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作品:《清冷仙尊他又栽了+番外

他也觉得满足。只是现在的心情更为特殊一些,具体他也说不上来。或许是与阿渊久别重逢,又或者是多了白祈。
  总之他觉得,如果可以,他想就这样一直走下去。
  揽月客栈里,依旧灯火长明。
  掌柜抬眼便认出了迟渊和白祈,只是对于晏昀有些陌生。不过他也不在意,因着那些仙门来客今晚大都待在望丘山上,所以还剩了不少上房。
  “两位还是昨晚的房间么?”他笑着看向迟渊,说完又对晏昀道:“这位公子就住隔壁,你看怎么样?”
  迟渊闻言点点头,抬眸却见晏昀有些愣住,疑惑道:“怎么了?”
  晏昀不曾想过,昨晚自己与阿渊同在揽月客栈,一时难免讶异。只是他尚不知晓,现在知道也没多少意义。
  “没什么。”他清浅的笑了笑,转身对掌柜道:“就隔壁吧。”
  “好嘞,几位稍等。”掌柜说着招来小二,让他在前带路。而后想起什么似的,弯腰从案台里拿出坛酒来。
  “今日是封玥真人的生辰宴,我看几位应该也是修行之人,这坛古法酿制的醉明月,就送与你们喝。”
  醉明月?听着倒是个好名字,闻着也还不错。晏昀伸手接过,抬眸看向走在前面的迟渊。
  说起来,他似乎还没和阿渊喝过酒。
  以前是他还小,如今他已长大,或许有些话,可以借着酒意问问他。
  作者有话说:
  让我看看是谁会先醉,嘿哈。
  感谢在2022-06-12 22:56:53~2022-06-13 23:14:4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云漓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瑶. 10瓶;清茶与酒 5瓶;小鸽子俺家的 4瓶;


第34章 醉酒
  夜色当空, 清辉无垠。
  揽月客栈最高的房顶处,晏昀一袭红衣,半靠在横梁间, 正悠闲的看着底下热闹的榷都。而在他身侧的梁木上, 则搁置着刚刚掌柜所送的醉明月,以及从芥子中掏出来的,两盏漂亮精致的玉杯。
  其实他最开始想的是直接去阿渊房间, 考虑到白祈在不太方便, 正好今晚月色不错,索性便来了这。然后以灵力化蝶, 让它们引阿渊过来。
  片刻后, 迟渊跟着灵蝶上了房顶。
  那些灵蝶只引路, 若非熟悉那股泛着淡金色的灵力, 他断然不会跟上来。
  晏昀正看着前方出神,感受到身后传来的细微脚步声,以及空气中的淡雅雪松味, 不用猜就知道是谁。
  “来了。”他笑着回眸,朝迟渊狡黠的眨了眨眼:“白祈睡下了?”
  “嗯。”迟渊轻声应道, 看着朦胧月色下更加明艳的笑脸,方才还毫无波澜的一颗心忽的顿了下。
  他不动声色的缓缓上前, 放柔声音道:“找我来有事?”
  “没事就不能找你了?”晏昀有些好笑的揶揄道, 见他闻言神色微愣, 心满意足的抬抬下巴, 示意他看梁木上。
  “借花献佛, 请你喝酒。”
  迟渊不是不知道掌柜送了他们酒, 他原以为晏昀会自己喝, 毕竟他们还从未共饮过, 却没想他会特意在这等自己。
  看着那早已准备好的精致玉杯,他的心中隐约泛起暖意,只是面上仍有些清冷,叫人看不出情绪。
  晏昀笑着招呼他坐下,然后将斟好酒的玉盏递给他。迟渊伸手接过时,无意间碰到他温润的指尖,深邃眸中不自觉的闪过一丝怔色。
  酒是好酒,虽然比不上酒仙所酿,但芳香浓郁,口感醇厚。迎着月色而饮,倒也别有一番风味。
  更何况在这月色之下,还有万家灯火。
  泛着暖意的灯笼在晚风中微微拂动,柔和的光芒照亮每一处角落,而在那通往望丘山的长河里,无数莲花灯漂浮其上,如万千星辰坠落凡间。
  即便没有酒,这番景色也足以醉人。
  晏昀出神的看了片刻,目光掠过长河岸边簇拥的人群时,莫名的生出些感伤。
  “他们应该在等山上的烟火吧?”晏昀喝了口酒,悠悠转身看向迟渊:“你说他们知晓封玥入魔后,会不会心生怨恨?”
  迟渊正垂眸喝酒,闻言顺着余光中他刚才的视线扫了眼,默然片刻后摇了摇头:“不会。”
  晏昀顿时笑了:“为何不会?”
