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妩姐姐,我好喜欢亲你。”
  席小胭已经退走。
  孟楚妩没来由地感到一阵空虚。
  嘴唇怅然若失,心里空荡荡的,就好像,席小胭刚刚的亲吻从她身上吸走了什么似的。
  “是么!”孟楚妩感到有点缺氧。
  现在,她明白了为什么渣A在遇到席小胭之后要为她舍弃整个花园、心甘情愿地跟她走进婚姻了。
  再这样下去,孟楚妩觉得她的信息素该要失控了。
  昨天晚上到底是渣A诱导了席小胭的结合热,还是她自己主动索求,孟楚妩已经无法能确定,她穿过来交接时段的记忆有点缺失,再也无法查证。
  但照现在的情形,明明是席小胭在撩人呢。
  “‘是么’这种回应好淡,很失望。我又不想原谅妩姐姐了。”
  “席小胭,你不能这样!”
  “啊,对了妩姐姐——”席小胭头一歪,快速地眨了两次眼,“清晨我画在你点点上的蜜蜂,喜欢吗?”
  作者有话说:
  感谢“困”小天使灌溉营养液(づ ̄3 ̄)づ


第7章
  果不其然,是她画的!!
  始作俑者若无其事,孟楚妩却莫名地难堪起来。
  “什么蜜蜂啊?”她选择对早晨掀开被子时在胸前看到的那一幕失忆。
  “我不信你没有看到!”
  “真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演戏嘛,孟楚妩很擅长的。
  更何况,早晨洗澡的时候,她都洗掉了,死无对证!
  席小胭越是对廖雪荟来大闹的事情表现的平静,孟楚妩就越心慌,她觉得她是故意的,故意不去提不开心的事情。
  这样不好,孟楚妩不希望这件事情成为日后的隐患。
  席小胭抿唇,微微定住,像是在想什么。
  孟楚妩被她黑白分明的眼睛看得心跳失序。
  她不知道,她现在的身体有多么喜欢眼前的姑娘,为了她,渣A已经禁欲好长一段时间,那对风流成性的她而言是一件很难的事情。
  “妩姐姐说谎!”席小胭说,她的语气不是责怪,而是,带着微微的娇嗔,就像对恋人的,娇嗔。
  “我干什么要骗你?”
  “你好坏的,每次都这样欲擒故纵,叫我主动。”
  “……”
  渣A的路数还真是——
  孟楚妩看得出来,这妹妹其实很吃这一套。
  “我真没看到什么小蜜蜂了!”
  “我不信!”席小胭声音变高了些,脸上的笑意也变浓了一些。
  孟楚妩觉得再这样跟她相对下去,她真的,也要喜欢上这姑娘了。
  在不到一天的时间里对一个人心动,而且这个人还是别人的老婆,这种经历实在太戏剧、太夸张、太不可信了。
  但她知道,现在不光是心跳在诚实地因为席小胭的娇羞而加快,而且,她真真切切地因为跟席小胭在一起而感到如沐春风。
  怎么得了!
  “你不信,我也没办法。”
  对方太萌,再看着她的眼睛,孟楚妩觉得该要承认她在说谎了。
  “那妩姐姐证明给我看!”席小胭知道,耍赖是孟楚妩惯用的路数。
  “我没法证明的,没有的事情怎么证明?”孟楚妩忽然有点紧张了,她看到席小胭黑亮的眼珠转了一圈,好像她已经想好了下一步的行动。
  “答案就在——”席小胭伸出右手食指,先是在半空中对着天花板一指,然后非常快速地伸向孟楚妩的胸间,“咯咯咯……”
  她的笑声多么清亮啊,就四月间树梢上歌唱的百灵鸟。
  孟楚妩忍住笑意,“不懂你说什么啊!”
  席小胭眼睛里凝聚着那么多星星,光是看一看就让人觉得很开心了,更何况她的笑颜还那么明亮灿烂。
  “姐姐装相!”
  “你这就冤枉姐姐了!”
  两个人你来我往,浑然忘了早晨发生的不愉快。
  “那好——你敢扯开你的衣襟吗?”
  “好端端的,我干什么要扯开衣襟?现在是大白天,不是么!”
