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论发生什么事情,孟楚妩发现她的睡眠都不再会被影响。
  好的睡眠让她觉得,就算穿书后糟心事不断,但生活依然充满了盼头。
  不像前世,拍戏的季节,失眠的每一夜之后,白天的工作简直无时不刻都在透支着生命,以至于下场悲惨。
  “妩姐姐,你是不是做了什么美梦啊?”
  才一睁开眼睛,席小胭就笑语嫣然地问她。
  孟楚妩发现先一步醒来的她又这样□□裸地盯着她看了,直到把她看醒还不舍得挪开眼睛。
  “为什么这么问?”和好看的女人对视的温馨,常常让她忘记烦忧。
  “我看你满面含春、嘴角上扬,像是很开心的样子。”
  “满面含春?我说——”躺着的孟楚妩伸手拨了拨手肘撑着身子半躺的席小胭左鬓的长发,尾语拖得长长的,“到底是我满面含春,还是你春心荡漾啊?”
  “妩姐姐胡说,我才没有春心荡漾好吧!”
  “那你为什么笑得这么灿烂?”
  “还不是因为——”席小胭忽然垂下眼睫,避开孟楚妩的直视,“坏死了,你明明知道我看着你就会很开心还要这样问我!”
  “我不知道啊,我不知道你看着我就会很开心。”孟楚妩发现逗席小胭还真是其乐无穷。
  “快点回答我的问题好么!”席小胭像是撑累了,干脆躺了下去。
  孟楚妩侧身,跟她面对面,这一刻,她切身体会到了《长恨歌》中那句“从此君王不早朝”的意味,看着这样可爱的妹妹,谁还有心思去做别的呢!
  “干什么那样看着我,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席小胭语气带嗔,孟楚妩没回答她的问题,她的意见都写在了她那张柔柔嫩嫩的白皙小脸上。
  “当然有!”
  “啊!”席小胭忙揉揉眼角,“还有吗?”
  “请问,我有跟你说是眼屎吗?”
  “那是什么?”
  席小胭啊,你也太相信渣A了吧。
  孟楚妩觉得吧,还可以继续逗一逗,于是她点了点自己的脸颊。
  席小胭这一次没再上当,“妩姐姐骗人!”
  “我干嘛骗你啊,不信你自己去拿镜子照照看。”
  席小胭果然上当,她爬起来,忙伸手抓住那把手拿镜,细细地照起来。
  “好啊又骗我!”席小胭气得咬牙,转过身抓起枕头就要捂孟楚妩的脸。
  “唉唉,我还真没骗你!”孟楚妩及时掸开枕头。
  “我什么都没看到!”
  “我说——”孟楚妩又故意拖长尾词,“有的人才二十三岁,就好已经瞎了啊!”
  “还嘲笑我!”
  “嘲笑你?”孟楚妩倏地起身,然后俯身将那把手拿镜抓过来对准席小胭的脸,“你自己好好看嘛!”
  席小胭又细细地照看,还是没看出所以。
  “刚刚你对我笑,眼睛里,脸颊上全都是可爱啊。你再笑一笑,就有了的。”
  席小胭果然又笑了,“妩姐姐好讨厌啊!”
  “我讨厌?我不信!”
  “哈哈哈哈哈……”席小胭的笑声,就像春风掀起飘窗,轻柔地触及孟楚妩的心扉,她已经不记得有多久没有这样放松过了。
  原来,恋爱真的会让人沉溺啊。
  仅仅是置身在不属于自己的恋情中就能得到这么多的快乐,如果席小胭和自己相爱,那快乐岂不是要翻倍!
  看着快乐地笑的席小胭,孟楚妩不禁心生贪婪。
  努力一下,你可以的。她悄悄地在心底这样自我攻略。
  “我是不是笑得太夸张了?”席小胭清澈的双眼中还噙着浓浓的笑。
  “没有,我喜欢看你这样开心地笑。”孟楚妩由衷地说。
  她是那种,看到别人的开心也会不自觉地感到开心的类型。
  “妩姐姐总是这样——”席小胭看着孟楚妩的眼睛,红唇抿直,“总是这样冷不防地让我感动!”
  “这也感动?”孟楚妩觉得意外,“你也太容易感动了吧?”
  席小胭摇摇头,“不,我只是容易被妩姐姐感动!”
  她的情话,猝不及防又带着重叠递进的效果。
  孟楚妩就有一种吃到了席小胭和渣A狗粮的感觉。
  比起因为席小胭的开心而开心,她觉得,她对恋人这种纯粹的、彻底的喜欢更让她感动。
  “你再这样楚楚动人地看着我,我就想抱你了。”
  “可以啊,你抱吧。”席小胭大大方方地张开双臂,一副任你索取、无限供应的慷慨模样。
  孟楚妩没有犹豫,一把将她揽入胸怀,这个女人,她想要好好地宠她,不只是宠前面三章,而是要宠到这本小说的尽头。
  “妩姐姐的怀抱是这个世界上最温暖的地方了!”
