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作品:《清冷仙尊他又栽了+番外

,深邃眼眸沉沉的看着他,想起他说的和药材打交道,默然片刻后,试探着淡声开口:
  “你的头发......”
  像是知道他会问,楚霁浅淡的笑了笑,抬手给迟渊和自己添了茶,然后迎着他的视线,沉声道:“此事说来话长。”
  若真论起来,应该从二十七年前说起。那时人间有邪魔作乱,楚霁自请下山斩妖除魔。
  事实上,那些邪魔修为并不算高,他没用多久就消灭了大半。而在这期间,他隐约觉得,这些邪魔是有人故意放出的。
  因为他无意中发现,那些邪魔的手段虽不同,目的却如出一辙——收集邪念。
  在所有邪魔体内,都种着一个简单小巧的符阵,那符阵会催使他们吸取邪念,然后将其储存在阵中。
  然世间邪念千万种,却因邪魔本性嗜杀,所有被他们看中的人,最后都死无全尸。最重要的是,那些邪魔被灭后,全都化作一缕黑烟凭空消失了。
  楚霁如愿杀了邪魔,心中反而愈发不安。他有种直觉,有更大的邪魔隐藏在背后,只是不知为何,迟迟不肯露面。
  于是他快速诛杀剩下的邪魔,想着早点回灵渊山禀报此事,却在查探最后一只邪魔时,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
  他当时惊愕不已,差点怀疑自己眼花,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便觉眼前一黑,直挺挺的晕了过去。
  待他再次醒来时,整个人虚弱不堪,灵力也极为微弱。
  他体内的元丹不见了。
  楚霁不疾不徐的说着,像是在讲述别人的故事,温和的神情没有丝毫变化。然迟渊越听越皱眉,最后没忍住黑了脸。
  修行之人若没了元丹,便无法再聚灵力,修为更是一落千丈,且不论怎么修炼都是白费力气。
  迟渊沉声道:“你看到的那个人,是谁?”
  “不知。”楚霁笑着摇摇头,见他眸中闪过讶异,温声解释道:“那只是半个背影,我还未来得及看清,后来想想,竟是连那背影都有些模糊了。”
  他说着若无其事的喝起茶,原本他没打算将此事说出来,但现在也不得不说了,因为他要护着龙榻上的那个人。
  更何况整个灵渊山内,虽然他之前性子张扬,极少与小师弟打交道,但那事之后,他能信任的也只有他。
  清茶入喉,酣冽如酒,楚霁轻放下茶盏,挽袖重新斟了热茶,继续说起后来之事。
  失去丹元后,他的修为比刚入灵渊山那会儿强不了多少,加上对那个背影的恐惧,他没有再回灵渊山。
  他如一个普通人般活着,乔装打扮躲过灵渊山的寻找,深居简出,如此平安无事的过了两年。
  两年后的某个夏天,他在街上遇见几只小妖调戏名少女,一时没忍住出了手。谁知那小妖背后是四尾狐,他当时修为较低,拼尽全力才将其击退。
  那是个深夜,他浑身都是伤,晕倒在某个角落昏睡了整晚。再醒来时,他躺在柔软的床上,大夫正在一旁替他把脉。
  救他的,是那个为他所救的少女。
  此后他便在那宅院住了下来,以她侍卫的名义,守在她身边。
  这般过了四年,少女已经长大,清丽如夏日荷花。却不曾想,一纸诏书,将她纳入了当时的皇帝后宫。
  为了家人她不得不入宫为妃,而楚霁身为男子,自不能跟着。因此他自荐成为国师,在偏僻的北殿默默护着她。
  之后不过一年,圣宠至极的她诞下皇子。也是从那时起,她的身子变得虚弱,心思也愈发的重。
  楚霁为她研究了无数药理,也调了不少药,她也全都喝了,却始终不见效果。直到两年后她大限将至,终于不顾皇权和伦理,将所有的心思都告诉了他。
  她爱他,情不知何时起,却在即将说出口时,不得不埋藏在心里。
  她被迫为妃,为不爱之人生下皇子,这么多年,最开心的竟是病重后,每次见到他的日子。
  因着病重,她的话极其虚弱,眉目间却不失柔情。楚霁默默抱着她,浑身都在颤抖。
  因为,他也爱她。
  楚霁此前从不懂爱,他活得恣意张扬,是整个灵渊山最受欢迎的人。后来他从高枝上摔下来,粉身碎骨,满身泥污,这世间再无灵渊山的二师兄。
