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流过汗,席小胭的长发看起来还有些潮,“妩姐姐,抱抱我!”
  孟楚妩垂下眼眸,温柔地笑了笑,“怎么不叫姐姐亲你?”
  她说完俯下身,作势要亲。
  没想到席小胭将脸别开了。
  这反应大出孟楚妩所料,她还是那个喜欢索吻的席小胭吗?
  气氛变得有些尴尬,孟楚妩讪讪地坐直,左手不自觉地在耳畔的头发上摸了摸。
  席小胭紧了紧勾在一起的手劲,像是道歉,又像是对她刚刚的避开在解释着什么。
  “今天还是不要了,不——”席小胭看着孟楚妩,轻轻地摇着头,“最近都不能了。”
  “你不喜欢姐姐亲你了?”孟楚妩逗她,“你不喜欢亲姐姐了?”
  “喜欢当然是喜欢的。”席小胭无力地笑着,眼睛里闪着亮光,“但改天吧。”
  “能告诉我原因吗?你知道的,亲吻又不费力气。”
  孟楚妩知道一定不是这个原因,她从她的表情了看到了欲言又止。
  不想让她憋在心里,不想让她因为今天的事情留下阴影。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她能够这么自然而然地疼惜她。
  仅仅因为合约显然是说不过去的,虽然她做事一向力求完美,但这一刻,她对席小胭跟对工作还是有所不同。
  她对她的担心比她对待工作时更加真情实感,也更加柔情以待。
  也许吧,在这个能够和女人光明正大地恋爱的这个世界里,她压抑了多年的情感真实流露了,席小胭真的是,她一见就打心底喜欢的姑娘。
  只是,碍于席小胭喜欢的是渣A;碍于初来乍到;也碍于别无选择的必须宠她,所以自尊受损,孟楚妩才不愿意承认,从被她吻得快要窒息的那一晚,她就被她吸引了。
  “妩姐姐,我身上现在还残留着别人的信息素。”
  席小胭的语气有点哀伤,她垂下眼睫,避开了孟楚妩的目光。
  孟楚妩心里不是滋味。
  这种自我厌恶的心理,她可真是太熟悉了。
  这不就像,她嫌弃渣A的过往和记忆一样吗?
  席小胭情感洁癖的程度令她吃惊。
  她说的别人的信息素,自然不是指令她产生临时情热的人造信息素。
  而是她意乱情迷的时候,被动地接受姜恬洋释放出来安抚她的信息素。
  严格地讲,那连临时标记都不算,只不过是像吸入了某种气息。
  就为此,她居然连喜欢的亲吻都要拒绝,还最近都不能了。
  所以,这样的她接受拥有那么多过往的渣A,是有多么喜欢?
  孟楚妩不禁失神,这种时候不能冒失地安慰她说那没有什么。
  思忖了下,她说,“如果这样就不能亲吻,那么,估计你一辈子都不能亲姐姐了。”
  “噗嗤——”席小胭被孟楚妩可怜巴巴的表情逗笑。“那不一样!”
  孟楚妩莫名感到心疼,席小胭严于律己,对渣A却如此宽容,不,是纵容。
  她这么纵容她,所以原著里渣A才会变本加厉、失去底线以至于席小胭最终死了心。
  “明明就是一样啊。”
  “一辈子都不能亲,那我还要不要活了?”席小胭微微嘟嘴,她气鼓鼓的样子,看起来软萌软萌的。
  “我这不是以你的标准来自我要求么!”
  “妩姐姐,抱抱我!”席小胭又说了一遍。
  孟楚妩刚想俯身去抱她,席小胭忽然挣扎着想要坐立。
  于是,她向前俯身一捞,轻轻松松就将她揽入胸怀。
  “妩姐姐的怀抱好温暖!”
  “小妹妹,你这样贪恋姐姐的怀抱,是不是小时候很缺爱啊?”
  “……”
  席小胭默了一会儿,下巴搭到孟楚妩的肩头,在她耳畔轻声道,“严格说,是缺;缺姐姐,的爱。”
  她清清淡淡的语气中有一种理所当然。
  “姐姐以后会把全部的爱都给你。”孟楚妩说完才发觉,她宠妻营业似乎有点用力过度了。
  偏偏怀里的小妹妹很吃这一套,她笑的很轻很轻,孟楚妩不看也能想象出她如花般的笑靥。
  “这么开心啊?”孟楚妩说。
  “嗯,很开心!”席小胭抱在孟楚妩的腰际的手环得更紧了一些,“我最喜欢妩姐姐喜欢我。”
  “我都跟你保证过多少次了?”
  “妩姐姐,带我回家吧!”
