胭的天鹅彩钻石项链,美翻了。”
  “那么出彩的项链,也就她能压得住吧。”
  “孟楚妩一定也可以——”
  “该送餐后甜点了。”
  “换我去换我去!在她们分手之前让我也现场感受下这对绝美CP。”……
  晚餐后,孟楚妩和席小胭站在门口等待餐厅泊车小弟将她们的车开过来的时候,一个长相清新怡人的长发美女向她们走了过来。
  颜控的孟楚妩下意识地多看了一眼,喜欢看美女这方面,她和渣A是一样的。
  是个Alpha,且等级不低,她想。
  “喵呜!”席小胭怀里的阿席叫了一声,听起来有些凄惨。
  “姜姐姐!”席小胭忽然冲那美女唤道,她的声音将孟楚妩的思绪拉了回来。
  “真巧啊!”那女人直直地走到席小胭跟前,她就像没看到孟楚妩似的。
  “不期而遇,确实巧。”席小胭笑着,没注意到孟楚妩盯着姜恬洋的目光。
  女人只笑盈盈地看着席小胭,稍许后,她看向她怀里的雅典娜,“这猫有个性!”
  “这是妩姐姐的猫。对了!我来给你们介绍,”席小胭这才侧首看向孟楚妩,“妩姐姐,这是我高中的学姐姜恬洋,姜姐姐这是——”
  “影后大名我早已如雷贯耳!”姜恬洋看上去很随和,她身上没有Alpha那种天然的压迫感和强势劲。
  “你好!”姜恬洋——孟楚妩心下暗想,她不就是渣A下线之后走到席小胭身边的那个角色吗?!
  她看席小胭的目光,那目光,孟楚妩觉得就跟她以前看银行账户上的数字那样,充满了由衷的喜悦。
  雅典娜听到孟楚妩的心声,喵呜说道:“作者笔下的重要配角提前出现,孟楚妩,你要完!”
  “至于吗?”孟楚妩一派镇定。
  姜恬洋回了孟楚妩一声你好,两个人营业般地说了几句。
  “小胭,朋友在餐厅里等我,先进去了,再见。”走之前,姜恬洋撸了撸雅典娜的头,“我也有一只折耳猫。”
  “喵呜!”雅典娜睨了她一眼。
  “姜姐姐再见。”席小胭跟她道完别,她们的车就到了。
  上了车,开动车子前,孟楚妩问,“姜恬洋是不是喜欢你?”——


第13章
  “嗯,姜姐姐喜欢我。”席小胭毫不犹豫地接道,“但我不喜欢她。”
  这直接的性格——
  不知道是该夸赞她呢,还是夸赞她呢!
  也是,如果喜欢姜恬洋,她就不会跟渣A结这婚了。
  孟楚妩陷入沉默。
  “妩姐姐吃醋了。”席小胭撸着阿席,柔声说道。
  孟楚妩不置可否,发动了车子。
  “我总不可能禁止别人喜欢我吧!”席小胭又说。
  “嗯,但你可以选择不要叫她姜姐姐;可以选择不要对她笑得那么——甜。”
  孟楚妩配合着她的表演。
  席小胭低下头,痴痴一笑,心想妩姐姐的占有欲还真是强呢。
  夜晚,席小胭照例对孟楚妩展开花式撩拨,好不容易孟楚妩才把她哄睡。
  确定席小胭睡熟,孟楚妩又独自来到花园,在心里唤了一声“阿系”,雅典娜就倏地出现在她身边。
  她们就像昨晚那样,仍旧坐在白色的花架秋千上。
  “早前你说的我要完,是什么意思?”孟楚妩开门见山,这个问题已经困扰了她一个晚上。
  “你何必明知故问?”猫咪的声音听起来很沮丧。
  “能详细一点说吗?”
  “详细说就是,原书剧情的意志力很强,你也看到了,原著中前三章都没有正面出现的姜恬洋提前出现在你眼前,拖拖拉拉不签约,你似乎触发了HARD模式剧情。”
  “HARD模式,是不是比死亡模式好一点?”
  “孟楚妩,你就这么乐观?!”
  “说吧,签约要怎么做,我需要付出什么?”
  “这么说,你打算跟我签约了哦?”
  “阿系,你得先让我知道《拯救炮灰渣A系统》的详细内容,以及签约条件吧!”
  “并没有什么条件,这是穿书局的小说净化系统,我只是代替工作人员到书里做任务。你条件契合,有扭转乾坤的潜能,所以我们才选你为合作对象,虽然我披着《拯救炮灰渣A系统》的大名,但也是需要你的配合才能完成任务。
  “我们一起合作,让小说基调变得健康正向,就算功德圆满了,到时候,你在这世界活下去,我回我来的地方。至于详细内容,你答应签约我才能传输给你。”
  “这样啊?”谨慎的孟楚妩还是无法轻易相信这只来路不明的折耳猫,“不能先稍稍透露一点吗?”
