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处心积虑地借住药物强行张开生殖腔。
  一般来说,Omega的生殖腔只有在Alpha对其进行永久标记之后才会张开。
  按月为周期,分化后的Omega的生殖腔中每个月会形成一到两个胚胎细胞,在生殖腔未张开、没有与Alpha带有生殖细胞的信息素结合之前会周期循环代谢掉,而一旦有机会与Alpha的生殖细胞结合,腔内的胚胎细胞就会被激活,继而发育、成长,乃至出生。
  但仍有极少数Omega被永久标记后生殖腔无法张开,后为了生育,医学家研究出辅助药物,这种借药物强行张开生殖腔的行为,对身体具有一定程度的伤害性。
  渣A虽然风流成性,但对永久标记这件事情中却非常谨慎,可以说,她向来众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至今从未永久标记过任何Omega。
  在每开始一段关系之前,渣A都会跟对方强调她走肾不走心的原则,且每次分手她还喜欢大方地给分手费,因此从没有哪个Omega因为这种事情找过她麻烦。
  廖雪荟是她追席小胭之前的最后一任情O,分手前渣A已经跟她说清楚,拿了钱就一拍两散,没想到,隔了这么久,她居然带球来闹,可见,她多半是个处心积虑的。
  还装什么“孩子是无辜的”?孟楚妩差不多将她的目的看透,见她这么居心叵测,非要在众人面前继续哭闹,她也就懒得继续给她体面了——
  “去医院只能打孩子?”她语气中透出不耐,“我什么时候说过,这孩子我不要?”
  孟楚妩此话一出,在场的人都倒吸了几口凉气。
  尤其是席小胭的保镖罗枇和罗杷,要不是席小胭皱着眉用眼神制止了她们,这两个训练有素的Beta就要冲上来痛揍孟楚妩了。
  “啊?!我以为、以为孟姐姐——”
  廖雪荟的同伙忙过来给她擦泪,同时扯她的衣袖暗示她不要再说下去,她这才住了口。
  “晁姨,叫紫太把车开过来。”孟楚妩说完看向廖雪荟,“走吧。”
  廖雪荟低着头,还在抽抽搭搭的。
  临走前,孟楚妩不放心地看向席小胭,又说了一遍,“在家等我回来。”
  说完领头向外走。
  她们离开后,大厅里安静了下来。
  “席小姐,你还好吗?”晁枝忧心地问道,“我给你泡一杯红茶吧。”
  “嗯,麻烦送到房间。”说完,席小胭转身朝楼梯口走去。
  比起生气和失望,她更多的是无措,如果廖雪荟真的怀了小孩,她不知道今后该如何跟孟楚妩相处。
  和孟楚妩结婚之前,她不是不知道她的花名,也早就料到她们的婚姻生活不会特别太平,只是没想到,这一切发生的如此之快,让人措不及手。
  结婚的第二天就发生这种事情,事情传出去,八卦和流言蜚语肯定少不了,那些媒体和网友,最喜欢这种黑料。这一切席小胭都可以忽略,只是,她的父母,还有她的姐姐——
  “戏子无情,我早说了孟楚妩不能托付!”
  “你非要不撞南墙不回头、把爸爸气死是吧?”
  “你就不能像你姐姐一样,让我和你爸少操一点心?”
  “孟楚妩一定会马上厌倦,你很快就会被她抛弃!”
  “妹妹啊,你还是太天真了,孟楚妩说会为你放弃整片森林那种话,你也信?!”
  “除了脸,你还有什么拿得出手的?孟楚妩从里到外全都那么闪耀,跟她在一起你一定会受伤的,听姐姐的话,回头是岸。”
  ……
  家人在她跟孟楚妩结婚之前的那些训诫,一旦发生诸如此类的事情一定会被一而再地重复。
  想到这些,席小胭着实头疼。
  但在心底,她还是相信孟楚妩,相信她对她说过的话,做过的承诺。
  严格说起来,廖雪荟也是她的过去式,截至目前,孟楚妩也算不上违背誓言。
  不管怎么说,等她从医院回来再进一步打算。
  席小胭不禁自嘲,“都这样了,你还这样喜欢她信任她,明知道靠近会灼伤自己,还要这样义无反顾?”
  她推开卧室门,走到窗边,拿起遥控对着垂地的窗帘一按,张开的那一半窗帘往边上缩回。
  窗外的春光多好啊,阳光闪闪发亮,站在落地窗边俯瞰,花园里蝶舞蜂飞,生气盎然,席小胭抱着小腹,对着窗外发了一会儿呆。
  敲门声打断了她的思绪,是晁枝送茶来了。
  席小胭回首冲着门口说:“进来。”
  送茶水这种事情原本不需要晁枝亲力亲为,但刚刚发生了那种事情,她担心席小胭,就自己送来了。
  “席小姐,加糖吗?”
