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作品:《清冷仙尊他又栽了+番外


  晏昀见状哼笑一声,抬手一挥便解了禁。不过他可没那么傻,仍在他命脉上悬了缕魔气,一旦他想自爆,就会提前封住命脉。
  邪祟别无他法,只得老老实实的启阵,很快那传送符上空便出现个八方小阵。他将那滴心头血送入阵中,只见符文一闪,瞬间便消失不见。
  然其他人或许没注意,但迟渊看得很清楚。在他拿出心头血时,晏昀将一颗传影石缩为芝麻大小,悄无声息地没入了血滴里。
  不消片刻,一幅血池蜿蜒的洞中景象,赫然出现在半空之中。
  晏昀和迟渊目不转睛的看着,传影石随着血滴落入池台,便在那下坠的瞬间,墨色的熟悉身影一闪而过。
  作者有话说:
  小时候的阿渊真的很乖,到时候会放番外,嘿嘿。
  感谢在2022-07-29 00:43:44~2022-07-30 22:58:2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宫惟 2瓶;


第62章 分开
  传影石随着血滴跌落进血池, 很快便没入血海。画面里再次恢复赤红一片,其他什么也看不见。
  晏昀没有再试,刚才那瞬间, 一闪而过的身影虽有些快, 却也足够他们看清。至于那血池所在,因周围全是普通山壁,再看也无用。
  于是他抬手抹去影石画面, 脸上神情肃然而沉重, 几只邪祟见状,忙低垂着头不敢看他。
  晏昀面无表情的扫了眼几人, 而后长袖一挥, 强劲灵流横扫而过。几个人还没反应过来, 便于原地化为了尘埃。
  迟渊在旁边默然的看着, 清冷的脸上看不出神情,唯有眉心紧紧蹙起,周身下意识的泛起刺骨寒意。
  白祈的反应也好不到哪儿去, 他微垂着头,像是在想什么, 脸色很是难看。连那些邪祟化为齑粉,也只浅淡的掀了掀眼皮。
  “阿渊。”晏昀转身看向迟渊, 漂亮的眸子里满是担忧。他们不是没怀疑过那人, 只是亲眼见到他立于血池高台, 仍是有些难以接受。
  更何况他是迟渊最亲近的师兄, 是灵渊山数千弟子们最为敬重和信任的掌门。
  晏昀知道他心里不好受, 担忧着上前握住他的手。迟渊因此回神, 他低眸看着晏昀, 极轻的朝他笑了笑。
  “白祈。”宽慰了晏昀后, 迟渊微微抬眸,安抚地对不远处的少年道:“时间还早,先回屋歇息吧。”
  白祈还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闻言呆愣的道了声‘好’,然后转身往自己房间走去,全程耷拉着脑袋,一副无精打采的模样。
  晏昀和迟渊看着他进了屋,方才并肩回了右侧房间。不知怎的,晏昀回想起那邪祟的话,总觉得有些不对劲。
  “阿渊,你师兄他修为如何?”晏昀说着微皱起眉头,而后不等迟渊回答,兀自道:“如果我没记错,他应该在洞虚境好些年了吧?”
  按那邪祟所说,之前在皇宫中的黑衣人,不出意外应该也是重华。分神对于洞虚境来说再简单不过,但仅凭分神就能在他和迟渊手下撑那么久,则实在是有些匪夷所思。
  因为即便是真身,迟渊的渡劫期也压了他整整两个境界,更何况还有晏昀在。
  “是洞虚境。”迟渊沉声道。晏昀的意思他很明白,事实上他也觉得有些奇怪,若那人真是重华,他又为何一有邪祟的消息就传信告诉他?
  更何况这么多年,以他对重华的了解,实在无法相信他会做出这样的事来。
  “或许是因为他被邬尤附了身?”晏昀垂眸思忖着,修长手指有一搭没一搭的敲在桌案上。
  若是因为邬尤的缘故,那么他修为暴涨也算说得过去。只是这些都是他们的猜测,晏昀若有所思的想着,抬眸见迟渊仍蹙着眉,浅笑着摇摇头。
  “好啦,先别想了。”他拉着人从桌前起身,柔声安抚道:“此事还需再查探,即便最后真的是他,那也是受到邬尤控制。”
  这话其实并没有多少说服力,毕竟若无邪念,以重华的境界不会那么容易为邬尤所控。迟渊知他这么说只是因为担心自己,于是浅笑着点点头,轻声道:“好。”
  他不再去想方才的事,微微低了低头,在晏昀唇角轻吻了下。离天亮还有好几个时辰,两人便回了榻上继续歇息。
  第二天一早,晏昀迷迷糊糊的醒了。
  昨晚他与迟渊说好,跟他们一起先回灵渊山查探,结果凌墨忽的来了信。晏昀轻手轻脚的从迟渊怀中起身,他刚被符信叫醒,整个人都有些懒洋洋的。
  然看完信上内容时,晏昀漂亮的眼眸微沉,慵懒气息一扫而空。迟渊抬手将他脖颈上的长发捋到耳后,深邃的眉目中难掩柔情。
  “晏昀,怎么了?”