  “和席小胭白头到老就行!”
  “那你岂不是要等到我老死才能完成任务?”
  “书里的一辈子,对穿书局的我来说也就是看完一本小说的时间,你不需要担心我,多担心你自己吧,趁剧情还没开始走歪,你快决定。”
  “我不懂,席小胭对渣A为什么喜欢得那么彻底?”
  “孟楚妩,你可以回忆看看渣A跟席小胭相识之后的样子——”
  孟楚妩沉默下来,不久前渣A在她的新片发布会上见到席小胭之后,为了追到她,她可真的算是洗心革面,变成了标准的模范女友,不再疯玩不说,连狐朋狗友都一概不理会了,成天只围着席小胭转,整颗心都系在她身上。
  席小胭说她爸爸有个下属特别恶劣,为了掌控女儿常常虐打她。
  渣A为了讨好席小胭,特意花钱雇了侦探去查那个人的底细,然后用他的黑料相威胁,最终带着她的警察朋友救出了被折磨得不成样子的陈蓝迎。
  事后那人不服地到处骂骂咧咧,说渣A贪图她女儿的姿色……
  和席小胭结识之后,渣A仿佛浪.女猛回头似的。
  “即便如此,网络上关于渣A的风花雪月那叫铺天盖地,席小胭不可能不知道吧?”
  “恕我无法回答,系统只能与合作的对象交流,席小胭为什么那么喜欢渣A只能靠你自己去发现。也不是很难想象吧,恋爱大多是盲目的,喜欢一个人还需要什么理由?再说了,看过原著,你应该知道的,渣A很会哄人开心,而且她长相和条件都摆在那里——”
  “要跟一个喜欢别人的人过一辈子太难了。”孟楚妩脑海中自然而然地浮出席小胭那种璨若明霞的面孔。
  “什么别人?你们就是同一个人好吧!目前,渣A卑劣的本性还没在席小胭面前暴露,你可以延续她的光亮面,扼杀她的劣根性,让席小胭自然而然地喜欢上你。
  “席小胭对渣A的喜欢很彻底,现在喜欢得越彻底,后期被伤害留下的伤痕就会越重。你有让她免于被虐身虐心的能力和机会,和我签约合作净化这本小说,这是三方得益的事情。
  “你也看了小说,应该知道渣A下线之后,席小胭她——”
  孟楚妩忙打断阿系,“我并没看渣A下线之后的内容——”
  “记得昨晚我跟你说的‘席小胭终其一生都被这段感情的影响’吗?作者后续内容的基调特别黑暗,渣A下线后,虽然席小胭身边不乏优秀的追求者,她也不是没尝试过重新开始,却总是难以为继,一直重复着潦草开场、匆匆结束这种可怕的悲剧。作者解释说,无法再爱是渣A在席小胭身上留下的永久疤痕——”
  “说得好像除了和你签约,我已经别无选择。”
  “你有,小说线起点前,也就是渣A的过去——主角的回忆穿书局没有权限重置,如果你实在接受不了她的过去而拒绝跟我们合作,穿书局不排除锁书的可能,到时候书里的世界就会暂时停滞,直到作者回来续写,或者我们找到别的人选——”
  “如果我坚持选择跟席小胭分开呢?”
  “你怎么还有分开这种危险的想法?和席小胭离婚等于跟我们合作失败。你知道,席小胭有多喜欢渣A,她那么重感情,你任何变心的举动对她都是伤害,这样做你同样会陷入作者的设定,很快沦落成炮灰——”
  “只要没签约,我跟渣A就还没正式合二为一,剧情妨碍不了我。”孟楚妩知道别无选择,她的心已经摇摇欲坠,但她不知道自己再坚持着什么,拒绝着什么。
  “你还真是——不到黄河心不死!我劝你不要在危险的边缘继续试探,你已经死过一次,想要活得久一点,唯一的办法只有和渣A合二为一,宠妻苟命!”
  雅典娜气得不告而别。
  孟楚妩对阿系的离开无动于衷。
  猫咪离开前的最后一句话一直在她的脑海里回放。
  自尊地死去和宠爱别人的老婆苟活,一样沉重。
  延续渣A的光亮面,让席小胭喜欢上自己真的可行吗?
