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作品:《清冷仙尊他又栽了+番外

般灼热?
  一连几个问题同时冒出,晏昀心中毫无思绪,下意识的皱起了眉头。‘没什么’他想起方才阿渊的回答,有些疑惑的看向前面那人,却见迟渊正在看自己。
  四目相对的瞬间,晏昀莫名有些心虚,他忙笑了笑,转身看向右侧。
  然后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正朝自己走来。
  “白祈?”他略显意外的轻唤了声,刚才只见阿渊,还以为他一个人来的,没想这个少年也在。
  白祈自然也看见了他,像是好久不见,十分欣喜的冲他笑了笑,上前坐在了他的右侧空位。
  “晏前辈。”少年认真的打量着他,探过身来小声道:“你现在这样,我差点没认出来。”
  “是么。”晏昀有些不解:“那现在怎么又认出来了?”
  “因为师尊老是看你。”白祈直言不讳道。他开始还很奇怪,师尊为何经常看向这边,明明他坐在更里侧。后来他才发现师尊是在看这个人,正好他右侧还有空位,心中好奇便想过来看看。
  结果他还未辨出这人是谁,便听见了熟悉的声音,走近后身上的味道也与那人如出一辙,除了晏昀还能有谁。
  主殿内众人还在时不时的祝贺,晏昀觉得有些无趣,正好白祈在身边,索性直接问起他之前的事来。
  “那日离开鄢城后,你们去哪儿了?”
  他问得漫不经心,白祈正在剥灵葵子,闻言手上一顿,葵仁直接掉在了案上。晏昀见状有些好笑:“怎么,不能说?”
  “没有。”白祈说着抬眸看向迟渊,见他的师尊正与旁边的殊尘闲谈。想着他们当时离开,虽不辞而别对不住晏前辈,但师尊也没说要对去了什么地方保密。
  于是他也不再纠结,故作轻快道:“其实也没去哪,就顺道去瑶霜城转了转。”
  “瑶霜城?”晏昀没想到他们会去那,一时有些意外,阿渊他怎的突然想回去了?
  见他如此反应,白祈也颇为诧异:“你知道那?”
  “嗯。”晏昀极轻的应了声,他自然知道瑶霜城,那里是他与阿渊待得最久的地方,用尘世间的话来说,算是家的存在。
  阿渊他...是想念以前了么?
  “那里有一座晏府,师尊在外面站了许久。”白祈回想起当时情形,他有问过师尊为何不进去,奈何他心情不是很好,只是拍了拍他的脑袋,并未回答。
  其实少年心里还有个猜测,与其问师尊,不如问身边这个人。
  “晏前辈。”白祈侧过身来,难得认真的看着他:“那里是你和师尊曾经住过的府邸么?”
  晏昀正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他不懂阿渊既然回去了,为何只站在外面。直到白祈再次问他,方才回过神来,略显感慨的笑了笑。
  “你猜得没错,那里的确是我与他曾经住过的地方。”
  他说着抬眸看向殿前的迟渊,不知怎的,心里莫名有些堵。
  因着明无仙尊很少露面,又是生辰宴这种轻松的场合,不少人趁机上前寒暄问候。迟渊虽有些无奈,却也只能敷衍着应付。
  封清瑶坐在最旁侧,她全程看着迟渊,却没等来一个眼神,顿时有些坐不住了。好在他周围的人少了许多,于是她给自己倒了杯酒,笑意十足的走了过去。
  “明无仙尊。”封清瑶在迟渊的席案前停住,端着酒杯颇为诚恳的行了一礼:“昨晚之事仙尊虽不介意,清瑶心中却过意不去,所以自罚一杯,向仙尊赔个不是。”
  她说完便掩面一饮而尽,而后笑着横过酒杯示意已空。众人不知她所言何事,全都好奇的看着两人。
  封清瑶也不解释,喝完酒便转身,却在这瞬间,仿佛头晕目眩般,整个人轻飘飘的向迟渊倒去。
  众人一片惊呼,迟渊下意识的想去接,却在即将触碰到她的身体时换成灵力隔空托住。恰好封玥真人也在这时看了过来,忙唤弟子将人扶至她的房间休息。
  “啧...”白祈看着封清瑶被扶出去的背影,没忍住轻啧了声:“她可真会装。”
  这点晏昀自然也看出来了,那女子方才喝了那么多酒都没事,偏偏在阿渊面前一杯即倒,被扶着出去时脚步也没有醉酒的虚浮。
  “你们怎么认识的?”
