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作品:《清冷仙尊他又栽了+番外

 也是晏昀,告诉他邪神附身的两种方式,而这在所有与邬尤相关的卷轴中都不曾记载。
  那时他便隐隐约约有所怀疑,再之后两人前往琈玉台,血月出现时,他虽中了邬尤的术法,但因用结界隔了一半灵识在灵府,所以即便身体失去意识,他也能看能听。
  于是他看到了晏昀与邬尤对战,身形与那庙中的战神像极为相似。也听到他嘲讽邬尤没资格与他赏月,以及邬尤威胁他时,说他心怀苍生。
  便在那瞬间,他恍然明白,既然邬尤能死而复生,那么战神容暄呢?
  答案显然就在眼前。
  那一晚,他让重华将藏书阁内所有有关三千年前大战的卷轴都传送了过来,一边守着昏睡的迟骁,一边连夜翻看。
  在那些卷轴中,有不少人表示,在大战的最后一刻,天空中霞辉万丈,战神容暄身上像是镀上了一层金光。
  然仔细看才发现,那金光是从他胸口由内而外的迸开,不过瞬息,流光消逝,战神容暄也随之化为云烟。
  彼时迟渊才反应过来,晏昀体内的灵器天玄,应当就是他的神核——修行之人未飞升时,体内会有丹元,而飞升成神后,那丹元便会突破成神核。
  一切疑虑在瞬间明晰,迟渊只觉一颗心疼得止不住发颤,他不敢想神核碎裂会有多痛,更不敢想晏昀当初是如何承受下来的。
  “阿渊,我......”
  没想到迟渊早在琈玉台便猜到他的身份,晏昀有些不好意思的红了脸,尤其想到那晚他们在月下共饮慰风尘,他还一本正经的骗他,更是懊恼得曲起双膝,连头也埋了下去。
  难得见他这般模样,迟渊怔然的看了片刻,然后伸手抬起晏昀下颌,迫使他仰起头来。
  晏昀脑海里思绪纷乱,脸颊上的绯红也还未消散,他不明所以看向迟渊,见他目光灼灼的盯着自己,深邃眼眸微微泛红。
  下一刻,迟渊倾身而上,薄润的双唇吻在晏昀眼尾,又无声向下,覆上他水润的唇瓣。
  晏昀闭眼与他亲吻,卷翘眼睫撩人似地轻轻颤动。两个人越吻越深,灼热的呼吸交缠在一起,分开的思念化在深情的吻中,幻化为极致的甜蜜。
  迟渊无法在此事上对晏昀生气,但之前在临安城时,晏昀亲口所说,若他骗自己,他想怎么罚都可以。
  既如此,他自然是要罚下的。
  结界悄然落下,窗外的鹿台山忽的下起雨,风急雨皱,打得满树繁花湿透,连花蕊也跟着摇摇欲坠。
  ......
  这场雨下了不知多久,晏昀迷迷糊糊的睁开眼,有些无力地扫了眼窗外,哑声道:“白祈呢?”
  离开不渡山后,他们和白祈便用山河图来了鹿台山。这里四周被晏昀改动过,山上迷阵无数,算是比较隐秘的歇息地。
  迟渊闻言,快速地用灵识查探起小院,在看到隔壁睡得酣甜的白祈时,没忍住摇了摇头:“他喝了酒,已经睡着了。”
  他说着伸出右手,将晏昀有些汗湿的头发捋到耳后,轻柔地用灵力将其烘干。然后手掌往下,大拇指抚过他湿润的眼尾,又在艳红的唇上摩挲了片刻。
  晏昀浑身酸软,闭着眼任他动作,在养了小半炷香的神后,他方才从迟渊怀中坐起,套了件外袍来到窗前透气。
  他浑身上下里里外外全是阿渊的味道,再不散一散,等白祈醒来发生了什么昭然若揭,就更不好意思了。
  迟渊跟着起身,与他并肩站在窗前,山中烟雨微凉,目及之处一片葱郁,在雨中依然焕发着勃勃生机。
  “阿渊。”晏昀望着窗外,漂亮的眼眸微微凝起。之前都在说他的身份,原本想接着问问迟渊回去之后的事,结果一个没控制住,到现在才得了机会。
  “清胤真人身上的邪魔气,你可知是什么情况?”
