的吗?
  “我们不是约好十点见?”她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十点差五分。
  “最近你真的打破了我对你的固有印象。”宫雪伊站起来,抓起桌上的一个文件袋,率先走向她办公室内的六人小会议桌。
  孟楚妩和阿蜓随即也走过去。
  宫雪伊的助理在她们的面前分别放下一瓶小瓶的矿泉水。
  “谢谢。”孟楚妩说。
  不只宫雪伊,这次阿蜓和宫雪伊的助理均愣了下。
  孟楚妩从她们的表情中推测,渣A以前大概没有道谢的习惯。
  接下来宫雪伊巴拉巴拉说了一大堆。
  阿蜓在一旁做着记录,手指在键盘上飞快地起落。
  孟楚妩听宫雪伊吹完导演吹编剧,像是完全不想停下来一般,大约二三十分钟过去了她还意犹未尽,在喝水的间隙,她问了孟楚妩一句,“你有什么想法?”
  “剧本写完了?”孟楚妩的目光落到文件袋上。
  “写完了。”宫雪伊将文件袋推到孟楚妩面前。
  “我先看看,看完再说。”
  “……”宫雪伊在桌底下揪了下大腿,孟楚妩接演电影前看剧本绝逼是头一次。
  “这几年拍了不少作品,好片烂片齐飞;以后,我要先遴选一下剧本,免得再拍烂片落人口舌。”孟楚妩知道宫雪伊在想什么,就漫不经心地解释了一句。
  打开文件袋,果然是业内一贯的作风,剧本样本没有影片名字,她草草地看了下角色人设和剧情简介,是悬疑加惊悚题材,大致讲述一场非常可怕的实验,为了能成功,主角不惜冒险亲身上阵,却没想到这实验是一场别有用心的阴谋……
  “确实,到了我们这种段位,是该多注意口碑和影响。”宫雪伊依旧想不通,孟楚妩就结了个婚,气质怎么全变了,从之前的玩世不恭、散漫人生和目中无人一下子变得兢兢业业、言出必行,甚至——谦和有礼。
  连她的着装都不像结婚前那么张扬了。
  虽然说今天她也是一身醒目的红黑撞色对称裙,但比起以前她动辄深V或者斜肩那种爱露爱显,今天她可谓包得很严实了。
  难道是因为下雨降温?
  宫雪伊,你想什么呢?脑子坏了吧!宫雪伊心中自嘲。
  “还有别的事吗?”孟楚妩觉得宫雪伊应该差不多说完了。
  “要是方便,我约一下李像导演那边,大家找个时间一起吃个饭,我们当面聊一聊,对合作应该更有帮助。”
  “吃饭和合作一样,等我先看完剧本再决定吧。”
  这么谨慎?宫雪伊再一次大跌眼镜,相比而言她还是更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