  席小胭的声音贴着孟楚妩发丝,轻轻地释放出来的热气让孟楚妩头皮一阵发麻。
  “温暖是温暖,我那个什么——”
  “什么?”
  “又需要抑制剂了。”这具身体反应和回应的速度快到让人吃惊,孟楚妩到现在还是很不适应新,她忙推开席小胭,“下次再抱。”
  她滑下床,直奔装着抑制剂的抽屉。
  “妩姐姐,要不我们来吧!”席小胭的语气是如此坚定。
  正在拉开抽屉的孟楚妩整个人不由得一僵,唉,席小胭都还没怎么撩呢,她不过就是贴在她耳畔说了一句话么?身体里的血液都在躁些什么呀!
  她不敢回答席小胭,回过神,她立刻将抑制剂撕开,含入口中之后才站直转身。
  “不行!”孟楚妩坚定地拒绝了席小胭的善意,她不要她委屈,不要她为了她献出自己,“等到你身体准备好的时候再说。”
  “这样吗?”席小胭语气转淡,被拒绝像是伤到了她的自尊。
  孟楚妩见她神色变黯,忙又补了一句,“今后我们有一辈子的时间,不急于一时半刻。短短几天,你已经注射了两次抑制剂,现在,你的身体不允许——”
  “嗯,知道了。”席小胭不再看着孟楚妩。
  “我先去出去透透气。”
  床上的席小胭坐正,怔怔地看着孟楚妩进入卫生间,呆呆地听着她洗漱的声音,纷乱的心渐渐地安静下来。
  等孟楚妩洗好走出来的时候,两个人远远地对视了几秒钟,她们什么都没说,但又像说了千言万语。
  直到孟楚妩离开房间许久,席小胭才从那种眼神交流后的空虚中回过神,然后下床也去了卫生间。
  她洗了澡,换了一身明亮的春装,然后下楼。
  很意外,季亦又来了。
  孟楚妩和她正坐在客厅里聊着什么。
  她犹豫了下,决定过去打一声招呼。
  “季亦姐来啦!我的事是不是有新进展了?”
  因为孟楚妩的易感期到了,席小胭距她远远的。
  季亦看了看她,又看了看孟楚妩,这时才发觉原来她病恹恹的发小到了易感期。“有进展,但不知算不算好消息。”
  席小胭在另一端坐下来,跟她们相距大概三四米。
  她说:“我的事让你们警员费心了。”
  “职责所在,义不容辞。”
  “那进展是什么?”席小胭又问。她觉得孟楚妩说得对,不揪出罪犯,谁能保证这种事情会没有下一次?
  孟楚妩替季亦回答她,“等会儿我再跟你说,季亦还有工作。”
  “那——好的。”席小胭站起来,“我吃早餐去了,妩姐姐你们用过了没?”
  “我没胃口。”孟楚妩回道。
  “我吃过了。”季亦显然不想多做逗留。
  席小胭离开一会儿之后,她也起身告辞。
  “不送了。”孟楚妩脸色不好,服了抑制剂,她觉得症状不只没像昨晚那样得到缓解,身体反而更难受了,现在她一点都不想动弹。
  “唉!”季亦微不可察地轻叹一声,她真不懂这朋友是怎么了?以前易感期她怎么可能会忍着,更何况现在还结了婚。
  席小胭的出现让孟楚妩改变得真多,现在鹭城有名的那几家声色场所都要忘了她这号人物了。
  “我回警局了,实在难受就叫唐司晋过来给你看看,干什么这样忍着?”
  季亦担心她,忍不住又说了几句。
  “没事,我已经服过抑制剂。”孟楚妩摆摆手,示意她赶紧走。
  因为还有事要忙,再说季亦也不是喜欢啰嗦的类型,冯警官让她交代的事情已经交代完,她没再多作逗留。
  她转身迈着快步离开了大厅,刚走出孟楚妩家的大门,猛地迎面撞见了最近她一直躲避不及的那个女人。
  季亦刚想跑,那女人动作比她更快,倏地揪住她的胳膊,“季亦!”
  “席小荷,我说你有意思没?”
  “我会吃人吗?你跑什么跑!”
  “你会!”
  “你给我滚!”
  “你放开,我滚。”
  “季亦,我们聊一聊。”席小荷将正事撂开,拖着季亦往前花园走。
  “席小荷,我跟你没有什么好聊的!”
