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作品:《清冷仙尊他又栽了+番外

他知晓,那是他亲眼所见。
  昨日他正与隔壁楼城主以水镜议事,两人都觉得赤冥毕竟天魔血脉,不可能那般容易就败,猜想着他或许有其他谋划。
  结果这话刚说完,一个美得出奇的红衣男子忽的凭空出现,震袖一挥便将楼曳摔至梁柱。与此同时那人掌心溢出强劲魔气,紧紧的绞缠着楼曳的脖颈,然后倏的聚拢五指,方才还在呜咽挣扎的楼城主便化为一抹云烟。
  透过那水境,他目睹了一切。也看着那人忽的转身,漂亮的眼眸微微眯起,璨然笑道:“没想到会以这种方式见面,戚城主。”
  他当时愣了一瞬,讶异他是谁,又怎会知道自己。却见那人兀自垂眸摇了摇头,几不可闻地轻叹了口气。
  “记住了。”他脸上仍带着笑,漫不经心道:“我叫晏昀。”
  听到名字的那瞬间,戚矍只觉得呼吸像是顿住了,整个大脑一片空白,愕然地看着他消失在水镜画面里。
  魔域十三城的城主大都换过好几轮,晏昀的魔尊之位却是一坐三千年。不过因他常年累月不在魔域,又总是神出鬼没,是以他们这些城主从未见过晏昀真容。
  自然也不知他的修为境界。
  戚矍好半晌才缓过神,当晚连眼都没阖过,见整夜无事正想小憩片刻,却听守城魔将来报,魔尊晏昀来了。
  晏昀是一个人来的,山河图直接落在城门。他笑着向守卫报上名讳,然后看着他连滚带爬的上报,紧接着城鼓如雷,全城皆知。
  拥挤不堪的血罗城长街上,晏昀一袭红衣,懒洋洋的走在中间。前方众魔下意识的纷纷绕道,待他走过又亦步亦趋的跟在后面。
  没有人敢上前,即便他眉目间还带着些慵懒,那与身俱来的威压以及魔尊的名号,也足以震慑他们这些普通的魔族。
  晏昀是来取戚矍命的,原本眨眼间的事,却耐不住洛衣的唠叨,才特意这般高调了一回。
  众魔跟着他聚在城主府,门口的魔将想拦他,却和赶来长街的那些魔将们一样,还未动作便被袖风震得爬不起来。
  顺利进了府,晏昀神识略一查探,忽的垂眸轻笑了声。
  整个城主府中,戚矍布下的结界密密麻麻数十层,怕是一只苍蝇都飞不进去。他莫名觉得有些好笑,而后蓦地敛去笑意,唇角微压,红色身影直穿而过。
  仿佛眨眼之间,所有结界轰然破开,劲浪四散,震得整座城地动山摇。
  戚矍额上布满密汗,他不可置信的缓缓偏头。晏昀站在他斜侧,修长左手上黑雾缭绕,隔空掐着他的脖颈。
  那双漂亮的眼睛微微弯着,眼尾处自然上挑,他勾唇笑道:“又见面了,戚城主。”
  “魔尊大人......饶命。”戚矍哑着声音,艰难道:“大人......是赤冥逼我,我......戚矍绝无二心。”
  绝无二心?晏昀笑着摇摇头。赤冥落荒而逃的消息早已传遍魔域,他给了机会让他们选择,结果还是有人要挑战他的耐心。
  “本尊最不喜背叛,戚矍。”晏昀冷漠的扫他一眼,手上猛的用力,只听‘咔嚓’一声,戚矍的脖颈瞬间被捏断。
  他时间有限,懒得跟这些人耗。
  作者有话说:
  应该都猜到了清胤,不过还是得写出来,当然了,结局你们是猜不到的,嘿嘿嘿。ORZ.....感谢在2022-08-07 12:13:22~2022-08-09 23:40:5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赴渊 1瓶;


第66章 请战
  子时三刻, 玉清峰顶。
  迟渊隐去身形,悄无声息地落在殿内。
  方才他以神识查探灵渊山,不出意外看见一抹烟灰身影从玉清殿离开。略作思索后, 他用混元珠掩去气息修为, 只身进了殿。
  之前清胤真人启动那传送符时,虽然上面的阵法也很快停了下来,迟渊还是在那瞬息间察觉出异常。
  因那阵法在停下时, 隐约闪过一丝微弱荧光, 夹杂在清胤莹白的灵力中,一闪而逝。若非他有心试探, 恐怕也不会发现。
  迟渊见过邪祟传送心头血, 那淡蓝荧光, 是那传送阵即将开启的标识。
  但很显然, 清胤真人并非邪祟。
  玉清殿很宽敞,摆放的东西却不多。迟渊借着月色快速查探,见前殿内一切如常, 他没做过多犹豫,直接沿左侧进了内殿。
  内殿也不小, 不过被屏风隔成了两部分,前面靠窗处放置着一张书案, 旁边架子上则堆满了卷轴。
  迟渊随手翻阅了几卷, 都是些修炼的心法古籍, 夹杂着以往的事件记载。他简单翻看后便放回了原处, 却不知抬手时碰到何物, 蓦的传来东西掉落的声音。
  听着像是卷轴, 然迟渊垂眸看去, 月色清辉下什么都没有。
  他若有所思的凝起眸, 手上灵力一扫,便见那地面显现出一则卷轴。迟渊将它引入手中,翻开一看,清冷的面容下意识的有些阴沉。
  卷轴上记载的是一门阵法,迟渊不曾见过,却一眼分辨出那是禁术。他沉眸快速翻阅,而后抬眸看向最边上的书阁,抬手一挥......
