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警官,不要这么难搞好不好!”
  “那女人,听不懂拒绝,就——”
  “很烦?”
  “嗯。”
  “席小荷爱上你了啊!”
  “这还需要你说?”
  “你打算怎么办?”
  季亦做了个深呼吸,“烦啊,懒得管。”
  “喝酒。”孟楚妩心想,季亦的心一定是被搅乱了。
  想到席小胭对渣A猛烈而又痴心的情感,她大致能想象得出席小荷会有多强烈,虽然她们一个是Omega,一个是Alpha,但毕竟是姐妹,性格中肯定会有相像的地方。
  受渣A的影响,季亦多多少少也风流,对待感情一直比较随意。
  偏偏她们遇到了专一又认真的席家姐妹。
  季亦会觉得烦,从某个层面说,孟楚妩觉得她对席小荷也许不仅仅是厌恶。
  “今天她跑到警局找我。”
  季亦又把话题拉了回去。
  “所以,你们局里的人都知道了?”孟楚妩相信,那种事情对席小荷而言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因为她天生就擅长引起骚乱。
  “差不多吧,她送了我99朵花——”季亦的脸上泛出苦楚,“玫瑰花。”
  “真热烈。能419,怎么也算不上讨厌吧?平心而论席小荷也很漂亮,她的眼睛尤其好看,就是性格——”
  “席小荷说要是我不把她从黑名单里解除,就天天到警局跟我表白!”
  “她会说到做到的。”
  “你还真是了解她。”
  “你也知道,之前我追席小胭的时候吃了不少她给的苦头。”
  “再说了。”
  静默笼罩下来。
  酒杯空了,季亦又给彼此倒了半杯。
  “求醉?”孟楚妩见便宜发小心情低落,又一脸倦容,就迟迟没提昨天拜托给她的事情。
  “这个量,不至于醉!”
  “心情差的时候,比较容易醉。”还有,提出要喝酒的人,也比较容易醉。孟楚妩没说出这后半句。
  “真羡慕你,好像,你喜欢的人都喜欢你,你是不是没有吃过爱情的苦?爱情,就是一杯苦酒!”
  季亦开始变得感性起来,孟楚妩知道她有点上头了,“追席小胭,我也吃了很多苦好么!她家人直到现在都不待见我。”
  “席小胭待见你不就得了?”
  “这倒是,被你一说,我还真是幸运。”
  孟楚妩心里一阵苦涩,她知道季亦说的是渣A。
  她下意识抬起右手看了看,那泛红的光标依然隐隐闪着,她完全无法不确定接下来的人生走向会是什么样。
  “现在,该说你昨天拜托给我的事情了!”季亦换了话题。
  孟楚妩心里一紧,面上却一派平静。
  不论渣A对姜熹洋做了多么离谱的事情,她都不打算表现得太过惊讶。
  作者有话说:
  谢谢“朕慕林”再次投雷鼓励支持
  谢谢“常常似风”投雷鼓励支持
  么么么啾啾
  感谢“Charlie”灌溉+5(づ ̄3 ̄)づ
  谢谢订阅支持的小天使小可爱们
  周末愉快哦


第30章
  “你认识姜熹洋吗?”季亦又换回了她办公时的利落口吻。
  “要按是非题回答季警官吗?”孟楚妩不喜欢朋友间的交谈变得那么沉闷。
  “对。”偏偏季亦不解风情。
  “不认识。”
  “委托的侦探回馈了消息,据疗养院护士透露,姜熹洋刚刚进疗养院的那一阵带着一个你形象的人偶,人偶被切了双耳割了舌头砍了十指断了双脚——好好回想一下再回答我,你认不认识姜熹洋?”季亦说完,还从钱夹里抽出一张照片递过来。
  照片上的女人看起来和姜恬洋颇为相像,穿着军装的她显得特别干练,她的眼神给人一种邪气的感觉,好像在凝视着这世界的黑暗。
  和姜恬洋给人这个世界所有的坏事都绝不会跟她沾边的清纯印象相反,姜熹洋给人的感觉是,她对这个世界上所有的邪恶了如指掌,并深谙所有令人痛不欲生的方法。
  这女人——
  搜遍渣A的所有记忆,孟楚妩都没有寻到关于她的蛛丝马迹。
  “我的答案依然是,不认识。”孟楚妩确定,渣A跟这女人没有过任何瓜葛。
  “你认识车洪萱吗?”
  孟楚妩现在就是黑人问号脸,一个姜熹洋已经让她非常摸不着头脑,现在又来一个车洪萱。
  “也不认识。”
  “车洪萱是姜熹洋的伴侣,侦探从姜熹洋以前的朋友口中获得的信息,车洪萱离开她之后,没多久姜熹洋就疯了——”
  孟楚妩忍不住了,“……所以你现在怀疑我插足她们的感情生活?这明显不是真的好吧,我的感情史网友捋得比我还清楚,我压根就不认识车洪萱。再说,你认识我这么多年,你见我当过三吗?!”
