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作品:《清冷仙尊他又栽了+番外

神之力,甚至言语间还透露了他以迟渊为要挟的秘密。
  虽然没有明说,但晏昀了解邬尤,他肯定会有所顾虑。
  他也担心他突然找他算账,事已至此,索性直接大开杀戒,用最简单易得的恐惧来增进修为。
  等差不多了,再来杀他夺神核。
  至于太阿山下的战约,晏昀很清楚,就算他不去,邬尤杀掉那些人后,依然会来找他。而最重要的是,他放出那话,是因为他知道,自己肯定会去。
  太阿山......晏昀在心中轻笑了声。三千年前他与邬尤在此地对战,没想三千年后,他却特意选了这个地方。
  三日之后,那便是明天下午,晏昀眨了眨眼睫,不动声色地将所有思绪压下,连翻两身,将脸埋进了迟渊怀中。
  “怎么了?”
  迟渊察觉到他似乎有些烦闷,将书往外侧挪了挪,垂眸看向怀中人,声音有些淡,却极为轻柔。
  “阿渊。”晏昀露出半张脸,微仰起头,直看着迟渊道:“我们以后就住这里吧。”
  迟渊像是怔了下,而后笑着一点头:“好。”
  “你在哪我就在哪。”
  ——如果到时他还活着的话。
  作者有话说:
  ......


第74章 大结局上
  翌日下午, 太阿山。
  邬尤并没说明具体的时间,为了提前占得先机,仙门各派午时刚过便来了。紧接着凤梧率领妖族, 和以洑素为首的魔族也相继而至。
  太阿山脚下平川旷野, 密密麻麻站满了人。一眼望去,所有人的神情都无一例外的凝重。
  三千年前邪神降世,当时的各族各派也是这般, 拼尽全力与其相抗, 损伤之惨重,只是看卷轴记载便令人胆战心惊。
  最终还是战神容暄以一己之力, 将其诛杀在太阿山下。
  却不曾想, 三千年后邪神复生, 他们也如当年那些前辈们, 摒弃各族间的嫌隙,齐聚在太阿山脚,联手诛杀邪神。
  可这一次, 战神容暄会来么?
  他们谁也没有料到,如今的魔尊晏昀, 便是当初的战神容暄。这三千年里,关于他的恶劣传言随处可闻, 然有的人心知肚明, 很多都是他们杜撰或者嫁祸的。
  八百年前太华山数十弟子被残忍杀害之事, 便是其中之一。
  现在想想, 在晏昀作为魔尊的这三千年, 仙门和魔族应该是有史以来关系最平和的时候, 除了半月前的突袭, 极少会有魔族在人间作乱。
  但凡心思通透点, 都能猜到,那是他有意在维持两族间的安稳。
  然这样的人,却被他们口口声声污蔑为魔头,平时也是各种谩骂和诽议。现在需要他了,便以拯救苍生道义为说辞,请他出战。
  说起来,他们其实也挺心虚。
  只是事已至此,不管战神容暄和明无仙尊来与不来,他们能做的,便是在邬尤出现后,极尽所能将其诛杀。
  像是做好了心理准备,他们目光坚定无畏,安静的等着邪神的出现。
  半个时辰后,一阵黑雾如狂风呼啸而过,眨眼之间,便绕过众人飞旋而上。下一刻,一个身影忽然出现,周身邪气缭绕如墨。
  邬尤顶着清胤的身体,居高临下的立在半空中。
  “都来了啊。”他垂眸扫了眼,想起什么似的,不屑一顾的轻笑了声,“三千年前那些人尚且奈何我不得,你们这样,是想上赶着找死吗?”
  众人:“......”
  那场大战之后,各族元气大伤,尤其是仙门,陨落了好几位即将飞升的大能和天才。也正因如此,绝学传承受到影响,到现在才稍有繁盛之望。
  邬尤这一句话,可谓正好戳在他们多年未好的伤口上。
  重华默然的站在仙门最前,面色从容的看着那张熟悉的脸,淡定道:“我们既然来了,就没想过活着回去。”
  既为修行之人,理应庇佑苍生,更何况邪神不死,人间变为炼狱,他们也无法苟活。
  邬尤闻言扫了他一眼,然后转身看向右侧的凤梧和洑素。两个人都微沉着脸,眉目间一片凛然。
  他低哼一声,问:“晏昀呢?”
  三日之前的话早已传遍,晏昀作为魔尊,魔族内定然会将此事禀报给他。更何况妖王凤梧与他是好友,按理也会告诉他。
  可他既然知道,为何没有来?