  孟楚妩本想跟她聊聊姜恬洋,但看她现在精力不济的模样,心想还是改天吧。
  反正,她们有的是时间。
  作者有话说:
  端午节欸
  小天使小可爱们,端午安康佳节愉快哦!
  祝大家假期好心情啦啦啦啦啦
  (づ ̄3 ̄)づ


第20章
  夜晚,席小胭睡着以后,孟楚妩辗转难眠。
  有人蓄意陷害席小胭这件事一直悬在她心头,虽然警局的人答应会抓紧时间继续调查,发小季亦也让她放心会跟进,甚至席大司令也说了有必要会派人,但她还是觉得这件事情或许没那么容易查清。
  想喝水但卧室里没了,她下楼,这时候佣人们都休息了,她只好自己动手。
  倒好热水,等水凉下来的时间,孟楚妩不自觉地心里唤道,“阿系,阿系!”
  “喵呜!”雅典娜敞开的窗台上跃下来。
  才几个小时不见,她粉红色的小领巾已经换成一款黑色的领结。
  她可真是——孟楚妩觉得阿系比过得她精致多了。
  “阿系,你知不知道是谁做的?”
  在孟楚妩的注视下,雅典娜优雅地跳上沙发,“以后不能这样不分时间地召唤我!”
  “怎么,难道现在不是你的工作时间?也是,春天的夜晚,你大概要忙着见你的情猫!”
  孟楚妩见她那别惹我的不高兴眼神,忍不住逗她。
  “哼,人家才不要你管!”
  “阿系,回答我的问题。”
  “书里没写到这件事,我跟你一样。”雅典娜的尾巴扫来扫去的,有点心不在焉。
  “你不是穿书局来的吗?”孟楚妩伸出左手,轻轻地顺了顺猫背,“还以为这个世界尽在你们的掌控之中。”
  “穿书局只能看到文字所描述的一切,置身小说世界的时候,因为你们的生活按一天二十四小时运转,其间会有很多文字描述不到的事情。更何况,加上你的人生重置过,可以说今后的每一天都是未知的。”
  “那有你好像也没什么用啊。”孟楚妩还以为阿系会是她的金手指。
  “我不能插手的,只是来跟你签约。”
  “合约中甲方的权利和义务第三条,甲方特派合约大使雅典娜到小说《影后孟楚妩》世界中以协助乙方孟楚妩完成净化小说基调——”
  “嘿嘿,简单说就是要你跟我签约哦!”
  “……”
  孟楚妩觉得她对阿系期待得太多了。
  “还有事吗?没的话,我走了哦!”
  “阿系,在这个家住下吧,胭胭她们好像都喜欢你。”
  “那你呢?”雅典娜扬起矛头,眯着眼睛对孟楚妩进行灵魂拷问。
  “我从没养过宠物,不太知道怎么喜欢你。”
  “呵!我就知道,每次找我,都没见你招待过。”雅典娜别过猫头,一副被伤到小心肝的模样。
  “我还以为你是假猫,都不需要吃东西呢。”孟楚妩抱歉地淡笑。
  “昨晚的餐厅,他们提供的猫餐就很不错。”雅典娜对她的不上心非常无语。
  “你要是住下来,我会让她们去准备的。”孟楚妩拢了拢长发,然后试了试水温,热度刚好,可以喝了。
  “这次没什么危险,相反,你和席小胭的感情被拉回了正轨。”
  雅典娜趴下来,孟楚妩的身边很温暖,她都有点困了。
  “怎么会没危险?要是胭胭她——”
  “胭胭?”
  刚刚趴下去的雅典娜扬起前身。
  “有什么不对?”
  “没,叫得很亲密,很顺口。”
  “这明显就是伤害胭胭的行为,她出什么意外,对你和我都没好处不是吗?”
  “看看你手心!”雅典娜又软软地匍匐下去。
  孟楚妩抬起右手,白天那淡绿色的光点颜色变深了。“你怎么会知道?”
  雅典娜有点不耐烦地坐立起来,将右前脚抬到半空。
  她脚心粉色肉垫中也闪烁着一个绿色的光点。
  “你的意思是,如果她有危险这个光点就会变色?”
  “不只是她,包括你在内,所有会影响到你们婚姻和谐的因素都会让它变色。”
  “原来这是我们婚姻健康的信号光标。”孟楚妩定了定,范围过于宽泛,它根本起不到警示作用。
  “可以的,比如现在,你可以暂时放心了。你的重心是经营好你的婚姻,至于恶人,有人去抓,你大可不必自己动手。”
  “阿系,晚安了。”孟楚妩觉得不该离开席小胭太久,她该回房了。
  “孟楚妩,你比我预想中更快进入状态!”
