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作品:《清冷仙尊他又栽了+番外

才过去多久,怎的又来这招?真当他一介魔尊,谁都能要挟不成?
  见他似不以为意,黑衣人手上顿时浮现灵力。下一刻,萧景的脖颈被划破条口子,森然的往外渗出血珠。
  “景儿!”楚霁担忧的喊道,然后侧身看向晏昀,眉头紧紧蹙起:“魔尊大人,景儿他......”
  他想说萧景无辜,然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转而看向晏昀身侧的迟渊,低声道:“师弟。”
  如果他没猜错,迟渊与晏昀应该是朋友,否则堂堂魔尊大人,也不会在他与迟渊清谈时,那般安静的等在殿外。
  更何况两人在夺回灵器时极为默契,俨然相识相知有些时日,至少比他这个外人要熟悉得多。
  所以他便想着迟渊能劝劝晏昀,他答应过所爱之人护住景儿,又怎忍心看着他如此年轻就无辜丧命。
  迟渊闻言看向楚霁,他虽然只唤了自己,什么话也没说。但那个称呼里蕴含的意思,他再清楚不过。
  他有些为难的抬眸,正好晏昀也看了过来,四目相对的瞬间,那双漂亮的眸子里忽的闪过一丝笑意,稍纵即逝。
  “晏昀。”迟渊仍皱着眉,面色凝重道:“他毕竟是人间天子。”
  晏昀闻言,带笑的神情冷了几分,他漫不经心的扫了眼萧景:“我知道。”
  他的语气很随意,显然是不为所动。迟渊垂眸默然片刻,而后再次抬眸看着他,如往常般淡声道:
  “你先换他,我答应你,日后必为你取回。”
  晏昀犹豫了,直到黑衣人没了耐心,手上再次萦出灵力,才沉声开口:“好。”
  他说着化出神核碎片,在灵力的激发下,碎片上隐隐闪着金色流光。他偏头看了眼迟渊,然后一抬手,将那碎片扔向黑衣人。
  因为左肩受伤,黑衣人下意识伸出右手去接。便在这瞬间,白色身影一晃而过,揽着萧景便退回了殿中。
  与此同时,晏昀祭出灵力直劈向黑衣人。后者见状,紧握着碎片破窗而出,转瞬便消失在夜色中。
  看着那逃也似的残影,晏昀勾了勾唇角,手上轻轻一旋,方才的神核碎片悄然出现在掌心。
  迟渊将萧景交给楚霁,一抬眸便看见晏昀上扬的嘴角。他无声笑起来,视线掠过那碎片时,像是想到什么,心中忍不住泛疼。
  作者有话说:
  唔.....继续加油肝!感谢在2022-07-24 19:50:48~2022-07-25 20:39:4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凫緲 10瓶;


第58章 换心
  其实晏昀开始便想过以假乱真换回萧景, 但传言中的魔尊可没这么好心,毫不犹豫的答应定会叫黑衣人生疑。于是他和阿渊演了出戏,毕竟从天劫大会开始, 所有人都猜测他们认识。
  有他好言相劝, 他再勉强答应,最为合情合理。
  然几个人没想到的是,黑衣人走后不久, 萧景体内的灵力忽然失衡, 整个人一会儿冷一会儿热,面容枯槁得好似地府幽魂。
  楚霁为他调理了半晌灵珠, 额角不知何时渗出薄汗, 眉目间也尽是担忧之色。
  晏昀和迟渊在一旁默默看着, 那灵珠及上面的符文乃楚霁所制, 没有人比他更懂得如何催动。
  然无论他怎么试,都毫无效果。
  继续片刻后,楚霁轻放下萧景的手腕, 若有所思的看了看榻上的少年,极轻的叹口气, 起身来到迟渊面前。
  “师弟。”他轻声道:“能否再请你帮个忙?”
  仍是如之前般温和的语气,然神情却是难得的沉重, 又似乎透出些不易察觉的释然。迟渊侧眸扫了眼萧景, 点头道:“你说。”
  “我想把我的心, 换给景儿。”
  他说得极为自然, 像是在谈论一件稀松平常之事。迟渊和晏昀听了却是双双皱眉, 萧景的心脏已经坏死, 他的意思, 显然是拿自己的命去换。
  “你想好了?”迟渊沉默片刻道, 深邃眼眸认真的看着他。
  “想好了。”楚霁忽的笑起来,他的眉眼比起在灵渊山柔和了许多,整个人看上去温润如玉。不过较之那些世家公子,则多了些显而易见的孤单落寞。
  “早在景儿中箭回来时,我便想过把心换给他。只是那时就我一人,担心换了之后出现意外,加上朝堂中还未打点好,所以一直拖到现在。”
  “景儿作为帝王,实属百年难遇的明君。然羸弱身躯限制他太多,因着这个缘故,朝中仍有不少人蠢蠢欲动想要造反。”
  “即便灵珠有效,我能护他一时,也难以护他一世。更何况他还年轻,男儿志气不该困于一颗珠子。”
  ......
