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作品:《清冷仙尊他又栽了+番外

臭名昭著的魔尊,莫说他们刚才没动手,即便是动了也不会觉得自己有错。
  “刚进城的时候我便说过,他是我的朋友。”迟渊并不想与他们解释太多,视线一一扫过众弟子,面无表情道:“身陷囹圄却自乱阵脚,所有灵渊山弟子都退下思过。”
  “可...可是....”年长的弟子还想说些什么,尚未开口就被其他人忙拉着退了下去,转眼便消失在了视线里。
  晏昀站在后面默默看着,这还是他第一次见阿渊这般模样,恰好白祈就在旁边,忍不住好奇道:“你师尊以前也这样么?”
  怎么看都太严厉了些,要真说起来,灵渊山的弟子并未动手,也算不上犯错。
  白祈却见怪不怪,他看着缓步走向太华山弟子的师尊,在晏昀耳侧压低声音道:“师尊也是为他们好,师弟师妹们还是太冲动了。若今日不是你,换做别人被质问身份和偷袭,他们指不定就没命了。”
  听着好像有点道理,晏昀若有所思的点点头。他随性惯了,很多时候做事全凭感觉。也就他刚才心情好,若是在烦闷的时候被这群人问,他说不定直接就动手了。
  “明无仙尊。”七名身着青衫的太华山弟子见迟渊过来,忙低垂着头行了一礼。
  “打不过就偷袭。”迟渊在不远处停下,目光沉沉的看着他们:“灵虚真人就是这样教你们的?”
  此话一出,几个人脸色都有些难看。唯有站在最前面的弟子,像是不服气般抬眸,视线绕过迟渊直看向晏昀,目光中肉眼可见的带着恨意。
  “魔尊晏昀曾杀了太华山弟子数十人,此仇不共戴天。”他说得理直气壮,其实以他们的修为,那符箓阵根本重伤不了这人。可看着他那漫不经心的模样,他就忍不下这口气,一时冲动就出手了。
  就知道是因为这件事,晏昀听完翻了个白眼,略显无奈道:“八百年前的事,和你有什么干系?”
  “因为我们也是太华山弟子。”那人说着目光轻蔑的看向晏昀,嘲讽道:“仙门道义,你一个魔头是不会懂的。”
  仙门道义?晏昀低低笑了起来。他的确不懂,也不想懂,这种不论事实真相罔顾自己和他人性命的事,他可做不来。
  再怎么着,也得找对凶手不是?
  “八百年前杀害太华山数十人的并不是他,而是锦夜。”迟渊眉头微皱,在他告诉众人锦夜是阵主时,顾及晏昀的身份,并没有告诉他们真相。谁曾想他不过刚出去一会儿,就闹成了这样。
  “锦夜?”几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脸上神情都有些不信。毕竟据他们所知,那个时候锦夜还是最受掌门喜爱的弟子,也尚未开始修习禁术。
  迟渊也不管他们信不信,意味深长的看了眼晏昀,兀自道:“破阵出城后,我自会传信给灵虚真人言明真相。”
  他说完便转身朝院内走去,白祈连忙跟上,一旁的晏昀慢半拍的反应过来,阿渊这话...是要帮他洗清冤屈?
  “阿渊。”看着那两人一大一小的雪白背影,晏昀垂眸笑了笑,长袖一拂也跟了过去。
  ——
  荒宅最里的房间内,明媚的阳光透过破败的窗柩照射进来,投下一方剪画般倾斜的长影。
  晏昀便处于那长影中,赤红的长袍半明半暗,偶尔侧身,整张脸笼罩在阳光下时,有种说不上来的妖媚。
  迟渊坐在他右侧,正在讲述他出去查探的结果。昨晚晏昀突然晕过去后,那黑影便挣脱他的束缚逃走了。幸好他在黑影身上留了追魂引,才得以寻到它的位置。
  “井底?”晏昀和白祈异口同声,两个人都没料到是这么个地方。
  “难怪我怎么都闻不到。”白祈恍然大悟般点点头,他嗅觉的确灵敏,可若隔着那么深的水,再灵敏也无济于事。
  “不对啊。”晏昀皱起眉头,若有所思的看着迟渊:“若是在井底,它身上怎么会有那么大的鱼腥味?”
  这一点迟渊也想不明白,他沉默的摇了摇头,这个阵比他想象中要复杂,或许只能从另外的方向入手。
  “黑影出现的目的...”他想起昨晚黑影的所作所为,很显然,它是阵法的一部分,可它的出现,除了让城里的人害怕外,似乎并...
  迟渊想到这突然顿住,他蓦的抬眸看向晏昀,没想对方正好看过来,四目相对,两个人瞬间心领神会。
  “是邪神。”晏昀率先开口,他自嘲的笑了声,没想到天劫的预言兑现得如此之快,而他之前的直觉,也在此刻应验。
  “黑影出现最主要的目的,便是让城中所有人恐惧。”晏昀的脸色微沉,神情是极少有的认真:“邪神因众神邪念而生,三千年前被战神容暄所杀,若他真的死而复生,就必须吸食足够的邪念。”
  “恐惧便是其中之一。”
  迟渊沉声补充道,然后想起什么似的忽然抬眸,见晏昀不过瞬间就恢复成懒洋洋的模样,没忍住皱了皱眉:“你说最主要的目的,还有呢?”