  方才还空荡的架子上,顿时浮现出满满十数卷轴。
  即便是迟渊和重华,这么多年也从未进过玉清内殿,大概是没想过会有人闯入,那些卷轴上都只是简单的障眼法。
  迟渊一边凝神关注着殿外动静,一边借着月色垂眸翻阅。这些卷轴有远古禁术,也有妖魔相关的邪法,他越看脸色越沉,眉头紧紧蹙着,不知道在想什么。
  约莫小半炷香后,架子上便只剩最底下一卷,迟渊抬手去拿,那卷轴却纹丝不动。他默然看了瞬息,然后抓着卷轴边缘向右一旋。
  “嚓——”
  像是触发了某个机关,整个书架往后退了半步,紧接着地面忽的出现长阶,垂眸看去,直通向幽暗的地底。
  迟渊踏上阶梯,沿着暗道走了进去。
  这暗道算不上多长,然越往里魔气越重,夹杂着腥甜的血味。迟渊手心聚着灵力,不消片刻便到了尽头。
  那是一处封闭的暗室,里面空无一人,高台上放着几颗夜明珠,将这地下幽间照得极亮。
  迟渊抬眸一一扫过,幽间里也放了不少卷轴古籍,而在中间的桌案上,一副画轴赫然敞开着。
  画上不是人,也不是景,而是用赤红朱砂,绘制的一种阵法。
  迟渊不曾见过这阵法,方才翻阅的卷轴里也没有。他默然看了会,伸手拿起边上搁着的书册。
  然而下一刻,外放的神识隐约察觉到异动。他凝神转身,没想清胤真人忽的凭空出现,一袭烟灰长衫,无甚表情的站在幽间入口。
  “你都看到了?”清胤缓缓上前,声音是少见的低沉。
  迟渊也不惊慌,他不动声色地收回神识,看着满身魔气的清胤,冷声道:“邬尤?”
  他记得晏昀说过,邬尤若想附身活人,那被附身的人,要么心肝情愿,要么邪念够强,也不知清胤真人属于哪一种。
  邬尤?清胤真人像是愣了下,反应过来后没忍住笑起来。他大概年轻时便长得温润如玉,如今头发半百又浑身魔气,那笑容看着仍如平常般和蔼可亲。
  见他不答反笑,迟渊下意识的皱了眉。他闪身来到清胤身后,想着将邬尤驱出他体内,却见清胤不躲不避,任他在背上落下阵法。
  阵成时,什么也没发生。
  “你......”迟渊不曾料到这般结果,他愕然抬眸,见清胤真人摇摇头,烟灰色身影一闪而过,快速封住了他身上灵力。
  “以为我被他附了身?”清胤温和道,脸上仍带着笑意,“你能这么想,为师很高兴。因为这表示在你眼中,我应该是受邪念困扰,一时不察才被邬尤利用。”
  他似乎有些欣慰,抬手捋起胡须,迎着迟渊不解的目光,缓声道:
  “这世间,已经没有邬尤了。”
  迟渊闻言沉眸:“什么意思?”
  清胤真人猜到他不会信,毕竟邬尤是邪神,三千年前被容暄所诛尚且能死而复生,又怎会这般说没了就没了。
  可他就是没了,清胤和蔼地笑起来,浅白的眉毛跟着下垂。他费尽两千多年,一生所求终于如愿,却困于身份无人可分享这份喜悦。
  既然现在被发现,还是他最看好的小弟子,那他很乐意将这一切讲出来。
  ——
  容华宫内,晏昀慵懒地斜靠在软榻上,揉着额角听洛衣凌墨禀报。
  短短七日光景,魔域十三城皆数归顺。只是有五座城的城主之位空了下来,两人拟了候选名单,等着晏昀最终确定。
  “此事交给洑素即可。”晏昀懒洋洋摆手。他常年不在魔域,对这些人闻所未闻,更无甚兴趣,总不能随便点人上任。
  况且比起这个,他更好奇的是赤冥。自上次一战后,他至今还未现过身。而作为三千年才出一个的天魔种,晏昀很清楚,他不会善罢甘休。
  但这般沉得住气,也的确让人有些意外。他若有所思的眨了下眼睫,抬眸看向凌墨道:“赤冥那边可有动静?”
