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作品:《清冷仙尊他又栽了+番外

如何都不会让人头疼。
  见他过来了,白祈笑着将那碗泛着热气的糖水端到他面前,不忘解释道:“师尊说那醉明月比较烈,便让小二送了糖水来。”
  原来是阿渊叫的?晏昀抬眸看向上侧的迟渊,对方正好也在看他,四目相对时,不知是不是错觉,他总觉得对方那双依然清冷的眸子里,似乎比以往多了几分亲近。
  昨晚他向阿渊说了不辞而别的缘由,也问过他是否恨自己,虽然在他的记忆中,阿渊并没有回答,也不曾说过其他的话。可他能感觉到,他们之间的关系,比刚重逢时好了不知多少。
  看来昨晚的交心还是有成效的,晏昀言笑晏晏的看着他,刚想道声多谢,却见迟渊有些不自在的移开了目光,垂眸兀自喝起了茶。
  晏昀:“......”
  糖水泛着丝丝甜意,晏昀漫不经心的喝着,时不时的与白祈说闹两句,片刻后忽然想起邬尤的话,下意识的皱了皱眉。
  迟渊见状,忙道:“怎么了?”
  “没什么。”晏昀浅笑着抬眸,他不清楚邬尤为何让他去琈玉台,那里是阿渊父亲的埋骨之地,不管怎样,他都不想让眼前这人跟着去。
  “对了,你们接下来去哪?”
  他用的‘你们’,显然没把自己算在内。迟渊闻言愣了下,眸中闪过一丝黯色,稍纵即逝:“我和白祈回趟灵渊山,你呢?”
  居然会主动问他了,这倒是难得,晏昀笑看着迟渊,他本想直接说回魔宫,奈何看着那双深邃的眼眸,想到又要骗他,一时又有些不忍。
  或许是看出他有些纠结,迟渊微微皱眉,略作思索后突然道:
  “熟悉我剑法的不多,邬尤既然能附身封玥,定然也能附身在其他人身上。”
  这话说得实在跳脱,不过晏昀很快便明白了他的意思。邬尤所扮的白衣人太像了,而能那般熟悉他的,自然是他最亲近的人。
  所以他想回灵渊山调查此事,晏昀心领神会的点点头,正要开口问他比较亲近的人有哪些,却听他继续道。
  “若你愿意,可随我一起回去查探。”
  ——
  半个时辰后,灵渊山。
  宽敞平滑的山道内,弟子们刚习完课,说笑着正往回走,却怎么也没想到,会遇见个极少现身的人。
  “明无仙尊。”
  “小师叔。”
  说笑声戛然而止,弟子们忙停下行了礼,只是余光瞥见迟渊身后的红衣人时,仍是没忍住好奇多看了两眼。
  明无仙尊怎么突然回来了,身后跟着那红衣人是谁?他们为何会出现在这?一时间,弟子们心中满是疑惑,却谁都不敢上前询问。
  晏昀悠悠走在后面,看着仅半步之遥的白色背影,心里莫名的有些高兴。因为他怎么也没想到,阿渊会主动邀他一起回灵渊山。
  并且在他提出步行上山时,没做过多犹豫便答应了。
  其实他可以直接用山河图进到玉殊台,只是不知为何,他突然没来由的,很想看看阿渊长大的地方。
  他意外进入无方境时,阿渊刚满十八岁不久,此后的这三百年,他几乎全待在灵渊山。从拜入师门,到练剑、习课,到历练归来,再到层层突破,成为如今的明无仙尊。
  想到这晏昀心中忽然很不是滋味,他到底,还是错过了阿渊太多,也亏欠了他太多。
  “怎么了?”
  察觉到身侧人逐渐放慢的脚步,迟渊有些不解的转身,在看见他略显伤感的面容时,下意识的皱了皱眉。
  晏昀恍然回神,一抬眸,正对上迟渊询问的目光,深邃的眸子里隐隐含着担忧。他忙敛去纷乱的思绪,笑着朝他摇了摇头:
  “没什么,走吧。”
  他说着便往前走,迟渊怔然的看着他的背影,片刻后也跟了上去。
  两个人并肩而行,时不时的说上两句,迟渊的话仍然很少,大多时候都是晏昀在问,他在答。
  大约又过了半个时辰,两人终于到了玉殊台。
  却没想前殿内,重华已经等着了。
  “师兄?”迟渊有些许讶异,想来重华早已察觉他们进山,只是不知为何会等在这,脸色看上去也有些凝重。
  听到熟悉的声音,重华方才恍然回神般抬眸,在看见迟渊身后的晏昀时怔了片刻,而后若无其事的收回视线,笑着对迟渊道:
  “师弟回来了。”
  “嗯。”迟渊点点头,如往常般淡然道:“师兄找我何事?”