  “不用的,你去忙吧,我自己来。”
  “那个——”晁枝对上席小胭蕴秀的双眼,忍了忍,“其实,妩小姐遇到你之后变了很多。”
  席小胭打算听她说几句,就问道,“比如说?”
  “自从跟席小姐在一起之后,妩小姐每天都过得很开心,整个人明亮了很多,温柔了很多,也不再乱交新朋友,对生活和工作都更上心了。”
  “她原来不是这样吗?”席小胭微微垂眸,看来,传闻中妩姐姐花心贪玩、喜新厌旧是千真万确的了。
  我接触到的她,明明就是明亮温柔专一的。
  可自己和她在一起才多久?
  等到她从医院回家,她还会是那个自己所认识的孟楚妩吗?
  作者有话说:
  520诶
  祝各位小可爱们都有甜甜的恋爱哦
  么么么啾啾


第6章
  中午时分,席小胭收到了孟楚妩的一条消息:“没怀孕。”
  她盯着这三个字看了很久,心里五味杂陈。
  之前她总以为忽略掉孟楚妩的过往没什么难的,但当她的过往被拉到眼前,她还是觉得特别难受,结婚的好心情也差不多被破坏了一大半。
  尤其一想到,保不准这种事情还会一而再地发生,她就午餐都不想吃了。
  在晁枝担忧的目光中,席小胭对着精致的菜肴发了一会儿呆,又回了房间。
  另一边的医院,测试结果是阳性,但医生说是假阳性,并非怀孕。
  回到车上,廖雪荟哭死闹活,指天发誓:“要是我故意骗孟姐姐,就让我天打五雷轰,不得好死!”
  毕竟是公众人物,孟楚妩也不想把事情闹得太大,“不用诅咒自己。你去哪儿?先送你。”
  怀孕这件事廖雪荟或许没欺骗,但她既然到家里大吵大闹,早前她和渣A结合时有没有做手脚,还是很明显的。
  廖雪荟听出孟楚妩的意思,现在她觉得又丢脸又理亏。
  原本胜券在握,去闹之前她都想好了母凭子贵,住进去之后再把席小胭逼走的办法都有了雏形,然而,人算不如天算,处心积虑一场结果自搬石头砸自脚——
  大家都说孟楚妩好骗,之前她也那样觉得,但今天的她却处变不惊,遇事很冷静,处理一切显得有条不紊,好像跟两个多月以前不太一样了。
  权衡了一下,廖雪荟怕她告她欺诈之类的,就没再吭声。
  连想着再坑一笔补偿费都不敢开口说了,只讷讷地报上她的住址。
  孟楚妩回到家,晁枝一脸急切地迎过来,“怎么样?”
  “假怀孕。”孟楚妩摆摆手。“胭胭呢?”
  “午餐后回房间了,饭也没吃几口。”
  “饿了,快叫小池给我准备午餐。”
  “我来吧,她们买东西去了。”
  孟楚妩吃饭的时候,晁枝忍不住劝了一句,“妩小姐,我知道你不差钱,但听晁姨一句,席小姐是个好姑娘,不是那种能用钱收买的类型,看得出来她对你是真心的,你可不能再这样寒她的——”
  “等一等——”孟楚妩打断晁枝,“晁姨你不相信我?”
  这管家,话里话外都是她用钱打发了廖雪荟的意思,这么说来,她不相信廖雪荟没有怀孕了?怎么得了,既然她会这么认为,席小胭也差不离吧。
  渣A啊渣A,你的人品没救了——
  “我还不是担心你和席小姐才——”
  “我一分钱都没有给廖雪荟。”孟楚妩本来挺饿的,这下顿时失了胃口。
  晁枝瞳孔瞬间张大,老脸跟着一阵热辣,“妩小姐素来大方,我还以为又是用钱打发的。”
  “我大方,那也要看是什么事情。”孟楚妩站起来,离开了餐厅。
  晁枝看着她的背影,心想,搁以前她哪会这么有心啊,能花钱的事根本不会动手,带人去医院这种麻烦事情就更别说了。
  她变了,都是因为席小胭吧!
