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作品:《清冷仙尊他又栽了+番外

么毫无印象。
  “别想了,这可不是一般的丹药,没有人知晓。”
  晏昀看他那模样就知道他在想什么,有些好笑的摇摇头。神灵丹属于神界,倒也不是什么贵重之物,不过用来治白祈的内伤,应该是绰绰有余。
  “好吧。”白祈闻言也不再多问,起身出了笼子,然后一抬眸,便见晏昀眉眼含笑的看着自己。
  “怎...怎么了?”
  少年百思不得其解,这才想起来他进殿看见自己原身时,似乎并没多少惊讶,于是试探着道:“你是之前就看出来了,还是师尊告诉你的?”
  才反应过来啊,晏昀笑着眨了眨眼:“你当真不记得我了?”
  当初他无意中发现了白祈,小小的一只白白糯糯,独自缩在枯树旁。他刚开始还以为是只兔子,没想竟是只白虎,而周围山间根本没其他老虎的踪影,看样子像是被遗弃了。
  正好阿渊的十七岁生辰快到了,他想着自己每次离开后那少年都有些闷闷不乐,有白虎作伴应该会好很多,便将他送给了阿渊。
  没曾想三百年过去,他不仅长大了,还化出了人形。
  对于晏昀的话,白祈疑惑的瞪大了眼睛,他的确觉得晏前辈身上的味道很熟悉,方才的抚摸也是,可无论他怎么想,脑海里都没这人的印象。
  于是他老老实实道:“我不记得了。”
  晏昀:“......”
  算了,他那个时候还太小,不记得也正常。晏昀如此想着,无奈叹了口气:“走吧,去找阿渊。”
  “好。”白祈点点头,与晏昀一起出了殿门。
  大殿外,朗月星稀,夜色无垠。
  因为封玥一行人打了不少灯笼和火把,在望丘山中十分显眼,所以晏昀神识一扫,便发现了他们在何处。
  只是待他们飞身过去时,才发觉林间的氛围莫名的诡异。不知为何,封玥真人站在迟渊面前半步之遥,眉头紧皱的看着他,面上神情像是难以置信,又像是无声质问。
  殊尘站在迟渊身侧,向来温和的脸上神色凝重。而在他们周围,几乎所有人都祭出长剑,在月色清辉下泛着寒光的剑尖,无一例外的指向面色阴沉的迟渊。
  晏昀不知发生了何事,眉头微皱的落在迟渊身边,下意识轻唤道:
  “阿渊。”
  语毕,站在人群前面的几人顿时面面相觑。
  作者有话说:
  明天上夹子,更新会比较晚~


第30章 暴露
  其他人或许不知晓, 但如此自然的称呼明无仙尊为‘阿渊’,声音还那样的熟悉,除了天劫大会上突然冒出来的魔尊晏昀外, 应该没有第二个人了。
  几位长老面色凝重的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不光榷都内,望丘山上也到处都是探魔纸蝶,这魔头竟悄无声息的混了进来不说, 看上去还和明无仙尊关系匪浅。
  之前他们就觉得诧异, 这两个人本该毫无交集,若那魔头真认错了人, 为何连名字都能对上。
  为此他们疑惑了很久, 现在看来, 似乎一切都说得通了。
  封玥站在迟渊面前, 闻言好奇的看了过去。因他样貌衣着太过平平无奇,即便在山道上看见他与迟渊一起,也只当他是灵渊山的其他弟子, 并未过多在意。
  可哪有弟子敢这般唤明无仙尊,封玥认真打量着他, 这才发现那再普通不过的面容上,一双尾端自然上翘的眼睛漂亮如光照下的弯月琥珀。
  她出神的看了会儿, 疑惑道:“你是谁?”
  若是午宴或山道上她问, 晏昀还会礼貌的编个身份敷衍, 不过现在嘛...他看着封玥依旧端着的从容模样, 想起方才白祈所说, 没忍住轻哼了声。
  “我是谁不重要。”他说着漫不经心的扫了眼周围的人, 明明之前还对阿渊尊敬有加, 现在全都拿剑指着他, 当真是可笑至极:
  “不过半炷香的时间就兵刃相向,怎么,都魔怔了?”