  既然阿渊不说,他就只好问白祈了。很显然,昨晚少年应该也在,否则以他那单纯的心思,不会对那女子如此不满。
  白祈闻言也不隐瞒,将昨晚之事一五一十的告诉了晏昀。其实真论起来也不算大事,但少年有种莫名的直觉,那女子似乎对师尊有意,所以才再次纠缠。
  晏昀也不傻,单从她主动询问阿渊的名字,便能猜到个大概,更何况那女子表现得实在太过明显。
  阿渊应该也看出来了吧,他如此想着,抬眸看向迟渊,却见对方似乎看了自己好一会儿,眉头微皱不知道在想什么。
  大约半刻钟后,午宴终于接近尾声。
  与前殿的热闹相比,封清瑶所在的弟子寝居就显得萧条多了。
  不大的房间内,鹅黄锦衣的女子阴沉着脸靠坐在床头,想起方才殿上之事心里就止不住生气。那人的确托住了她,没有让她狼狈的跌落在地。
  可他宁愿用灵力,也不愿伸手揽住她,这对她而言,比跌在地上丢脸更加让人难受。
  迟渊...她低声呢喃着,想到什么似的勾起唇角。
  午宴之后还有晚宴,既然主动示好没有用,那她也就懒得装了。反正她封清瑶从小到大想要什么就必须得到,就算他是高高在上的明无仙尊,她也有其他法子。
  想到这她垂眸轻笑了声,视线越过窗户看向华丽的客殿,她已经知晓那人的住处,以她青云宗的弟子身份,想要进去再容易不过。
  午宴结束后,白祈带着晏昀直接回了迟渊的客房。两个人等了快半炷香的时间,迟渊方才脱身回来。
  看着他略显疲惫和不耐的模样,晏昀心中蓦的生出一丝心疼。他并非那种话多之人,之前天劫大会上还好,生辰宴这种场合本就很随意,而且不知来了多少门派,即便敷衍应对也足以令人心累。
  “怎么突然想来这了?”
  晏昀将刚倒好的茶杯递给他,方才他问过白祈,少年其实也有些纳闷。他的师尊明明最不喜欢这种热闹,就算重华掌门抽不开身,也还有其他师叔可来。
  迟渊伸手接过茶,见他动作自然,问得也自然,那瞬间突然有些恍惚,好像他们本就该如此熟悉和亲密。
  事实上,如果他当初没有表明心迹,亦或者眼前这人没有不辞而别,他们现在的关系,无论怎样,都比现在要好得多。
  “有些疑虑,所以来看看。”迟渊淡然道。其实之前答应师兄时,他有想过借此机会避开晏昀,不过真正让他下定决心的,是封玥真人办生辰宴的时机太巧了。
  生辰自然是固定的日子,这本身没什么,巧的是她之前从未如此大费周章的办过生辰宴,而且广发名贴,几乎请了全仙门的人。
  看来阿渊和自己想到一块儿去了,晏昀垂眸笑了笑,也不怪他们敏感,毕竟刚经过鄢城的事,邪神已然复生,谨慎点总是好的。
  不过午宴上晏昀离得较远,也没察觉到异常,既然阿渊也有疑虑,想来也有所注意。
  “方才可有看出什么?”
  “有,不过不多。”迟渊沉声道,深邃眼眸也跟着凛了些:“我之前不曾见过她,她进殿时也没人与我招呼,席位也是随意坐的,可她却一眼就认出了我。”
  或许在知道他的人眼里,明无仙尊气质清冷很好辨认,但对于从未见过的人来说,一眼确认仍是极少数,更何况她极为笃定。
  这点晏昀倒是没有注意,他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还有呢?”
  “还有...”迟渊说着喝了口茶,想起心中疑虑时眉头也下意识的微皱着:“她似乎有些急躁,或许是我的错觉,她不希望有人提前离开望丘山。”
  生辰宴最重要的便是晚宴,这是仙门中人众所周知的礼俗。封玥真人却似乎怕他们走,总是在强调要留下来用晚宴,甚至在有人不得已需要离开时,顿时变了脸色。
  总而言之,整个午宴看似一切正常,又似乎处处都透着股说不上来的诡异。
  “你先休息,我去其他地方看看。”晏昀说着起身,离晚宴还有近三个时辰,让他就这样等着实在无趣。
  “我和你一起。”
  迟渊也跟着站起来,晏昀无奈的笑了笑,与他并肩出了房间。白祈慢半拍的反应过来,忙小跑着追了出去。
  望丘山很大,青云宗的布局也很复杂。三个人在半山腰没发现异常,索性直接沿山道往上,想着去封玥真人的住处查探。
  谁知刚走了没多久,便遇上了方才还在殿中的封玥。
  “明无仙尊这是要去哪儿?”封玥笑看着迟渊,视线若有若无的扫过旁侧的晏昀和白祈:“上面是我的琅玥殿,两位还是请回吧。”
  两位?晏昀不解的看着她,迟渊和白祈也有些诧异。像是知道他们的疑惑,封玥温和的笑起来:“我正好有事要与明无仙尊商议,所以...”