  他说着转身看向迟渊,清胤并非邬尤附身,却有着与他极为相似的邪魔气,他为此想了很久,方才想到一种可能。
  “他身上有邪魔气,是因为......”迟渊说着顿了下,冷峻的面容忽的有些凝重,眉头下意识的紧皱着。
  他默然片刻,沉声道:“因为他把邬尤吞噬了。”
  那晚在玉清殿的地下暗室,被戳穿一切的清胤真人不但没有发怒,反而因为有亲近的人知晓,在对峙间没忍住透露了一切。
  那时他才知道,邬尤藏身在灵渊山,原比他们以为的要早太多了。
  不是二十七年前,而是两千多年前。
  因为被战神容暄诛杀,邬尤仅剩一缕微弱神识,在玄武大陆飘荡了八百年,才在灵渊山脚下聚起一抹手心大小的飘渺黑雾。
  正好清胤真人有事下山,便在那个傍晚,黑雾意外的钻进他身体,从此便隐藏在他体内,悄无声息的借他温养神识。
  事实上,清胤回去后就发现了异常。
  他本想将其引出来伏诛,谁知那抹黑雾像是察觉到危险,兀自与他的心脏相融。引出来是不可能了,他没做多想,将其封在了体内。
  他的想法很简单,既然杀不了,那就封起来,免得它跑出去作乱。
  此后时间如水流逝,因为清胤性子温润如玉,为人端庄秉直,那抹神识在他体内寄生了千年,才生出些许意识。
  直到那时,他才知道自己封在体内的,究竟是什么。
  作者有话说:
  还有几章,快了快了。感谢在2022-08-15 15:36:34~2022-08-17 22:59:0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贫穷的空桑少主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贫穷的空桑少主 100瓶;


第70章 赏花
  邬尤有了意识后, 想到的最快也最便捷的化形方法,便是引发清胤的邪念,然后彻底占据他的身体。
  但多次失败后他才意识到, 自己意外闯入的这具身体的主人, 心性比天上那些神官还要秉直。
  彼时的清胤真人的确如此。
  从发现异常的那天起,他便博览群书,翻遍古籍, 一心想着将其引出诛杀。在得知那黑雾为邪神时, 也只有过短暂的震惊和忧虑。
  因为他相信邪不胜正,也坚信自己一定会找到办法, 彻底将邪神消灭, 以己之力守护这天下苍生。
  可随着时间一年十年地飞逝, 他才发现, 此事并没有想象中那般简单。
  与此同时,邬尤的意识干扰也随着神识恢复而逐渐强化。好在清胤的心性依然坚定,他加固了心脏处的封印, 使得邬尤没法挣脱出来。
  如此又过了数百年,直到某一天, 邬尤察觉到战神容暄的神核存在。
  于是他告诉清胤现在有另外的飞升之法,蛊惑他只有飞升成神, 才能更好的守护苍生。清胤之前便知晓飞升通道被毁, 原本早已接受, 在听见这话后却忍不住动摇了。
  最终, 清胤与邬尤达成约定。
  他开始下山云游寻找战神容暄碎裂的神核, 但邬尤得遵守约定, 从此不能探查他的想法, 否则他会将其彻底封印, 约定也立即作废。
  便在他云游间,遇到了只有十八岁的迟渊。
  在邬尤的帮助下,清胤找到了三块神核碎片,此后他对外常年闭关,实则在想尽办法解除那碎片上的封印。
  但那封印由战神容暄的神魂所下,除了他无人可解。清胤屡次失败仍是不想放弃,几经权衡后,再次与邬尤联手。
  他们继续寻找神核,同时控制邪魔收集邪念,让邬尤逐渐变强。最后清胤放出他一半神识,利用迟渊与晏昀的关系,将两人引至了鄢城。
  谁知邬尤得了自由后,立马蛊惑锦夜,利用整座城的恐惧来增进修为。彼时他想回神界的欲望并不强,只要杀掉晏昀永绝后患,他就可以肆无忌惮的吸取整个玄武大陆的邪念,即便清胤那封印着他的另一半神识,他也无所畏惧。
  可惜锦夜的阵法被破,他也因此察觉到晏昀和迟渊的关系不一般,之后便按照筹谋好的计划,将寻到的神核碎片一块块还给晏昀。
  清胤真人在知晓鄢城被屠后,当即找邬尤对峙过。他夺神核是为了彻底诛杀邬尤,为了恢复飞升通道,为了成神后守护苍生。
  因此,他有自己的原则底线——可以伤人,但不能害人性命。
  但获得自由的邬尤不以为意,转头便与封玥联手,意图吞噬所有仙门中人的邪念。
  他知道晏昀聚齐神核后修为有多强,在碎片上做的手脚不一定有用,便让最善情爱的姜罗出手,引导七情六欲薄弱的他明白自己心意。
  战神容暄冷情无私,但邬尤堪遍人心,深知有所爱之人,便有了软肋。
  只是他没想到,迟渊对他早有防备,在望月台时临渊剑穿胸而过,让他元气大伤。
  无奈之下,他回到了灵渊山,清胤真人体内还有他一半神识,若能融合,不仅伤会好得很快,修为也能比之前更强。
  可惜清胤没给他机会,趁他重伤直接将他吞噬了。
  原来两千多年间,不管是之前不知他身份,还是后来与他联手,清胤从未放弃过寻找诛杀他的方法。
  以前他心性纯正,查阅的都是正常的古籍,多次尝试无果。后来他开始翻阅禁书,终于从那些怪异又血腥的术法中,悟出了吞噬之法。
  也悟出了解除神核封印的洗魂阵。
  迟渊还记得,清胤在说这些话时,整个人像是回到了年轻时候,脸上神情是难得的骄傲、自信,以及显而易见的愉悦。
  他依然坚信自己是为了拯救苍生,在他看来,那些无辜之人受的伤流的血,都是值得的......
