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作品:《清冷仙尊他又栽了+番外

在某一天入了魔。
  而待她察觉时,那魔种已然生根发芽。尚存的理智下意识的与其对抗,结果导致闭关时出了岔子,修为一落千丈。
  乌发和容颜也因此衰老。
  双重打击下,她愈发的惊慌和不甘心。这么多年来,她封玥从未做过亏心之事,为何到头来连飞升的机会都没有?甚至还落得这般境地。
  她想不明白,心中的怨恨越来越强烈,便在这时,邪神邬尤找上了她。
  他告诉她,那些所谓的神并非她想象中那般光风霁月。他们也有恶念,有为人不齿的肮脏心思。如果她想飞升,必须要足够强,强到能直接开天门。
  至于修为怎么来,根本不重要。
  于是她彻底放弃理智,与邬尤一起筹划了生辰宴。
  因着两人目前的修为都不算高,他们原本想趁晚上幻化成迟渊的样子动手。届时所有人都会猜忌和恐惧,两败俱伤后他们便能坐收渔翁之利。
  谁知封清瑶跑来问她明无仙尊去了哪,邬尤因此探查到她的小心思,便临时改了主意。毕竟发生那样的事,以迟渊的性子,断不会拿出来为自己辩解。
  封玥说到这停了下来,她微微抬眸,意味深长的看向迟渊和晏昀:“方才你说,傍晚的时候你们在一起。我很好奇,清瑶那药你们是怎么解的?”
  她落到这般境地,已然没什么好顾忌的,话说得也很直白。隐在最后面的封清瑶当即愣在原地,反应过来后忙偷偷离开。
  却没想她刚转身,便被晏昀的灵力给禁锢住,然后不由自主的穿过人群,跌坐在封玥旁边。
  “药是你下的?”
  晏昀眉头紧皱的看着她,漂亮的眸子里泛着肉眼可见的魔气,饶是迟渊,也不曾见过他这般模样。
  很显然,晏昀生气了。
  但他生气的点不是自己中了药,而是她竟然敢给阿渊下药,下的还是那种药!
  封清瑶被他看得根本不敢抬眼,闻言支支吾吾了好半天,才带着哭腔断断续续道:“我...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只是心悦于...明...明无仙尊。”
  “心悦?”不知为何,晏昀在听见这话时,心中莫名起了丝别的情绪。他目光沉沉的看着她,声音冷冽至极:
  “就凭你,也敢肖想阿渊?”
  这话说得极为讽刺,封清瑶听得脸色发白。或许是太过生气,又或是觉得这么多人在,他一个魔头不能拿自己怎样。她默然片刻后忽的抬眸,嘲笑般直视着晏昀:
  “我为何不敢,魔尊大人这般生气,是吃醋了么?”
  此话一出,所有人都瞬间愣住。
  晏昀怔了好一会儿才回神,他不是不知道这个人对阿渊有意,也怀疑过那药是她下的。只是在确认的那瞬间,没来由的有些失控。
  吃醋么?晏昀耳边回想着这两个字,好笑的偏了偏头,结果正对上迟渊略显复杂的目光。
  四目相接时,晏昀忽的心跳加快,他忙不动声色的回头,强行让自己冷静下来。
  “封清瑶是吧?”晏昀上前一步,神色漠然的看着地上瘫坐的女子,淡淡道:“本尊无情无欲,没有你那般心思。只是那药被本尊误喝了,所以理应找你算下账。”
  他说着手上泛起黑色魔气,封清瑶见状忙惊恐的往后瑟缩,奈何封玥完全不看她,只得求助般望向周围的仙门前辈。
  却没想他们都黯然的沉着脸,无一人上前相劝。毕竟谁也不傻,她能做出那种事,一切不过咎由自取。
  不过晏昀并没有杀她,那黑色魔气贯入她的身体后,直接冲破了她的隐脉,不消片刻她便晕了过去。
  从此她灵力散尽,再无修行的可能。并且每到寒冬腊月,便会全身如坠冰窖般的疼。
  封清瑶晕过去后,林间安静了片刻。
  迟渊全程没有阻拦,只在一边默默看着。既然他替自己忍了那难挨的药性,理应由他来决定怎么做。
  事实上,即便晏昀没有出手,他也一样会找封清瑶了结此事。
  “那药虽烈,却也并非无解,封玥...”晏昀侧身看向封清瑶旁边事不关己的漠然女子,有些不耐烦道:“别想着拖延时间,邬尤是不会回来救你的。”
  “还有最后一个问题,影石画面中的白衣人,到底是谁?”
