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稍稍地缓解了。
  她不容孟楚妩继续恶趣味地欲擒故纵,堵上去之后,她就再也不想挪开自己的嘴唇,只想这样天荒地老地亲下去,永远亲下去!
  孟楚妩被怀里的女人再次亲得濒临窒息。
  现在,和刚刚的无力相反,怀里的女人似乎有力多了,就像电量将快耗尽时得到充电的电子产品一样,她正狠狠地从她身上吸取电量。
  “唔——”
  亲了这么久也没有从美梦中醒过来呢!
  孟楚妩被娇软的美人亲得大脑渐渐地空白。
  忽然,她脑海中响起一句“祝贺你穿到《影后孟楚妩》小说世界,拥有了二次人生”,接着有大量的信息不停地有传输到她的心里——
  作者有话说:
  当当当当我又回来开文啦
  写渣A之前的我:还有什么好写的
  写渣A之后的我:真香哈哈哈哈哈
  小天使小可爱们我自己先香为敬了
  不动可爱的小手手点个收藏吗?甜甜的恋爱哦甜甜的恋爱哦哦
  =========预收分割线=========
  这里推个预收《渣A的未婚妻好黏人啊[穿书]》
  小可爱们到作者专栏去点个收藏呀。么么么啾
  文案如下:
  黎放歌莫名穿成了无可救药的渣A。
  小说中,渣A不务正业,到处拈花惹草刀小姑娘的心;最擅长从父母那里骗钱,爱好赌博,每赌必输。老父老母被她气到吐血,最终断绝了关系。
  没钱还赌债,她居然拍卖未婚妻关笑语。
  被渣A卖掉的关笑语一朝黑化,在新一任的帮助下,一个春光灿烂的日子,她亲手把渣A推下万丈悬崖……
  嘶,这剧情,让人心脏疼!
  穿过来的黎放歌想着,情况这么糟,未婚妻一定会同意跟她退婚吧,
  结果,关笑语迷之坚决任性,“我非姐姐不嫁,非姐姐不要!”
  这操作令黎放歌无比迷惑,渣A的德行不是人人唾弃吗?
  本着一个人不幸跳进火坑就够了的良知,她也坚决要跟她退婚。
  不想,关笑语撞开她的家门,梨花带雨、抽抽噎噎哭个不停,问,“姐姐是不是——是不是,嫌、嫌我丑嘤嘤嘤?”
  老天,这女人哪里丑?她连哭起来都很好看很可爱好吧!
  黎放歌只是不想害小姑娘跟她吃苦受穷、被人戳脊梁骨啊!
  不论怎么相劝小姑娘都不信不听不走,非黏上来要她证明她不嫌弃她。
  她帮她擦干眼泪,揽她入怀,夸她娇软,答应会娶她,她才破涕为笑。
  正当她想着换个什么办法打发这个黏人的未婚妻时,小姑娘忽然踮着脚尖亲她;
  她还没回过神,小姑娘又拉住她的手说,“现在,我只想快一点跟姐姐生好多好多小宝宝!”
  ——好多好多小宝宝,她这是打算掏空她吗?
  她知不知道,这种做法会有多危险?
  “小姑娘,姐先讲好,上船概不退票的!”
  “别浪费时间啦,这一天我等很久了哦!”
  “…………”


第2章
  《影后孟楚妩》!!!
  虽然嘴巴还被怀抱里的女人三百六十度地吸住,且处在无比缺氧中,但孟楚妩还是忍不住开始分心——
  《影后孟楚妩》是她昨天中午在小助理背后不经意间瞥见她在手机上看的小说,
  那阅读APP的界面她很熟悉,昨晚睡不着,她又想起来,打开APP一搜,很容易就找到了,小说还在连载,坑也比较浅——
  孟楚妩这个感情空白的影后平时也很爱看小说,看到书名的时候,她还以为是某个狂热的粉丝以她为原型所写的爱情小说,但翻开一看,小说内容和名字反差之大将她的下巴生生地惊掉了几百次。
  这本小说非但不是以她为原型,和她同名的孟楚妩虽然也是个影后,但却是个活不过三章的渣渣炮灰。
  当时她就非常纳闷,这种炮灰的名字为什么要在书名中赫然出现?
  哼!明目张胆蹭热度,标题党啊标题党,我恨你!
  孟楚妩非常气愤,非常不爽,她的名字被用到小说名上,可在小说中孟楚妩居然只能当一个炮灰这件事让她胸闷了好半天。
  而且吧,像她这样一个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大美女,为什么到了《影后孟楚妩》世界中就成了让人憎恨、让她深感羞耻的角色?!