  回到房间,孟楚妩见席小胭背对着房门侧躺。
  这种时候,她能睡着才怪,而且窗帘敞得那么大,她一定在等自己回来。
  孟楚妩想起,原书中,一开始渣A鬼混被席小胭发现的时候,她是给过她机会的,这说明起初她是珍惜渣A的,只是渣A不懂得、也不珍惜她对她的情意,反而变本加厉才让她渐渐死了心。
  现在是跟席小胭摊牌要分手还是挽回她的心的分岔,孟楚妩一时难以抉择。
  渣A的过往那么混乱,说实话,她都嫌弃,她不知道席小胭为什么要这么相信她。
  “我回来了。”孟楚妩在床边坐下来,见席小胭闭着眼睛装睡,就伸手摇了摇她的肩膀。
  席小胭缓缓睁眼,坐起身后不自觉地往后退了退。
  四目相对,看着对方倦怠的黑眸,孟楚妩欲言又止。
  席小胭一眨不眨,一脸澄静,分明是在等她的解释。
  “记得结婚前我跟你说过的话吗?”孟楚妩说。
  席小胭点点头,一脸犯错模样的姐姐,看起来有点,可爱。
  她什么也不想说,只想这样静静地看着一脸我知错了的姐姐,要是今天早晨的一切没发生该多好,那种事实在破坏心情。
  “你知道的,之前我跟很多人交往过,但——”孟楚妩很想咆哮,她分明是一个母单好么!为什么一穿书她就要背负得这么多?“我没有永久标记过任何人。”
  “妩姐姐,”席小胭轻轻地唤了一声,然后低下头,她如墨的长发看上去又细又软,散发着海藻一般的美丽光泽。
  孟楚妩一而再地被她的美好所震惊,如雪的肤色,线条优美的胳膊,均匀柔腻的纤指,还有那双玉足,这个妹妹,就像没有任何瑕疵、不染凡尘的仙女。
  “我相信你的。”
  席小胭抬起头,孟楚妩慌忙挪开目光,她对自己看呆的行为感到一阵羞耻。
  “嗯,以后我不会再——”
  “妩姐姐,你亲我,好吗?”
  “…………”孟楚妩不懂她的脑回路,感到十分震惊。
  这种时候她不是应该吵闹吗?
  细细地嗅了嗅,并没有闻到信息素,席小胭没到情热期。
  孟楚妩确定自己也没有释放信息素诱导她啊,怎么她要这样——
  “你——不怪我吗?”
  “那是我们认识之前的事情了吧?”席小胭淡淡地笑,她的眼睛里就像亮起无数的星星,“你跟我保证过的,我们在一起之后,你并没有违背诺言,不是吗?”
  “要说起来,也确实是。”
  孟楚妩进屋前还以为席小胭会想晁枝一样,认定她说廖雪荟没怀孕是撒谎,以及她用钱打发了她。
  眼前这种情形,席小胭要么是真的不介意渣A的过往;要么就是生性单纯、不够了解渣A的本性,对渣A的花言巧语深信不疑。
  “妩姐姐,你不想亲我吗?”
  “……”她还真是孜孜不倦啊,孟楚妩被她催得心跳不禁加快。
  她是别人的老婆呀;我们认识还不到一天呢。
  这样亲来亲去的,孟楚妩害怕很快就会沦陷在席小胭的爱意里。
  昨晚,这女孩多么主动,她把自己按在墙上亲的那一幕,到现在还很新鲜呢。
  “你不嫌弃我吗?”孟楚妩嫌弃渣A。
  “不,我很喜欢你。”席小胭的眼神看起来像泉水一般纯净。
  很喜欢我吗——
  明明是喜欢渣A呀!
  渣A何德何能?居然深得这璨若明霞的姑娘的喜爱。
  孟楚妩都有点不敢看她的眼睛了,她害怕再看下去,她就要投降了。
  “你想要我原谅你,对不对?”
  “是的吧——”
  “那你亲我,我就原谅你一半。”
  孟楚妩觉得再矜持就过分了,于是,她像演戏那样,故作熟练地捉住席小胭的下巴,她不懂得这姑娘为什么这种时候要叫她亲她,她只知道,如果再不亲她,或许她就要哭了,她不希望她哭,所以,她亲了她。
  嗯,她的小嘴跟想象中一样甜美。
  虽然只是轻轻一碰,但席小胭所特有的甜美气息还是快速地在孟楚妩的心里激起了一阵愉快的化学反应。
  孟楚妩退回来之后,席小胭又说,“你让我也亲一下。”
  “???”孟楚妩觉得,这样的姑娘,她是真的没办法拒绝了。“好的。”
  “亲吻的时候,你不闭眼睛吗?”席小胭的脸不知何时已经染上了红晕。
  “我想看着你。”
  “也行。”席小胭起身,膝盖支到床上,然后迅速地凑近,将要触及,又猛地停下,她调皮地用鼻尖抵了下孟楚妩的鼻尖,然后才微微偏头,亲下来。
  她没像孟楚妩那样,一亲完就离开。
  那一刻,两个人都眼眸距得多么近,孟楚妩活到二十六岁还从没被谁看到这么慌乱过,于是,她不自觉地闭上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