  楚霁不疾不徐的说着,神情从容温和。
  其实在迟渊和晏昀来之前,他便已经在着手此事。如今景儿命悬一线,除了换心别无他法。
  天意如此,即便他心有不舍,也是时候离开了。
  迟渊在听完后沉默了会,知他心意已决,没有过多犹豫便答应了下来。
  夜色已深,皎月如昨。
  宽敞的寝殿内,楚霁和萧景并排躺着。迟渊眉眼微垂,抬起的修长手指间,缠绕着密麻的丝状灵力,在柔和烛光下莫名的有些妖冶。
  那些灵力的另一端则探入了楚霁的胸腔,一点一点细致的将那颗心摘下,然后缓缓引入萧景体内。
  不知过了多久,迟渊收起灵力,换心完成。
  没想到时隔多年再见二师兄,竟是亲手摘下他的心脏。迟渊清冷的面容上没忍住泛起感伤,晏昀见状悄然上前,紧握住他垂在身侧的右手。
  两人并肩坐等在殿前,半个时辰不到,楚霁率先醒了过来。
  他似乎有些意外自己还活着,却也没有多想,看了眼迟渊和晏昀后,忙查探起萧景的脉象。
  “他已无碍,只是睡着了。”迟渊轻声道。
  萧景的脉象的确恢复如常,甚至比普通人还要沉稳。楚霁垂眸笑了起来,笑着笑着才想到自己,抬眸诧异的看向迟渊。
  “我这是.....”他说着顿了下,因为他愕然发现,自己体内不仅有那颗替代心脏的灵珠,而且修为也涨了不少,灵力在经脉内极为顺畅。
  “忘记跟你说,我在你体内放了颗神灵丹。”晏昀狡黠的眨了下眼睛,见他听了后神情呆愣,没忍住笑起来。
  “你是阿渊的二师兄,这颗神灵丹,就当是我的见面礼了。”
  楚霁:“......”
  他说得自然随意,楚霁看了眼他身侧的迟渊,而后视线逐渐往下,落在两人依然交握的手上。
  那瞬间,他差点以为自己眼花了。
  “师弟,你....你们......”楚霁试探着道,他从未想过,那个总是性子孤冷的小师弟,竟然会与魔尊在一起。
  然晏昀说那话并没有其他意思,他只是觉着迟渊的这个师兄人还不错,正好芥子内还有神灵丹,便给了他一颗。
  直到见他反应有些奇怪,晏昀方才垂眸,发现与阿渊握着的手忘记松后,脸颊浮上一抹微红,又佯装镇定的快速敛下去。
  他本想默默的将手抽出,可迟渊面上不动声色,手上力道却丝毫不松。
  晏昀:“......”
  晏昀只好任他握着,直到片刻后楚霁想和他这小师弟单独聊聊,迟渊才放开他,和楚霁去了外间。
  大约小半炷香后,两人若无其事般返回。这会儿亥时已过,迟渊和晏昀没有再留,两人离开皇宫,并肩走在宽敞的长街上。
  夜深人静,之前还繁华热闹的长街,此刻却连人影都没看见几个。好在晚风还算惬意,晏昀悠闲的迈着步子,和迟渊说着话,接着像是想到什么,柔声道:
  “你告诉他了?”
  他问得突然,迟渊微微侧眸,不解道:“什么?”
  “他这次死里逃生,虽然有那珠子和神灵丹,但毕竟没了心。”晏昀说着,下意识的皱起眉头:“阿渊,你师兄他.....最多还有三年寿命。”
  这些在他将神灵丹化进楚霁体内时便说过,所以两个人都很清楚。
  “没有,不过.....”迟渊若有所思地摇摇头,顿了会道:“他应该也猜到了。”
  楚霁修为尚在,也最熟悉灵珠,更何况那是他自己的身体,即便他们不说,他稍微一探也能知晓。
  “也对。”晏昀眉眼微垂,而后眸中闪过狡黠,偏头看向迟渊,“那你们都说了些什么?”
