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作品:《清冷仙尊他又栽了+番外

  他不过就伤了右臂,若不是身边这少年既不放手, 又走得极慢, 两人何至于落在这么后面。
  “那不行。”白祈闻言立马拒绝,双手仍扶着他,神色很是认真道:“师尊让我扶你的, 你受伤了, 不能走太快。”
  凤梧:“......”
  方才为了试探迟渊,他的确装得无力了些, 但那人一眼就看穿了, 这徒弟怎么就完全没察觉呢?
  他有些不解的看向身侧少年, 见他明朗的面容上似有若无的挂着笑, 不由得皱起了眉头:“你故意的?”
  “嗯?”没想到被他看出来了,白祈忙敛下笑容,眨巴着眼睛茫然道:“故意什么?”
  见他这反应, 凤梧不用猜就知道,肯定是迟渊让他拖着自己。他有些好笑的摇摇头, 再看向白祈时,狡黠中带着些无奈:
  “你不怕我么?”
  白祈不知他何意, 脱口而出:“我为何要怕你?”
  “因为我是妖王, 凡是妖见了我都会怕上几分。”他悠悠说着, 略显妖冶的眯了眯眼, 直看着面前的少年:
  “白祈是吧?别以为你身上有印我就看不出来。”
  他说得极为肯定, 白祈下意识的皱起眉头。凤梧无声笑了笑, 伸出左手想去摸他的脑袋, 被他本能的偏头躲过。
  于是他改为去抓他腰间的虎形玉坠, 在白祈疑惑的目光中摩挲了片刻,抬眸笑看着他道:“倒是很少见到白虎,还挺可爱的。”
  白祈:“......”
  白祈对这人上来就想摸他的脑袋,擅自拿他的东西很是不满。他一把夺回自己的玉坠,正好师尊和晏前辈已经走远了,便也不再扶他,松开手就兀自往前走。
  “这就翻脸了?”凤梧看着少年的背影,好笑的摇摇头。他忙跟上去,边走变道:“你是真不怕我啊?”
  “不怕就不怕吧,还没问你为何会成为迟渊的徒弟呢,诶...跑那么快干什么!”
  ——
  落日黄昏染红天际,晏昀和迟渊并肩而行,身侧的影子被拉长了投下,在清幽的林间时而交错时而重叠。
  方才晏昀的话还在耳边,迟渊垂眸看着那融为一体的身影,心中莫名的有些高兴。即便晏昀自己并未察觉,但在他看来,那其实是一种下意识的在乎。
  “怎么了?”
  晏昀不知他为何会那般讶异,若非面上神情看着柔和了许多,他都要以为自己说错话了。
  “没什么。”迟渊恍然回神,他不动声色的隐下心中欢喜,侧眸看了眼茫然的晏昀,放柔声音道:“我师兄那边怎么样?”
  话题忽然转变,晏昀也不介意,他回想起在玉殊台与重华的谈话,皱眉摇了摇头:“没看出异常,应该不是他。”
  作为灵渊山的掌门,与迟渊接触最多的大师兄,重华的确算得上最熟悉阿渊的人。可晏昀和他聊了不少,除了对他这个魔尊有些排斥外,他并没有其他不对劲的地方。
  “我也希望不是他。”
  迟渊闻言松了口气。自拜入师门起,他孤冷的性子就不怎么招人喜欢,唯有大师兄重华毫不在意,隔三岔五的就会来看他。
  可若不是他,又会是谁呢?迟渊若有所思的皱起眉头,整个灵渊山内,除了白祈外,最熟悉他的便是重华和清胤。
  他如此想着,身侧的晏昀似有所感,皱着眉头道:“清胤真人那边如何?”
  因为清胤出关的时机太巧,迟渊从一进殿就在留意他,可不管是听完封玥入魔后的反应,还是劝诫自己的那些话,都和闭关前的清胤如出一辙。
  邬尤想附在有邪念的人身上,要么那邪念足够强,要么身体的主人心甘情愿。不管哪种,即便对方强大如封玥,也能察觉出不对劲。
  可清胤还是那个清胤,一举一动,说话的语气和神态,甚至连看他的慈爱眼神,全都不曾变过。
  想到这迟渊面色凝重的摇摇头,原以为回去能查出些什么,却没想仍是一头雾水。
  “看来那人藏得极深。”晏昀见他脸色不太好,浅笑着轻轻拍了拍他的肩,柔声宽慰道:“邪念这东西,起而不自知,唯有邪神最为敏感,你我查探不出也正常。”
  事实上也的确如此,若真那么容易查探,当初那些众神早在邪念萌生时便将其扼杀了,又何至于让它越长越猛,最后悄然凝聚成邪神。
  感受到肩上的那双手,迟渊淡然的点点头。而后两人继续往前,天色将晚,得去宁城寻个客栈落脚才行。
  大约半个时辰后,两人来到了清风客栈。
  晏昀和迟渊前脚刚进,后脚白祈和凤梧就跟了上来,只是不知为何,两个人之间的氛围有些奇怪。不过晏昀和迟渊正在询房,尚且没有察觉。
  “四间上房?”客栈老板有些为难的看着晏昀,又扫了眼旁边的三人,笑着试探道:
  “今日客人较多,只剩两间上房,几位不如先凑合凑合?”
