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作品:《清冷仙尊他又栽了+番外

,其他人或许觉得没什么,但在他看来,这个时机似乎太巧了些。
  正好他要找殊尘,去凑凑热闹也好。晏昀飞身下了窗台,脸颊绯红的朝床上走去。这酒仙酿的酒果然不一般,原以为酒如其名,清淡如霜,没想后劲上来饶是他也有些醉了。
  待他再次醒来时,已是第二日上午。
  客栈内,那些参加封玥真人生辰宴的仙门中人早已离开。晏昀不慌不忙的洗漱完,下楼退了房,然后悠悠往城郊外走去。
  因为之前天劫大会上露过面,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晏昀用术法易了容,又换了身不起眼的黑色衣袍,方才用山河图进了望丘山。
  望丘山内此时正热闹,主殿里已经坐了不少人,像是在议论又像是寒暄,声音纷杂,在外面难以分辨。
  晏昀循着声音进了殿,及至殿门时,里面的人下意识的侧目,见他相貌衣着皆是平平,想当然的以为是某个小门派的人,看了眼便又继续说话。
  主殿内很大,晏昀随便寻了处席案而坐,然后悠悠喝起茶来,漫不经心的扫了眼其他人。
  这次宴会来的人比之前天劫大会要多得多,整个大殿从中间向两边设置了约百个席案,且目前已经入座了大半。顶上封玥真人的主位尚且空着,所以大家都在喝茶闲聊,礼数周全的各自寒暄。
  殊尘不在,也未见重华身影,想来还在客房歇息。晏昀也不急,边喝茶边看热闹,甚是惬意。
  片刻后,大概是该寒暄的也都寒暄完了,不知是谁提到了‘鄢城’之事,瞬间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
  “据说鄢城的阵是那锦夜所布,屠了满城的人不说,甚至连魂魄都没放过,唉...”他说着忍不住摇头叹息,表情也变得愤慨:“那锦夜,当真是残忍至极。”
  其他人闻言,方才还轻松的神情也瞬间凝重起来。毕竟自从三千年前那场大战后,即便偶有邪魔作乱,也不曾像鄢城这般残忍到令人发指。
  “是啊,我听说他被逐出太华山时受了重伤奄奄一息,谁也没想到他竟然还活着,还能布那样的禁术大阵。”
  此话一出,其他人纷纷出言附和,显然都很意外。晏昀也默然的跟着点点头,事实上,他也以为锦夜早就死了。
  “据说他背后是邪神,也不知是真是假。”有人突然道,语气听着很是沉重:“若是真的,那之前太玄山的预言....”
  他的话没有说完,其他人却是瞬间反应过来,然后全都默契的沉默了。
  “幸好有明无仙尊在。”片刻后有人开口,他似乎想安抚众人,说话时带着些微笑意:“这次鄢城的阵就是明无仙尊破的,而且那些魂魄也救了下来。”
  只是他的话音刚落,便有另一人脱口而出:“不是说那些魂魄是魔尊晏昀救的么?”
  没想到在仙门的宴会上还能听到自己的名字,晏昀添茶的手顿了顿,抬眸看向说话那人。果然,和他想象中一样,是个不太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的年轻弟子。
  大殿内有瞬间安静,不少人下意识的皱起眉头。那弟子茫然不知何意,以为是自己的话没有说服力,继续道:
  “这话是明无仙尊亲自说的,而且他还说过,八百年前太华山数十弟子被杀也是锦夜所为,魔尊晏昀是被嫁祸的。”
  其实八百年前的真相,在灵虚真人回太华山后便与众仙门澄清,只是大家都心照不宣的没有说而已。
  谁曾想被个不知哪冒出来的后辈当场说出来,其他人附和不是,不理也不是,只能打着哈哈敷衍两句,快速的跳过这个话题。
  唯有晏昀,怔然的看着眼前的茶杯,心中似有种难以言明的情绪在蔓延。
  这些仙门中人不会在意一个魔头的名声,被锦夜嫁祸之事,其实他也能猜到灵虚真人知而不言,他也不在意。鄢城以魂入阵救那些魂魄,除了阵中的那些人也不会有人知晓。
  他不知道那个弟子是如何得知的,他只知道,除了阿渊,不会有人为他说话。
  晏昀突然觉得心里有些堵,他悄无声息的出了殿,沿着亭廊漫无目的的往后走去。
  阿渊,他在心中低低呢喃着,莫名的想离开这儿去找他,却在这时,余光瞥见一抹熟悉的身影。
  殊尘?晏昀抬眸看向前方凉亭,见万佛宗佛子殊尘一袭月白袈裟,正背对着他而立,看上去像是在与人说话。
  既然找到了人,就先把怨魂给他再去找阿渊。晏昀如此想着,快步上前走了过去,却在及至凉亭时愣在原地。
  因着亭柱遮挡,他只知道殊尘在与人谈话,却怎么也没想到,那个人白衣墨发,清冷如雪间松柏,正是他想见之人。
  “阿渊...”