  “阿渊......”晏昀认真的看着他,细长的眉头微蹙着,面上神情似有些为难。他轻唤了声,犹豫着道:
  “我可能,不能陪你回去了。”
  这话着实有些突然,迟渊闻言却没有丝毫不悦。他微不可察地愣了下,视线掠过那闪着赤红的符信,轻声道:“魔域出事了?”
  “嗯。”晏昀面色凝重的点点头。他太久没回魔界,不曾想被有心之人钻了空子,还偏选了这个时候发难。
  “魔域内有人造反,洑素被他所俘,凌墨刚传信,说那人想见我。”晏昀说着把信递给迟渊,漂亮的眸子忍不住泛起担忧。
  洑素是上一任魔尊,那人这般容易便抓了他,足以见他的修为不凡。更何况他口出狂言,表明见不到晏昀,便要把洑素枭首,然后将他的头颅悬挂在容华宫示众。
  晏昀与洑素相交算不上多深,但自从三千年前他接管魔域,洑素就一直站在他这边。如今重新入世也是因他所托,更何况现在的情形,已不仅仅是关乎他的性命。
  所以他不得不回去,可灵渊山内亦是危险重重,他实在放心不下阿渊和白祈。
  “阿渊,要不你等我回来再......”
  “晏昀。”他的话没有说完,迟渊便柔声打断,他知道他担心,可他早已不是当初那个毫无修为的少年。
  “回灵渊山不急一时,我和你先去魔域。”
  “不行。”没想到他会这么说,晏昀下意识的摇头拒绝。魔域内到处污浊不堪,更不用想现在的魔界,到处尸山血海,魔气熏天。
  他不想阿渊跟着去,那不该是他待的地方。
  迟渊很少见他这般坚决,深邃的眼眸变得更加担忧。直到晏昀再三保证,表示以他现在的修为,没有人会伤到他,迟渊方才勉强答应。
  于是两人达成一致,晏昀回魔域,迟渊和白祈则先回灵渊山。
  或许是即将分开心中不舍,迟渊搂着人深情的亲吻着,到最后两人仍是没忍住,指尖微旋熟稔的落下结界,在日出金辉中极尽缠绵。
  晏昀本想在离开前跟白祈说一声,又觉得浑身都是阿渊的雪松香,以少年的灵敏嗅觉,难免会再问起之前的问题。
  “阿渊,我先走了。”晏昀说着展开山河图,笑着对仍抱着他的迟渊道:“等那边事了,我便去灵渊山找你。”
  迟渊闻言沉声:“好。”
  片刻后他缓缓松开手,晏昀浅笑着转身,却又忽的顿住,微仰着头在他唇上轻吻了下,方才抬脚走进山河图中。
  迟渊怔然的看着那红色身影消失,偌大的房间眨眼便只剩下他一人。不远处的床榻上空空荡荡,唯有半垂的床幔,昭示着两人此前的情难自抑。
  他抬手将那半边床幔拢回原状,而后微微沉眸,转身打开了房门。日光笼罩的庭院里,白祈就地坐在台阶上,看样子已经等候多时了。
  “师尊!”白祈听见开门的声音,忙回过头看去,见迟渊只身一人出来,不免有些疑惑:“晏前辈呢?”