  他这话说得极为讽刺,且完全没把封玥真人放在眼里,其他人闻言都怔了下,因为那言语中的压迫感实在太强,让他们下意识生出些恐惧来。
  很显然,这个人并非看上去那样平平无奇。
  封玥没想到他会不答反问,对自己也毫无敬意,当即便沉了脸。
  “你说错了,魔怔的不是我们...”她说着顿了顿,将视线从那双邪魅狷狂的眼睛里收回,转而看向他身旁的迟渊,意味深长道:“而是明无仙尊。”
  方才他们查探那些弟子时,有人无意中发现块影石,想来应该是打斗中掉出来的。只是他们怎么也没想到,会在影石回溯的画面里,看见一个熟悉的白色身影。
  那人白衣乌发,面色清冷俊逸,手上的临渊剑轻轻一挥,修为低下的弟子们便命丧黄泉。前后不过半刻钟,三十七条人命全都葬送在了这幽深的松林间。
  而后他们看见,那受人敬仰的明无仙尊周身泛起浓密黑雾,面无表情的将那些弟子的灵力,连着血肉一并吞噬得干干净净,只余下鲜衣白骨散在各处。
  迟渊与他们一起,自然也看见了。
  影石中的那人,不管是神色还是形态,甚至用剑的习惯,都与他如出一辙。迟渊不知道是谁假扮的自己,短暂的惊愕之后,发现封玥不知何时走了过来,难以置信的无声质问着他。
  其他人也下意识的将他围住,或许是那吞噬血肉的场景太过骇然,几乎全都防备的化出了佩剑。
  所有人中,只有与他相熟的殊尘,在那瞬间站在了他旁边。
  便在这时,晏昀和白祈赶了过来。
  影石中的白色身影逐渐淡去,封玥悠悠收回灵力,她原以为晏昀在看见那画面时会震惊,却没想他和那少年一样,除了眉头微皱外,并没有过多的表情。
  这让她莫名的有些不安,心情也开始变得烦躁。
  “明无仙尊。”封玥略显肃然的看着迟渊,沉声道:“你可有话要说?”
  自发现影石后,迟渊还尚未开过口,更没有为自己辩解。所以在场的其他人都只是防备着,一旦他承认,想离开或者想动手,他们也能及时应对。
  这些迟渊心里很清楚,不过他也不在意,深邃眼眸如往常般淡漠疏离:“那不是我。”
  从影石中的光线看,那白衣人出现的时间应该是傍晚,那个时候他与晏昀尚在玉殊台。他本想如实相告,又顾虑他们追问起来会让晏昀难堪,抿了抿唇后便什么也没说。
  “不是你?”封玥毫不意外的轻笑了声,似乎觉得这话过于简单,简单到像是在敷衍。
  她漠然转身看向周围议论的众人,宽大的长袖一拂,面带冷意的侧眸道:“如果不是你,那明无仙尊觉得会是谁?”
  “傍晚的时候清瑶来找我,说你不在客殿,来询问我你去了何处。”封玥说着悠悠转身,再次看向迟渊时,目光凌厉如刃:“所以明无仙尊,那个时候你在哪里?”
  她接连说了好几句,话音刚落,周围不知情的人顿时再次议论起来。言语间由方才的怀疑,逐渐变成自以为的确信,俨然认定了那人就是迟渊。
  清瑶?听到熟悉的名字,晏昀下意识的皱了皱眉。迟渊的脸色也在这瞬间变得有些难看,却不是因为封玥质疑他的话,而是封清瑶为何会在傍晚找他。
  那女子的心思他不是没有察觉,所以从头到尾都在刻意疏离。更何况她若真的有事,也不该去到客殿,晚宴的时候他自然会在。
  可她偏偏在傍晚的时候去了,迟渊没来由的想起茶水中的药。以他回客殿的时间,如果晏昀不在,便是他喝下那茶水,不出意外的话,药效正好在傍晚发作。
  想到这迟渊下意识抬眸,冰冷视线越过众人,果不其然的在最后面看见了封清瑶。
  封清瑶本就在偷偷看他,她有些不太明白,明明那茶水少了大半,为何明无仙尊丝毫没事,还是说他找了其他女子双修?
  问自然是没法问,否则就此地无银了,况且他回来后便一直在与掌门谈话,想靠近都没机会。
  只是她怎么也没想到的是,明无仙尊看上去风光霁月,实际上却残忍至此。所以视线对上的那瞬间,她忙垂下头,有些心虚的打了个寒颤。
  迟渊将她的反应看在眼里,心中已然有了答案,本就不太好的脸色瞬间变得阴沉凛冽,周身下意识萦绕起刺骨寒意。
  封玥听着众人的猜忌很是满意,见迟渊好半晌都不回答,更是心情大好。她一改常态,颇为嘲讽的笑道:
  “怎么,明无仙尊是想不起来了么?”