  因为经常闭关的缘故,迟渊很少过问门中事务,重华也知晓这点,所以若是有事,基本上都是他来玉殊台找迟渊。
  却没想重华闻言好半晌都没说话,他默然的看着迟渊,向来温和的脸上是难得的严肃。
  “不是我找你。”重华认真的看着他,片刻后才道:“是师尊找你。”
  重华和迟渊为师兄弟,他口中的师尊,便是将迟渊带回来的,灵渊山最后一位大能,传说中早该飞升的清胤真人。
  可自从两百多年前,清胤真人便再次闭了死关,也正是因为如此,仙门中人夸赞迟渊时都会说他天纵奇才。
  因为他的一身修为,全是靠自己顿悟修炼来的。
  迟渊不清楚清胤真人为何突然出关,但他既然让重华在这等自己,想来有很重要的事找他。
  只是...他转身看向一旁的红色身影,面上神情很是为难:“晏昀,我......”
  知道他担忧自己,晏昀宽慰的笑了笑:“去吧,我在这等你。”
  事情来得突然,迟渊点点头便出了玉殊台。不过眨眼间,雅致的前殿内,就只剩下晏昀和重华。
  看着眼前几次三番出现在迟渊身边的熟悉面容,重华悠悠喝了口茶,再抬眸时,温和的眼中已然泛起冷意:
  “又见面了,魔尊大人。”
  作者有话说:
  这章过渡,稍微短小了些。另外上一章在6.15晚上7点左右大修过,在这之前看的小可爱记得刷新重看哦。
  感谢在2022-06-15 11:14:24~2022-06-16 23:50:0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玺子哥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文荒中 5瓶;伊子占 1瓶;


第36章 离开
  晏昀对他突然转变的态度丝毫不在意, 说起来他也见过重华好几次了,只不过之前有阿渊在场,所以对其他人没有过多关注。
  不过现在倒是时机正好, 他若无其事的在重华对面的檀木椅坐下, 手上魔气一旋,重华旁边案台上的碧玉茶壶便到了他手中。
  “是啊,又见面了。”
  他笑着看了眼脸色阴沉的重华, 然后悠悠然垂眸给自己倒起茶来, 漫不经心道:“重华掌门可是有话要说?”
  看着他那随心自在的模样,重华忍不住皱起眉头, 声音也低沉了不少:
  “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这里?”晏昀闻言顿了顿, 快速环顾四周后, 有些好笑的看向重华:“我想去哪便去哪, 更何况,这里是阿渊的寝殿。”
  他说完端起茶杯,颇为悠闲的抿了口。重华沉眸看着他, 其实天劫大会后,他便重新加固了灵渊山的结界, 只是不知为何,怎么也拦不住这人。
  拦不住就拦不住罢, 偏偏迟渊还两次将人带回来。昨天是抱着直接进了寒泉殿, 今天是带着人步行上山, 饶是他这个师兄, 也有些捉摸不透他的心思了。
  不只是朋友...重华想起昨晚迟渊的回答, 再次看向晏昀时, 眸中闪过一丝异色:“你和他, 到底什么关系?”
  这话说得不算重, 却带着明显的质问。晏昀搁下手中茶杯,有那么瞬间,他也有些茫然,自己和阿渊到底算什么关系。
  刚开始应该只是救命恩人,后来将他带在身边,朝夕相处了七年,早已变得和家人无异。可那之后,他错过了他三百年,已然没有资格算他的家人了。
  想到这他自嘲的笑了笑,修长的手指无意识的摩挲着温热的杯沿,片刻后方才慵懒抬眸:
  “朋友啊,怎么了?”
  他说得很是随意,重华闻言愣了片刻,而后不动声色的敛去眸中讶异,试探着道:“只是朋友?”
  这话就问得有些奇怪了,晏昀皱眉打量着他,见他目不转睛的看着自己,像是要看出什么名头来,不由得有些好笑。
  “不是朋友,还能是什么?”
  “这我哪知道。”重华在心中下意识腹诽了句。虽然这人看着不像有所隐瞒,但想起迟渊抱他入寒泉,向自己借寒玉,以及陪着他上山,他的心中仍是没来由的不太相信。
  更何况,他那师弟昨晚亲口所说,他和眼前这人,不只是朋友。
  不只是朋友,显然比朋友更进一步。重华皱眉看着眼前一袭红衣,明艳动人的晏昀,心中隐约有了猜测。
  晏昀不知他在想什么,见他脸色比刚才更加难看,有些不耐道:“怎么,有问题?”
