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作品:《清冷仙尊他又栽了+番外

  “渊儿,我知道你身为仙尊责任重大,但作为父亲,我更在乎的是你的感受。你既然喜欢他,那就好好待他。若守护苍生是你作为仙尊的责任,那就让他,成为你作为迟渊的本心。”
  他说得诚恳而认真,迟渊沉眸看着他,深邃眼眶不知何时有些微润。
  “我和你娘都很喜欢晏昀,渊儿.....”迟骁抬手拍拍他的肩,眨眼笑道:“日后你们成亲,高堂这两杯酒,记得挑最好的。”
  “好。”
  作者有话说:
  上一章重写替换过,小可爱们记得重看下哦。这章就当见过父母了吧,应该还有一章就进入新剧情了,最近热心情也燥,一燥就犯--好吧,其实也不是犯懒,就有点自我怀疑了,总担心写崩【大哭】
  感谢在2022-07-13 23:50:16~2022-07-17 23:13:2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49033322 2个;坠无雾、爱意随风起,却不随风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wenby 20瓶;凫緲 14瓶;


第53章 吻
  两日后的晚上, 月朗星稀。
  晏昀独自在房间里喝茶,他刚听完洛衣凌墨的禀报,正若有所思的垂着眸, 不知道在想什么。
  迟骁便是这时来的, 他换了套新的黑衣,腰间束封环佩,长发拢扎在金冠里, 衬得整个人精神奕奕。
  与他一同来的, 还有迟渊。
  晏昀给两人倒了茶,听完迟骁的话后神色未变, 因为在开门的那瞬间, 他便已经猜到了他的来意。
  “你想好了么?”晏昀拇指摩挲着茶杯边缘, 眉目微垂的看着迟骁, “其实你体内的东西,我并不着急取回,若你想再.....”
  “晏昀。”他的话尚未说完, 迟骁便笑着摇了摇头,目光温和坚定, “我想好了。”
  “我本是强留在世间的亡魂,能够遇见渊儿遇见你, 已经是莫大的欢喜。如今重回迟府, 再见兰娘, 我的心愿已了, 也该离开了。”
  “若说还有什么放不下.....”他顿了顿, 满目慈爱的看着眼前的白衣青年, 脸上笑意依旧。
  “渊儿如今已经长大, 就性子清冷了些, 以后可能还得麻烦你多担待。当然了,他若是欺负你.....”
  “父亲!”见他越说越离谱,迟渊忙低唤一声。
  晏昀在旁边听得迷迷糊糊,不明白他为何会说阿渊欺负自己,更何况以他的修为,想欺负他可没那么容易。
  话被突然打断,迟骁反而笑了起来,带着些许的宠爱和无奈。他垂眸喝了口茶,继续闲聊片刻后便开始取神核。
  月色无垠,偌大的房间里一片安静。
  倚窗而设的木榻上,迟骁与晏昀盘腿对坐,金色灵力来回流转,在夜色中璨若星河。
  晏昀缓缓的将神核与迟骁的魂魄剥离,每一缕灵力都用得极为小心。迟渊则安静的立在榻前,深邃的眼眸微垂,怔然看着那独特的金色流光。
  大约半炷香后,晏昀顺利取出了神核。
  神核一离开迟骁体内,他如常人般的面容便迅速的枯槁下去,又或许是强行活着的时间太久,不到半刻钟,肉身便化为了云烟。
  “唉。”魂魄状的迟骁轻叹口气,他特意装扮了一番,想着精神点儿去见兰娘,结果.....
  “算了,左右也不是当初的身体。”他很快调整好心态,眉眼含笑的看着两人,“我的骨灰在房间案台上,明日得了空,你们将它埋进我的墓里吧。”
  迟渊点头:“好。”
  该说的话方才已经说完,迟骁最后看了眼两人,轻声道:“那我就先去了,你俩早些歇息。”
  他说着转身,幽蓝色的身体头也不回的飘出窗外,随着本能沿酆都而去。
  晏昀将神核碎片纳入芥子中,起身握住迟渊的手,默默的陪他站在窗前,直到那抹身影再也寻不见。
  夜色沿窗柩洒下,继续站了片刻后,迟渊紧了紧交握的手,突然道:“晏昀。”
  “嗯?”
  “那晚你说的话.....”迟渊说着转身,迎着他询问的目光,眉目间皆是深情:“还记得么?”
