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作品:《清冷仙尊他又栽了+番外

我......”
  凤梧没想到他会直接问这么一句,喜欢么?他以前觉得自己喜欢晏昀,喜欢和他喝酒,知晓他有喜欢的人也会难受。可他后来才意识到,在没有见面的那些日子里,他依然过得很自在和开心。
  但白祈走后的这月余,不知怎的,他做什么都有些心不在焉,就连在万妖会上,也会莫名想起那张明朗阳光的笑脸。
  甚至心神恍惚间,隐约还能听见那人气鼓鼓的说,要拿他做烤凤凰。
  听说喜欢一个人会让人魔怔,凤梧想,他应该是喜欢白祈的。因为喜欢,所以会想念;也因为喜欢,在为他解毒后,害怕被他厌憎,所以不敢让他知晓。
  他也不想白祈为此事困扰,他的心思单纯,理应无忧无虑的做自己。
  迟渊见他欲言又止,似乎在想什么,其实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问这个问题,即便凤梧喜欢白祈,可白祈对他呢?
  情之一事,最重要的是两情相悦。他犹豫片刻,想着说点其他的揭过这个话题,却见凤梧忽然自嘲的轻笑了声。
  “喜欢?”那笑容很快淡去,取而代之的是难掩的怅然,他抬眸看向院中的紫荆花,喃喃道:
  “喜欢又如何,他应该......恨透我了。”
  最里面的房间内,晏昀坐在白祈身侧,问了个与迟渊差不多的问题。并非简单直接的喜不喜欢,而是问他对凤梧的感觉。
  白祈垂着眸,他也说不上来。
  好感肯定是有的,和凤梧在一起时他自己也能感觉放开了不少。即便凤梧是妖王,也依然纵容他吵吵闹闹,而他也对他丝毫不惧。
  但这离他以为的喜欢还有很远的距离。白祈不懂情爱,不过有师尊和晏前辈在前,他还是知道些的。
  至少,在时间上,他和凤梧相识尚浅,对彼此的了解都不够深,谈不上喜欢不喜欢。
  “喜欢一个人并非以时间来定。”晏昀有些好笑的摇摇头,“有的人一见倾心,有的人日久生情,白祈——”
  他说着将手搭在白祈肩上,柔声道:“我知道你现在有些不好受,可这件事上我和你师尊都帮不了太多。你已经长大了,感情的事得自己做主。不管发生什么,你只要记着,一切顺应自己的心就好。”
  “嗯。”白祈捧着茶杯,似懂非懂的朝他点了点头。
  晏昀笑着拍拍他的肩,想着让他静一静,便起身欲离开,却在及至房门时,忽的被白祈叫住。
  “晏前辈。”白祈眉头微皱的看着他,抿了抿唇道:“你叫他进来吧,我有话想问他。”
  晏昀怔了下,随即笑道:“好。”
  凤梧没想到白祈在知晓真相后还会愿意见自己,他茫然的在原地愣了会儿,直到晏昀催促,方才反应过来,快步走向最里面的房间。
  行至门前时又蓦的缓下脚步,顿了顿,抬手敲了房门。
  晏昀在转角处看得直摇头,这可太不像他认识的凤梧了。他如此想着,一回眸见迟渊正注视着自己,于是笑着上前,拉着人到院中喝茶说话。
  白祈的房门并没关,凤梧没等着话,猜想他可能还在生气,硬着头皮走了进去。然进去后他才发现,白祈神色是少见的从容。
  唯有半露的耳廓还透着些绯红,代表着之前的羞恼真实发生过。
  “解毒的事,还有护身凤翎......多谢你了。”白祈没注意他的视线,垂眸给他倒了杯茶,低柔的声音微顿,在说出‘谢’字后,几不可察的笑了下。
  凤梧所言和墨睢单独告诉他的并无出入,既然他当时命悬一线,不解毒便会殒命,那么比起其他陌生人来。
  他想,他宁愿那人是凤梧。
  然这句话落进凤梧耳中,不知为何,白祈没有怨恨他,他本该感到高兴才是,可胸腔下的那颗心忽的有些疼。
  他没有回答,只浅淡的笑笑,房间内一时有些安静。
  “我有话想问你,凤梧......”白祈率先打破沉默,他微抿了下唇,略带些窘迫的看着面前的人:“我因中毒身不由己,但你不一样,你是清醒的。”
  他说着顿了下,试探道:“你当时,可有不甘?”
  凤凰一族,一生一世一双人,若他因为救自己违背心意......
