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作品:《清冷仙尊他又栽了+番外

转身便向他袭来。强劲灵流先发而至,瞬间将他和迟渊分开。
  “看来你是下定决心选他了。”
  邬尤很是满意的勾起唇角,然后在晏昀即将抓住迟渊时,化为黑雾飞速上前。
  这段时间他吸食了不少邪念,原以为怎么也能抵挡半炷香的时间,不曾想晏昀的修为比之前在琅玥殿更甚,两个人打了约莫一刻钟,他不出意外的败下阵来。
  神核的力量,当真令人望尘莫及。邬尤在心中感叹着,视线掠过一旁的迟骁时,眸子里闪过一丝亮色。
  琈玉台的城门已被攻破,枯骨将士们争先而入。晏昀垂眸扫了眼,转身便朝迟渊走去。然就在他刚搭上迟渊的脉时,斜后方的迟骁忽然再次袭来,不远处捆仙索散落在地,而邬尤不见踪影。
  一时间,晏昀有些头疼。
  邬尤本身比迟骁强了不知多少,如今占据了他的身体,在神核的加持下,实力更是比方才更甚。
  更重要的是,晏昀不能强行取出神核。
  “邬尤,你过分了。”晏昀沉声回眸,带着迟渊轻巧的避过袭击,而后手上灵力大涨,飞身直上,再次与邬尤过起招来。
  霎那间,整个望月台飞沙走石,白玉地面裂纹骤起,周边的树林也被强劲灵流削得参差不齐。
  唯有迟渊安然所立之处,完好如初。
  片刻后,邬尤得意的在晏昀面前落下,他知道晏昀留了手,不过有封印的神核碎片就如此强大,那么完整的解除封印的神核.....
  三千年他曾亲身体会过,所以在重回神界前,他必须要获得它。
  只要有了它,就算是那些众神,也奈何他不得。
  邬尤如此想着,脸上不由的浮现起笑容,然而他怎么也没想到,就在此时,身后忽然传来一股泛着寒意的灵力。
  那灵力似在走阵法般,飞快的流转在关窍处,接着他还没反应过来,便被一掌推出了迟骁的身体。
  “你.....”邬尤愕然回头,正对上一双深邃冰冷的眼眸。他不可置信的看着他,视线缓缓下移,落在身前那柄黑如玄铁的长剑身上。
  没想到最后会被他所伤,邬尤怔了片刻,他抬眸看向迟渊,惨白的面容突然笑了起来,接着长袖一拂,化为黑雾消失在了望月台。
  “阿渊?”晏昀也有些意外,他什么时候恢复意识的?又怎会将邬尤驱出体内的阵法?
  听见熟悉的轻唤,迟渊越过身前的迟骁,缓缓来到晏昀跟前。他怔然的看了会儿,眉眼微垂道:“让你担心了。”
  那瞬间,晏昀没来由的心中泛酸,他有种强烈的冲动,想伸手抱一抱眼前人。
  事实上,他也的确这样做了。
  作者有话说:
  疑点后面会解释,两个人都很聪明的~感谢在2022-07-04 21:48:50~2022-07-05 22:49:4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清茶与酒、凫緲 10瓶;


第47章 疑惑
  晏昀不曾抱过谁, 只是在那瞬间,之前压着的疼惜和担心忽的交织冒出,让他在听见迟渊的话时, 没忍住伸出了双臂。
  他一时冲动的抱住眼前人, 待反应过来后,方才发觉迟渊的身子是僵着的。
  淡雅的雪松清香萦绕鼻尖,晏昀猛然清醒, 他忙准备松开手, 却在这时,听见迟渊胸腔里怦怦的心跳声。
  他的心跳得很快, 晏昀下意识的想要凑近些听。迟渊见状, 因为怕他察觉自己心中仍有妄念, 即便再不想, 也不得不出声分散他的注意。
  “晏昀?”
  “嗯?”听见他唤自己,晏昀恍然回神。他轻咳了声,装作若无其事般收回手, 浅笑着道:“怎么了?”
  看着眼前明艳动人的笑容,迟渊强压住想要不管不顾将他揽入怀中的冲动, 然后不动声色的移开视线,垂眸看向山下道:“琈玉台里.....”