  那晚?晏昀不动声色的回想着,反应过来他问的是什么后,猜想他可能是担心自己醉酒胡说,于是抬眸笑了笑,认真道:
  “当然记得,我说我喜欢——唔——”
  他的话尚未说完,迟渊倾身而上,右手拢着他的后背,深情而温柔的吻上他的唇瓣。
  之前他吻晏昀时太过粗重,而晏昀吻他时又醉了酒,直到此时此刻,两个人心意皆明,并且都清醒着,他才彻底定下心来。
  胸腔内的欢喜蔓至全身,迟渊细碎轻柔的吻着,从清浅的触碰,慢慢的逐渐加深,然后柔软的舌尖轻巧的抵开晏昀的齿关,极尽占有欲的探入其中,或索取或交缠.....
  两个人的呼吸都很灼热,晏昀生涩的回应着,白皙的脸上泛起绯红,漂亮的睫羽在迟渊的唇舌缠绕间微微颤动,轻阖的眼眸里水雾朦胧。
  月色清辉下,两个人吻了很久,直到打更的声音从府外传来,迟渊方才不舍的分开。
  “天色不早了,早些歇息。”他伸手将晏昀垂下的长发往后捋了捋,露出因泛红而更加动人的面容来。
  晏昀的双唇被吻得水润艳红,迟渊怔然的盯着看了会儿,带着些沙哑道:“先休息吧,我明日来叫你。”
  说完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晏昀房间,他怕再多留一刻,心中的妄念就会冲破压制,彻底将眼前人吃干抹净。
  待迟渊走后,晏昀悄然松开微蜷的指尖,抬手覆上发烫的脸颊。他从不曾知晓,仅仅是一个吻,便能让人手脚酸软发麻。
  ——
  第二日上午,迟渊和晏昀按迟骁所说,将他从琈玉台带回的骨灰,埋在了他的墓地里。
  而后两人祭了酒,沿长街慢慢走回府。
  洛衣和凌墨被他打发走了,魔域十三城里萌发了新势力,他担心洑素一个人应付不过来,便叫两人赶回去帮他。
  至于他自己,从蛟龙身上取出的神核还没炼化,加上昨日迟骁的那块,已经有两块了。而其他碎片尚未有消息,又无其他要紧事,所以现在刚好有时间将它们融入体内。
  “融入体内后会如何?”迟渊侧眸,眉头微皱。
  “会昏睡些时日。”晏昀知道他担心,安抚的朝他笑笑:“放心,不疼,只是神识会跟着重新融合,睡醒就好了。”
  迟渊有些不信:“当真?”
  晏昀上前,伸手点了点他的眉心,粲然笑道:“千真万确,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他做得自然说得也顺口,结果说完就意识到自己还有事瞒着阿渊,当即便顿了下,意识到后忙不动声色的恢复如常。
  迟渊看他一眼,兀自道:“三百年前你曾说过,坑蒙拐骗皆有惩罚。晏昀,若你骗我.....”
  他说着停下,转身看着他:“你想我怎么罚你?”
  晏昀:“......”
  三百年前,为了让少年阿渊明白善恶有报,晏昀的确说过此话,并让他铭记于心,最重要的是不能骗他。
  这么多年,他的阿渊的确不曾骗过他,就连起了异样的心思,也都是直白坦荡的表明,没有半点欺瞒。
  而他,却从一开始就用假名假身份,将他骗得团团转。
  晏昀心中忽然有些不是滋味,他极轻的抬眸,见迟渊还在等他回答,如往常般笑了笑:“若我骗你,怎么罚都可以。”
  只要那时他还活着,晏昀想,就算是命,他也可以给出去。
  对于晏昀的回答,迟渊什么也没说,他神色如常的看了他片刻,而后转身道:“走吧,先回去。”
  他说完先行一步,晏昀看着那清冷的背影,笑着摇了摇头,拂袖跟了上去:“也不知白祈现在怎么样了,阿渊,要不你传信让他也来吧。”
  晏昀与他并肩而行,迟骁离开了,洛衣和凌墨也走了,偌大的迟府本就没什么人,等他昏睡过去,就真的只剩下阿渊一个人了。
  迟渊闻言也没问,只道:“好。”
  见他答应得如常爽快,晏昀笑了起来,继续道:“我之前炼化前都会落结界,阿渊,这次就.....”
  “我会守着你。”
  “好。”晏昀笑着眨眨眼,与他并肩穿过人群。
  如他所言,从晏昀开始炼化神核起,迟渊就寸步不离的守在他身边。待两块神核彻底融入体内后,晏昀沉沉的昏睡了过去。
  因为耗费的心神不少,晏昀白皙的额角泛起一层薄汗,迟渊抬手轻柔的为他拭去,看着眼前略显消瘦的身躯,心中莫名的有些发疼。
  晏昀睡过去之后,迟渊给白祈传了信,然后寸步不离的守在晏昀房间,研究着重华通过传送阵给他的,当年记录容暄与邬尤对战的卷轴。
  却没想两日后,另有人寻来了迟府。
  即便是在玉殊台,迟渊也没想过他会来,更不用说远在人间的一座府邸。所以在佟九带着人进门的瞬间,他怔然的愣了片刻。
  “陆掌使?”迟渊看着那熟悉的灰色衣袍,下意识的皱起眉头,“你怎么来了?”