  咄咄逼人的语气,若之前还算怀疑的话,那么此刻...晏昀看着眼前墨绿衣袍的女子,心里十分确定,即便她是封玥,也早已不是传言中那个性子平淡温和的封玥。
  他能感觉出来,她似乎一直在引导其他人,认定阿渊便是那影石中的邪魔,完全没想过那人是特意假扮嫁祸。
  那个人的确很像,绕是晏昀也有些难以分辨,只可惜他扮那么像,却露了处致命的地方。
  “那个人不是他。”晏昀突然道,他宽慰的朝迟渊点点头,清浅的笑了笑:“阿渊,把你的临渊剑拿出来。”
  迟渊怔了会儿,很快明白了他的意思,右手一旋,传说中的临渊剑便浮在了半空。
  众人不知何意,下意识的后退了步,接着又好奇的往前挪了挪。毕竟灵渊山的镇山灵剑,可不是那么容易见到的。
  晏昀漫不经心的扫了眼其他人,然后将目光锁定封玥,不疾不徐道:
  “那些被杀的人修为并不高,以阿渊的境界根本用不上剑。或许那人是为了多些说服力,也知道临渊剑长什么样,所以特意使了剑。”
  他说着顿了顿,迎着封玥阴沉的目光,豁然笑道:“也正是因为这剑,证明了他不是阿渊。”
  他一口一个阿渊,说得极为自然,众人听着却直犯嘀咕,这两人的关系得有多好,才会这般亲昵称呼。
  迟渊私下里习惯了他这般唤自己,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还是第一次,更何况他早已不是当初那个少年,听着这声声阿渊,竟是没来由的有些耳根发热。
  封玥却是没有在意,闻言有些不耐道:“你这话什么意思?”
  “很简单啊。”晏昀轻声笑道,微微偏头示意众人看剑柄:“阿渊的临渊剑,没有剑穗。”
  没有剑穗?众人闻言顿时惊讶的看向临渊剑的剑柄处,果然什么都没有。就连白祈也分外意外,师尊的白玉剑穗...去哪儿了?
  “这...这是怎么回事?”之前天劫大会在场的一名长老讶异道:“明无仙尊,你这剑穗怎的不见了?”
  当时他第一次见临渊剑,清清楚楚的记得剑柄处系着白玉剑穗。于习剑的修仙者来说,剑和剑穗本为一体,都是十分重要之物,怎就说没就没了。
  对于他的疑问,以及众人好奇的目光,迟渊意味深长的看了眼晏昀,淡然道:
  “并非不见,只是送人了。”
  此话一出,所有人都怀疑自己出现了幻听。毕竟在仙门中,剑穗算得上定情信物,通常不轻易送人。
  于是有人壮着胆子,好奇笑问道:“敢问明无仙尊,送...送谁了?”
  晏昀对仙门中的这些约定成俗不是特别了解,却也知道剑穗很重要,若是让人知道明无仙尊的剑穗在一个魔头这,还不定怎么看阿渊。
  所以他直接抢过话头,漫不经心道:“这和你有关系?”
  他说得随意,听的人却顿时愣住,反应过来后讪讪的笑了两声,不再多问。
  不过既然剑对不上,就证明那人不是明无仙尊,于是大家都松了口气,除了那几位长老外,都把剑收了起来。
  便在这时,封玥忽的收到黑袍男子的传音,紧皱的眉头在听完他的话后快速舒展。她若有所思的看着晏昀,似自嘲般笑了笑:
  “看来的确不是明无仙尊,不过我没想到的是,望丘山内纸蝶如蛛网遍布各处,那人不仅悄无声息的潜了进来,杀了那么多人不说,还混入了宴会上。”
  “既然不是他,那应该就是你吧。”她说着微微倾身,笑看向晏昀,言语中带着诡异的欣喜:
  “魔尊大人。”
  作者有话说:
  感谢在2022-06-09 11:48:22~2022-06-10 22:00:4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是橙衍吖、曦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34968238 2瓶;凡鹅、寒岁 1瓶;


第31章 邬尤
  封玥的话音刚落, 几乎所有人都愕然的看向晏昀。皎洁月色下,清凉的空气仿佛冻住,甚至连呼吸也变得有些凝滞。
  早已猜到晏昀身份的几位长老垂了垂眸, 他们方才没有拆穿, 一来是没有确着的证据,不想直接与晏昀对上;二来这毕竟是青云宗,万一他们说了封玥不信, 就有些里外不是人了。
  更何况明无仙尊也清楚他的身份, 既然他没有开口,又何须他们言明。
  只是现在, 几位长老抬眸看向对峙的两人, 他们不知道封玥真人是如何看出来的, 但很明显, 他的身份只能暴露了。
  晏昀对此却毫不在意,他易容进来不过为了方便而已,所以在看见封玥那有些欣喜的诡异笑容时, 漫不经心的轻笑了声:
  “怎么,终于看出来了?”
  他说着慢慢褪去脸上的易容, 唯有那双眼睛不变,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