  “只是问询。”季亦冷冷道。
  “必须尽快找到车洪萱!”
  “嗯,侦探在找。”季亦右手指节叩了叩桌面,又问,“你查姜熹洋干什么?”
  孟楚妩觉得这件事没必要瞒着便宜发小,“之前我总觉得姜恬洋对我怀恨在心,但又不明所以,就让人去打探了下,结果听说是因为她姐姐发疯的事,我不方便再自己查,才拜托给你——”
  “到现在你还是怀疑腾云剂和姜恬洋有关?”
  “综合下来,你不觉得她的嫌疑最大吗?”孟楚妩反问。
  这件事季亦也一直耿耿于怀,她想继续往下查,但主负责人冯警官却一反她严谨的行事作风,坚持结案,“你不是也同意结案了?”
  “我同意结案,并不代表我相信真凶已经伏法,也不代表我不会继续往下查。”
  孟楚妩不想不明不白地背莫须有的黑锅。
  光渣A一个人的黑锅,已经够她承受了。
  两个人又喝了半杯,季亦起身准备回家。
  “在这儿睡吧,你的房间小池一直有打扫。”孟楚妩看时间也不早了,加上季亦看上去真的累。自从她父母回了老家以后,这几年她基本处于孤寡状态。
  孟楚妩母亲从不管她,在她遇到席小胭之前,她们这对一起长大的Alpha常常出双入对,仿若家人,她们要好到在彼此的家都有为对方预留房间。
  两个人的绯闻对象中都有对方。
  席小胭会吃季亦的醋,孟楚妩一点都不觉得意外。
  “可以吗?”
  “什么话这是?”
  “你结婚了!”
  “结婚了,我就不是你朋友了?”
  “现在不怕你老婆吃醋了?”
  “……”
  这便宜发小比孟楚妩想象中要敏感。
  不过,她还是留下了。
  渣A给她留的房间在三楼。
  季亦上楼后,孟楚妩简单地收拾了下桌子,然后也上了楼。
  回到房间,刷好牙之后她看了看时间,十二点还差七分钟。
  本以为喝了很久,其实才过了一个多小时,她记得她下楼的时间是十点三十多。
  卧室里很安静,怕吵醒席小胭,孟楚妩下意识地放慢脚步。
  床上拱起来的身影半蜷缩着,她应该是背对着灯光微弱的床头灯。
  孟楚妩走到席小胭的正对面,轻轻地在床沿上坐下,脱了鞋,慢慢地爬回床上。
  “妩姐姐,你干嘛去了?”
  席小胭的话语声很含糊,却又带着令孟楚妩陌生的关心。
  以前,不论多晚上床睡觉,不论她怎么辗转难眠,世界上都没有人知道。
  而现在,她发觉她的一举一动都有人在乎。
  “我把你吵醒了?”孟楚妩见她并没有睁开眼睛。
  席小胭一般十点就上床睡觉,她说那是她爸妈对他们三兄妹从小到大的强制性要求。
  她将她的生物钟带到了她们的婚姻中。
  “妩姐姐出去的时候我就醒了。”席小胭这才睁开了眼睛,她下意识地伸手揉了揉双眼,“快到我怀里来,这儿暖和。”
  她的手离开眼部,轻轻地拽住孟楚妩的衣角。
  孟楚妩的心像是被什么击中了一样,这种被疼爱的感觉,陌生却又让她暗暗眷恋,“先说好,是你想到我怀里,还是想让我到你怀里?”
  “每晚都是我睡在妩姐姐的怀里,偶尔我也应该对你敞开怀抱呀。”席小胭的手缩回去,挽了挽散到她脸颊上的长发。
  孟楚妩躺下之后,席小胭的手臂就自然而然地环过来,作势要将她拉进胸怀。
  “这样明天你该没办法从我怀里醒来了。”孟楚妩还不太习惯被爱,尽管明知道席小胭喜欢的也是她,但对没有过亲密关系的她来说,这种身体接触依旧陌生。
  并不是她不渴望,而是,她还没能度过穿书之后拥有太多的缓冲。
  “只要每天醒过来都能看到妩姐姐,我就心满意足了。”席小胭收紧手臂,将孟楚妩拉的更近一些,像是已经忘了她一开始的问题。
  两个人的额头轻轻贴到一起,那触碰不出所料地在孟楚妩的心里激起层层涟漪。
  席小胭自己知道,更多的是她往孟楚妩身上贴,这种状态,一点都不像孟楚妩睡在她的怀里。
  孟楚妩将手放到席小胭的腰际上,她下凹的腰线照例令她吃惊。
  之前,她觉得自己的腰已经够细够长,但跟席小胭比起来,她就是粗腰。
  “你总是这么容易满足。”孟楚妩不想让对话停下,因为一停下,她会忍不住胡思乱想。
  “并不是这样——”席小胭的吐息若有似无地喷到孟楚妩的脖颈,令她痒痒难耐、忍不住想后退。
  “那是怎么样的?”