  在孟楚妩看来,席小胭绝对值得宠爱,想起她刚才睡着之前说的“要整晚都抱着我睡,明天,我还要在妩姐姐的怀抱里醒过来”,她不禁莞尔,这姑娘够粘人的。
  穿书之后,她都没有像渣A那样油嘴滑舌,这种反差想必席小胭多少有所察觉。
  不管怎么说,现在,她依然是她眼中的妩姐姐。
  孟楚妩觉得阿系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可以将席小胭的妩姐姐慢慢活成自己,以自己善良和温柔的个性,加上席小胭对渣A彻底的喜欢,让这个娇花般的姑娘免于被虐身虐心的厄运,也算是一件好事。
  签吧签吧,苟命要紧,做好思想准备就找阿系签约吧,别的等适应了这个世界之后再说。
  孟楚妩本以为还要再挣扎几天才能做好签约的思想工作,但隔天发生的事情让她不敢再多耽搁,剧情已经开始变得凶险。


第14章
  从花园回到房间,看着睡得憨然沉静的席小胭,听着她轻轻的均匀喘息,孟楚妩莫名觉得放松,瞬间也有了淡淡的睡意。
  席小胭要是知道自己生是她的人死是她的鬼,一定会很开心。
  思及此,孟楚妩有点不爽。
  好像是在吃渣A的醋了啊。
  也算是,在吃自己的醋吧。
  既然渣A的回忆已经注入到自己的心里,自己承载了她的过去,并将在她过往人生的基础上迎接未来,孟楚妩不得不承认阿系说得对,她和渣A就是同一个人,她们已经在事实上合二为一,而签约不过是类似于官方的证明文件。
  孟楚妩换上柔软的睡衣,轻轻地上床,钻进被窝里。
  席小胭温热的气息立刻围向她,现在,来到小说世界的真实感越来越强,孟楚妩已经不会再幻想这是一场梦幻。
  “妩姐姐,你去哪儿了?”席小胭的声音带着睡意,有点含糊。
  “睡不着,出去走了走。”孟楚妩侧身而睡。
  席小胭的手忽然环到她的腰际,随即,身子也贴了过来。
  好像,她对渣A已经没有距离感这个概念了。
  孟楚妩对她忽然的贴近还是不太习惯,但又不能够躲得太明显。
  “为什么不叫我陪你?”
  “喂,不要对着我的脊背吹气好么!”
  孟楚妩被席小胭的热气烫得全身发麻,这姑娘也太调皮了点。
  “我不喜欢姐姐背对着我!”席小胭这么说,脸不停地在孟楚妩的脊背蹭啊蹭的,“找不到舒服的位置,脊背都没有肉,硌脸。”
  “你干什么要这么粘人?”
  “哼哼!”
  席小胭闷声笑,她鼻息带出的温热气流又贴过来,孟楚妩不禁一阵激灵,于是向前挪了挪,她挪,席小胭也挪,完全无视她的抗拒。
  “妩姐姐,今晚请叫我席小章鱼。”说着,席小胭手脚并用,全方位地缠住孟楚妩。
  “如果这样,明天早晨你就没办法在我的怀抱里醒过来了。”
  席小胭果然松了手脚,“那妩姐姐快点转过身来吧。”
  孟楚妩僵了下,然后才慢慢翻身,“你要老实一点,不然促成大错我可不负责!”
  “什么大错啊?”席小胭咯咯娇笑。这会儿,她彻底醒了。
  “我们还是到你情热期再那个吧。”孟楚妩说。
  “也可以。但想要你亲我一下。”
  她们枕着同一个枕头,额头几乎抵到一起。
  灯光昏暗的卧室里,她们的气息和低语,仿佛交织出一方旖旎的春光。
  空气中开始散发中一种类似于花果的香气,谁也说不准来自于哪里。
  “睡前不是已经亲过了吗?”孟楚妩忍不住刮了下席小胭的脸颊,嗯,和想象中一样娇嫩。
  “睡前是睡前,现在是现在;睡前亲过,现在也可以亲呀。”
  “你就那么喜欢我亲你?”
  “是的,我很喜欢妩姐姐亲我。真想一天到晚什么都不做,只跟姐姐亲亲。”
  “你的想法很危险!”
  “才不危险呢,我们都结婚了不是么!我就想着早点被你标记了,我带有你的气息之后,就不会再被别的Alpha的信息素影响了。”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席小胭对渣A全身心奔赴已经确凿无疑。
  阿系说得没错,分开什么的,对已经对渣A情根深种的她来说就是伤害。
  “昨晚我对你做了临时标记,好几天之内,你都不会有问题的。”
  “别说话,快亲我。”
  席小胭身上有一种纯粹的吸引力。
  她毫不遮掩她的想要,清晰地要求。
  那纯情的模样让孟楚妩不禁怦然心动。
  她抬起头,凑过去,果然还是那样甜美的。
  “妩姐姐,不做点其他的吗?”
  “暂时没其他的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