  他的话没有说完, 晏昀知晓他心中担忧, 挑了挑眉, 笑着宽慰道:“放心吧, 他们不会有事的。”
  话虽如此, 两人还是带着迟骁赶至了琈玉台。血月仍在继续, 虽然那些将骨士兵无甚修为, 但不死之身始终有些难缠。
  不过城中人的确没事, 因为枯骨士兵们破开城门后,便再也无法继续前进了。
  “尊上。”晏昀刚落地,守在长街入口处的洛衣忙上前行了个礼。在看见他身侧的迟渊时,想起玉殊台所见,有些讪讪的招呼道:“阿渊。”
  傍晚前洛衣和凌墨突然到了琈玉台,说是重华发现了他们的身份,将他们赶出了灵渊山。原本他们该回魔域的,但两个人之前在魔域待了太久,出来后一时半会不想回去,便直接寻到了此处。
  刚见到两人时晏昀有些许诧异,但也没说什么。正好他察觉姜罗似乎还有事隐瞒,便故意放她离开,同时让凌墨跟上去查探。
  “现在什么情况?”晏昀抬眸扫了眼不远处张牙舞爪的枯骨将士,微微皱眉:“凌墨呢?”
  “在那边。”洛衣说着指向城墙上,凌墨一袭黑衣,正与姜罗过着招。
  “这些枯骨应该是被施了邪术,加上那血月,即便打散了也能重新结合站起来,实在是有些棘手。”
  语毕,洛衣有些为难的看着自家尊上,清秀的面容上隐隐有些不安。
  晏昀听完有些好笑,他忍住翻白眼的冲动,漂亮的眸子微微眯起:“怎么,太久没动手,生疏了?”
  的确是好久没动手了,洛衣在心中附和,刚想要不要点头,便听晏昀继续道:“若是连这都解决不了,看来本尊的护法,是时候该换了。”
  他漫不经心的说着,洛衣抬眸扫了眼凌墨,忙小声道:“尊上,我...我们.....”
  好歹也跟了他上千年,这两人在想什么晏昀很清楚,他快速环顾了四周,懒洋洋道:“别想着逗他们了,抓紧打吧。”
  两个人都是魔界护法,修为自然在姜罗之上,更不用说这些将骨了,所以晏昀一眼便看出凌墨在干什么。
  他们常年在案台前处理魔宫事务,太久没机会动手,这是故意陪他们打着玩呢。
  没想到小心思一眼被看穿,洛衣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笑,然后偏头喊了声凌墨。两个人再次出手,瞬间魔气环绕,不消片刻,那些枯骨将士们便被驱出城门。
  紧接着,姜罗也被打下高墙,像是受了重伤,强撑着逃了。
  蓬莱客栈内,迟渊刚安置好迟骁躺下。
  “阿渊。”晏昀等在外间,见他出来了,忙上前一步抓起迟渊的右手腕。方才在望月台时他已经探过,结果没什么异样,只是他仍有些不放心。
  “我没事,不用担心。”迟渊浅浅扬起唇角,任他查探自己脉象。
  片刻后,晏昀终于宽下心来,不过他的疑惑还很多。于是两个人来到桌前坐下,迟渊倒了两杯茶,将昨日之事尽数道来。
  正如晏昀猜测那般,在姜罗与他周旋时,迟骁进了迟渊的房间。他的身上带着煞气,进来后怔然的看着迟渊,那慈爱的眼神和三百年前的迟骁一模一样。
  他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唤他‘渊儿’,认真的打量着他,问他过得好不好。迟渊很快便猜到他是转世后的迟骁,只是不知为何,被唤醒了前世的记忆。
  除此之外,在那股浓重的煞气之下,迟渊闻出了些许死气。
  因那煞气和郊外别院的很相似,所以迟渊一开始便猜到是邬尤派他来的。他故意配合被击晕,想着借此机会找出邬尤。
  若无意外,他到了邬尤的躲避之处便会醒,只是他没想到的是,在晕过去后,似乎有人用阵法闯进了他的记忆。他的灵府受到震荡,所以彻底昏睡了段时间。
  讲到这迟渊皱眉微顿了下,他垂眸喝了口茶,没有注意身侧晏昀自责和心疼的目光,以及欲言又止的神情。
  “好在醒来之后,身体并无异样。”迟渊说着宽慰的朝他笑笑,不动声色的忽略了与邬尤的对话。
  他知道邬尤最擅操控人心,为了以防万一,在刚醒来时,迟渊便悄无声息的将自己的一半灵识用结界隔在了灵府内。
  之后便如晏昀所见,邬尤用术法让他失去了意识。
  迟渊在那瞬间无法抵抗,想来应该是在他昏睡时便动了手脚,又想与他说上几句,所以故意延了段时间。
  也幸好他及时分了灵识,哪怕身体失去了意识,外界的一切他都能看能听。直到后面灵识的结界到了时间自动破开,他才强行解除术法。
  迟渊不疾不徐的说着,晏昀却越听越后怕,若是他昏睡时邬尤下了杀心,那么他的阿渊.....