  他有些好奇的看着两人,然凤梧和洑素却像是没听到般,完全没有要开口的意思。其他人也是神色肃寂,眉头紧皱着一言不发。
  没有人回答他。
  一时间,太阿山下有些诡异的安静。
  “没来啊......”邬尤若有所思的摸摸下巴,而后左右看了看,目光瞬间变得阴邪,“既如此,那就怪不——”
  “谁说我没来。”
  便在这时,一个慵懒的声音忽的从最边上传来。众人循声望去,见晏昀一身红衣似火,右侧并肩站着明无仙尊迟渊。
  那瞬间,几乎所有人都松了口气。
  两个人神色从容的缓步上前,站在里边的人群自动让出道。邬尤方才正欲动手,见他来了下意识的勾起唇角,目光似要穿过晏昀胸腔,直盯进那颗金光灿灿的神核。
  九重天上的神界,所有的神官都分为两类。少部分是天生为神,绝大部分是由凡人修行飞升成神。
  而他们的神核,前者随着修为增进凝成,后者则是飞升后由丹元所化。只有晏昀,出生之时便蕴有神核,是极为少见的魂核一体命格。
  这样的人修炼速度极快,是天生的战神。
  “不要那样看着我。”晏昀悠悠然在最前面停下,微仰着头,似笑非笑道:“再怎么看,它也不是你的。”
  邬尤不动声色地挪开视线。明明是他居高临下,晏昀仰着头看他,可不知为何,他却有种自己被俯视的感觉。
  “谁知道呢?”他轻笑一声,眼眸微眯,“你应该很清楚,我引你来,不就是为了它么。”
  “是吗?那想来你也应该清楚,我来是为了什么。”
  邬尤:“......”
  他当然知道晏昀为何会来,为了天下苍生,为了下面这些人,更是为了杀他。不过这些他都不在乎,他现在,只想要那神核。
  想到这他视线掠过晏昀,落在他旁侧的迟渊身上,这是他当初的谋划之一,结果被自负的清胤自顾自给说了出来。
  当时晏昀在洗魂阵内意识混沌,也不知他听进去多少,不管怎样,他都得试一试。
  晏昀敏锐的捕捉到他的视线,偏头看了看阿渊,再一抬眸,便见邬尤垂在身侧的手悄然施着法。
  法印完成后,邬尤再次看向迟渊,却见他清冷的站在那,面上丝毫不见痛苦神色。他又试了次,结果依然如此。
  如果不是法印失效,那便是被晏昀发现取出了。他眸光黯了黯,视线看向迟渊身侧......
  晏昀眉眼弯弯,正笑看着他。
  那微扬的唇角落在他眼中,转瞬化为极致的嘲讽。邬尤心道一声‘果然’,黯然眸光忽的狠戾,浓黑如墨的邪魔气轰然爆发,直接横扫向下方的晏昀。
  既然要挟不成,那便直接打吧。
  邪魔气横扫而来,晏昀尚未出手,便见眼前剑光寒芒一闪,临渊剑剑气如寒霜,裹挟强劲灵力,直接将那泼墨般的浓雾给荡了回去。
  而后两人对望一眼,微点了点头,飞身齐攻向半空中的邬尤。
  凤梧没做多想,看了眼不知何时站在仙门那边的白祈,也闪身加入了其中。其他人跟着跃跃欲试,奈何空中那几个身影速度太快,灵力邪魔气相撞的威压震荡开来,他们根本无法再靠近。
  霎那间,太阿山所在的那片天空,道道白光宛如闪电轰然迸出,伴随着灵浪相撞,以及长剑铮鸣的震耳声响。
  宛如电闪雷鸣,天崩地裂。下面的所有人都看呆了。
  “以多欺少,什么时候你们这些正义之士,也开始不讲道理了?”邬尤墨色身影快如鬼魅,敏捷的应对着三人攻势,还不忘出言嘲讽。
  迟渊神色冷漠,临渊剑周身泛起冰棱,长剑一扫,那些冰棱便如利箭飞出,直刺向刚躲开凤梧灵羽剑的邬尤。
  邬尤见状眸光一凛,手上邪魔气忽的暴涨,生生将那数不清的冰棱给挡住。然后用力一拨,将其引向右侧。
  下一刻,裹挟剑气的冰棱,与邬尤的邪魔气,以及晏昀挥出的金色灵力撞在一起。宛如地动山摇般,一瞬间轰然震向四周。
  三个人连忙飞身避开,不远处太阿山顶被波及,山石被震碎,夹杂草木簌簌往下滚。
  下面的人略显惊慌的往外挪了挪,再一抬眸,半空中的四道身影似浑然不觉,再次缠斗在一起。
  半刻钟后,凤梧身上染血,捂着肩膀回到了地面。白祈见状,也不顾重华呼喊,兀自跑了过来。
  “你怎么样了?”
  “我......”凤梧下意识的想说没事,抬眸见白祈满脸担忧,话峰一转,皱着眉头道:“肩膀,疼......”