  没想到自己的心思一眼被看穿,封玥眼眸瞬间黯淡。她侧身看了封清瑶好半晌,对上晏昀这样的人,已然再无回转的余地。
  “是我们。”她从容的抬眸,干瘪的嘴角微微上扬,笑着对满头疑惑的众人道:“他借我的身化成明无仙尊,只不过杀人的是他,吸食血肉的是我。”
  绕是晏昀和迟渊,也没想过会是两个人,一时间都有些愣住。
  封玥就不说了,迟渊不曾与邬尤打过照面,更鲜少化出临渊剑。可那白衣人不管是表情还是动作,连使剑的习惯都与迟渊如出一辙。
  他到底,是怎样做到的?
  作者有话说:
  这里的大剧情终于完了,废咕长舒一口气。这本剧情和感情掺半,会尽量让感情多一点,知道你们好这口,哈哈~
  感谢在2022-06-11 23:58:37~2022-06-12 22:56:5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伊子占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陌上夜宸 5瓶;


第33章 河灯
  榷都内, 灯火通明。
  成串的灯笼悬挂在街道两侧,各色的摊贩吆喝声此起彼伏,拥挤的人群来来往往。虽已近亥时, 热闹却比昨晚更甚。
  因为今日是封玥真人的生辰。
  问清一切始末之后, 晏昀便和迟渊以及白祈下了山。殊尘留在那为无辜丧命的人超度,至于封玥,就留给青云宗与那些仙门的人处理罢。
  和山上的沉重氛围相比, 榷都内可谓一派祥和。
  晏昀与迟渊并肩而行, 看着满城毫不知情的百姓虔诚的为封玥真人庆祝,一时间有种说不上来的感慨。
  “她曾经, 也称得上最受敬仰和爱戴的仙门中人。”
  晏昀缓缓道, 想起以前在人间闲逛时听来的传言, 有些遗憾的摇摇头:“两千年修为毁于一旦, 着实可惜了。”
  迟渊心中也有些不是滋味,清冷的目光在烛火下柔和了许多。他抬眸看向不远处正在摊前凑热闹的白祈,轻声道:
  “的确可惜, 不过修仙者先修心。她的道心已破,即便没有邪神, 也很容易酿下大错。”
  道心?晏昀闻言若有所思的垂了垂眸。想来封玥真人开始也是心怀苍生,为护心中大道而修行。只是后来想要飞升的欲望太甚, 才因此心生不甘而入魔。
  若非飞升的通道被毁, 或许她现在早已飞升成神。
  想到这他忽的抬眸, 看着身侧微微皱眉的迟渊。之前在玉殊台时, 他便说过飞升通道被毁之事。当时他只顾着说, 未注意阿渊的反应, 也不曾问过。
  不知阿渊初听到这消息时, 心里有没有难过。毕竟他已至渡劫期, 离飞升只差一步之遥。
  “怎么了?”感受到身边人注视的目光,迟渊略显疑惑的偏过头,好奇的看着他。
  “阿渊。”晏昀迎着他的目光轻唤了声,试探着道:“你想飞升成神么?”
  不过一句话,迟渊已然猜到他的心思。
  虽然在得知飞升通道被毁的瞬间,他心里难以置信了好半晌。但事实上,于他而言飞升与否并不重要。
  “我修行只为苍生,为了护住自己想护的人。”迟渊眸子深沉的看着晏昀,面上神情是难得的柔和。
  当初他选择修行之道,除了因缘际会遇上清胤真人外,最重要的,是想有朝一日与那人重逢,不再是他一味的守护自己。
  他在命悬一线时为晏昀所救,又被他带在身边护了七年。后来心生旖念被婉拒,每当他想起来时,都觉得或许是自己太弱,无法承诺给他什么。
  所以他入了仙门,一心修炼,终于成为如今的明无仙尊。
  对于迟渊的话,晏昀一点也不意外。只是不知为何,他总觉得对方看过来的深邃眸光有些灼热,让他莫名的有些不自在。
  “其实......”晏昀忙眨了眨眼,将视线移向别处,漫不经心的呢喃道:“成了神也能守护苍生。”
  他的声音很小,周围也很吵闹,迟渊还是听清楚了。他当然知道飞升成神后也能守护苍生,只是......他看着目光躲闪的晏昀,犹豫着问:“那你想成神吗?”
  “我?”或许是没料到他会这么问,晏昀差一点以为他知晓了自己的身份,反应过来后方才笑了笑,带着些无奈道:“我不知道。”
  他本是神,知道上界是何模样,也杀过不知多少邪魔,以一己之力护着下界各处。只是他怎么也没想到,那些神会故意将邬尤引至玄武大陆。若非他紧跟着下来,现在这个世界已然沦为人间炼狱。
  如今天门紧闭,飞升通道被毁,他也在此过了三千年。若有一天真要离开,他应该......还是不舍的。
  迟渊不知他的心思,只是看着他若有所思的模样,方才慢半拍的想起,他是魔尊,又何来飞升成神一说。
  “抱歉,我......”他忙想道歉,奈何话到嘴边了又不知该如何开口,便只好沉默。
  晏昀没反应过来他为何这么说,闻言茫然的抬眸:“怎么了?”