  嘴巴这么说着,但季亦却任由席小荷拽着往前,平时一贯的清冷形象全无。
  她们一路牵牵扯扯,拐进了花园的凉亭里。
  “请你先放开我好吧,抓着一个警察不放像话吗?”季亦现在就是后悔,非常后悔跟这个女人扯上关系。
  “见我就跑,你还算是一个警察吗?”席小荷不止没有放开她,还拽得更紧了些。
  “你有什么话就好好说好吧,不要像个讨债的人一样!”季亦声近哀求。
  “为什么拉黑我,为什么翻脸不认人,为什么不敢面对我,为什么要骗我?!——”
  “我说你这个女人——”季亦被席小荷一通噼里啪啦的为什么问得脑袋嗡嗡响,她又挣扎了几下试图抽身,“你能不能先放手?!”
  “不能!”
  “为什么?”
  “为什么?!”席小荷杏眼圆睁,一副怒火中烧的模样。
  “你真的是一个成年女人吗?”
  “我看着不像一个成年女人吗?”
  “席小荷,出来玩你能不能洒脱一点?”
  “不能,你说你喜欢我我才跟你上——”
  明明四下无人,季亦还是惊得忍不住捂住她的嘴,“拜托你,求求你,我们的事不要在这儿说好么!”
  “呜呜呜——”席小荷跟季亦揪扯得更厉害了。
  两个女人在凉亭里扭来扭曲,席小荷看起来很凶,但要不是季亦让她,她早都不知被撂倒几次了。
  扯了一会儿,季亦真的受够了这个胡搅蛮缠的女人,就发狠一下把她抵到柱子上,威胁道,“你要是再闹,我就在这儿把你办了!”
  “怎、怎么办?——”席小荷是那种你软她硬,你硬她软的类型。
  季亦一发力,她就怂了。
  “你不就是想要我继续——”季亦头一偏,凑近她的耳边,“睡你!”
  “季亦,你这个女流氓!”席小荷的吼声,已经失去了刚刚的凶悍气势。
  “对,我是流氓!你最好早点认清这个事实。”
  “哼!”席小荷被季亦贴得失去气势,一失去气势她身子也跟着软了下来,便不自觉地松了抓着对方的右手。
  等她回过神,季亦已经走远。
  “季亦!季亦你讨厌——”席小荷红着脸在凉亭里冲着一身制服的季亦大喊,“我恨你,我真的好恨你!”
  季亦捂住耳朵,头都没回。
  直到她的身影消失,席小荷才收回目光,原路走向主宅。
  见到池清将席小荷带进餐厅,还在吃早餐的席小胭心中一惊,今天吹的什么风?
  ——


第25章
  在吃早餐的席小胭心中一惊,今天吹的什么风?她姐姐居然不请自来!
  “席小姐——”
  池清一开口就被席小荷举手打断。“没你的事了,下去吧。”
  她就像在自己家里一样,随心所欲地对别人家的佣人下命令。
  池清看向席小胭,见她点了头,也没别的吩咐,她才默默退出餐厅。
  席小荷到妹妹对面站定,双手交叠抱在小腹上,“这才结婚第几天,孟影后就好厌倦你了?我如花似玉的妹妹一人寂寞早餐,看着怪让人心疼呢!”
  “你非要影响我吃早餐的心情吗?”
  嘴巴这么说,席小胭内心毫无波澜,她早已经习惯姐姐总是对她冷嘲热讽的姿态,也已经放弃了跟她友好相处的尝试,反正都是白费力气。
  “怎么,我不配吃孟影后家的早餐吗?”
  “你大老远跑过来,是为了跟我一起吃早餐吗?”
  对总喜欢跟她针锋相对的姐姐,席小胭有时候也很刻薄。
  席小荷下车之前下定了要跟妹妹好好说话的决心,但刚刚在门外忽然遇到季亦,被她一番刺激,她马上就把刚下定的决心撂到脑后。
  她现在只想找个人撒气,却没想到二次分化之后的妹妹,脾气也像是二次分化了一样,她再也不是之前的小受气包妹妹了。
  “要不是爸妈唠叨,非逼我过来看你,我才懒得来好吧!”
  “如你所见,我很好,你可以回去了。”
  席小荷拉开椅子的右手滞住,席小胭真是越来越不好欺负了啊。
  “来都来了,不打算让我见见你的宝贝影后姐姐吗?”
  席小胭已经没有心情继续早餐,她放下餐具,看向在她正对面坐下的姐姐,“不打算!你要是好奇我们过得怎么样,抱歉,并不是网上和报纸上写的那样我被妩姐姐的情O气得离家出走,相反,妩姐姐对我比以前还要好。”
  “是么!”席小荷觉得她妹妹又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