  迟渊收回视线,深邃眼眸认真的看着他,直看得晏昀疑惑的偏了偏头,才微微垂眸:
  “封玥于他们而言,已经成为了信仰。”
  凡人寿命不过百年,而封玥庇佑了他们近两千年。于他们而言,那是神仙般的人物,是可以供奉起来祈愿的神灵。
  即便那神灵变成了邪魔,就算伤及己身,他们也会觉得是自己的过错。
  迟渊不疾不徐的说着,声音低沉柔和。晏昀一边听一边漫不经心的喝着酒,再看向那等在河岸的人群时,没来由的想起自己。
  若有朝一日,他们得知曾经以神核碎裂为代价护下整个玄武大陆的战神容暄,沦为了如今被所有人憎恨的魔尊时,会作何感想。
  会不会也因此,有片刻的自责。
  “怎么了?”察觉到他似有些失神,迟渊止了话头,眉头微皱的看着他。
  晏昀闻言抬眸,正对上迟渊担忧的眼神。或许只有这个人会真的在乎他吧,可是他啊,却依然骗了他。
  “阿渊。”他怔然的看了会儿,试探着道:“你恨我么?”
  那瞬间,迟渊以为自己听错了。
  他直直的看着眼前人,想起三百年前的种种,恨么?他当然恨过。
  彼时他不辞而别,那种日夜煎熬的期盼,一次次的失望,被抛弃的恐惧,以及悔恨和自责交相折磨,的确让他下意识的生了恨意。
  他也曾用这恨意,无数次浇灭心中蠢蠢欲动的妄念。可即便如此,他仍是无法控制的,会因为他一个笑容,一个动作,情不自禁的想要再次陷进去。
  因为他很清楚,在那辗转反侧的恨意之下,是他对那人无处安放的爱与想念。
  爱不停,所以恨不止,跟何况以他的心境,若无爱,便也无恨了。
  “阿渊?”
  晏昀等了半晌没等到他开口,清冷的面容上也看不出情绪,这让他莫名的有些忐忑。
  迟渊恍然回神,看着他略显不安的模样,不动声色的敛去纷乱思绪,如往常般淡淡道:“为何这么问?”
  “因为......”晏昀没想到他会反问,愣了片刻后垂眸笑了笑,再抬眼时,脸上神情是难得是认真。
  “因为我对你隐瞒了身份,并且在三百年前不告而别。”
  他说这话时,眉头紧紧皱着,漂亮的眸子中含着歉意,红润的双唇微抿,在朦胧月色下,竟莫名的比笑起来时更加诱人。
  迟渊的脑海中有片刻的空白,自重逢后,他从未问过眼前这人为何会突然离开。他以为自己放下了看开了,却没想,他仍然会在乎。
  “身份于我而言并无区别。”他目不转睛的看着他,明明是自己占理,一颗心却仍是悬了起来,好一会儿才压下紧张的心绪,放平声线道:
  “你当初,为何会不辞而别?”
  “虽然是事实,但这并非我本意。”见他肯问肯与自己谈及此事,晏昀顿时放心了不少。他兀自喝了口酒,在迟渊愕然的目光中,无奈的笑了笑。
  “当初与你争吵之后,魔域内突然生了异动,我用山河图前去查探时,意外入了无方境。”
  无方境内寸草不生,独立于其他空间而存在,就连时间流逝也与外界不同。而此前他也只听过这地方,对此并不了解。待他寻到通道出来时,才发现外面已过百年。
  彼时魔界无主,洛衣和凌墨忙得分.身乏术,早已没了阿渊的消息。后来他们去了迟家墓地,在那发现多了块无名碑,以为他已入轮回,便没有再寻找。
  说到这晏昀有些好笑的摇摇头,他难得将一人放在心上,却没想出来时斯人已逝。
  没有人知道他当时的感受,为了避免自己睹物思人,他也因此再没回过晏府。
  现在想想,若非他先入为主,亦或者进晏府走一遭,他与阿渊,也不会再错过两百年。
  所谓造化弄人,大抵就是这般吧。好在听闻太玄山的预言之后,他去了在灵渊山举行的天劫大会。
  原是去凑热闹,却没想会再见到阿渊。
  饶是迟渊想过无数次,也不曾料到会是这般缘由。那瞬间他只觉心中五味陈杂,看着兀自垂眸喝酒的晏昀时,情不自禁的想伸手将他抱住。
  原来这么多年,是自己错怪他了。
  “阿渊。”就在迟渊一时不知该说什么时,晏昀突然回头,许是酒劲上来了,白皙的面容上泛起绯红。
  迟渊悄然收回探出的手,目光灼灼的看着眼前人:“嗯?”