  窗外的水雾散去,屋檐上时不时的落下积聚的水滴,晏昀眉头微皱的听着,一时间竟不知该说些什么。
  他默然的看了会儿,缓缓转身道:“这么说,你二师兄的丹元也是他......”
  “嗯。”迟渊知晓他的意思,脸色微沉的点了点头,“不仅二师兄,我记得三师兄中毒之前,去了趟玉清殿。”
  大概是撞破了什么,清胤直接下了毒让他再也醒不过来。至于二师兄,他则取走了他的丹元,因为他清楚,以楚霁高傲的性子,断不会再回去。
  两个人都性命尚在,的确是他的原则,可以伤人,但不能害人性命。
  真是够讽刺的。晏昀在心中无声腹诽,想起迟渊也发现了清胤的秘密,忙担忧道:“那你呢,可有受伤?”
  “我没事。”迟渊安抚的笑笑,伸手与他十指相扣。
  清胤真人自觉一切都在计划之中,他毫不保留的告诉了迟渊,而后在他身上下了禁制,将他和白祈困在玉殊台,又在第二日幻化成他,对重华称要闭关。
  大概他以前便经常闭关,灵渊山内没人察觉出异常。
  迟渊一边试着突破禁制,一边回想那桌案上的阵法。好在他进暗室前翻看过架子上的禁书,很快便悟出了那阵法的作用。
  那瞬间他心中止不住的担忧,冒着反噬的风险强行突破禁制,与白祈一起出了玉殊台。然出来后才知晓,‘他’和重华率领各仙门,这会儿应该已经到不渡山了。
  两人连忙用缩地成寸的阵法赶过去,不想正好遇到佛子殊尘,三个人刚及至不渡山脚,便听见刀剑铮鸣的厮杀声。
  迟渊讲到这仍是控制不住的心疼,晏昀为了天下苍生,已经经历过神核碎裂之苦。如今却因他师尊的执念,再次承受神魂被腐蚀吞噬的痛。
  他忽的转身,将晏昀紧紧的抱在怀中,一双眼忍不住的泛红。
  晏昀被他突然抱住,不明所以的眨了眨眼,然后微微偏头,在他耳边轻柔道:“阿渊,怎么了?”
  迟渊没有回答,像是怕失去他一般,兀自将他拥在怀中,好半晌才缓缓放开,侧眸看了眼窗外,轻声道:“天晴了。”
  “是啊,出太阳了。”晏昀跟着扫了眼,想到什么似的一挑眉,拉着人就要出房间:“走,我带你去看紫荆花。”
  紫荆花?迟渊茫然的跟着他。下一刻,两人并肩站在院中,看着不远处光秃秃的古树,大眼瞪小眼。
  迟渊疑惑偏头,眼神示意:这就是你说的紫荆花?花呢?
  晏昀尴尬的朝他笑笑:好像......已经开过季了。
  他笑完又有些遗憾,眉目微垂的抿起唇。便在这时,一缕温煦的灵力从迟渊指尖飞出,直灌入那古树根下。
  片刻后,一朵朵娇嫩的花瓣从枝头冒出,粉红紫红交相叠映,转瞬间满树繁华盛开,空气中也弥漫着清甜花香。
  “好.....”迟渊说着转身,结果‘了’还未说出口,晏昀便猝不及防地,仰头在他唇角浅琢了下。
  他有些怔然地看着眼前人,晏昀却不知从哪掏出两坛酒,带着人就飞上了粗壮的树干。两人并肩坐着喝酒,阳光透过成簇的花团洒下,难得的惬意。
  大约半炷香后,晏昀微醺的靠在迟渊肩头,黄昏已至,远处天际霞光一片,美得恍如人间仙境。
  “明日是乞巧节。”迟渊偏头看着脸颊绯红的晏昀,抬手抚去他唇珠上的酒痕,柔声道:“晏昀,我们明日结契吧。”
  晏昀眼神迷离的抬眸:“结契,什么契?”
  “道侣契。”
  “好。”
  作者有话说:
  要交代的有点多,太卡了.....感谢在2022-08-17 22:59:04~2022-08-19 23:51:3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