  “没什么。”迟渊不自在的避开视线,回眸复看向前方,像是在想什么,默然片刻后才道:“你放心,我对飞升成神没有兴趣。”
  要守护的人不在神界,他自然不想飞升离开。
  迟渊说完便先一步往前,晏昀看着他那清冷的身影,无奈的笑了笑。不管怎样,若他以后想飞升,就算自己想尽办法,也会为他重开通道。
  因为他知道,他的阿渊值得。
  他如此想着,长袖一拂也跟了上去。两个人并肩穿过人群,却在这时,前方没了白祈的身影。
  “刚刚还在,怎么一眨眼就不见了?”
  晏昀说着环顾四周,他们应该是到了主街的路口,前后左右都是卖小饰品的摊贩,里里外外围了不少人。
  迟渊也在往前查探,结果没走两步,突然从人群最里面拱出个脑袋。
  “师尊!”白祈熟练的从人群中挤出来,晃了晃手上护着的东西,兴冲冲是对迟渊道:“我们去放河灯吧。”
  少年的脸上满是期待,迟渊看着他手上的莲花灯,不用想就知道,在昨晚看见那璨如星河的灯盏时,他应该就想着去放了。
  “河灯?”晏昀闻言悠悠上前,白祈见状忙将手上的莲花灯递给他们,一边递一边喃喃道:“这是师尊的,这是晏前辈的,摊主说放灯的地方就在前面,我们走吧。”
  他说完就抱着自己的莲花灯往前走,独留迟渊和晏昀呆愣在原地,看着手中的东西若有所思。
  最终还是晏昀先开了口,他微微抬眸,笑看着迟渊道:“自上次乞巧节,已经很多年没放过河灯了。”
  迟渊:“......”
  你明明昨晚才放过。
  不过他们一起放的最后一次河灯,的确是三百年前的那个乞巧节。迟渊没想到他还记得,一时有些怔住,心中莫名的滋生出一丝暖意。
  晏昀说着往前走了两步,回头发现迟渊还愣在原地,无奈的摇了摇头。
  “阿渊,走了。”他转身上前,直接伸手牵起迟渊的手腕,带着他穿过人群。
  “再不快点,白祈该放完了。”
  他的动作自然流畅,迟渊好半晌才反应过来,却什么也没说,默默的任他牵着。感受着手上传来的温润触感,看着近在眼前的身影,那瞬间,仿佛回到了三百年前。
  只是记忆中大多是自己拉着他,在热闹的大街上如白祈那般左看看右瞧瞧。却没想三百年后,他会主动的来牵自己。
  迟渊没忍住扬了扬嘴角,若是这条路再长一点,该有多好。
  “师尊,晏前辈,这边!”
  晏昀带着人刚拐入河边的主道,便见白祈等在了岸边,看到他们后高兴的挥挥手,想来是占了个好位置。
  两个人快步走了过去,白祈顺势递上毛笔,示意他们将心愿写在河灯上。
  其实今日并非过节,百姓们放河灯也大都是为封玥真人祈福。不过对于他们来说,想写什么便写什么。于是两人各自垂眸写了起来,不肖片刻就搁了笔。
  见他们写得这么快,白祈难免有些意外,正想提醒他们点灯,便见两人熟练的点燃烛火,平稳的将河灯放了出去。
  他们是以前放过么?怎么这般的熟悉?
  白祈有些茫然的摸摸后脑勺,半蹲着将自己的河灯也放了出去,见它飘远了,方才收回视线,好奇的看向迟渊:“师尊,你写的什么心愿啊?”
  “没什么。”迟渊闻言回眸,浅淡的朝他笑笑:“愿望说出来就不灵了,走吧,该回去了。”
  他说着起身,视线掠过远处的那盏河灯时微微顿了下。他的确也没写什么,从头到尾也不过八个字:
  心之所向,平安喜乐。
  而晏昀所写,依然是昨晚的那句话。
  放完河灯后,三个人慢悠悠的往揽月客栈走。晏昀昨晚已经走过这条路,看着两侧熟悉的街景,感受着身边人的气息,时不时的与白祈逗乐两句。不知为何,心中莫名觉得很充盈和满足。
  那是种很奇怪的感觉,以前和阿渊还有洛衣凌墨一起闲逛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