  晏昀不敢往下想,他眸子深沉的看着迟渊,搁在桌上的右手紧紧的握住茶杯,强忍着捏碎它的冲动。
  “怎么了?”迟渊仍是察觉到他的不对劲,柔声问道。
  “没什么。”晏昀一时有些心乱,他极清浅的笑了笑,简要的将姜罗和那封符信说了下。因为涉及太多隐秘的话题,最后能说出口的也就那么几句。
  正好洛衣和凌墨来了,他便趁机回了自己房间。
  夜色已深,血月褪去,恢复成了之前白玉般的圆月。
  月色清辉下,晏昀静静的立在窗前。不知怎的,他之前迫切的想见阿渊,想确定他平安无事。然而等真的见到了,提着的一颗心放下了,他却发现自己不敢面对他。
  记忆中的画面仍历历在目,晏昀想起就忍不住心疼。然那些都是阿渊最深最隐秘的伤痛,如今三百年过去,若他如实相告,说是自己闯进了他的记忆,不仅窥探了那些往事,还差点害他丢了性命.....
  想到这晏昀自嘲的摇了摇头,就算他真的要告诉阿渊,也已经没有资格去提那些事了。更何况一切已成过往,三百年前他辜负了少年的一片真心,三百年后,又何必再去接他的伤疤。
  还是不说罢,他好不容易与他解开误会冰释前嫌,只要以后能在他身边护着他,不让他再入险境就好。
  晏昀如此想着,纷乱的一颗心终于平静了下来。只是他仍有些不太明白,邬尤处心积虑布下这个局,到底有何用意?
  此前他说送他个好东西,晏昀若有所思的看着天上圆月,如果他没猜错,或许这所谓的好东西,便是迟骁体内的神核碎片?
  看来他是打上了神核的主意,晏昀有些好笑的摇摇头,之前他炼化那两块神核时,不是没察觉上面隐藏的符文。那是他与生俱来的身体的一部分,想要在这上面动手脚,也不知他是怎么想的。
  等他聚齐神核,封印全部解除后,利用符文强行夺取吗?
  若真是这样,那他想得还真是美。
  可真是这样,他又为何要将阿渊牵扯进来?
  晏昀怔然的看着窗外,想起邬尤所说的两个选择,下意识的皱起眉头。
  作者有话说:
  又是不知道怎么取标题的一天,瘫倒.....感谢在2022-07-05 22:49:54~2022-07-06 22:48:3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凫緲 14瓶;


第48章 失控
  第二天上午, 迟骁醒了。
  晏昀过去的时候,他的精神还有点恍惚,迟渊渡了些灵力给他, 片刻后方才渐渐恢复意识。
  “渊儿。”看着床前与自己极为相似的青年, 迟骁不由自主的轻唤了声,略显苍白的脸上浮现出慈爱的笑容。他目光沉沉的看着迟渊,接着像是想到什么, 忙关切问道:“你怎么样, 有没有受伤?”
  昨晚本是他守着迟渊,结果邬尤将他支了出去, 虽然他之前答应过不会伤渊儿, 但迟骁还是有些不放心。他匆匆返回, 不曾想, 正好撞见迟渊在桌前失去意识。
  他还没来得及质问邬尤怎么回事,自己就大脑一片空白。等他再醒来便是现在,只是那之后发生了什么, 他完全没有印象。
  “我没事。”迟渊宽慰的朝他笑笑,心里说不上高兴还是难受。他从未想过会遇到转世后的父亲, 更何况他还拥有属于迟骁的记忆,能够认出长大后的自己。
  可是眼前的迟骁已经死了, 他之所以看上去和活人无异, 全靠他胸腔内的那小块碎片。
  刚才渡送灵力时, 迟渊确认过, 那是属于晏昀的东西。
  “没事就好。”迟骁担忧的神情在听到他的话后舒缓了许多, 他笑着收回手, 抬眸看了眼窗外, 有些疑惑道:“这是在哪儿?”
  迟渊柔声回答:“蓬莱客栈。”
  “客栈.....”迟骁想起前天晚上自己便是在蓬莱客栈带走的迟渊。他有些自责的垂了垂眸, 而后转身环顾四周,在看见最边上的晏昀时,下意识的怔了下。
  “魔尊晏昀?你.....你怎么在这?”
  他的话带着明显的意外和不满,晏昀闻言却只是笑笑,像是没听出来般,放柔声音道:“你认识我?”
  三百年前他不曾与迟骁打过照面,而在望月台上,迟骁又因为失去意识,对发生过什么没有印象。所以真算起来,这会儿应当是他们第一次见。
  那些仙门中人尚且不能一眼认出他,更何况迟骁还是个普通人。晏昀不傻,他不用想就知道是邬尤跟他说过什么,否则他不会认识自己,更不会主动将阿渊带给邬尤。
  晏昀和迟渊都很清楚,他身上的疑惑还有很多,只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