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怎么不请自来,难不成得到了什么消息?
  她脖子上的饰品还是那么讲究,一次一个样,也不知每次她是怎么换的。
  “如果有牛油果的话,给我做一杯牛油果奶昔。”席小胭补充了一句。
  雅典娜在她脚边蹲下,美丽的尾巴优雅地圈到了她的脚踝上。
  席小胭俯下身,将猫抱起来,“小铃铛真可爱,这项圈是你们给她戴的吗?”
  池清和陈蓝迎都摇头。
  “那是妩姐姐咯!”席小胭看向孟楚妩。
  孟楚妩不置可否,她注意到陈蓝迎始终没抬头,往常她也这样,不怎么敢抬起头看她们,就问了一句,“小陈没事了吧?”
  “是哦,还说早晨问一问,结果妩姐姐出了事——”席小胭也看向陈蓝迎。
  陈蓝迎这才抬起头,昨天哭得太厉害,她的眼圈还有点肿,“我没事了,谢谢关心。”
  “现在罪犯自首了,你不用再害怕。”说完,孟楚妩朝门口走去。
  席小胭抱着阿席,也跟了上去。
  “孟小姐人真好,很关心人。”陈蓝迎看着孟楚妩的背影说。
  “席小姐也很好的,早晨孟小姐.信.息.素失控的时候,那么忙乱的时刻,她还记得叫我把你带到花园里。”池清觉得她们两个都很好。
  “如果可以,我倒是愿意为孟小姐做点什么。”
  “想什么呢?我劝你还是不要在危险的边缘试探,即便席小姐的身体不允许,你也犯不着献身呀!”
  陈蓝迎觉得,池清这个Beta是不会懂得她们Omega的心的。
  她说,“我不是那个意思,就是,孟小姐对我有恩,我就想为她做点什么。”
  “报恩的方式很多,但——献身是最要不得的,走吧,孟小姐她们喜欢你做的饮料,想要报恩的机会来了。”
  “唉,你就这么明目张胆的欺负我,我要向晁姨告状!”
  “孩子啊,我这是给新员工锻炼的机会好吧,怎么能说我欺负你?”
  两个年轻女佣笑笑闹闹往厨房走去。
  孟楚妩和席小胭出门直走,右拐穿过花园,再一直向东边走,经过一片草地之后,就到了游泳池边。
  花园有专门的园艺师负责打理,景色一向都很好;庭院的卫生是一个阿姨在负责,到处都很干净,游泳池的水在阳光下蓝汪汪的,透明见底。
  “喵呜——”雅典娜见泳池旁的竹林上有小鸟,便挣扎着从席小胭的怀里跃下。
  孟楚妩心里有话想问阿系,但席小胭在,也没急着开口。
  她们走到泳池旁的阳伞上坐下来。
  午后的风轻轻吹打竹林,发出惬意的声音。
  雅典娜已经跑到了墙边的竹林旁。
  席小胭看向阿席,许久后才收回目光,她说,“我查了下,资料上说折耳猫折耳是因为基因突变,它们大数都会患上软骨病,这种基因突变对折耳猫就像悬在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谁也说不清什么时候会病发。幸好,阿席看起来还算健康,你看她动作,很矫捷的!”
  孟楚妩看向竹林,那折耳猫正仰望着竹尖,跃跃欲试想往上爬。
  她寻思着,阿席是穿书局的系统,折耳猫说不定只是她的系统形态,应该不用承受这种基因突变的痛苦,但她也不好跟席小胭解释,就回道,“——没有买卖就没有伤害,我们是不是不要再给阿系买对象比较好?”
  “我也是这么想的。”席小胭想起前几天她们到猫舍看猫,幸好当时没遇到合适的,“妩姐姐,要不我们找个时间送阿席去做绝育吧!”
  “嗷呜!”雅典娜回过头,深深地看了席小胭一眼。
  前一刻她才在心里夸了她,这一刻,她又觉得这个女人很危险。
  “请告诉你的女人,我不要对象,也不需要——绝育!!”
  脑海里发出阿系不顾形象的咆哮,孟楚妩差点忍不住笑出声。
  席小胭的目光又看向猫,她并没发现孟楚妩的异样。
  “妩姐姐,阿席的目光为什么忽然变得那么可怕,像是——像是带着杀气?”
  席小胭真的被阿席回过头的目光吓了一跳,那带着怨恨和杀机的眼神真的是一只可爱的小猫咪可以拥有的吗?
  “也许,她是在思考怎么爬到竹树上捉小鸟呢!”孟楚妩敛住笑意。
  她想,阿系最近估计都不想再挨近席小胭了。
  “阿席,不可以捉小鸟,我已经让小池给你买了最好的猫粮,还有最好玩的玩具,最近两天应该就能收到!”
