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
  “失望!”
  “已经很晚,该睡了。”孟楚妩胡乱地把席小胭摁进胸怀,再说下去,她觉得就快要控制不住身体中那蠢蠢欲动的信息素了,一旦信息素被释放出来,昨晚的局面势必再度上演。
  席小胭不停地对孟楚妩的胸间吹气,以示抗议。
  孟楚妩不得不紧紧箍住她,好阻止她继续调皮。
  以后每晚都会重复这样的煎熬吗?
  老天为什么要这样折磨我?……
  隔天,春光融融。
  席小胭想游泳,孟楚妩便带她到一家五星滨海酒店。
  她还叫上渣A的发小,也就是那个警察朋友,名叫季亦,她也是一个Alpha,以前,不管渣A在哪里,基本都能见到她的倩影。
  经纪人宫雪伊也来了,她跟着来是担心孟楚妩又会闹出什么幺蛾子来。
  昨天早晨廖雪荟的事,要不是她反应够快及时压住,恐怕孟楚妩婚后的第一弹绯闻早已经满天飞。
  四个人甫一出现,酒店引起了不小的骚动。
  大家发现她们去游泳,很多原本没有游泳计划的人也都悄悄跟了过。
  酒店的游泳池边围着大棕树,不远的地方就是沙滩和大海,风光无限好,养眼的俊男美女放眼皆是,当然,最受瞩目的还是孟楚妩和席小胭。
  “就不该来这种地方,人多眼杂!”宫雪伊皱着眉头,一边抱怨一边不停地环顾四周,生怕有人偷拍孟楚妩。
  “要不然,你去跟酒店商量一下,把这游泳池包下来。”孟楚妩也有点烦,人确实有点太多了。
  “宫姐姐,其实都怪我说想到海边游泳,所以妩姐姐她才——”席小胭觉得吧,宫雪伊过于紧张孟楚妩了,她又不是小孩子。
  “小孟什么时候有了宠妻人设?”一旁的季亦损了孟楚妩一句。
  “遇见胭胭的那一天。”孟楚妩故意答得浮夸,引得表情一直崩得很紧的宫雪伊想捶她,但又碍于席小胭不得不忍住。
  她看向席小胭,这姑娘穿什么都那么美,连单调的泳衣她都能穿得无比惹眼,难怪这段时间以来孟楚妩安分多了。
  “看好你老婆,她被人勾去可不要来找姐哭!”
  宫雪伊对席小胭说完,下巴指向已经在藤椅上坐下的孟楚妩。
  孟楚妩漫不经心地怼了一句,“胭胭别听Miss宫瞎讲,姐姐已经为你退出江湖。”
  这话惹得季亦轻嗤一声,她显然不信孟楚妩的话。
  “妩姐姐最好了。”席小胭笑着走进孟楚妩的那把伞下,不论何时,她都无条件地站她那一边。
  一群叽叽喳喳的姑娘呼啦啦冲了过来,笑着扑进水里,正午的阳光下,她们打起的水花亮得耀眼。
  “那白框太阳镜的就是孟楚妩诶!”
  人群中不知道是谁说了一句,瞬间,安静就像吹遍游泳池四周的春风,闹腾声一下子全消失,大家齐刷刷地看向太阳伞下的孟楚妩。
  连同她身边的席小胭也被大家肆无忌惮地上下打量了好几遍。
  孟楚妩对这种状况习以为常,席小胭也已经从第一次跟她出去被围观时会无措变得很淡然。
  因为宫雪伊在一旁守着,她的手段但凡关注孟楚妩的人都有所耳闻,因此不只没人敢贸然过来打搅,连八卦都没人敢大声讲。
  一会儿之后,游泳池又恢复了闹腾。
  “胭胭,我们游泳去吧。”孟楚妩站起来,将墨镜摘下放在藤椅中间的矮桌上,下了水。
  席小胭跟着去了。
  两个人宛若鸳鸯般如影随形地在泳池里玩闹了一会儿。
  “累了,先上去躺一会儿。”游到岸边,孟楚妩边说。
  “妩姐姐先上去,我再游一圈。”席小胭趁孟楚妩不防,对准她的脸上泼了两下,在她被水迷得睁不开眼睛的那一瞬,她笑着反身扑进水中游走了。
  孟楚妩抹去脸上的水,无奈地看着渐渐游远的席小胭,转身爬上岸。
  这一上岸,麻烦事跟着就来了。


第15章
  孟楚妩上岸,慢慢走到阳伞下披上浴巾,躬身准备坐下,一对身材火辣的女人径直冲她走来,她不得不复而站直,免得对方靠她太近。
  这时,宫雪伊和季亦都不知去向。
  游泳池对面,游到头触岸转回身的席小胭恰好远远地看到了这一幕。
  这虽然不是标准的泳池,但她和她们还是隔了一段挺长的距离。
  席小胭自然听不清她们在讲什么,但能看清那两个穿着三点式泳衣的女子举止很轻佻,她们面对着席小胭的方向,使得她能隐隐约约地看清她们的神情。
  第六感告诉席小胭,那两个女人不太对劲,正常的粉丝不至于对孟楚妩那样搔首弄姿、扭腰咬手——
  她顾不得休息,扑进水中,游了回去。
  那两个身材火辣的Omega是一对双胞胎,孟楚妩也记不清她们是渣A的第几任情O,反正就是,很久前这姐妹俩有一段时间同时跟渣A保持过关系。
  “以前我们玩得多开心!好怀念的,一直忘不了姐姐。姐姐真是狠心,有了新欢就不理旧爱。”双胞胎姐姐说完,食指伸到齿间,轻轻咬着。
  双胞胎妹妹附和道:“孟姐姐,既然有缘再见,何不再续前缘?你知道我们不介意名分,在一起玩,最重要的是开心呀!”