  “没有。”凤梧知晓他的意思,认真的摇了摇头。他当时的确有所犹豫,那是因为他觉得白祈天真单纯,理应与自己相爱之人云雨,而不是让他趁人之危。
  没有么?白祈愣了下,慢半拍的回神。没有不甘就好,他在心中腹诽着,结果一抬眸,发现凤梧还在看着他,红色眼眸目光灼灼。
  他不曾知晓,方才他听见凤梧回答而出神时,嘴角下意识的扬了扬。虽然稍纵即逝,凤梧还是捕捉到了。
  那一刻,他突然意识到什么,泛疼的心脏顿时缓和了不少。
  白祈被他看得莫名羞赧,捧着茶杯低头抿了口茶,即便如此,他还是能感觉到那灼热的视线。
  他猛的抬眸,脸色微红,嗔怒道:“你看着我干什么?”
  凤梧笑起来:“你不看我,怎么知道我在看你?”
  “你——”白祈放下茶杯,见他还在看自己,气鼓鼓的瞪了他一眼,略显窘迫道:“你给我出去。”
  见他恢复成以往模样,凤梧终于放心了许多,他不紧不慢的喝了口茶,方才笑着起身出门。
  “等一下。”
  谁知刚走没几步便被叫住,他疑惑转身,见白祈小脸通红的瞥他一眼,然后快速偏过头,声音极低道:
  “把之前的记忆......还给我。”
  记忆?凤梧笑着上前,明知故问:“哪部分?”
  即便墨睢极尽露骨的描述过凤梧以身救他的传言,白祈也隐约恢复了些印象,但面对凤梧的意有所指,仍是有些羞赧。
  他抬手便将茶盖丢过去,没好气道:“全部!”
  “好。”凤梧没有躲,伸手轻易的接过。见他快要忍不住生气了,敛了敛笑意,神色肃然的上前。
  “记忆恢复后,可能会昏睡一会儿。”
  “嗯,动手吧。”
  作者有话说:
  面对凤梧,白祈还是崩不住啊。


第73章 邪神
  白祈睡下后, 凤梧在他床前站了片刻方才出门。院中紫荆花树下的石台旁,晏昀和迟渊喝着茶,虽无甚动作, 也能看出两人亲密无间。
  “问完了?”听见脚步声, 两个人几乎同时抬眸。见他神色好了许多,晏昀眨了眨眼,笑看着他道:“白祈呢, 他怎么样了?”
  凤梧点了点头, 缓步上前:“他刚恢复记忆,这会儿睡着了。”
  恢复记忆?晏昀闻言愣了下。不过这样也好, 只有他全然知晓, 才会毫不偏颇的去判断自己的心意。
  此事暂且平复, 晏昀招呼他入座, 又顺手给他倒了杯茶,那双漂亮的眼眸里,笑意已然敛去。
  “凤梧......”他将茶递给他, 与迟渊对望一眼,神色凝重道:“你来找我们, 可是为了清胤之事?”
  其实这半月里他和阿渊有收到过消息,说是不渡山之后, 清胤真人回了玉清殿。与此同时, 重华已将一切告知众仙门, 想来魔族和妖界也有所耳闻。
  刚开始所有人都对清胤真人不满, 甚至想再次联手找他讨个说法, 却在得知他吞噬掉邪神邬尤后, 装作什么也没发生, 一切恢复如常。
  当初战神容暄都没能把邪神彻底诛杀, 清胤却直接将其吞噬,足以可见他的修为境界之高。
  他们显然不是对手,更何况那日之后,清胤真人便闭门不出。既然他没有再行有违道义之事,他们又何必去自讨苦吃。
  晏昀和迟渊对此默契的什么也没说。魔域内有洑素和洛衣凌墨在,因为之前吃过神灵丹,洑素的修为终于得以突破,即便赤冥再挑衅也能与之抗衡。
  至于仙门内,灵渊山有重华,万佛寺有殊尘,太华山有灵虚真人,其他各派也有出色的弟子和前辈大能。
  既然一切如常,又何须轮到他们二人操心。
  但他们没想到的是,凤梧会亲自前来,而且看他刚到时的模样,显然是有重要的事,只是不知为何,一直犹豫着没有说。
  “是。”见他们猜到自己来的目的,凤梧也不再纠结,默然片刻后,沉声道:“邪神突然发狂,短短几日,人间已成炼狱。”
  此话一出,两个人都有些意外,神色也跟着凛然了许多。迟渊眉头紧锁,想起清胤所言,疑惑道:“邪神不是被吞噬了吗?”
  晏昀肃然的沉着脸,心里隐约有了猜测。
  “他的确被吞噬了,不知怎的又冒了出来,并且与清胤共用一个身体。”凤梧回想着当时所见,下意识的蹙了蹙眉。
  “刚开始清胤还能压制,后来就多半是邪神占据上风。他毫无顾忌的大开杀戒,不仅人间,魔族和妖族也到处是尸山血海。”
  所有人都很震惊,随之而来的便是恐惧,数月前太玄山大能的预言仿佛成为现实。他们一边吃力应对,一边派人遍寻晏昀和迟渊。
  凤梧勉强能护住妖界,奈何仙门内损伤惨重,无法分出精力守护凡间。至于魔族,因本身有邪念的太多,在邬尤的操控下,更是自顾不暇。
  他沉声说着,晏昀和迟渊对望一眼,大概事出突然,又或者来不及,两个人最近几日都没收到消息。
  “现在是什么情况?”