  小半炷香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迟渊回想起方才的话,面上神情隐约有些复杂。
  他原本想问问楚霁邪祟作乱之事,经此一遭,便没了问的必要。所以两人聊得最多的,便是当年那个熟悉的身影。
  楚霁并不知道那人是谁,只是直觉告诉他,那是他们都认识的人。因为他本可以直接要了楚霁的命,却只取走了他的丹元,说明他心里尚且还顾及着一丝情谊。
  彼时楚霁怀疑过很多人,奈何他修为被毁,心气折损,从不曾回去查探过。如今遇上迟渊,能做的便是提醒他,不要轻信灵渊山的其他人。
  他没有说具体哪些人,然而迟渊心里,早在紫星殿时便有了猜测。
  “看来邬尤二十七年前便潜进灵渊山了,也难怪那人藏得这么深。”晏昀若有所思道,漂亮的眉头下意识皱起。
  他还想再问点什么,正思索间,迟渊微凉的手指忽的抚上他眉心。
  “阿渊.....”晏昀茫然抬眸,却见迟渊目光灼灼的看着他,然后微微低头,在他唇上清浅的落下一吻。
  在紫星殿听完楚霁的往事时,迟渊便想将人抱在怀里,奈何今晚意外之事太多,直到现在才得了机会。
  他问他与楚霁说了什么,其实除了那身影之外,楚霁最后所说,则是告诉他,爱一人便尽全力去爱。热烈也好,平淡也罢,总之不要向他一样,顾忌太多余生只剩后悔。
  迟渊不曾后悔,他只是有些担心。若陆玄之前所说属实,那么留给他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晏昀从那吻中回神,见迟渊眉目间隐隐泛起担忧,忙道:“怎么了?”
  “走吧。”迟渊没有回答,他快速敛下心绪,浅笑着道:“先找个地方落脚。”
  晏昀心有疑虑却没有再问,他点点头,与迟渊继续并肩往前,约莫半刻钟后,两人进了长街右侧的清风客栈。
  “两位客官是住店吧。”客栈老板正看着门外发呆,见进来的两人身着不凡,忙笑着热情介绍。
  “本店刚好还有两间上房,都是最好的朝向,里面布置也都......”
  他的话没说完,迟渊便出声打断,清冷的目光扫他一眼,言简意赅道:“一间即可。”
  “阿渊?”晏昀愣了愣,下意识的轻唤了声。
  他什么也没说,然客栈老板听着这称呼,像是忽的明白过来,若有似无的打量着两人,笑着道了声‘好嘞’,又招手让小二带他们上楼。
  半刻钟后,晏昀和之前一样,洗漱完躺进里边。迟渊给白祈写完信,自然的睡在外侧。
  夜已经很深了,然晏昀之前睡了太久,在紫星殿时又小憩了片刻,这会儿可谓是毫无困意。
  他漫不经心的看着顶上横梁,没多久又觉无趣,于是极轻的翻了个身,漂亮眼眸直盯着迟渊。
  先是深邃的眉眼,然后挺直的鼻梁,再到薄红的双唇.....晏昀没什么目的的视线从上往下,又从下往上,一遍又一遍的隔空临摹着。
  然而他看着看着,忽的想起之前的吻来,于是视线下意识落在迟渊唇上,又不受控制的继续往下,目光沿迟渊漂亮的下颌,滑过他突出的喉结......
  那瞬间,晏昀突然有种奇怪的冲动,他鬼使神差的伸出手,然后一点一点的往前,犹豫着极缓的探向那喉结。
  待他反应过来时,修长指尖已至迟渊面前。
  晏昀在最后关头恍然回神,莫名的有些心虚,脸颊也开始发烫。
  他忙想把手收回,便在这时,迟渊忽的抬手捉住他手腕,深邃眼眸缓缓睁开。
  晏昀:“......”
  作者有话说:
  今天好热啊!


第59章 撩拨
  “阿渊, 我......”
  晏昀被抓个正着,难得的有些无措,与迟渊灼热的目光对上时, 更是控制不住的脸红心跳。
  他那双手掐过不少人的脖子, 可从未像刚才那样鬼迷心窍般,仅仅是想摸一摸迟渊漂亮的喉结。
  还是趁阿渊睡着了偷偷伸手!
  晏昀越想越难为情,解释是不可能了。他忙错开视线, 打算直接抽回手, 然后当作什么也没发生,背过身睡觉。
  然而迟渊没让。
  他灼热的视线仍落在那微垂的明艳面容上, 抬着的右手紧握住他手腕。晏昀那响如擂鼓的心跳通过腕间脉络传来, 一声一声震在他指尖, 在安静的夜色中极具诱惑。
  晏昀没抽回手, 下意识的抬眸看向迟渊,抿了抿唇还想再试,浑然不觉自己现在的样子有多诱人。
  “阿渊......”见迟渊仍看着他, 晏昀稍微支起身,想着编个理由忽悠过去。结果迟渊抓着他的那只手忽的一用力, 直接将他扯向身前。
  晏昀毫无防备,又被他扣着只手, 猝不及防的跌伏进迟渊怀中。还未等他反应过来, 唇上便传来了熟悉的温软触感。
  迟渊左手按上晏昀后背, 右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