  孟楚妩被这对姐妹缠得头疼,她们已经堵着她自说自话好半天,就像牛皮糖一样,怎么甩都甩不开。
  因为身边人很多,她不好拉下脸赶她们,只得耐着性子,“我已经说得很明白,没有可能。”
  “我们姐妹又不像别的人图姐姐的钱,就是寻个开心。”
  “是呀,以前你不是说过,你永远不可能为任何女人收心吗?”
  s级Alpha对Omega天生的吸引力让这对姐妹孜孜不倦。
  “请你们不要胡言乱语!”孟楚妩发出警告。
  “我们哪有胡言乱语啊?这都是跟我们玩得时候你自己说过的话嘛。”
  “姐姐哪天结婚的新鲜劲过了,知道怎么找我们的,妹妹我们走。”
  “等你哦孟姐姐,后会有期!”双胞胎妹妹说完,对着孟楚妩做了个飞吻。
  双胞胎姐姐边走边不停抛眉眼,姐妹俩扭着水蛇腰越过孟楚妩身边。
  当发现席小胭出现在眼前时,她俩也丝毫不觉羞耻。
  双胞胎妹妹显然认出了她,痴笑着说了一句:“小妹妹,有机会和孟姐姐一起来找我们玩呀!”
  说完,姐妹俩爆出刺耳的笑声。
  席小胭还挂着水珠的脸像是冻住了,她无视那对语言、动作无不轻浮的双胞胎姐妹,只一动不动盯着三米开外的孟楚妩。
  孟楚妩一边暗叫糟糕,一边向席小胭冲过来。
  “胭胭,别理她们,听我解释——”
  “妩姐姐不用解释的,我全听到了。”
  席小胭眼中惯常的热情不见了。
  她知道,那对姐妹只是孟楚妩的过往之一。
  但知道她的过往和发生在眼前的事情,感受还是不一样。
  刚才,听着双胞胎姐妹说着她们风流往事,席小胭双手紧握成拳,她不停自我提醒,孟楚妩已经拒绝了她们、拒绝了她们、拒绝了……
  但她还是难受,那姐妹俩所说的每一句话都像细针一般,反复地扎进她的心里,不算很疼,但特别刺。
  “都是过去的事了,胭胭不要——”孟楚妩看着席小胭仿佛受伤小鹿般的委屈表情,气得恨不得再往前穿个几年,让那些破事都来不及发生。
  “我知道。”席小胭打断她,她一点都不想闹,不想生气;生平第一次,她没有因为孟楚妩近在眼前而开心。这个事实令她悲哀。
  背锅侠的感觉太窒息了。孟楚妩看着席小胭冷淡的表情,急得结舌,“胭胭,我以前、以前——”
  “我知道的。”席小胭低下头,没再看孟楚妩。
  “我去给你拿浴巾。”孟楚妩转身,跑到阳伞下将那块新的浴巾拿了过来。
  席小胭犹豫了下才接下浴巾,擦干脸,她说:“想回去了。”
  “好,我们这就回家去。”孟楚妩也顾不上通知宫雪伊和季亦,她忙跟上往回走的席小胭。
  她们往女浴室那边走的时候,宫雪伊刚好迎面走来。
  “Miss宫,我们先回去了。”孟楚妩恹恹地说了一句。
  “这不是才来了一会儿么!”宫雪伊不明就里,但眼尖的她一下子就看出来席小胭的表情不太对,便补了一句,“回头联系。”
  “嗯。”孟楚妩忙追向脚步不停的席小胭。
  宫雪伊朝泳池那边走,当她见到泳池里那对花名在外的双胞胎姐妹时,心瞬间了然一大半。
  回到家,席小胭一直淡淡的,别说粘着孟楚妩,现在她连话都懒得说了。
  “胭胭,要不你骂我一顿?打我一顿也可以。”孟楚妩觉得再这样下去,她都要跟着抑郁了。
  “妩姐姐又没做错什么,我为什么要骂你!”席小胭低下头,扣弄着她亮粉色的指甲。
  卧室里的气氛越来越窒重,孟楚妩已经有点不知道怎么哄劝。
  回来的路上,道歉的话她已经说了一堆。
  席小胭横竖都是那句话,“不用自责,不怪妩姐姐。”
  孟楚妩心想确实不怪她这个穿书者,怪风流的渣A。
  “好累,我睡一会儿。”席小胭真心不想埋怨孟楚妩,不想生气,但事实就是,她已经忍不住生气。
  这种事情是不是每天都要发生一次?