  其实他在那狐妖找来时,曾有过短暂的后悔,明明一身修为所剩无几,非要强出头。然而在醒来的那瞬间,阳光透过镂窗打在少女担忧的眉眼上,他忽然觉得再重的伤都值得。
  因他还是那个楚霁,即便跌落泥淖,心中仍有修行者的道义。
  只是一直以来,他都把她当作妹妹护着,从未有过他想。直至后面她入宫,他心中担忧得紧,费尽心思成为国师,也不曾明白自己的心意。
  那是什么时候明白的呢?楚霁也不知道,就好像突然有一天,他看见她只身一人立于梅花树下,落寞孤寂,胸腔内的一颗心忽的有些疼。
  然而一切都晚了,他与她之间,虽只隔着几座宫墙,却远比山河更甚。
  在她离开的那个深夜,楚霁独坐于紫星殿,一夕之间,满头青丝变为白发。
  楚霁缓声说着,像是想到失去她的那一晚,低垂的眼眸微微泛红。迟渊安静的听着,见他忆起元丹被夺若无其事,却在说起那人时,言语中尽是感伤和后悔。
  情之一事,不怕流水无意,月照沟渠,怕只怕两相欢喜,却阴差阳错,悔之晚矣。
  迟渊也有些感慨,他转身看向殿外,想起那人明艳的笑容,温热的体温。
  幸好,幸好他一直在。
  作者有话说:
  在支楞了,2W字就是2W字,少一个算我输!(截止下周三晚23:59:59)小可爱们可以等两天后一起看,嘿嘿~感谢在2022-07-20 23:54:50~2022-07-24 19:50:4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靛青 20瓶;宫惟 2瓶;


第57章 挟持
  后面的事, 其实说来也简单。
  楚霁原本是为她入宫成为国师,她去后自可寻借口离开。只是他答应了她会照看景儿,所以一直留到现在。
  在她走后, 因被有心之人诱导跌落至泉池, 又逢数九寒冬,萧景在年幼时差一点夭折。好在楚霁及时用灵力将他的命救回,然从那之后, 少年的身体就落下了病根。
  加上他无母妃庇佑, 能倚仗的人除了几个官阶不大的叔舅外,放眼整个皇宫, 就只剩下国师楚霁了。
  楚霁也的确不负所托, 明明一修行人, 却恍若谋士幕僚, 明里暗里的打点。不仅将少年培养得贤明果决,更是在皇权争夺中杀出重围,登上那至高无上的宝座。
  在他看来, 只有坐上那个位置,少年的性命才能不被他人左右。又或者他不知何时生出些私心, 当年先帝将她强纳为妃,如今这大好河山, 自然该归于她的孩子。
  更不用说, 少年的确是不可多得的明君。
  然而人间的皇位之争, 远比他想象的更加残酷。萧景坐上那位置不久, 贴身的太监便被收买, 引他偷偷出宫放松, 不出所料的遇上刺客。
  因为身体较弱, 带的暗卫又少, 若非楚霁给了他护身灵器,少年当时便会没命。
  从那之后,楚霁和少年都多了提防,如此安稳的过了几年。直到前些日子,他在狩猎时遇上埋伏的刺客,灵器也在混乱中不知掉在了何处,最后远坡上的一支长箭越过丛林,从背后直直的刺穿他心口。
  楚霁当时并不在,待人送回来时,萧景已经只剩一口气了。
  慌乱与焦灼中,他用灵力吊着那口气,然后飞身赶往狩猎的丛林,找回了那枚灵器。又凭借在灵渊山所学,为他造了颗简易的灵珠。
  萧景所中箭上有剧毒,于是他强行让太医院的人剖心刮毒,再将那布满符文的灵珠嵌入少年体内。
  他原本是想直接将那枚灵器放进去的,奈何上面蕴含的灵力太强,以萧景目前的状态,即便是放进去,也会因承受不住爆体而亡。
  所以他想了这个法字,用灵珠代替心脏,它会把渡进去的灵力吸收储存,然后在符文的作用下缓慢流转,维持着少年虚弱的身躯。
  几天下来后,少年体内的灵力终于达到平衡状态,人看着也稍微精神了。至少不会像开始那样,要么突然口鼻流血,要么在睡着后身体发冷。
  为此他特地遣走了太监宫女,又在少年身上施了术法,一旦他体内灵力有异,他便能及时知晓,从而赶来为他调理。
  “后面这些,想必你们方才查探时,已经猜到了。”楚霁慢声说完,垂眸喝了口茶,等着迟渊的询问。
  他毫无避讳的将那灵器说出来,是因为他在萧景体内查探到那独特的灵力变多了。而且比那灵器的力量更纯粹,如果他没猜测,那应该是属于他们的东西。