  “喵哟呜!”雅典娜不屑一顾。
  “妩姐姐,阿席是不是能听懂?”
  “是的吧!那个——”孟楚妩干咳几声,“绝育的事情,我看还是算了吧,说不定阿系想跨品种恋爱,绝育了她就——”
  “这样吗?我是怕她的小孩——”
  “先别管了,就这样,两人一猫,刚好。”
  “妩姐姐还真是喜欢活在当下。”席小胭决定听孟楚妩。
  这时,池清和陈蓝迎带着茶点和果汁来了。
  太阳已经西斜,阳光悄然探进孟楚妩和席小胭的伞下。
  暖风不知将什么地方的花香吹过来,拂到她们的脸颊上,发梢上。
  将点心和饮料放下的两个女佣,离开后频频回头。
  “要是我也能像孟小姐她们这么好命该多好!”
  “她们一定是拯救过世界的。”
  “大概吧,要不然怎么会这样——有钱有颜,有名,还有甜甜的爱情。”
  “像我们这样咸鱼,下辈子也没办法投到这么好的胎吧?”
  “那就,晚上梦里约。孩子,梦里什么都有!”
  “池姐,你也没比我大多少吧,干嘛老叫我孩子?”
  “晁姨不也这么叫你?”
  “我成年了的。”陈蓝迎又回头向那把伞下看去,孟楚妩那把火红色的头发,真的好美,还有她的眼神,每一眼,对她来说,都像是一场劫难。
  游泳池边,雅典娜见孟楚妩她们吃东西,虽然不饿,但她就是馋。
  从竹林旁折回的她轻车熟路地钻进席小胭的怀里。
  孟楚妩在脑海里说:“刚你拿眼神凶我女人,一转眼又跑进她怀里,所以你这只猫有尊严吗?”
  “嗷呜!”雅典娜直接过滤掉孟楚妩对她的猫身攻击。
  “哈哈哈——妩姐姐,你看阿席馋食的样子,小眼睛尽看着我手里的甜点。”
  “赏点给她!”孟楚妩用大发慈悲的语气说。
  席小胭依言,掰了一小块点心给阿席。
  不料,阿席抬起右前脚,把她的手推开了。
  “居然不吃!”
  “不用管她。”
  孟楚妩端起杯子,喝了一口芒果椰浆汁。“胭胭要游泳吗?”
  脑海里冷不防地浮现出渣A以前的夏天在这个游泳池里玩闹的画面,那些画面还真是让人一言难尽——她竭力转移注意力,好将那些记忆压下去。
  “现在太阳偏了,估计有点凉,算了吧。”
  “到夏天就不会有这种困扰了。”孟楚妩跟渣A一样,游泳游得很棒。
  “说到困扰——”席小胭擦了擦手指,侧首看向孟楚妩,“有一件事已经困扰我好久了!”
  孟楚妩见她眼神不太对,便下意识地坐直,别又是什么送命题,“什么困扰?”
  “季亦姐她是不是喜欢你?!”
  “噗”的一声,孟楚妩刚喝到口里的芒果椰浆汁喷到了游泳池。
  席小胭见她反应那么大,还以为确有其事,就不高兴地“哼”了一声。
  孟楚妩忙抽纸擦干洒到衣服上的饮料,芒果汁在那价格不菲的白色裤子上留下了淡淡的痕迹她也顾不上了,“我说——”她故意拖长尾词。
  “你不用说,我自己早都看出来了!”
  “我说你这女人,小心思怎么那么多啊?”
  “妩姐姐没有否认不是吗?别人就算了,怎么季亦姐也这样!”
  “季亦那女人跟你说了她喜欢我?”孟楚妩觉得这世界的刀真是防不胜防,“她怎么不干脆跟我表白,我好清清楚楚地拒绝她!不,我要跟她断绝二十几年的关系!”
  “大可不必这么狠!”
  “回答我,季亦她是怎么跟你说的?”
  “季亦姐没有,我不瞎,自己能看得出来。”
  孟楚妩真的无语了,掏出电话直接打过去,同时开了免提。
  “什么事?忙着呢!”季亦不带情感的话语从话筒中传出来。
  席小胭暗想糟糕,忙要去抢孟楚妩的手机。
  孟楚妩眼疾手快,巧妙避开,“你喜欢我,这是什么时候开始的事情啊?”
  “给我滚,我很忙!”那一头,电话下一秒就掐断了。
  “听到没?她对我就像对仇人一样!”
  席小胭其实是想给她姐打听一下季亦有没有男朋友或者女朋友之类的,这打开方式——太失策了!
  嘴上,她也不肯轻易认输,“季亦姐刚刚也没否认不是么!”