  “重点在于对象是妩姐姐啊。”
  说要让孟楚妩睡她怀里的席小胭像只小猫一样往前钻,最终,她的脸贴到了她的前胸,接着她又说,“因为是妩姐姐,我才会心满意足。”
  席小胭真的从来不掩饰她对孟楚妩的喜爱。
  这种直接的情感一而再地令孟楚妩感动,她从来没有像席小胭这样,对一个人毫无保留过,能够这样彻底地去喜欢一个人,仿佛是一种天赋,因为,一旦有一点点的私心,就没办法表现得如此纯粹无邪。
  “你这样贴着我说话,是故意的吗?”实在是太痒了,孟楚妩忍不住轻轻地在席小胭的腰际上掐了一下。
  “咯咯咯……”席小胭果然笑着退开些许,“妩姐姐真讨厌!”
  “你确定我真的讨厌吗?”这样对话好像每天都在发生,就是吃饭和喝水一样,孟楚妩居然习惯了。
  “我只是嘴巴上说说而已。”
  孟楚妩抽开搭在席小胭腰上的手,帮她拨开她额前的头发。“我就知道是这样。”
  “妩姐姐,你还没回答我刚才你干嘛去了!”
  席小胭退开之后,说话变得顺畅多了。
  “刚刚季亦过来,我下去陪她喝了几杯。”
  “难怪有酒味,原来是季亦姐啊。”
  席小胭故作幽怨的样子把孟楚妩逗笑了,“你要怎么样才会相信我跟她的关系是纯洁的?”
  “我没有说你们的关系不纯洁好吧?!”
  孟楚妩忍不住捏了捏她的鼻尖,“你嘴巴没说,但你的眼睛,你的表情,还有你的动作全都说了。”
  “妩姐姐,干什么总是这样对我动手动脚?”
  “你不喜欢我对你动手动手啊?”孟楚妩简直精准地按住了席小胭的死穴。
  “喜欢是喜欢的,但——”席小胭一如既往的坦荡直接。
  “怎么?”
  “算了。”
  “不要算,说出来。”
  “你这样,我就会忍不住想亲你。但现在,我又不能亲你,就——很难受。”
  “哈哈哈哈哈……”孟楚妩本来没想法,席小胭这样一说,她也很想亲了。
  “我说的是真的。”
  “我也没说你说的不是真的。”
  “唉什么时候才能实现亲亲自由,还有那个那个和那个都自由啊——”席小胭又不自觉地幽怨起来。
  “席小胭你很涩啊!要不我们别来日方长了,现在就——”
  席小胭忙用手堵住了孟楚妩的嘴,“我不许妩姐姐这样蛊惑!我承认我很涩,但是我只对妩姐姐一个人涩啊。”
  孟楚妩立刻挣脱她的手,“你难道就不能有一点自己的抵抗力吗?”
  “……说起来不怕妩姐姐笑我,我对姐姐从始至终就没有任何抵抗力的!”
  太直白了,太直白了!
  直白到孟楚妩无言以对。
  沉默忽然罩下来,席小胭静静地看着孟楚妩,眼睛里的欢喜就快要满溢了。
  这一刻让孟楚妩冷不防地想起小时候被母亲抱在胸怀里的感觉,安全,安全得就好像所有的伤害都没有可乘之机;温暖,温暖得像是春回大地的时节见到百花盛开的那种喜悦。
  “这种时候,妩姐姐都不表示一下吗?”
  “胭胭的意思是?——”
  “除了嘴巴,别的地方都可以亲的啊。”
  孟楚妩觉得这一刻,自己就像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小学鸡。
  唉,亏自己还有渣A百花丛中过的经验加持,居然沦落到让席小胭一一教授。
  “你确定别的地方都可以亲啊?”觉得很丢脸的她只好在口头上试图挽尊。
  “算了,还是脖子以上,嘴唇以外吧。”哪怕微乎其微,席小胭也不想让孟楚妩闻到其他Alpha的气息。
  孟楚妩亲了她的额头,眉心,还有眼睛。“还要吗?”
  “可以了,其他的改天再说吧。”席小胭甜甜地笑了。
  两颗心脏不约而同地跳到失序,以至于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