  昨天是一个,今天来一双。真败坏心情。
  一次两次,席小胭做得到不理会那些货色,但谁知道孟楚妩还有多少个情人会缠上来?谁又能保准自己每次都能控制住自己的情绪?!
  最可怕的还是那对双胞胎所说的“哪天结婚的新鲜劲过了”,席小胭不敢想那之后会发生什么,廖雪荟和那对双胞胎也算有几分姿色,还不是照样成了孟楚妩的历史。
  妩姐姐说过永远不可能为任何女人收心,她又有什么理由为自己收心——
  “啊!——”席小胭大叫一声,倏地躺倒,把自己整个地蒙进被子里。
  孟楚妩被她的叫声吓了一跳,回过神来忙伸手去拉被子,“胭胭,有什么你就说出来,不要胡思乱想自己吓自己好么!”
  被子里席小胭拽得很紧,丝毫不松手,“妩姐姐,让我静一静,一会儿就没事了。”
  被子里,她的声音嗡嗡的。
  孟楚妩缩回手,定了定,手又伸过去,却停在了半空。
  静静地在床边坐了一会儿,席小胭始终没有露出头,孟楚妩站起来,说:“我出去一下马上回来,你别一直蒙着头,会闷坏的。”
  说完,她起身,走了几步又回头朝床上看看,反复两三次都不见席小胭探出头。
  叹了一口气,孟楚妩出了卧室。
  真是冤死人的一天。
  到了楼下,晁枝关切地问了一句:“席小姐不舒服吗?”
  “嗯。”孟楚妩看向大门外,花园里花木翠绿,好一片春光,可她那双一向摄人心魄的眼睛却失去了光彩。
  “哪里不舒服,要不要我打电话叫唐医生过来看看?”
  “心里。不用打。”孟楚妩向门外走去。
  晁枝看着孟楚妩的背影叹了一声,刚才见她们一前一后回来,又沉默着上楼,她已经猜出了一二,刚结婚,一天闹一次,花一般的席小胭怎么经得住这么折腾?!
  孟楚妩现在信了阿系说的“你要完”的个中意味。
  走到那个白色的花架秋千旁,她无力地坐下去,在心里沮丧地唤道:“阿系,出来签约了!”
  再不签约,这第二次生命怕是很快就要折腾完。
  “喵呜!”
  雅典娜不知从哪里窜出来,今天,她的小领巾是粉红色的。
  孟楚妩今天才发现,阿系不只小嘴巴、鼻子是粉色,她塌垂的两只小耳朵也是肉粉色,这猫如果是人,想应该也是个美人。
  “得了哦,请你不要打我的主意好咩!”雅典娜没好气地说。
  “不是你想的那样!”孟楚妩一阵窘迫,她忘了阿系在十米范围内可以读她的心声。
  “确定要签约了吗?”
  “确定了。”——


第16章
  “把你的手给我。”雅典娜的猫头扭向孟楚妩。
  “干什么?”午后的春风忽然吹迷了孟楚妩的眼睛,现在,她觉得她再次成了案板上的鱼。
  冷不防想起,昨天席小胭在床上叫她美人鱼姐姐,她不禁莞尔。
  “当然是签约咯,你要反悔哇?”
  “签约之前,你难道不应该先让我过目一下《拯救炮灰渣A系统》的详细内容吗?”尽管心灰,孟楚妩天性中的谨慎依然在运转,这合约名真是让人不爽,奈何,在这小说世界,渣A的以后是她,她的以前是渣A。
  “行的哦,我这就传输给你哈。”
  雅典娜的声音才在孟楚妩的脑海里息落,《拯救炮灰渣A系统》的内容立马就在她的意识里生成——
  《拯救炮灰渣A系统》合约:
  甲方:银河穿书局百合分局;乙方:孟楚妩。
  甲乙双方经平等协商,共同决定建立净化小说《影后孟楚妩》合作关系。
  本合作遵守《银河穿书局穿书法通则》、《银河穿书局合同法》,甲乙双方本着友好合作的精神,在自愿、平等、协商一致的基础上,签订本合约。
  第一条:甲方的权利和义务
  1、甲方聘乙方为小说《影后孟楚妩》的主角,并安排其进入小说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