  她寻思着自己也没有跟谁结仇,那作者大概率是她的黑粉无疑了。
  小说让她欣慰的地方也只有,和她同名的人喜欢的也是女人,魔幻的是,《影后孟楚妩》是一本ABO百合爱情小说。
  小说中,表面上孟楚妩是最高等级的女Alpha,是名满全国的超级影后二代;私底下却是名副其实、如假包换的渣渣A。
  生性风流且无比花心的她靠花言巧语、油嘴滑舌将鹭城最最绝美的Omega席小胭骗到手,两个人结婚之后,她们过了一小段恩爱的时光,但女主怀孕之后,渣A就立刻故态复萌,到处风流。
  渣A不止一次被女主抓到和嫩O鬼混,面对指责,她也毫无悔意,还大言不惭:“哪个Alpha在外面还没几个O了?何况还是我这种有能力的完美Alpha!”
  女主发现自己被她彻底欺骗和玩弄了,死心的她提出离婚。
  渣A之所以最渣绝非仅仅因为她风流成性,在女主提出离婚后,强烈的占有欲令她变得更加丑陋,狠狠地毒打了女主一顿之后,她骂道:“这O德败坏、喜欢嫉妒吃醋的小婆娘,想要离婚、想要自由是吧?美的你,除非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
  女主也不是小可怜,她毫不示弱。
  渣A见她总不消停,就威胁她再闹就踹掉她肚子里的小孩!
  女主一时被吓住,这渣渣狠起来,居然连自己的骨肉都不想放过。
  她还没从这种恐怖的威胁中回过神就被渣A软禁了起来。
  剧情跳到女主生下小孩之后,不幸之幸,席小胭得到了一个神秘人士的帮助。
  为了能离婚,她们里应外合、不动声色地收集渣A对婚姻不忠、虐待伴侣的证据和在外面做下的种种劣行,后来,趁渣A抛弃玩腻了的校花转而与新晋小花打得火热的时候,她们将她的一切劣迹公之于众。
  举国上下一片哗然,那些劣迹得到多名被渣A无情伤害过的Omega的证实之后,渣A被全民抵制,还被演艺协会列入劣迹艺人名单,且十年之内不得再出演任何影视剧及公众节目。
  一夜间,她从云端跌落谷底。
  最后,成日借酒消愁的渣A在深夜的街头被一辆车子撞飞,继而沦落到半身不遂的境地,在医院里无望等死。
  女主念在两个人最初的短暂美好,并没有断掉她的医药费。
  一个雷电交加的深夜,一个不明人士在渣A惊恐的眼神中拔掉了她的氧气罩,渣A惨死下线……
  看到这儿,孟楚妩心里堵得慌,完全失去了继续往下看的欲望……
  快速地过完了小说前三章里与渣A相关的剧情,加上刚刚传输到她大脑里的信息,她明白了眼前的状况,不出所料,她就是穿成了跟她同姓同名、活不过三章的炮灰,今天恰好是她和女主席小胭的结婚日,现在是她们洞房花烛时。
  这是什么令人窒息的穿书啊!
  穿成炮灰渣A这事比正在壁咚孟楚妩的女人要令她窒息一万倍。
  渣A在她穿书之前的相关信息已经全部传输完毕,她猛地抓住席小胭的细小双肩,尽用全力也才软软地把怀中的女人推离了一些。
  这一刻,她正受女主信息素的干扰,浑身已经燥热得神思恍然。
  房间里的两个人都处于迫切需要对方的帮助来缓解焦灼的痛苦状态。
  “妩姐姐,你又——”席小胭不解,为什么孟楚妩又将她推开?
