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这儿只有她一个s级的Alpha,更何况还是她将席小胭约出来的,被怀疑是正常的。
  “抱歉,我没照顾好小胭妹妹。”
  孟楚妩没理会姜恬洋,走向前。
  那躬身为席小胭擦汗的护士忽然感到一阵压迫力,急忙让开。
  孟楚妩左手握住席小胭的右手,右手在她额上抚了抚,虽然烫,但已经没在烧。
  “席小姐已经安定下来,事不宜迟,我们还是先带她回医院吧。”主治医师说。
  “嗯。”孟楚妩点头。
  她站直,目光又与姜恬洋对上,这人的目光多清新啊,清新得就好像这个世界所有的坏事都绝不会跟她沾边;清新得让一旁的医生和护士都觉得,孟楚妩怀疑她的好心相助是一种罪恶。
  孟楚妩能感觉出来,除了她自己和姜恬洋,这咖啡店里还有一股很高等级Alpha的信息素。
  让席小胭冲破临时标记的保护而产生临时情热的那股信息素是谁的,正是目前医生、警方以及孟楚妩本人都急于知道的事情。


第18章
  到医院,直等到快天黑,席小胭依然没有醒。
  警察局打来电话,叫孟楚妩方便的话尽快去警局一趟。
  她交代罗枇和罗枇看好席小胭,她一醒过来就打她电话,并想着医院之内不至于再生意外,匆匆去了。
  路上,她给休假中季亦打了电话,季亦说她已经在警局。
  孟楚妩到警局的时候,她已经在警局门口等她。
  季亦带着孟楚妩往里走,姜恬洋恰好迎面而来。
  两人视线又一次对上,无人开口,错身而过的瞬间,孟楚妩身上容易被刺激的Alpha因子忽地躁动起来,那是她与人敌对时身体的本能应激反应。
  同是Alpha的季亦自然察觉到了孟楚妩的躁动,她忍住被她气息刺激的不适,忙拉住她的手加快向前的步伐。
  进入谈话室之前,季亦嘱咐了一句,“控制好你的情绪。”
  孟楚妩这才反应过来,调整了下才进去。
  负责调查的冯警官已经在里面等候着,孟楚妩一进去,他就说道:“席小胭的情热原因已经出来,在她喝的咖啡里有人造信息素腾云剂。”
  腾云剂是人工合成的Alpha信息素,无色无味药效猛烈,是违禁品,这是国民常识。
  这种信息素曾让数以万计的Omega被害,十几年前已经全面被禁,近年来几乎绝迹;这种信息素本是军方所有,偶然外泄被不法分子加以改造流入社会,曾引发很多人为的悲剧。
  冯警官继续说:“咖啡店的老板和在场的员工都已经问询过,加上目前掌握的证据,可以将他们初步排除在外;此案涉及违禁品,影响重大,我们暂时控制了咖啡店老板,案件还需要进一步调查,等有了结果会第一时间通知孟小姐。”
  接下来就是一些例行的问询,确认孟楚妩当时并不在场之后,又问了一些她和席小胭之间的情况,冯警官就告诉她可以回去了。
  孟楚想起姜恬洋,想必她已经被问询过,应该是嫌疑不大她才能安然离去。
  “姜恬洋那边呢?”孟楚妩依然觉得她很可疑。
  “姜小姐有不在场证明。我们跟孟小姐一样急于揪出不法之徒,放心,我们会尽快查出真相。”
  “不在场和拥有违禁品并不互为因果;拥有者、投放者也可以不是同一个人,这不是——”
  “我们当然也会从这个角度继续进行侦查,但在调查结果得到确认之前,我们不能对任何嫌疑人定论。”
  “我等你们的调查结果。”
  和冯警官交涉完,孟楚妩还要赶去医院,所以并没有在警局多作逗留。
  季亦将她送到大厅,“你事情可真多!”
  她调侃了一句,但语气中却是关心。
  “你有事先忙去吧,一有消息就告诉我。”孟楚妩放下抱在小腹上的双手。
  “嗯,当然。”
  “走了。”孟楚妩挥挥左手,朝大门走去。
  到了警局外面,她等紫太将车开过来的时候,姜恬洋不知道从哪儿走了过来。
  孟楚妩纳闷,她怎么这么久还没走?
  姜恬洋在距孟楚妩一米左右的地方停下,兀自说道:“孟小姐,在你看来我就那么蠢吗?”
  孟楚妩知道她说的是她怀疑她的事情,“你不必在我面前故散迷雾。”
  “你应该知道我和小胭妹妹的情谊吧!”
  “伤人的,大多时候不正是熟人?”
  “你非要认定是我所为不可?”