  雅典娜淡淡地调侃。
  孟楚妩以为对席小胭一见倾心的事被阿系看透,脸上不禁一热。“我这不是在按合约办事么!”
  “喵呜!”雅典娜看出了某人在口是心非。
  想到席小胭睡前跟她的约定,孟楚妩起身,头也不回地朝离开了客厅。
  第二天早晨,孟楚妩一睁开眼睛就见到席小胭近距离地盯着她看。
  “你干什么?”她咕哝一句,席小胭距她太近了,她不得不往后退一些。
  “看妩姐姐啊。”席小胭笑语嫣然。
  她半躺着,左手肘撑在枕头上,掌心托着下颌,她那头浓密的墨发如瀑般垂落。
  “我有什么好看的?”孟楚妩揉了揉眼睛。
  连续三晚,即便是发生了不意外的昨天晚上,孟楚妩依然睡得很踏实。
  近年来一直折磨着她的失眠似乎彻底消失了,就连被席小胭盯着看,她都一无所察。
  “妩姐姐最好看,妩姐姐天下第一好看!”
  席小胭眼睛又清澈又黑亮,语气也非常真诚。
  即便知道自己确实长得好,但一睡醒就听到这样的彩虹屁,孟楚妩还是觉得很开心。
  “小嘴真甜!”孟楚妩伸手在她朝上的右脸颊上亲昵地刮了刮。
  “妩姐姐今天又没尝,怎么知道?”
  “那你的意思是,我现在可以尝了?”
  “嗯,不行!”席小胭像是撑累了,于是就躺了下去,双手交叠垫在脸下,那水灵灵的眼睛依然看着孟楚妩。
  这样的她,看上去格外乖巧可爱。
  “该起床了,你怎么反倒睡下去?”
  “等一会儿!”席小胭明眸轻眨,她的睫毛长得都能煽起一阵阵的微风了。
  “怎么?”
  “我想这样,什么也不做地看着妩姐姐。”
  席小胭脸上的笑,是看着心爱的人那种由衷地幸福的愉悦。
  “嗯,那我也这样,什么也不做地让胭胭看吧!”孟楚妩才发觉,宠爱好看的妹妹原来是这么上头,以前都没去恋爱真是可惜了。
  而且,才穿书第三天而已,这样的事情好像已经发生过好几次。
  她一点都不觉得腻歪。
  相反,见到席小胭笑得开心,她也觉得很开心。
  “妩姐姐,你这么纵容我,要是我的要求越来越多怎么办呀?”
  “比如说?”
  “就是这啊那啊的,人的心,总是想要得更多嘛!”
  孟楚妩想起以前看小说的时候主角常用的台词“命都给你”只觉得超狗血,不现实,但是这一刻,她真的能体会到那种感觉了,就是,当深深地喜欢一个人的时候,这种冲动的确是会产生的。
  “忘了我之前对你说过的吗,我会对你毫无保留!”
  这是渣A对席小胭说过的花言巧语之一,孟楚妩不过是照搬而已。
  “咯咯咯——”席小胭娇声笑着,好像昨天所发生的种种全都烟消云散了。“妩姐姐对我真好。”
  “你不用每天都说一遍啊!”
  “不,我每天都要说好几遍。这样,我就再也不会生妩姐姐的气了!”
  “如果姐姐做错了,就要生气啊,这样我才会改正,变得更好。”
  “妩姐姐不需要改正,因为,妩姐姐已经全天下最、最好的女人了!”
  啊,这高帽!
  孟楚妩受用的同时又隐隐担心,最、最好的女人,那是一点错都不能出了吧。
  “你夸得我都——”她找不到词语形容现在的心情,以前也不是没人夸她,但她从没这么开心,“你再夸,我就该沾沾自喜了。”
  “没关系,姐姐沾沾自喜吧。”席小胭又眨了下眼睛。
  她们就这样腻歪着,无所事事地。
  直到池清上楼,告诉她们说季亦来了,她们才起床。
  作者有话说:
  谢谢小天使“Spirit@”投雷鼓励支持
  谢谢小天使“凌”投雷鼓励支持
  谢谢小天使“Ling-凌”投雷鼓励支持
  (づ ̄3 ̄)づ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可爱们
  “Spirit@”灌溉+8
  “哈哈哈”灌溉+4
  “时司语”灌溉+4
  “Ling-凌”灌溉+3
  “?耶耶”灌溉+2
  “微风不寿”灌溉+1
  么么么啾


第21章
  早晨九点钟,太阳已经升得很高。
  见孟楚妩和席小胭下楼,坐在客厅里的季亦站了起来。
  她们寒暄了几句,池清走了过来,说:“孟小姐,早餐准备好了,要现在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