  作者有话说:
  晏昀:吃瓜吃到我自己,啧...
  晚上还有一更,咕咕咕~


第25章 直言
  迟渊怎么也没想到会在青云宗遇见晏昀,现在看来,昨晚那个熟悉的身影并非他的错觉。至于那些探魔纸蝶,堂堂魔尊又怎会放在眼里。
  可是他来干什么?迟渊面无表情的看着他,易容过后的那张脸平平无奇,唯独那双眼睛依旧妖冶魅惑。即便没有那声‘阿渊’,他也能一眼认出来。
  晏昀显然也没料到他会来参加封玥真人的生辰宴,下意识的唤出声后方才反应过来自己易了容,一时间竟不知该如何解释。
  恰好殊尘闻言转身,见来者是他后,笑着双手合十,处变不惊道:“晏施主,好久不见。”
  晏昀:“......”
  这么容易认出来的么,晏昀看着殊尘那永远温温和和的笑脸,这和尚怕不是有火眼精睛。不过,既然他能认出来,那与自己朝夕相处过的阿渊就更不用说了。
  于是他也不再顾虑,笑着和殊尘打过招呼后就看向旁侧,朝那人坦然笑道:“阿渊。”
  迟渊没有回答,他默然的看着他,面上神情清冷淡漠,不过比起之前来好了许多。
  “你来干什么?”
  淡淡的语气,带着些许的疏离,晏昀已经习以为常,他笑了笑,侧身看向殊尘:“我来找这和尚。”
  他实话实说,没有注意那瞬间迟渊黯淡的眼眸,稍纵即逝。
  “找贫僧?”殊尘不解的看着晏昀。其实天劫大会后,仙门中便有秘密传言说明无仙尊和魔尊晏昀相识。所以他现在才毫不意外,甚至想着先行离开,却没想他是专程来找自己的。
  “嗯。”晏昀浅笑着点点头,熟练的从芥子中掏出魂瓶扔给他:“之前在鄢城收的怨魂,来找你超度。”
  就知道是这事,殊尘无奈的笑笑。他能与晏昀相识并成为朋友,便是因为他经常会扔些怨魂给自己。也正是如此,他知道眼前这人并非世人口中那般残忍嗜杀。
  “那贫僧替他们谢过晏施主。”殊尘说着将那魂瓶收好,也不多问,识趣的先离开了。
  然殊尘前脚刚走,迟渊后脚就跟着转身,晏昀一回头便只见他背影,忙上前一步将他拉住。
  “阿渊。”
  低低的声音里有急切有不解,迟渊默然的顿住脚,眉眼低垂的看向自己被攥住的手腕,好一会儿才道:
  “不是说找殊尘吗,他已经走了。”
  “我知道。”那瞬间,晏昀忽然福至心灵的反应过来,阿渊之所以躲着他,生他的气,或许只是因为自己顾着朋友而忽略了他?
  没想他性子变了那么多,这点倒是和以前一样,晏昀垂眸无声笑了笑,放开拉着他的手,柔声道:
  “我原本想将魂瓶给他后,便来找你。”
  其实他之前去玉殊台找过几次,这些迟渊都知晓,并且特地等他走了才回的灵渊山。只是...迟渊感受着手腕处的余温,听着他的话,一时间连自己的心思也有些捉摸不透。
  他缓缓转身,漠然的看着眼前人,面无表情道:“找我做什么?”
  “我....”被他突然这么一问,晏昀才发现自己也说不上来为何找他,顿时有些卡壳。
  就在两人无声相对时,亭廊拐角处忽的传来脚步声。晏昀下意识的看过去,很快便见一名身着鹅黄锦衣的女子,带着两个青衣同伴正朝他们这边走来。
  封清瑶怎么也没想到,昨晚所见之人竟是灵渊山的明无仙尊,短暂的惊愕过后,内心莫名变得更加兴奋。
  若是能与他结为道侣,那她封清瑶便是高高在上的仙尊之妻,莫说青云宗里那些看不惯她的师兄师姐们,就算其他门派的掌门,也要对她礼让三分。
  至于传言中明无仙尊清冷疏离的性子,即便已经见识过,她仍然没有放在心上。
  “明无仙尊。”看着不远处清俊的白衣男子,封清瑶忙笑着上前,直接忽视晏昀,对着迟渊行了一礼。
  “青云宗弟子封清瑶,见过明无仙尊。”
  没想到会再遇这人,还是在这个时候,迟渊忍不住微微皱眉。他有些不耐的‘嗯’了声,以为她打过招呼就会离开,却见对方直直的看过来,笑得人畜无害。
  “昨晚是清瑶有眼不识泰山,冲撞了仙尊,清瑶已经知错,还望仙尊勿怪。”
  比起昨晚盛气凌人的态度,此时的封清瑶可谓知书达理。不过随便哪种,于迟渊来说都没什么区别,因为他此刻的心思根本不在这。
  “无碍。”他抬眸扫了眼旁边看热闹的晏昀,对封清瑶面无表情道:“本尊还有事,你先退下吧。”
  “是。”昨晚已经在他心中留下了不好印象,现在说什么也不能再纠缠,封清瑶如此想着,乖巧的朝迟渊笑了笑:“那清瑶就先去前殿了。”
  她说完便离开,路过晏昀时目不斜视,像是从头到尾没看见这还站着个人。
  “她这是...”待她们全部走出视线,晏昀方才悠悠上前,好奇的看着迟渊:“你们昨晚怎么了?”