  “回魔域了。”迟渊轻声说着,察觉到有人往偏院而来,他侧眸与白祈对望一眼,悄然幻化成昨日易容的模样。
  来的正是被晏昀摄魂,主动邀请他们借住的苏忱。发现晏昀不在后,少年看上去有些失落。他还想再问,可惜迟渊本就话少,没有与他过多言说,道过谢后便与白祈出了苏宅。
  “师尊,我们接下来要去哪儿?”洛城长街上,白祈跟着迟渊往城门外走去。昨日传影石中的墨色身影是那样熟悉,他费了好长时间才反应过来,连睡觉都是那赤红的血池。
  可即便亲眼所见,他仍是有些不明白。所以早上他醒来后便去找迟渊了,原本想着再问问师尊。谁知两人的房间周围落了结界,无声无息,他等了好半晌,才等到人出来。
  然人是见到了,白祈却总觉得师尊心情不太好,而且身上沾染着晏前辈的味道,和之前在清风客栈如出一辙。
  他隐约猜到了什么,识趣的没有再问。直到此刻见他们是要出城,方才好奇的开口。
  “回灵渊山。”迟渊抬眸看了眼远方,俊逸的面容上无甚表情,唯那清冷的背影里,隐约透出些许沉重。
  回山?白祈闻言有些不解,他顺着师尊的视线看去,茫然的眨了眨眼:“可是师尊,灵渊山的方向应该是在右边。”
  他说着往右侧指了指,迟渊侧眸扫了眼,神色从容:“我知道。”
  “前面不远是太华山。”他淡声说着,抬手化出临渊剑,微顿了片刻道:“在回去前,我要先去见下灵虚真人。”
  语毕,他飞身御剑先行,白祈紧跟其后,两个人直奔太华山而去。
  ——
  魔域,容华宫外。
  宽敞的白玉阶上血流成河,一名黑衣男子静立于半空,狠戾的面容尽显狷狂。他长发披散,眼眸赤红,右手上的血玉长剑垂在身侧,猩红的血还在不断的往下滴。
  而在他的左手边,洑素奄奄一息的被人反扭着双臂,深青色的袍子被鲜血染得斑驳萧瑟。他似乎失去了意识,安静的垂着头,苍白的脸在散落的长发里若隐若现。
  凌墨和洛衣身上也布满血色,两个人艰难的守在宫外结界处,一边担忧的看着对面的洑素,一边期盼着尊上早些赶来。
  “我说凌墨,你那信,确定传到了?”黑衣男子幽幽朝下瞥了眼,有些不耐烦道:
  “本座可是给够了时间,若他再不来,我等得了,我这剑就不一定了。”
  他说着举剑轻笑了声,而后猛的往旁侧一挥,剑上鲜血如细雨,裹着强劲剑气,直洒在玉阶旁的白玉柱上。
  凌墨闻言和洛衣对望一眼,两个人什么话都没说,仍旧戒备的看着他。方才他们已经收到尊上密音,他其实已经来了,不过先去了外面查探情况。
  继续等了大约半刻钟后,黑衣男子终于没了耐心。
  他慢悠悠在洑素身侧绕了个圈,微微俯身看着眼眸微阖的上任魔尊,摇着头‘啧’了声,颇为遗憾道:
  “洑素啊洑素,亏你为他冲锋陷阵了这么多年,可惜了,他连最后一面都不想见你。”
  他这话说得很惋惜,像是为他鸣不平般,他抬手勾起洑素的下巴,用魔气迫使他睁眼,诱惑着道:
  “左右他这魔尊也是个虚名,十三城已尽数归心本座,不如你也就此臣服,本座保证不杀你,如何?”
  洑素眼神迷离的看着他,脑海中的意识有些模糊,他反应了会儿才明白,然后像是听到什么笑话般,沙哑着低笑了声。
  他受伤太重,喉咙发出的声音很轻,却仍旧不屑的瞥他一眼,嘲讽道:
  “就你,也配?”
  黑衣人知道他衷心,却没料到他在这个时候还嘴硬。他有些奇怪的愣了下,像是想到什么,朗笑着收回手,赤红眼眸闪过浓烈杀意。
  “既然你不识好歹,那就不要怪我没给你机会。”他愤而起身,右手紧握住血玉剑。原本想着留下此人羞辱晏昀,现在看来,似乎也没必要了。
  “赤冥,住手!”眼见他即将出剑,凌墨忙沉声阻拦:“离约定的时间还有半刻钟,你不能杀他。”
  “不能杀?哈哈哈——”
  被唤赤冥的黑衣人闻言大笑起来,他横剑一扫,泛红剑浪直劈向广场上的洛衣凌墨。两人见状忙闪身避开,奈何仍被剑浪震了下,唇角鲜血又红了几分。
  “真不知道该说你们愚蠢还是可笑,时间是本座定的,什么时候轮到你说不能杀了?”
  赤冥冷哼道,狭长眼眸轻蔑的扫了眼两人,而后转身再次起剑,毫不犹豫地直崭向面前的洑素。
  洛衣和凌墨一颗心都快提到嗓子眼,两人握紧手中剑,想着先上前拖他片刻。便在这时,两个圆球形状的东西忽的从空中飞出,如离弦之箭,裹挟强劲魔气直击向赤冥。
  事发突然,血玉长剑不出意外的被撞开,紧接着一抹红色身影快速闪过,带着气息微弱的洑素飘然落于凌墨和洛衣身前。
  “尊上!”两个人欢喜惊呼,忙将洑素搀了过来。
  “赤冥......”晏昀若有所思的看着半空中的黑衣人,漫不经心的笑道:“初次见面,本尊特地送上厚礼,不知阁下是否喜欢?”
  语毕,其他人才赫然发现,那用来挡剑的两个圆球,俨然就是背叛晏昀的,两位魔城城主脑袋。
  赤冥:“......”
  作者有话说:
  在收尾剧情了,偶尔会卡,尽量多更,滑跪ORZ感谢在2022-07-30 22:58:25~2022-08-01 23:11:4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