  自重逢后,‘阿渊’的称呼他唤了无数次,迟渊一次也没应过。晏昀听着这声轻柔的回应,突然就笑了。
  “再见到你,我很高兴。”
  晚风吹过,轻拂起他散落的长发,粲然明艳的笑容在月色下美得动人心神。迟渊怔怔的看着,冰冷尘封的心在这瞬间彻底融化。
  晏昀说完便垂了眸,他很少喝人间的酒,不曾料到这醉明月的后劲来得这样快,甚至比酒仙酿的酒更猛更烈。
  手中的玉盏悄然滑落,晏昀突然觉得头很沉,眼皮也重如千金,他伸手揉了揉额角,片刻后仍是没撑住,摇摇晃晃的往旁边倒。
  “晏昀。”
  迟渊忙伸手去扶,不想晏昀已然醉了过去,昏昏沉沉的顺着他的手直栽向胸口,泛着酒意的灼热呼吸仿佛就在耳边。
  他眉眼微垂的低唤了两声,晏昀醉得迷迷糊糊,闻言呢喃般的‘嗯’了声,然后无意识的往迟渊身前蹭了蹭,寻了个舒服的位置靠着。
  看着怀中人绯红的面容,感受着那灼热的体温,想起方才他的话,迟渊忽然觉得有些心疼。
  “晏昀。”他垂眸蜻蜓点水般吻了吻他的发间,声音轻柔至极:
  “再见你,我也很高兴。”
  夜色渐浓,迟渊揽着人静坐了片刻,直到晏昀均匀的呼吸传来,方才抱着人起身,运起灵力回到了他的房间。
  晚上有些凉,将人轻放在床榻后,迟渊又展了薄被给他盖上。待做完这一切,他静静的看着熟睡中的安然面容,不由自主的伸手轻抚了下。
  或许是他的手带着微凉,昏昏沉沉中,晏昀莫名觉得很舒服。所以在迟渊即将收回手时,下意识的抬手抓住了他的手心。
  “晏昀?”迟渊以为被他察觉,试探的轻唤了声。
  晏昀迷迷糊糊听见有人唤自己,那声音他很熟悉,奈何他的头太沉重,脑海里纷乱至极,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迟渊见状浅笑着摇了摇头,他垂眸将自己的手抽出,却在刚转身时,再次被他抓住。
  “阿渊。”晏昀有些费力的睁开眼睛,目光迷离的看着他的后背,带着些呢喃道:“别像上次那样不告而别,好不好?”
  上次?迟渊闻言愣了下,方才反应过来他说的是鄢城那次。那时妖王凤梧来找他,在他房间待了好半晌才出来,而自己却因此莫名有些不爽,便直接和白祈离开了。
  也不知他当时醒来发现人不见了是何反应,迟渊猜不到,却也知道他心里不好受,不然此刻,他也不会这样。
  想到这他缓缓转身,看着那人微微皱起的眉头,心里忽的有些自责。
  他安抚的朝他笑笑,沉声道:
  “好。”
  作者有话说:
  这章已修,应该比之前好些,感谢小可爱的支持,看到评论太感动了,么么么
  感谢在2022-06-13 23:14:45~2022-06-15 11:14:2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星阑、ppuei 1个;


第35章 重华
  晏昀醒来时, 已是第二日巳时。
  因着那酒太烈,他迷迷糊糊坐起身,揉了好半晌的太阳穴, 才稍微缓解宿醉的头疼。
  外面天光大亮, 太阳透过精致雕花的窗柩斜照进来,将本就宽敞的房间衬得更加明亮空荡。晏昀侧眸随意的扫了眼,视线掠过案台上熄灭的烛火时, 忽的顿了下。
  如果他没记错, 昨晚自己在房顶便醉了过去。后面发生了什么他有些想不起来,不过很容易就能猜到, 是阿渊将他带回来的。
  烛火没有燃尽, 显然被人为熄灭, 最重要的是, 房间里太过安静,安静到听不见外面丁点声音。
  因为在房门处,迟渊落了一层隔音结界。
  想来是为了避免他被吵着吧, 晏昀垂眸笑了笑,他家阿渊, 真是越长大心思越细腻,也愈发的会关心人了。
  只是他笑着笑着, 突然想起之前迟渊和白祈不告而别, 那瞬间心里仍是没来由的空了下。于是他忙用神识探往隔壁, 察觉到两人都在时, 空落的心方才安稳下来。
  他快速起身, 简单的洗漱后, 直接出门去了迟渊的房间。
  因着封玥的事, 外面十分吵闹, 然而迟渊的房门却半开着,晏昀一抬眸,便能看到两个熟悉的身影。
  “晏前辈!”
  白祈先迟渊一步看见他,忙笑着打招呼:“你醒了,快来喝醒酒汤。”
  “醒酒汤?”晏昀好奇的悠悠上前,他从未喝过醒酒汤,酒仙的酒虽也醉人,却无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