  问题当然是有的,重华从愕然的思绪中回神。他不曾想到自己那清冷淡漠的师弟会对一个人如此在意,而且还先起了心思。若是别人倒也算好事一桩,可他偏偏是与仙门背道而驰的魔尊。
  无论如何,他都不能眼睁睁看着他陷进去。
  于是他肃然抬眸,正视着晏昀探寻的目光,沉声道:“你是魔,他是仙,自古仙魔不两立,何来朋友一说?”
  晏昀没想到他会来这么一句,怔了片刻后没忍住轻声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
  “没什么。”晏昀笑了好一会儿才止住,阿渊说过他不在乎身份,如此便足够了,他也没必要向其他人解释。
  于是他若无其事的抿了口茶,在重华不解的目光中极缓的眨了眨眼。
  接下来,该轮到他问了。
  ——
  清胤真人的寝殿,在灵渊山最隐秘的玉清峰。
  迟渊飞身而至时,他已经在前殿内候着,见到人来了,满目慈祥的笑了笑,而后抬手招呼他入座。
  “师尊。”迟渊轻唤了声,上前一步在他对面坐下,清冷的面容上看不出多少情绪。
  清胤头发半白,着一袭烟灰长衫,脸上神情总是宠辱不惊,看上去颇为仙风道骨。
  他早已习惯自己这小徒弟的性子,所以并未期待他有多少反应,人能来,还能唤他一声师尊,已经很不容易了。
  “我听重华说,你刚从望丘山回来?”清胤笑着给他倒了杯茶,不等迟渊回答,颇有些遗憾的摇摇头,兀自道:
  “原本想赶在她生辰前出关的,却没想刚好错过。”
  清胤和封玥算得上挚友,这点迟渊也知晓,更何况出关之事本就无法控制,所以对此并不觉得奇怪。
  不过很显然,封玥的事他们尚未听闻。迟渊看着面前慈眉善目的清胤,略作犹豫后,将昨日之事简要的复述了遍。
  “她...她入魔了?”
  清胤显然没料到这等事,面上神情震惊不已。见迟渊认真的点了点头,怔然了好半晌才稍微平复下心绪,刚倒满的一杯茶也在悄然间饮尽。
  迟渊为他添了茶,微皱着眉头递给他。清胤接过后轻抿了口,像是喝不下去了,摇着头将其搁下。
  “迟渊。”他轻叹口气,抬眸看向眼前俊朗的青年,缓缓道:“邪神的事重华已悉数告知,我找你来,是因为...”
  他说着顿了下,浅淡的眉头微微皱起:“方才我与重华议事时,在灵山影石中看到你带了个人回来?”
  为了及时的查探山中异况,重华在灵渊山道内布了不少影石。这些迟渊很清楚,只是没有在意,却没想会被清胤看见。
  他微微垂眸,默然片刻后极轻的点了点头:“是。”
  一时间,宽敞的殿内安静得落针可闻。
  清胤一直在看他,方才还柔和的神情忽的变得复杂。和重华不同,对于迟渊的心思,清胤一开始便知道,更何况以他的性子,心里不可能会有第二个人。
  “为师不曾想过,你心中那人,会是大名鼎鼎的魔尊。”
  从见到他的那天起,清胤就知道他心里装着人。这样的人其实不适合修行,但他的天赋实在少见,而且心中仍有善念,只要稍加引导,便能成为最出色的仙君。
  而事实也的确如此,当得知他已入渡劫期时,清胤心里止不住的高兴。却没想他那颗在清修中逐渐冰封的心,会再次为那人打开。
  对于清胤的话,迟渊默然的抿了抿唇,他说的的确是事实,没什么好辩解的。
  见他就这样承认,清胤没忍住叹了口气,颇为无奈道:
  “三百年了,你还没有放下么?”
  是啊,三百年了,迟渊微微阖眸,想起那人明媚的笑容,想起过往的种种,其实...他已经放下了。
  只是他放下的不是去爱他,而是不再像以前那样,表明心迹求一个结果。如今他回来了,心结也已解开,他只需要护在他身边,默默的看着他就好。
  因为他不想,也不敢再次因为此事,将好不容易重逢的人,再次从身边推开。
  迟渊如此想着,缓缓抬眸看向清胤,不卑不亢道:“此事我自有分寸。”
  他什么也没解释,也没必要解释,清胤一言不发的看了他好半晌,最后无奈的摇摇头,沉沉的叹了口气道:
  “既如此,你就先回去吧。”
  那人还在玉殊台,迟渊闻言没有多做停留,他快速起身,却在及至殿门时忽的顿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