  现在,她只想待在她的怀抱里,被她干燥而温暖的信息素包裹。
  孟楚妩目光落到神态惹人怜爱的娇软女人的眼部,利用刚刚传输到脑海的信息得知,再不占有被诱导产生结合热的席小胭,她很快就要被身体的燥热烧坏。
  这时候想要让她退热还有另一个办法,就是注射抑制剂,但注射抑制剂相比喷剂、贴剂和口服,副作用很大,非不得已的时候才会使用。
  但席小胭目前的情况,要是不结合的话已经到了非注射不能退热的境地。
  “妩姐姐,我好难受,你、快——”
  席小胭话都说不流畅了,她再次软软地跌到孟楚妩的怀里,额头布满了薄薄晶莹的汗水,身子热得形同火烧。
  孟楚妩自己也没好到哪里,她口干舌燥,身体里还有一股燥热之气在狂乱地横冲直撞,血气叫嚣着,命令她立刻跟眼前的女人结合。
  她艰难地咽了咽像干纸般的喉咙,然后拨开席小胭后颈的长发,俯首在她红肿的腺体上轻咬,将信息素源源注入。
  果不其然,痛苦挣扎的娇软女人慢慢安静了许多。
  孟楚妩讶异于身体的本能,这一刻之前,她还以为她是身穿,毕竟有陌生的神识传输到脑海,现在她才忽然明白,这具身体并不是她的,那临时标记的本能反应,熟练到令她哑然。
  信息素得到释放的她也稍稍冷静下来。
  两个人靠在一起,空气中弥漫着春风缠绕暖阳、各种花香互相交织的浓郁气息。
  仅仅是浅浅的标记,两个人的信息素就已经如此浓烈。
  孟楚妩发现两个人贴在一起的地方已经被热汗濡湿,她又一次轻轻将怀里的席小胭推开,这才发现她已经热晕过去。
  她还没有彻底退热,不属于她本人的常识告诉她,她得快点给席小胭抑制剂才行。
  于是,她吃力地将她抱到凌乱的床上。
  在她穿书之前,渣A显然已经和席小胭玩闹了一番。
  要是穿书再晚一会儿,该发生的一切一定都发生了。
  看着被结合热热晕的绝色尤物,孟楚妩抹去她额头上的热汗,现在的情况不许她多想,她起身,跌跌撞撞地走到柜子旁,拉开抽屉翻出了备用的抑制剂。
  该死!并没有Omega专用的,而Alpha的抑制剂倒是很多,她胡乱地服了一种名字熟悉的抑制剂,然后返回床边。
  “妩姐姐,我好热——”席小胭闭着眼睛发出梦呓,她的小脸红得远胜刚才,“我要热死了——”
  孟楚妩忙冲出房间,对着楼下大叫,“晁姨,快,快点叫医生!让他们带Omega的注射抑制剂来!”
  楼下,管家晁枝还在带人收拾孟楚妩和席小胭大婚场地的摆设,听闻楼上大喊,她匆匆跑过来,抬头望向主人,只见二楼的孟楚妩神色焦灼,“妩小姐,发生了什么事?”
  孟楚妩将刚才的话快速地重复了一遍。
  晁枝听完,立刻低下头,拿出手机,拨打了家庭医生的电话。
  孟楚妩这样级别的Alpha都有自己的家庭医生。
  大约二十分钟之后,医生带着医药箱赶到了。
  晁枝带着他匆匆上楼,敲门后,孟楚妩在里面大喊,“进!”
  医生和晁枝都是Beta,他们对Alpha和Omega的信息素并不太敏感。
  但是,席小胭那春风气息般的信息素,这附近的Alpha基本都察觉到了。
  孟楚妩虽然按照刚刚得到的常识服用了抑制剂,但还是被那仿佛能够蛊惑血液沸腾和神识狂乱的气息搅得心惊肉跳。
  她向来是一个善于克制、意志坚强的女人,尽管无比难受,她依然站在一旁,看着医生为席小胭看诊。
  医生唐司晋为席小胭做了一番诊断,然后回过头若有所思地看了看站在一旁的孟楚妩,语带责怪说,“既然诱导她结合,怎么又半途而废?这样有烧坏头脑的危险,别告诉我你不知道!”
  说完,也不等孟楚妩解释就开始准备起来。
  席小胭虽然难受,嘴里说着胡话,但身体却还算老实。
  医生觉得不需要镇静剂,直接给她注射退热抑制剂。
  孟楚妩忍着身体的不适,一直在一旁守着。
  眼前的状况她也解释不清,就只好默默做了背锅侠。
  她知道结合是双方得益的事,但理论上,席小胭是别人的老婆,她不能;理智上,她也不许自己随随便便就跟一个不熟悉的人结合。
  虽然亲了,也临时标记了,但那都是无奈之举——
  “注射过后她应该会很快入睡,睡一觉差不多就能退烧。我留一天的药,等她醒来再让她服下。”
  唐司晋的话打断了孟楚妩的思绪。
  晁枝听了,转身忙去准备冰水和毛巾。
  “辛苦你了,唐医生!”孟楚妩的目光从席小胭身上转向唐司晋。
  是不是幻听?——唐司晋不自觉地皱眉,一贯高高在上、目无下尘的孟楚妩会说得出这种话吗?
  “应该的,建议以后最好不要再这样胡来。”唐司晋知道说也是白说,在他的印象中,孟楚妩是那种无法无天的类型,怎么乱怎么来。他同情床上不省人事、娇弱不已的席小胭才忍不住相劝。“注射过抑制剂,你也临时标记了,没大碍的。方便的话给尊夫人做一下冰敷,她会舒服些,热也退得快一些。我回去了,有什么事再打电话。”
  “嗯。”孟楚妩向来得体,她将唐司晋送出卧室,见晁枝端着盆返回,就说,“晁姨,这个给我,麻烦你送一下唐医生。”
  晁枝身子明显僵了下,回过神忙将瓷盆递给了她,点头说好。
  孟楚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