  “那我再打一遍——好了!”孟楚妩作势又要打。
  “好了好了——”席小胭觉得要是季亦知道是她说的,脸不丢大了么!
  “你还乱不乱吃醋了?”
  “我哪有吃醋!”
  “看来还在吃醋!”孟楚妩解锁了手机,电话跟着拨了出去。
  “妩姐姐,我不乱吃醋了!”
  孟楚妩这才满意地摁断,“今天我才知道,胭胭这么喜欢吃醋!”
  “谁让季亦姐是女AA恋呢!”
  “反正我不是好吧!”以防万一,孟楚妩在记忆里细细地搜索一番,确实没有渣A跟季亦乱来的回忆,她才放心了。
  刚刚席小胭一顿猛虎操作,她的心还真咯噔了一下。
  幸好,她和季亦是真发小,纯友谊。
  这个席小胭也是知道的,其实,孟楚妩有哪些过往,她大概都知道。
  在她的小本本里,廖雪荟啦,大前天海滩边上的那对双胞胎啦,都是记录在案的,那些都只是孟楚妩的过往,她是不怎么在意,只是那些人闹到自己眼前,她才被影响了心情,毕竟才结婚。
  最重要的还是,孟楚妩已经发过誓,她说自己是她的终极港湾、最后一站。
  席小胭虽然没有全信,但也信了百分之九十九点九。
  “都怪妩姐姐长得太好,人又出名,脾气又好,还会讲好听的话,又会让人开心,所以——”
  “席小胭,你这不是存心要冤枉人么!”
  “喜欢妩姐姐的人太多了。”
  “可我只喜欢你一个啊!”
  “喵呜!”一直很安静的雅典娜妖娆地叫了一声。
  孟楚妩这才回过神,发觉自己刚刚太入戏。
  但,她竟然也没觉得哪里不对,如果可以的话,她真的想只喜欢席小胭一个。
  “妩姐姐,你好讨厌啊!”
  “我怎么又讨厌了?”
  孟楚妩偶尔会有些直女,不太懂得女孩害羞撒娇和生气骂人之间的界线。
  “喵呜!”雅典娜真的很同情她的处境。
  “就是,忽然说这种话,害得我的心——”
  “你的心怎么了?”
  雅典娜听不下去了,她真想跳过去,打开她的脑袋重新改造一下再装回去。
  “我的心在砰砰砰跳。”
  “???”孟楚妩这才发现,席小胭已经完全跳过了吃醋。
  “妩姐姐,我喜欢你只喜欢我一个!”
  席小胭脸微微红了。
  席小胭脸红的样子,美呆了。
  孟楚妩才知道原来她刚刚是在心动。
  该死,她现在也觉得心在砰砰砰跳了。
  “我们都结婚了,这不是理所当然的么!”
  “也是,我不该胡思乱想的。”
  “也不怪你,怪我。哪天我的让季亦写个不能喜欢我的保证书。”
  “哈哈哈……可以吗?”
  “为什么不可以?她是女AA恋嘛,我得防着点,幸好你提醒了我。”
  孟楚妩故意说得浮夸,反正季亦是渣A的发小,这样对她也不算重色轻友吧?
  “那好啊。”
  “胭胭,我们家厨房里的每瓶醋,你都可以随便吃,但季亦这一瓶,你还是不要乱吃比较好。”
  席小胭不置可否,只做了个鬼脸。
  “我去下卫生间。”她站起来。
  “要不要我送你?”
  “妩姐姐真讨厌!”
  “我不想跟你分开太久啊。”
  “我会很快回来的。”
  “嗯,快点回来,不然我会想你的。”
  席小胭笑得跟一朵花似的。
  席小胭走了之后,孟楚妩的脚尖轻轻地碰了碰阿系,“得了,真有那么恶心吗?”
  “呕——呕——救命!”阿系用实际行动回答。
  “我这不是在用爱经营我们的婚姻么!”
  “受不了这爱情的酸臭味惹!”雅典娜觉得她要好长时间才能缓得过来。
  “说一说你获取到的情报吧,”孟楚妩收住笑意,“还有,为什么我手心的光标还在隐隐泛红?”
  被孟楚妩要求出卖色相这件事,雅典娜一直耿耿于怀,她不高兴地回答,“有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要先听哪一个?”


第29章
  “好消息先。”孟楚妩现在心情很好。
  席小胭刚才那微微含羞又带着喜悦的笑让她感到愉快。
  “好消息是,你的直觉是正确的,姜恬洋对你怀恨在心。”
  “——这算哪门子好消息?!”孟楚妩气得想敲这只妖艳猫咪的小虎头。
  “能确定她对你有敌意,不算好消息哦?”雅典娜没好气地反驳。
  “阿系,我让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