  事实上,就算他想隐瞒,怕是也瞒不过。更何况景儿身为帝王,病弱的躯体已拖累他太久,若再靠那灵力吊着一口气,即便有他护着,也无法长久。
  他已经有了另外的法子,如今有迟渊在,应当会更为顺利。
  在楚霁说完后,迟渊沉默了好一会,直到心中平复下来,才抬眸认真的看着他,轻声道:“那灵器,可否让我看下。”
  楚霁对此毫不意外,他温和的笑了笑,起身来到后面的案台,然后抬手撤去上面的障眼法,从暗屉里取出个小巧的盒子。
  在盒子打开的瞬间,只一眼,迟渊便认出那是独属于晏昀的东西。
  那枚碎片不算大,安静的躺在盒子里,楚霁伸手将其拿出。他本欲返回茶案递给迟渊查看,便在这时,殿外忽然传来风动。
  两人下意识的转头看去,却不料一抹黑色身影突然从后方出现,趁他们不备,卷起那碎片就消失了。
  迟渊迅速反应过来,白色身影紧追而出。楚霁也忙跟了上去,抬眼见殿外屋顶,一人身着红衣,正拦在那戴着面具的黑衣人面前。
  “不知阁下是何人。”晏昀打量着他,漂亮的眼眸微微眯起,视线掠过他握着神核碎片的右手,轻笑一声道:
  “敢在我的眼皮底下抢东西。”
  他不过支着额角小憩了片刻,就被眼前这人钻了空子,悄无声息的潜进了殿内,还声东击西抢走了神核碎片。
  对于晏昀的话,黑衣人没有回答,他转身扫了眼身后,迟渊和楚霁分站两侧,加上面前的晏昀,自己俨然被围了起来。
  见他不答,晏昀敛去笑意,沉声问道:“你是邬尤派来的?”
  黑衣人仍是不发一言。
  他看上去并不害怕,快速思考后忽的率先出手,两道强劲灵力直劈向晏昀和迟渊,然后以迅疾之势,荡开修为较低的楚霁便要逃走。
  然他刚绕过楚霁,一柄黑如玄铁的长剑蓦的悬在眼前,他忙止住身形,敏捷的从下方滑过,又立即侧身,躲开晏昀的灵力袭击。
  晏昀和迟渊都不想惊动宫中禁卫,加上想活捉此人,所以出手皆有所收敛。然黑衣人似乎知晓他们的心思,也不跟他们对上。
  他已拿到那东西,只需避开攻击离开即可。
  晏昀和迟渊自然也看出他一心想逃,红白两道身影快速闪现,不过眨眼睛,整个紫星殿上空便迸出道道白光,在夜色中宛如雷电。
  不得不说,黑衣人修为极高,最重要的是,他并非真身,而是某人的分神。
  几个人开始便看出来了,只是没有料到,即便来的是分神,在重重围攻之下,他竟能扛这么久。
  难怪能当着他们的面抢神核。不过什么时候,玄武大陆有这般大能了?
  黑衣人已受了内伤,身上也被长剑和灵力划了几道,隐藏的真身不断的渗出鲜血。他沉着脸看向不远处的两人,他们并未尽全力,可若再继续僵持下去,就不一定了。
  晏昀没有给他喘息的机会,手心凝聚起大量金色灵力,引出他放在身前的神核碎片。与此同时,临渊剑裹挟寒意而上,刺断黑衣人与其对峙的灵流。
  瞬息之后,晏昀顺利拿到神核碎片,轻笑着一挥手,强劲灵浪直袭向他身前。
  强大的压迫感袭来,黑衣人瞳孔一缩,他不再念着那碎片,凭借本能飞身避开。然后不管鲜血直流的左肩,头也不回的,向下钻进林立的宫墙之中。
  迟渊和晏昀紧追而上,楚霁看着黑影飞逃的方向,暗道一声‘不好’,也忙运起灵力跟了上去。
  天子寝殿内,黑衣人右手曲横在萧景脖颈上,目光沉沉的看着殿中追来的三人。
  萧景本就吊着一口气在昏睡,这会儿被他强行拽起拖至窗前,整个人脸色白得吓人,深色瞳孔也开始涣散。
  黑衣人也好不到哪儿去,面具下的那张脸冷汗涔涔,被灵流波及的左肩疼痛难忍。好在萧景□□凡胎还极为虚弱,一只手挟持都错错有余。
  “景儿!”楚霁最后赶来,一眼看到那脸色惨白的熟悉身影,下意识轻唤了声。
  迟渊沉眸冷声道:“放开他。”
  黑衣人闻言没动,暗黑的眼眸透过冰凉的面具,一一扫过楚霁和迟渊,最后落在一袭红衣的晏昀身上。
  “要放也可以。”他终于开口,因为混了灵力,声音听着极为雄厚,不用猜就知道是做了伪装。
  他说着直直的盯着晏昀,低笑着道:“拿方才的东西来换!”
  晏昀:“......”
  晏昀突然就笑了,望月台上邬尤拿阿渊逼他选择。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