  来的人灰衣白发,正是太玄山的现任掌使,陆玄。
  作为最擅推演的太玄山,不管是作为掌使的陆玄,还是下面寥寥无几的弟子,几乎所有人都不怎么下山。
  至于原因也很简单,推演之术极挑资质和心性,凡是太玄山弟子,入门后都一心扑在卦象上,禀行着谨言慎行的门规。他们不能随意透露所推卦象结果,攻击防御术也很薄弱,所以对他们而言,下山毫无意义。
  若特意下山寻人,那么只有一个原因,所寻之人在他的卦象中极为重要。重要到明知会受反噬,也必须得提点他。
  “我来见一个人。”陆玄从容回道,视线掠过迟渊,直直的看向后面沉睡着的晏昀。
  只一眼,迟渊便没忍住皱了皱眉,他上前一步挡住他的视线,淡声道:“他睡着了,暂不方便见人。”
  “哦.....”陆玄闻言,了然般点点头,而后抬眸笑看着他,很是淡定道:“没关系,我要见的人,是你。”
  “见我?”迟渊讶异的微微凝眸,默然片刻后道:“不知陆掌使亲自前来,所为何事?”
  陆玄认真的看着他,脸上笑意逐渐敛去:“为之前天劫将至的预言。”
  他的话音刚落,迟渊便下意识的看向晏昀,清冷的面容在那瞬间染上担忧。陆玄见状愣了片刻,然后像是想到了什么,轻声笑了起来。
  “看来明无仙尊,早就猜到他是谁了。”
  作者有话说:
  怎么罚,嘿嘿嘿,还能怎么罚【狗头】感谢在2022-07-17 23:13:22~2022-07-18 23:35:4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54933138 1瓶;


第54章 凤梧
  万妖谷内, 百花盛开,群鸟环飞。
  在最深处的万妖宫里,凤梧一袭红衣似火, 正懒散的靠坐在殿前的梧桐树干上, 长长的衣摆垂落在半空,随风舞动。
  高大的梧桐树下,一名青色衣衫的俊美男子微仰着头, 神色温和的讲述着妖族事务。还有不到月余, 就是妖族三年一届的万妖会了。
  凤梧半阖着红色眼眸,一边闭目养神一边听他禀报, 等他说完了方才睁眼, 眉目微垂的看着树下之人。
  “万妖会乃妖族盛会, 无需邀请他族, 其他就按你说的办吧。”凤梧漫不经心的说着,见他微微颔首领命,如往常般转身便欲退下。
  “孔浔。”犹豫片刻后, 凤梧突然将他叫住,“那只小老虎呢?”
  晏昀和迟渊离开后, 因妖族还有要事,凤梧便将白祈带回了万妖谷。一来他答应了晏昀会护着他, 二来白祈本是妖, 想着带他回来见见同类。
  妖有本性, 他总觉得白祈在迟渊身边待太久, 利爪都给磨掉了。
  不过白祈是被击晕带回来的, 清醒后仍坚持要去寻迟渊和晏昀, 奈何万妖谷有结界, 没有凤梧的允许, 他根本出不去。
  刚开始少年还找凤梧对峙过,无一例外没有得逞。之后白祈就待在了万妖谷,每天不是来找他闹,就是琢磨着怎么破结界。
  他也没有多生气,就少年精力太过旺盛,且没有把他这个妖王放在眼里,着实有些难磨。
  两天前,白祈再来梧桐殿找他时,他一时没忍住,嘲讽他完全没有虎妖的样子,而后两人吵了一架,闹僵了。
  当时孔浔也在,见他终于问起那少年,转身笑了笑:“他应该在云阁里养伤吧,昨日狮铭找上他,两人打了半个时辰。”
  狮铭是生活在谷内的狮妖,至少有八百年修为,凤梧闻言,下意识的沉了眸:“这事我怎么不知道,他伤势如何?”
  “不算太重,两人实力相当,大家都有些意外。”孔浔不乏赞赏道,抬眸见凤梧仍皱着眉,浅笑着摇摇头,“昨日的虎啸,殿下一点没听到么?”
  凤梧:“......”
  他昨日心情烦闷,喝了酒睡得昏昏沉沉,而且嫌外面太吵闹,还特地落了隔音结界。
  虎啸......凤梧想象着白祈的原身,忽的有些后悔。他这一觉睡过去,可真是错过太多了。
  “走吧,去云阁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