  肩膀?白祈拿下他的手,见他左肩上被划了一道,忙垂眸细致的检查起伤口。
  半空中晏昀和迟渊还在与邬尤缠斗,凤梧抬眸看着,想起方才那极具压迫感的邪魔气,若不是临渊剑帮他挡了下,这会儿他已经去掉半条命了。
  之前都说明无仙尊入了渡劫期,现在看来他似乎又突破过,俨然成了半神的存在。
  “半步飞升。”邬尤也察觉到迟渊修为比之前强了许多,略作思索,眸中闪过丝狡黠,“只差九天玄雷便可成神,难道你就不心动么?”
  他的声音带着蛊惑,然迟渊面无表情,反手便是一剑。
  邬尤飞身刚躲过,晏昀的金色灵浪便扑面而来,他忙聚起邪魔气相抵,而后身形一闪,又绕到了迟渊周围。
  “他可是战神容暄,你觉得区区半神,能配得上他?”
  迟渊仍是不为所动,深邃眼眸冷冽的扫他一眼,临渊剑再次刺出,同时周身灵力环绕,意图将邬尤困住。
  “冥顽不灵!”邬尤沉眸看着他,余光扫过周围灵力,冷笑一声,身上的邪魔气忽的大涨。
  气浪以邬尤为中心震开,迟渊雪白的身影一闪,转瞬便落在了他的斜上方。紧接着临渊剑和晏昀以灵力化成的金色灵剑一左一右,一起刺向他。
  邬尤忙侧身避开,然两柄长剑几乎同时而至,即便他周身全是磅礴的邪魔气,前胸后背依然被划出道口子。
  下一刻,邬尤体内的黑雾忽然源源不断的从伤口和七窍钻出,眨眼之间,整个太阿山像是被黑压压的乌云笼罩,暗得骇人。
  而半空中,清胤的身体像是失去意识,直直的往下坠。很显然,邬尤舍弃了他的躯壳,化为了黑雾状态。
  然后那黑雾猛的全冲向晏昀,不过瞬息,便将他全然吞没。
  下面的人愕然的看着,脑海里一片空白。迟渊见状连忙上前,然那浓黑的墨团太大,他想伸手将晏昀拽出,却怎么也抓不住人。
  黑雾如墨,什么也看不清。他不敢用剑,也不敢直接以灵力震开,偏偏那黑雾还使劲防着他,看似飘渺如云,实则伸手所及之处全是刺芒。
  即便手上虚护了层灵力,仍被刺得血色斑驳,却在这时,他忽然察觉到手臂上一疼。
  像是被什么划了下。
  “晏昀!”迟渊心下一惊,忙沉着脸的再次去撕那黑雾。然他刚动手,便听到晏昀的声音传来。
  “阿渊,往后退些。”
  迟渊微愣了下,抬眸隐约可见黑雾里有金色光芒透出,于是停下动作,往后退了两步。
  下一刻,浓黑的墨团里金光乍泄,仿佛旭日初升的太阳,刺破暗无天日的黑夜。那瞬间,他们终于看见了神。
  那灿烂金光中,晏昀一袭红衣,身穿战甲,向来随意半挽的长发束在金色发冠里,漂亮眼眸也变成了淡金色,眼尾处还在不断的往外溢着灵力。
  “战神容暄!”下面的人惊呼道。
  作者有话说:
  写到这个点才到这,先睡了,明天爬起来继续。


第75章 大结局中
  迟渊怔然的看着, 微凝的深邃眼眸中,全是那人被金色流光所笼罩的绚丽身影。
  其实在猜到晏昀的真实身份后,他便结合神像和卷轴记载, 在脑海中描绘过他身穿战甲的样子。
  然他穷尽想象, 也仍不及此刻,亲眼所见的惊艳。
  黑雾状态的邬尤被金色灵力震开,四散之后在不远处重新凝聚, 上半身幻化成人形, 饶有趣味的看着晏昀。
  “还是这身战甲更适合你。”他打量似的摩挲着下巴,接着漆黑眼眸微眯, 像是想到什么, 叹息着摇了摇头。
  “只是可惜......”他说着顿了下, 垂眸看向晏昀空荡的右手, 无声笑道:
  “你的剑没了。”
  晏昀闻言神色不变,他将倾泻而出的磅礴灵力敛了敛,极缓的眨了下眼睫, 抬眸直看着他。
  “没有无邪,我一样杀你。”
  他的声音轻缓从容, 就像平时说话那般自然。而后不等邬尤反应,金色身影一闪, 磅礴灵力幻化成剑, 直攻了上去。
  霎那间, 太阿山上空云层翻涌, 电闪雷鸣。金色与黑色两道身影来回缠斗, 所过之处灵浪阵阵, 剑气逼人。
  晏昀眼眸中金纹流转, 周身灵力萦绕, 长剑带着不可抵挡之势,裹挟滔天灵力和威压,剑剑直劈邬尤。
  邬尤时而化为黑雾,时而聚成人形,在晏昀如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