  “赤冥?”凌墨和洛衣这几日都快忙昏了头,听到他问才反应过来,赤冥一直没有露面。
  不过他派了人提防,凌墨兀自回想着,片刻后从右侧堆成山的书案上翻出几封信来。因为没有显示紧急,他还没来得及看。
  然他匆匆一扫,脸色瞬间煞白。晏昀见状下意识的皱起眉头:“怎么了?”
  “回尊上。”凌墨深吸了口气,皱着一张脸小声道:“赤冥他带着魔军,打着你的旗号,突......突袭了好几个仙门。”
  他说完便垂下头,别人或许不知道,但他和洛衣很清楚,晏昀为魔尊这些年,最忌讳的就是与他族交战。
  所以他常年累月的不在魔域,如此这般,那些城主便会觉得他是贪图享乐。即便想劝他征战人间或妖界,最后也会不了了之,彻底绝了这心思。
  当然,这也导致一些野心勃勃的城主不满,才在赤冥出现时生了异心。
  “打着我的旗号,突袭仙门?”晏昀怀疑自己听错了,赤冥那般野心,对战仙门何须借他的名义?
  最重要的是,晏昀眉头紧皱,莫名觉得有些不对劲。赤冥以他名义突袭仙门,此事必定传遍各大门派,灵渊山自然也会知晓。
  可阿渊他,为何没有来信相询?
  晏昀紧锁着眉头,抿唇兀自沉思了片刻。赤冥此举显然刻意为之,目的也很明显,不过是想借那些仙门之手,杀掉他坐收渔翁之利罢了。
  倒是有些手段,晏昀勾唇笑笑。魔域内的事处理得差不多了,他从芥子中拿出山河图,准备先去灵渊山找迟渊。
  却在这时,一名魔将忽的闯了进来,匆匆忙忙上前,边行礼边道:
  “禀尊上,仙门各派率弟子数千,请战于不渡山。”
  闻言,晏昀握着山河图的手一顿。
  “来得挺快。”他轻笑一声,指尖微旋将山河图收进芥子,漫不经心道:“来下战书的是谁。”
  “回尊上。”魔将垂首道:“前来下战书的,乃灵渊山明无仙尊,迟渊。”
  作者有话说:
  这会儿写不完了,别慌,我只能说,相信阿渊!感谢在2022-08-09 23:40:54~2022-08-10 23:53:1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花照月 2瓶;


第67章 不渡山
  不渡山在魔域与人间交界处, 山脚地势辽阔,平川广野,一片荒芜。
  这里向来人迹罕至, 然而此刻, 身着或青或白各色宗服的仙家掌门和弟子,密密麻麻站满山脚,脸上皆是肃然之色。
  最近几日魔族悄然突袭, 各仙门死伤无数, 维持了三千年的两族安稳一夕崩塌。于是他们特意传信重华,表示愿以灵渊山为首, 齐聚不渡山, 一起讨伐魔尊晏昀。
  因为只有灵渊山的人也在, 才能理所应当的请明无仙尊出关前来。毕竟那晏昀修为深不可测, 有他在,他们的心里才踏实。
  迟渊也的确来了,而且亲自下的战书, 面容清冷如常,默然地等在人群最前。
  重华并肩站在他左侧, 来之前他还有些忐忑,想着自己这师弟与晏昀关系甚好, 前几日又才闭关, 可能对讨伐之事有所不满, 或者会有意回避。
  却没想迟渊听完后什么也没说, 直接出关来了不渡山, 下战书时毫不犹豫, 俨然端正是非不曾徇私。
  倒是他这个做师兄的多虑了, 重华微微侧眸, 见迟渊神色凛然,彻底放下心来。
  片刻后,晏昀身着红衣,凭空出现在不渡山前。
  他是一个人来的,在听见那熟悉的名字时,晏昀脑海有瞬间的空白,却也没做多想,不等凌墨调遣魔将,直接用山河图赶来了。
  一抬眸,不远处的迟渊白衣乌发,面容清冷俊逸,目光沉沉的看着他。
  “阿渊。”晏昀轻唤了声,眉眼带笑地向迟渊走去。后面众人见状心中忽的咯噔一下,生怕明无仙尊在看到他后,动摇讨伐的心思。
  当初在望丘山上,两人互为对方说话作证,在场的不少人可都是亲眼所见。
  好在晏昀面带笑意越走越近,迟渊却仍是无甚表情,深邃眼眸里古井无波。他漠然的看着,见差不多了,方才淡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