  只剩两间.....晏昀疑惑的回头,目光扫过大堂内那些仙门弟子时,心下顿时了然。这些人应该是附近赶来的仙门弟子,暂时在宁城歇脚。
  他有些无奈的看向迟渊,见对方极轻的点了点头,也不再犹豫,浅笑着应了下来。
  于是四个人跟着带路的小二上了楼,剩下的两间上房紧挨着,虽然看着很大,却都只有一张床,唯有左边房间设了张矮塌。
  因为此前都是迟渊和白祈同住,所以晏昀没有过多犹豫,脱口而出道:
  “我和凤梧一间。”
  他说着就兀自往右边走,凤梧还没来得及高兴,便见一旁的迟渊忽的沉了脸,声音也冰冷至极。
  “不行!”
  这两个字说得极其坚决,或许是没料到他会如此反应,晏昀有些意外的回头,在看见他阴沉的面容时,略显茫然道:“怎么了?”
  迟渊看着那张全然不以为意的脸,没忍住皱了皱眉,而后淡漠的扫了眼十分不爽的凤梧,再次沉声道:“你不能和他一间。”
  “可你不都是和白祈......”
  晏昀下意识回道,然而他的话还没说完,便见迟渊直直的盯着自己,深邃的眸光似疏离如冰,又似火般灼热。
  “白祈和他一间,至于你.....”迟渊怔怔的看着他,像似怕被他拒绝般,下意识的放缓了语气:
  “你和我一起。”
  作者有话说:
  太卡了,不要笑我短小,废咕滑跪ORZ感谢在2022-06-18 22:50:50~2022-06-19 22:46:1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webrrry、伊子占、曦 1瓶;


第39章 同床
  三百年前, 每当晏昀带着少年阿渊云游时,不管客栈有没有多的房间,两人都是一起同住。刚开始是少年还小, 在初遇妖魔时被吓到了, 后来住着住着也就成了习惯。
  其实现在想想,以前的阿渊还挺粘人的。
  但那时的阿渊毕竟年少,性格又活泼开朗, 闹着与他同睡再正常不过。可是现在....晏昀缓缓眨了下眼睛, 看着面前略显忐忑注视着自己的迟渊,清冷的面容在柔和的烛光下带着些许落寞, 让他没来由的有些心疼。
  于是他弯了弯漂亮的眉眼, 清浅的笑看着他, 声音温和而轻柔:“好。”
  他的话音刚落, 迟渊没忍住扬了扬唇角,意识到后又忙敛了下去,然后一回神, 便感受到凤梧神色复杂的目光。
  “晏昀,你要不....”
  凤梧说着转身, 却见晏昀已及至房门前。既然他已答应,再纠缠就显得无理取闹了, 于是他意味深长的扫了眼迟渊, 翻了个白眼就要往左边走。
  却没想会被晏昀突然叫住。
  “凤梧。”想起还有许多事没弄清楚, 晏昀刚进房间又蓦的转身探出头来, 如往常般随意道:
  “时间还早, 过来坐会儿吧。”
  于是下一刻, 四个人便在晏昀房间的桌前坐了下来。
  晏昀不是没察觉迟渊和凤梧之间的冷淡关系, 只当两人性格不合互看不顺眼, 并没有过多在意。他若无其事的给两人倒了茶,而后兀自垂眸抿了口,直接看向凤梧道:
  “方才那蛟龙,具体是怎么回事?”