  “我不轻易认定,而是会——”孟楚妩侧首看向姜恬洋,淡淡说,“查出事实。”
  “嗯,希望你能尽快查明真相,我不喜欢被人怀疑。”
  姜恬洋说完,先一步走近夜色中。
  孟楚妩这才确定,姜恬洋没有离开是在等她。
  她到底是什么来路?
  楚妩返回到医院的时候,罗枇告诉她,席小胭的父亲和母亲来了。
  孟楚妩敲了敲门,推开门的瞬间发现病房里很安静。
  两个老人,一个坐在床旁的木凳上,一个背手站着,加上病床上的席小胭,他们一家人齐刷刷地向孟楚妩看过来。
  老人的脸色都不好,孟楚妩知道他们特别生气不单只因为今天的事情。
  今天发生的意外不过其中之一,之前席小胭不顾一切跟渣A结婚,加上更久之前她的二次分化事件,以及罗枇姐妹俩想必已经向席大司令汇报过廖雪荟来闹的事情——
  这些都能足够二老生气很久了。
  孟楚妩的手还放在门把上,她微不可察地滞了一下,然后才推门走进去。
  病房里是那种刚刚争吵过、充满火.药.味的气氛,空气发僵。
  席小胭已经醒来,点滴挂完撤走了,看她那样子,想是已经脱离危险。
  一见孟楚妩进来,她像是见到救星一般,眼睛瞬间变亮了很多。
  “席司令、官教授好!”她不卑不亢,毕竟今天她也没做错什么。
  “你就这样保护我女儿?”席承川话不重,但嘲讽全开。
  “你们才在一起多久?就没安生的一天。”官栖歌也不喜欢孟楚妩。
  席家除了席小胭的大哥官泛舟,就没有一个人支持她和孟楚妩的婚姻。
  “抱歉,让席司令和官教授忧心!”孟楚妩微微颔首,说完关切地看向床上的席小胭,眼神在问着,你怎么样?
  在孟楚妩回来之前,席承川夫妇已经心照不宣地做好了趁机把孟楚妩狠狠地批一顿的准备,好出她把他们小女儿拐跑这口恶气。
  结果,孟楚妩一改往常的趾高气扬,不只没有如二老预期顶撞他们,反而服低做小,他们一时难以习惯她的巨大转变,这还是那个之前在席家叫嚣“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人能阻挡我和席小胭结婚”然后在众目睽睽之下将席小胭带走的疯狂女人吗?
  不只两个老人惊讶得忘了准备好的台词,
  连床上的席小胭也在被子下暗戳手心,这个有礼貌的女人还是她的妩姐姐吗?还是那个光是头发的颜色就能气得她父亲心脏病发的天不怕、地不怕死也要娶她的飒A姐姐吗?——
  如果刚刚和父母之间不愉快的对话是一场小雨的话,席小胭已经准备好面对孟楚妩回来之后难以避免的暴风骤雨。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预想中的交锋没有发生,局面似乎正朝和平交谈的方向发展。
  “胭胭怎么样了?”
  还是孟楚妩的话将他们一家人从震惊中拉回。
  二老面面相觑,他们显然在用眼神沟通,要不要继续按来之前就约定好的趁机痛骂孟楚妩一顿好挽回季家之前失去的颜面。
  趁父母犹豫的瞬间,席小胭没有先回答孟楚妩,而是看向她父亲:“爸,我没事了,你们回去吧!”她真的不愿看到孟楚妩在病房里跟他们闹起来。
  “连床都下不了,叫没事?一天天胳膊肘往外拐,你是不是要把我跟你妈妈气死!”
  席大司令嘴上数落女儿,眼睛却斜向孟楚妩的方向。
  “唉,你们就不能让我们做老人的安一天心啊?”相比大司令,官教授语气和表情都要温和一些。
  “是我没做好,让二老操心!”孟楚妩对老人一向是让,无限地让。
  一而再地打在棉花,二老不好再对一个诚恳认错的人撒气。
  他们刚刚对席小胭发火,都是因为之前渣A让他们一家吃了很多瘪。
  最重要的一点是,席小胭不听他们的话,她只听渣A的。
  “知道没做好,以后就做得好一点!”大司令完全不看孟楚妩,好像她火红色的头发有多辣他的眼睛一样。
  其实孟楚妩的美很张扬,她完全驾驭得住火红色的头发,那激烈的颜色配上她完美的五官,简直相得益彰。
  “会的。”孟楚妩应着。
  官教授这一次没再附和丈夫。
  二老又对席小胭絮絮叨叨地交代了一会儿。
  席小胭有点不耐烦了,她知道父母并没有多担心她,今天还不是顾及所谓的家族颜面,以及她不久前分化成s级,他们才走这一趟。
  她上高中那会儿,每一次家长他们会都借故推脱,大学四年也基本不管她,就好像她分化成s级Omega之后,他们才意识到有她这个女儿一样。
  “妈你们回去吧,我想睡一会儿。”席小胭失去耐性,一把拉上被子,将自己整个盖住。
  孟楚妩见她跟下午在卧室里如出一辙的操作,崩了好久的神经才微微放松了一些。
  “走吧,我们是多余的!”