  “没什么。”迟渊冷声道,然后若有所思的看了眼晏昀,放缓语气再次问:“为何找我?”
  都这样了还能转回之前的话题,晏昀有些无奈的笑着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
  这个回答说与不说并无区别,迟渊在心中叹了口气,刚想算了,便听他继续道:
  “突然想见你,就来找你了。”
  那瞬间,迟渊怀疑自己听错了。待反应过来他说的什么后,更是怔然的愣在了原地,冰冷的心像是被一股暖流包裹,说不上来的欢喜。
  只是这欢喜来得太过突然,让他有些措手不及,甚至难以置信,所以他想再次确认。
  “你说...”迟渊目不转睛的看着他,带着些试探和忐忑:“你想见我?”
  “嗯。”看着他愕然的表情,晏昀不解的笑道:“怎么了?”
  迟渊没有回答,他看着眼前人带笑的眼睛,强行压下想要上扬的嘴角,漫不经心道:“午宴要开始了,走吧。”
  “好。”
  作者有话说:
  这章有点短,明天会有大肥章,嘿哈。


第26章 宴会
  晏昀与迟渊并肩进入主殿时,所有人都看了过来。知道他身份的,好奇他旁边那平平无奇的人是谁。不知道的,则交头接耳的猜测着,只当旁侧的晏昀是他弟子。
  “我去那边。”
  晏昀抬眸扫了眼,他方才的位置尚且空着。迟渊作为明无仙尊,席案自然在最前方,而他既掩了身份进来,行事也得低调才行。
  “好。”迟渊朝他示意的方向看了眼,极轻的点了点头,然后兀自朝殿前走去。
  “明无仙尊。”
  前面的不少人都参加过天劫大会,见他过来了都颔首致意,其他人听见这个称呼,当即小声议论了起来。原来这就是仙门中最具天赋的明无仙尊,不到三百年便进入渡劫期,今日有幸得见,果然气质非凡。
  迟渊礼貌的点头示意,面上仍然清冷疏离。晏昀已经落座,看着那俊逸的白色身影,心中没来由的有些骄傲。他的阿渊,当真芝兰玉树,风姿卓绝。
  主殿内人已基本到齐,两人坐下后不久,封玥真人便也来了。
  她是从殿前进来的,身着墨绿刺绣纱袍,乌黑长发简单的拢在背后。虽已两千岁,面上容颜仍如年轻时般紧致淡雅。面对众人的起身恭贺,她微笑着点头示意,看上去从容大方。
  一时间,主殿内热闹无比。
  封玥真人招呼着众人,径直往殿台走去,及至迟渊跟前时,突然停了下来。
  “你就是明无仙尊?”她笑看着眼前的男子,目光满是赞许:“我闭关太久,出来便听说了你。三百年的渡劫期千年难遇,如此天纵奇才,今日终于见着了。”
  这样的夸赞迟渊不知听过多少回,他方才已经起身,闻言微微颔首,神态自若的浅笑着道:“真人谬赞了。”
  是否谬赞在场的所有人都很清楚,封玥知他谦虚,欣慰笑道:“清胤在闭关来不了,不过你能来,我很高兴。”
  她说完转身走上殿台,示意各位入座,紧接着午宴正式开始。
  晏昀向来对这种宴会不怎么感兴趣,凑热闹也只喜欢在一旁边喝边看。刚好酒菜都上来了,便喝着酒看那些人举杯恭贺,说些千篇一律的祝词。
  封玥真人的状态很好,心情也颇为愉悦,晏昀若有所思的打量着她,不知为何,他总觉得她那带笑的眼底,隐藏着一丝不易察觉的焦躁。
  或许是寒暄问候太多了吧,她毕竟不是这般外放的性子。晏昀如此想着,视线从上往下,换到了最旁侧的封清瑶身上。
  也不知道阿渊与她怎么认识的,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何这女子看向他的眼神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