  晏昀于三千年前下至玄武大陆,期间并未听闻那蛟龙的消息,想来之前便一直封印着。迟渊就更不用说了,即便入了仙门,也常年醉心修炼,对此等隐秘之事更是闻所未闻。
  若非蛟龙出逃的消息传开,或许很多人都不会料到,在那人烟寥寥的白玉山下,竟然压着只四千多年前的黑蛟。
  凤梧算是少数知晓此事的人,他闻言脸色微沉,顿了片刻后方才低声开口:
  “那是以前的妖王。”
  其实准确的来说,那黑蛟是上上任妖王。原本只差一步飞升化龙,却因所爱之人的背叛生了心魔,最后彻底堕入魔道。
  黑蛟堕魔之后性情骤变,终日以原身大开杀戒,俨然退化成了嗜杀的妖兽。后来上任妖王及其仙门道友合力将其封印在白玉山脚下,又各派了弟子在周边镇守。
  奈何白玉山景色虽好,灵气却不足,那些弟子后人见封印上千年都不曾松动,慢慢的也就迁离了此地,只留了少数人看守。
  好在西南一带妖族众多,凤梧原本打算去青云宗凑凑热闹,结果收到手下妖族的消息,说白玉山上的封印似有松动,便直接赶了过来。
  没曾想他刚到不足半刻钟,就遇上了出逃的黑蛟。
  凤梧不曾见过他,却也知道一旦让他逃离,妖族人间都会遭殃。所以他毫不犹豫的上前将其拦住,却没料到他被封印了这么久,自己对上仍是有些吃力。
  想到这他下意识皱了皱眉,疑惑的抬眸看向晏昀:“你刚刚从黑蛟体内取出的,是什么?”
  那东西小小一片,泛着金色的光芒,很显然不是妖丹。
  事已至此避而不答就说不过去了,晏昀对上他好奇的目光,缓缓将之前讲与阿渊的那套说辞复述了遍。其实说起来,神核和灵器,还是有那么些相像的。
  凤梧愕然的听着,见迟渊面色如常似早已知晓,莫名觉得有些不舒服。自己好歹与晏昀认识了上千年,结果这人竟比自己先知道!
  “若非他吞了那碎片,你也不会受伤。”
  晏昀说着喝了口茶,凤梧的实力他还是了解的,怎么说都是现任妖王,虽然看着闲散不着调,实则手段和能力都非同一般。
  见他宽慰自己,凤梧无声笑了笑,接着似是想到什么,微微皱起眉头:“那黑蛟此前一直被封印,怎会突然吞食你的东西?”
  “是锦夜。”迟渊早就在想这个问题,闻言突然沉声开口。晏昀正好看过来,两人目光相接,很显然,他们想到一块儿去了。
  能封印蛟龙的,自然不是普通的阵法。若想强行破开,必须要极深的修为,且动静也会很大。但它破得悄无声息,这足以说明,破阵之人用的是对应的破阵之法。
  而目前他们所知最擅阵法的,非锦夜莫属,更何况最后那些袭来的长剑上,都全部贴着符箓。迟渊想到这微微顿住,转身看向左侧的少年:
  “白祈,你可有查探到什么?”
  “我追过去的时候人已经离开了,不过那些剑飞出的地方晕了很多仙门弟子,最重要的是....”
  白祈认真的回忆着,眉头也跟着微微皱起:“那里隐约有种檀木香,和之前鄢城山上那座竹苑里的味道一模一样。”
  当时迟渊和白祈重新查探了鄢城附近,那竹苑很显然是锦夜的藏身处,或许是他的习惯,案台旁还熏着檀木香。
  若说之前还是猜测的话,那么白祈的这番话,显然确定了那人就是锦夜。晏昀和迟渊对望一眼,两个人心情都有些沉重。
  然而凤梧听完却觉得很有意思,他饶有兴趣的看着白祈,带着些笑意道:“老虎的鼻子也这么灵的么?”
  白祈:“......”
  晏昀和迟渊:“???”
  白祈说完后兀自在添茶,顺手给迟渊和晏昀也添满了,视线掠过凤梧面前空了的茶杯,刚要伸出手就听见了这话,于是没好气的白他一眼,直接将茶壶放回了原处。
  凤梧:“......”
  或许是没料到他会知晓白祈的身份,迟渊愣了片刻,微皱着眉头道:“你怎么看出来的?”
  他特地在白祈身上施了印,就连晏昀,也是因灵契才察觉。更何况他还与白祈相处了段时间,而这两人应该才初次见面。
  或许是知道他心中讶异,凤梧有些得意的轻笑了声,悠悠看着白祈道:“我知道他身上有印,不过我毕竟是妖王,就算他化成灰,我也能认出来是什么妖。”
  白祈:“......”
  “师尊。”白祈极为嫌弃的白了眼凤梧,然后转身看向迟渊,若无其事道:“我饿了,想吃东西。”
  迟渊有些没反应过来,倒是旁边的晏昀,闻言好笑的接过话头:“哦,想吃什么?”
  “我想吃烤鸡、烤鸭,还有....”白祈视线从右侧的迟渊,沿着晏昀看向最左边,而后直直的盯着好奇带笑的凤梧,一字一句沉声道:
  “烤凤凰!”
  凤梧:“......”
  “哈哈哈...”晏昀显然没想到白祈会说这话,他看着表情瞬间僵住的凤梧,没忍住朗声笑了起来。就连迟渊,愣然片刻后,清冷的面容上也泛着淡淡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