  席大司令阴阳怪气地说了一句,他终于看了孟楚妩一眼,但是吹鼻子瞪眼睛地。
  这也怪我?孟楚妩觉得好冤。
  她将二老送到医院门口,在等司机开车过来的时间里,孟楚妩将警局里冯警官说的话简明扼要地对席大司令说了一番。
  她的行为着实又让大司令夫妇吃惊了一番。
  临上车前,大司令难得松口,“这事就先让警局那边处理,必要的时候我再派人,你回去陪胭胭吧。”
  孟楚妩返回病房,见席小胭还蒙在被自己,她走近,伸手拽了拽被子,温柔说:“快把被子拉开,该憋坏了。”
  ——
  作者有话说:
  谢谢小天使“森”手榴弹鼓励支持
  感谢如下灌溉营养液的小可爱们
  “游龍戏鳳”灌溉+23
  “花景吾”灌溉+13
  “kirawolf”灌溉+5
  “?耶耶”灌溉+3
  “Charlie”灌溉+2
  “江山流水”灌溉+1
  感谢大家的鼓励和支持,
  也谢谢评论区鼓励加油的小可爱们
  作者咕会继续努力哒,断更是不可能断更的!!
  么么么啾啾


第19章
  孟楚妩温柔说着,“快把被子拉开,蒙这么久,该憋坏了。”
  “妩姐姐答应不生气,我才出来。”被子里,席小胭瓮声瓮气的。
  听她语气,似乎已经忘了游泳池边那双胞胎姐妹的事情。
  也是,下午发生了这么可怕的事情,双胞胎姐妹的事已经不值一提。
  孟楚妩觉得她又孩子气了,“我为什么要生气啊?”
  “结婚前我跟姐姐保证过,出门一定会告诉你,但今天我很生气——”
  席小胭意识到说漏嘴,立刻止了声。
  从滨海酒店回到家,尽管心里生气,但她死活口非心是。
  “你不是告诉晁姨了吗?那也算是跟我说了。”
  “所以,妩姐姐不生气吗?”席小胭终于撩开被子,从白色的薄被下面露出了小脸。
  她看上去有点憔悴,但因为憔悴反而平添一种病态美。
  跟平时的娇俏不同,她这一刻脆弱的美感能最快速地激起人的保护欲。
  “嗯,今天我不生气。”孟楚妩在床沿上坐下。
  席小胭将身上的被子推到胸部以下,露出虚弱的笑。
  孟楚妩又补充道,“但下不为例,如果你再这样离家出走,姐姐就要生气了,而且是——”
  “怎么样?”席小胭委屈巴巴的,装作怕极的样子。
  “狠狠地生气!”孟楚妩见她头发被压乱了,不自觉的伸出右手,轻轻地帮她顺着头发,“被吓坏了吧?”
  “也还好,我觉得不太对的时候就立刻叫罗枇给你打电话了,没想到她还报了警,所幸——”
  孟楚妩看着她闪烁的眼神,忍不住轻轻地刮了下她的鼻梁,“做得对,有事第一时间找姐姐。”
  她没有告诉她,是她叫罗枇报的警。
  以及不知不觉中,她已经开始履行合约了,宠妻趁早。
  她觉得席小胭不至于那么敏锐,短时间内察觉到她打算先把她当妹妹宠爱。
  “对了,听说姐姐刚刚去了警局。”席小胭伸过手,自然而然地抓住孟楚妩靠近她的手。
  “对。警察说有人在你的咖啡里放了人造信息素,腾云剂。”孟楚妩曲了曲手指,轻轻地勾住席小胭的手。
  退烧之后的她,手有点凉。
  “太邪恶了——”
  “目前还没抓到罪犯。”
  “要是抓到了,我要打爆TA的头!”席小胭那语气,一点都不像在开玩笑。
  孟楚妩记得原著中说她常常处于爱和恨的两端,对喜欢的会极尽所有地好;对待讨厌的绝不心慈手软。
  “就算你不打爆TA,我也会帮你打爆的。”
  “妩姐姐对我真好。”
  “那时候,我不在你身边害怕吧?”
  “嗯,害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