  孟楚妩不自觉地被席小胭带着跑,话说出口,想要收回已经来不及。
  好在,渣A的人设就这样,不论说了什么都没有崩坏人设这种顾虑。
  “好呀妩姐姐!你终于承认你在说谎了吗?”席小胭说着,伸过手,作势要扯孟楚妩的纽扣。
  “唉唉唉!——干什么呢?”孟楚妩故作像个受到欺侮的小姑娘,演戏对她来说是手到擒来的事情。
  “我画的蜜蜂,就停在姐姐的点点上呀!”席小胭无视孟楚妩的抗拒。
  两个人扭扯起来,一来二去,她们一同翻倒进柔软的被子里。
  眼看着的衣服就快要被席小胭扯开,孟楚妩本能地朝她的肋下戳了戳,席小胭受痒,就娇笑着弹开了身子。
  “妩姐姐,你——”席小胭半躺,微微嘟嘴,墨发四处铺散她也顾不上。
  “好了、好了!我承认我说了谎,但已经被我洗掉了。”
  “我就说!”席小胭倏地坐正,她柔白的小手在床垫上砸了一拳,“妩姐姐,你居然把我辛辛苦苦画的蜜蜂都洗掉了!——哼,我——恨!”
  “哇!你确定你画的是蜜蜂?”
  “确定,一定,肯定是蜜蜂!”
  “那么大只,明明就是,马蜂好吧,都吓到我了呢!”
  “哈哈哈……”席小胭举手遮嘴,笑得前俯后仰,好一会儿才停下,“马蜂才没有斑纹,我画的就是蜜蜂。”
  “哦哦哦,你说是蜜蜂就蜜蜂吧。”
  孟楚妩看席小胭笑得那么开心,就依了她。
  但心底,她还是觉得,那蜜蜂画得太大只了。
  “还不是因为妩姐姐的点点大,蜜蜂的头那么大,我总不能配迷你的蜜蜂身子吧。”
  孟楚妩拿她没办法,想起席小胭画在自己胸间的蜜蜂,啊不——马蜂,她不由自主也笑了。
  “妩姐姐,我好喜欢看你笑。”
  “这样啊,那以后我多笑笑。”
  “我只喜欢你,为我笑。”
  “要求真多。”
  “妩姐姐不经我的同意就把我画给你的蜜蜂洗掉——”
  怎么话题又绕回去了?孟楚妩有点无奈,“画在那儿影响多不好啊!”
  “别人又看不见!”
  “……”
  “妩姐姐把蜜蜂画回去,我就不跟你计较早晨的事情了!”
  孟楚妩看得出来,席小胭不是在开玩笑。
  她是真的生气的。
  但,她也是真的想要原谅她。
  所以,在玩闹的这段时间里,她一直在想着给彼此台阶下的办法吗?
  既不能随随便便揭过,但,才结婚,也不能闹得太僵、伤了和气。
  孟楚妩这才意识到,这姑娘的心思,是真的在渣A的身上。
  她们确实是为爱而婚的。
  原著中,她们的爱来得快速、热烈,但也没持续多久就是了。
  相互的感情中,只要有一方撤出,另一个也没办法长此以往,更何况犯错的渣A还那么没有节制地对席小胭加以伤害呢!
  “……我不会画画啊。”孟楚妩求饶。
  “那我来吧。嘻——”
  这姑娘是有多喜欢画蜜蜂?孟楚妩头疼不已,“我们画在别的地方吧,你不觉得那儿太软了,不好画吗?”
  “不觉得呀,早晨我画得还挺顺利的。”
  “……”
  孟楚妩啊孟楚妩,你什么时候能睡得那么死了?
  她这才意识到,这身体是渣A的,难道说,失眠症没有了吗?
  就在孟楚妩恍惚的瞬间,席小胭已经不知从哪儿把笔拿来了。
  “胳膊上画吧。”孟楚妩恨自己的语气不够坚定,又怕拒绝得太坚定,这个小家伙没办法消气。
  “不要,只有画在那儿才能成双成对,而且,妩姐姐难道不觉得桃尖很适合当蜜蜂头吗?”
  “……”
  是挺适合的,反正早晨她画的确实很逼真。
  孟楚妩决定依了她,先让她消了气再说。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那么怕她不高兴,难道仅仅是担心席小胭不开心会触发小说中的炮灰剧情吗?
  雅典娜——不,阿系不是说了,这一次让自己做女主吗?
  孟楚妩又茫然了。
  席小胭眼睛睁得大大的,在等着她敞开衣襟。
  “看什么?自己动手啊。”这是孟楚妩最后的倔强了。
  “我来了哦,妩姐姐!”席小胭笑着向前挪。
  孟楚妩侧了侧身,向后看了看,估摸着躺下去头刚好能对准枕头,就一个后仰,躺倒下去。
  “木哈哈——其实我也想让你躺下的!”
  对于孟楚妩的配合,席小胭很满意。
  就是这样,孟楚妩让她亲,放纵她调皮,配合她玩闹,她就越能真切地感受到她对她的喜爱。
  尽管结婚前孟楚妩对她说了很多,保证了很多,但她还是更愿意相信相处中的小细节和微表情。
  “现在,我不是你姐姐,请叫我案板上的鱼吧。”
  “好的,美人鱼姐姐!”