  话已至此,什么意思很明显。
  晏昀和白祈都有些不放心,迟渊转身安抚似的朝两人点点头,然后与封玥悠悠往上,转眼便消失在视线中。
  “晏前辈,师尊他...”白祈茫然的看着迟渊消失的方向,上面的山道应该施过术法,眨眼间就隐匿了,他想跟上去都找不到路。
  晏昀皱眉看了会儿,然后抬手拍了拍白祈的脑袋:“走吧,回去等。”
  “可是...”
  “放心,他不会有事的。”晏昀柔声安抚道,他也担心阿渊,不过封玥既然强调了晚宴,就不会在那之前打草惊蛇。
  他说得极为认真,白祈闻言纠结了片刻,最终还是略显无奈的跟着晏昀回了客殿。
  “晏前辈,要不你去师尊房间等吧。”刚进客殿,白祈便顿住了脚,似有些犹豫的对晏昀道。
  晏昀本就打算去阿渊的房间等,不过白祈说这话还是有些奇怪,他偏过头,好奇的看着有些踌躇的少年:“那你呢,不和我一起?”
  白祈皱眉摇了摇头:“我去自己房间。”
  去自己房间?晏昀有些不解,猜想着他或许是想一个人待会儿,便浅笑着点了点头。
  白祈见他没有多问,放心的进了最里的房间。晏昀看着那瞬间关上的房门,轻叹了口气后,直接绕过庭院,进了阿渊的客房。
  房间里空荡荡的,晏昀在桌前坐下,抬手为自己倒了杯茶。或许是担忧的心思太重,又或者他从未想过会有人给迟渊下药,所以丝毫没有注意那之前的茶水变了味道。
  他连着喝了两杯,突然觉得有些疲惫,大概是方才走太久了,他如此想着,趴在桌上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待他醒来时已是傍晚,山中凉风透过窗户吹进来,晏昀却莫名觉得越来越热。那热像是从胸腔滋生,如一团火,瞬间窜向全身,烧得他脸颊绯红一片。
  “我这是怎么了。”晏昀有些焦躁的揉了揉额角,不过眨眼之间,他便感觉自己口干舌燥。迷离的视线掠过茶壶时,下意识的端起来就喝。
  清凉的茶水不仅没有缓解他的热,反而让那团火越烧越旺,而且直接沿胸腹而下,烧得他整个人都有种莫名的烦躁。
  就在这时,房门突然被打开。
  “阿渊。”晏昀眨了眨眼,方才看清面前的熟悉身影,揪着的心瞬间安稳了下来:“你回来了。”
  或许是全身发热的缘故,他的声音有些沙哑。迟渊怎么也没想到,方才幻境中的场景会再次出现,他怔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眼前这人是真的。
  “你怎么了?”他忙稳下心绪上前,却在伸手扶住晏昀的瞬间察觉到不对劲。
  他的身上太烫了。
  “我...”晏昀的意识已有些迷糊,他伸手随便一抓,在碰到迟渊微凉的手时,如获至宝般紧紧握住,并且不由自主的沿着手臂往上。
  “阿渊,我好热...”
  作者有话说:
  白祈回自己房间是明智的哈哈哈,不过他也是有原因的,后面会解释。
  对了,下一章开始入V,感谢各位小可爱的支持~
  顺便推一下另一本和尚攻预收《神佛》
  他是无间地狱的恶魔,
  他是至高无上的神佛。
  ......
  “你从无间地狱救下我,渡我转世入凡尘,教我人心善与恶。可我却一意孤行,对你生妄念,起私欲,甚至不惜一切将你拉下神坛,毁你无量功德,破你不坏之身......”
  “和尚,时至今日,我想问问你,你后悔么?”
  “不曾”
  ......
  清冷禁欲和尚攻x痴情疯批魔尊受


第27章 寒泉
  方才从琅玥殿下来时, 因为想查探下山中情况,迟渊没有走既定的山道,结果不小心误入了片竹林。
  竹林里原本什么都没有, 在他进去后却突然泛起云雾, 接着不过片刻,身侧青竹消失不见,转而换成了他再熟悉不过的地方——瑶霜城的晏府。
  准确的说, 是三百年前的晏府。
  宽敞的庭院里草木葱郁, 两侧的鲜花芳香怡人,就连晏昀给他买的那盆翡翠兰, 也如当初般秀丽夺目。
  一切栩栩如生仿如昨日, 即便知道是幻境, 迟渊还是没忍住看了会儿。而就在他静下心来准备闭眼破境时, 忽然从旁侧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阿渊。”
  迟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