  “现在......”凤梧犹豫了下,红色眼眸微沉,“我来之前邬尤刚放了话,三日之后太阿山下,请战...”
  他说着顿了顿,低声道:“...战神容暄。”
  请战?说得倒是好听,晏昀冷笑一声,漂亮眼眸下意识凝起,“若是我不去呢?”
  凤梧默然垂眸,邬尤并未说他不去会如何,但所有人都知晓,若战神未去,以他一日千里的修为增涨,他们撑不了多久。
  当然,他们也已在做准备,等三日后齐聚太阿山下,共诛邪神邬尤。
  不过这些凤梧都没说,晏昀见他不答也没再问。石台下,迟渊紧握住晏昀的手,若有所思的垂着眸。
  宽敞的小院里一时有些安静,只有轻风拂过的细微声音。一瓣粉色紫荆花随风飘飞,最后打着旋儿,落在晏昀握着的碧玉茶盏中。
  “凤梧。”晏昀看了那花瓣片刻,抬眸淡然开口:“此事我已知晓,你先回去吧。”
  想了想,又道:“白祈那我会解释,放心。”
  “好。”凤梧点点头,看了眼白祈所在的房间,起身离开了小院。妖界的事情还很多,他化为原身,双翅一展直往万妖谷方向飞去。
  庭院里转瞬便只剩下晏昀和迟渊,不远处天际开始泛红,不知不觉间,黄昏快到了。
  “阿渊。”晏昀抬眸扫了眼,紧了紧两人交握的手,眉眼弯弯的笑道:“我们晚上吃什么?”
  迟渊看着他,眉眼温柔:“你想吃什么?”
  “紫荆花羹吧。”
  “好。”
  ——
  接下来的两天,晏昀和迟渊白祈,依然待在鹿台山的小院中,一如之前那般,过着简单却悠闲的日子。
  凤梧离开后不久,他们便收到了仙门和魔域的传信,信上所言与凤梧如出一辙,只是字里行间要焦灼得多。
  两个人看完信,简单的给对方说了下,其他默契的什么也没问。当然了,信也没回。
  小院中一切如常,唯有白祈,总觉得师尊和晏前辈愈发形影不离,比刚结道侣那两天还要亲密无间。
  他单纯的以为两人伉俪情深,直到重华没等到迟渊回信,忽然想起白祈和他们在一块儿,特地也给他写了封。
  那符信上的光芒红得赤眼,白祈连忙打开,才看了没几行便愣住了,匆匆往外面跑。
  庭院里,迟渊靠坐在紫荆树粗壮的树根间,左手拿了本无名书册在翻阅。晏昀慵懒的躺在他怀中,出神的看着顶上粉色与紫色交叠的花瓣。
  迟渊的右手则自然的搭在他腰间,偶尔抬起,帮他把被风吹乱的长发捋到耳后。
  白祈出来便看到这番景象,美好而静谧,让他纷乱的思绪一下子回过神来。是他太冲动了,重华师叔必定给师尊写过信,不过看样子,师尊并没有回。
  否则也不会特地写给他,让他去劝师尊和晏前辈。
  更何况当时凤梧突然前来......像是忽的明白什么,白祈在转角处静站了片刻,而后拿着信,转身回了自己房间。
  晏昀刚换了个侧躺的姿势,看着那熟悉的身影,以及他手上闪着红光的符信,漂亮的眸子不自觉的黯了黯。
  其实在得知清胤将邬尤吞噬时,晏昀就隐约有过担忧。因为邬尤乃吸取众神邪念而生,虽无神核,却有神魂。
  若想彻底将他诛杀,必须消掉他所有的神魂。而清胤直接将他吞噬,或许能把他的修为纳为己用,且受术法影响,邬尤不会有意识。
  但坏就坏在,清胤体内还封印着邬尤的另一半神识。
  晏昀不清楚清胤具体做了什么,但很明显,邬尤在他体内融合过,并且违背诺言,探查了他的念头。
  不然他也不会被邬尤反客为主。
  虽然据阿渊转述,清胤的心思极为坚定。可凡事讲究水满则溢,月盈则亏——坚定过头了,便容易成为执念。
  而对于邬尤抢夺身体后大开杀戒的行径,晏昀也丝毫不觉讶异,并且在刚听闻时,便猜到了他这么做的原因。
  简单来说,他害怕了。
  清胤扰乱他的计划,结果弄巧成拙,提前让自己恢复了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