  席小胭解开了她的衣襟,然后很熟练地松开bra扣。
  孟楚妩彻底被她纯情的模样迷住了,她的眼睛里并没有□□,而是很纯粹的,恋人之间的亲昵嬉戏——
  她看到,她的眼睛里填满了喜爱。
  恍惚间,孟楚妩希望,席小胭可以喜欢她本身。
  为什么她会这么彻底的喜欢渣A?两个人才认识一个多月而已!


第8章
  席小胭开始下笔。
  鼻尖的凉意像注入身体的电流,孟楚妩不禁一颤。
  她本以为会觉得难为情,但情况与她所担忧的相反,见到席小胭纯净的眼神,她身体中不安分的因子全都平静下来,就好像以前面对媒体记者的摄像头时,她短瞬之间就能调整好思绪,变得心如止水。
  “妩姐姐,你知道吗?”席小胭说道,她的手并没有停下,她的笔在熟练地游走。
  孟楚妩见她左手挽了挽垂散的发丝,因为低着头,她的长发不断地散落下来,时不时地触及到她肌肤,痒痒的,待她想要提醒,席小胭一抬头,那发丝又远去了。
  痒就痒吧,她干脆懒得说了。
  “什么?”
  “你的胸型,很美!”席小胭的语气是由衷的。
  “诶!你又见过多少?”孟楚妩忍不住挤兑她!
  “我还真见过不少呢!”
  “啊?!——”
  席小胭画好了右边,开始挪到左边。“你忘了吗?我喜欢人物画,人体素描是最基本的。”
  “这样啊。”
  “什么时候,我给妩姐姐画一幅好吗?”
  “人体素描吗?”
  “对的。”
  “……”孟楚妩不知道该不该答应。
  她其实有点担心会陷进去,现在比起谈恋爱,她还是更想要自由地活下去,不要和阿系签什么奇怪的合约,因为,她那个系统:《拯救炮灰渣A系统》,那名字听着就叫人来气,她孟楚妩才不是什么渣A好吧!所以,她也不想签约。
  但怎么回事,想到要和席小胭分开,她就隐隐觉得难受,于是忍不住看向她,她的五官真美啊,光静静看着就让人觉得很愉快了。
  请你清醒一点好吗?你们在一起还不到一天!孟楚妩自我警告——
  “妩姐姐你这是答应了吗?”
  孟楚妩发现,席小胭在某些事情中是很执著的。
  她想答应,但又怕会生变。
  毕竟,现在什么都还不确定呀。
  “妩姐姐?——”席小胭的声音虽然轻,可那语气却仿佛掀起了一阵微风,倏然地吹到了孟楚妩柔软的心田。
  “你要画几幅都可以。”孟楚妩根本没办法拒绝,她的请求那么娇柔,她的气息那么迷人,她不想见她不开心。
  “妩姐姐,你对我真好。”
  “这有什么的!”孟楚妩觉得席小胭也太容易满足了。“胭胭,如果,我是说如果,有一天你发现我没你期待中对你那么好,你会怪我吗?”
  “那——”席小胭停下来,“妩姐姐为什么不变得像我期待中的那样呢?你不是说过——”
  孟楚妩知道,渣A对她说过很多天花乱坠的甜言蜜语,纯真的小女孩显然都相信了,“你知道,人会变,而且人的能力也是有限的,我怕——”
  “那你——不要变就好!”席小胭轻轻一叹,“如果妩姐姐尽力了,我不会怪你的。”
  孟楚妩淡淡一笑,不知不觉间,她居然去套席小胭对离婚的态度。
  照现在的情形,要席小胭主动提离婚几乎是没有可能的事情,很明显,她对渣A的喜欢很彻底,看起来像是毫无保留。
  “画好了吗?”
  “还差一点点。怎么办呢?看起来还是很大只,画太小的话,比例就会失调!我不喜欢失真变形的画风,所以——”
  “没关系,就当作你画的是超大型的蜜蜂就行!”
  “妩姐姐最好啦!”
  孟楚妩居然不自觉地伸手摸了摸席小胭的长发,因为,那发梢滑过她的小腹,实在是太痒、太痒。
  “快画吧。”
  “对了,妩姐姐还记得结婚前说的话吗?”
  “我们结婚前说过很多话好不好!”孟楚妩发现,传递给她的关于渣A的信息并不是百分百的,甚或是有一些有可能是渣A自己忘了,她就更不得而知了。
  “唉呀,就是那句啊!”
  “你说!”
  “讨厌,妩姐姐一定装不记得!”
  “我是真不知道你说的是哪件事?”
  “就是——你说,结婚后的头三天我们要在床上度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