  “还有...”晏昀轻笑一声,悠悠侧过身来,在迟渊怔然的目光中眨了眨眼睛,漫不经心道:
  “大概,是想对付我吧。”
  作者有话说:
  小可爱们520快乐呀~


第14章 秘密
  三百年前,尚是少年的迟渊便觉得晏昀身上有很多秘密。他问过他,也问过跟着他的洛衣和凌墨,几个人全都默契的将他当懵懂无知的孩童忽悠。
  那时的他其实心知肚明,只是觉得有他在身边陪着自己就好,所以并没有过多追问。
  “邪神也想杀你?”
  迟渊脸色微沉,魔尊的身份也好,锦夜的嫁祸也好,这个人身上的秘密远比他想象中还多。若不是正好遇上,他或许永远都不会知晓。
  说来也可笑,自己朝夕相处过七年的人,原来瞒了他这么深。不过也无所谓了,迟渊在心中自嘲的轻叹了口气,如今再见,他们理应为陌生人,如果不是牵扯邪神,他问都不会问。
  “他最想杀的,应该就是我了。”
  晏昀没有注意身侧人逐渐变冷的眼神,他左手托腮,右手随意的搁在桌上,修长的手指有一搭没一搭的轻敲着,在迟渊与白祈迥异的目光中轻声笑道:
  “不过他还太弱,想杀我可没那么容易。”
  他这话说得有些过于狂妄,毕竟所有人听到邪神二字便会想起三千年前的那场大战。但迟渊对他这话没什么反应,倒是对面的白祈,听完后眉头紧皱,小小的脸上是大写的不相信。
  “若不是我师尊,你可能昨晚就没命了。”白祈好心提醒道。还魔尊呢,他缠了黑影几个晚上都没事,结果他一来就晕了过去。
  “昨晚那是......”晏昀没想他会来这么一句,差点就脱口而出,好在他很快反应过来,止住了剩下的话,略显心虚的摸摸鼻尖,轻声道:
  “意外而已。”
  迟渊敏锐的捕捉到他的神情变化,都这个时候了,还想对他们隐瞒么?或者还以为他是以前那个少年,打算就这么忽悠过去?
  意外?简直可笑!
  “那黑影的胸腔内是什么?”迟渊沉声问道,看过来的眼神淡漠疏离:“还有,你们认识?”
  他的声音泛着寒意,晏昀茫然偏头,不知他为何突然就冷淡了起来。虽说从再遇起他们间的氛围就好不到哪儿去,但约定联手后也算相安无事。
  这是怎么了?
  “不认识。”晏昀猜不到他的心思,如实的摇摇头。至于黑影心口的东西,他还没想好怎么说,便直接跳过,笑着转移话题道:“对了,烟湖干涸前还发生了什么?”
  这话题其实转得很生硬,奈何这事刚好是白祈查探来的,闻言直接就告诉了他,完全没注意自己师尊愈发阴沉的脸色。
  不过迟渊也不急,待白祈一五一十的讲完了,方才看了两人一眼,以‘看看师弟师妹们思过得怎么样了’为由,直接将人支走了。
  偌大的房间内只剩下晏昀和迟渊,有那么一瞬间,他甚至觉得,周遭安静得似乎连空气都静止了。
  晏昀不明所以,迟渊身上泛起的寒意让他下意识的往光里侧了侧身,然后微微抬眸,犹豫着该如何开口。
  “之前在灵渊山你便晕过一次。”迟渊盯着他看了会儿,阳光笼罩下的那张脸比记忆中更加明艳动人,让他有刹那的恍惚,转瞬即逝。
  “昨晚那黑影由我牵制着,它并未伤你,可你却又晕了过去。”他不冷不淡的说着,直视着那双魅惑的眼睛,嘲讽般轻笑一声:“什么时候,魔尊大人这般弱了?”
  “???”阿渊竟然说他弱?!
  晏昀怀疑自己听错了,震惊的眨了眨眼睛,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这也难怪,他接连两次在阿渊面前晕过去,连白祈都觉得他实力不像个魔尊,更何况阿渊。
  可事实却正好相反,以他现在的实力,整个玄武大陆没几个对手。只是无故晕过去的缘由涉及他最深的秘密,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他都不曾想过告诉第二个人。
  要瞒不住了吗?晏昀微垂着眼眸,他能感受到迟渊注视着自己的冷厉视线,也知道他在等自己主动告诉他。
  “还记得我从飞狐体内取出的东西么?”晏昀说着抬眸,浅淡的朝他笑笑:“那是上古灵器的一部分。”
  “灵器名为天玄,为我意外所得。我将它炼进了体内,却在三千年前被邬尤打散,碎得四分五裂,踪迹难寻。”
  晏昀不紧不慢的说着,看上去难得认真:“灵器之间有所感应,在那瞬间会神识不稳,所以在玉殊台时我才会突然晕过去。”
  上古灵器?迟渊听他说着,不动声色的想起当时情形,之前的疑点也瞬间了然。
  因为灵器,所以他做为魔尊,体内却有股强大的灵力。而他当时说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原来也是真的。
  “黑影体内也是灵器碎片?”迟渊皱眉看着他,那张脸淡定从容,看不出一丝说谎的破绽。
  但愿他这次,真的没有骗自己。
  “不错。”晏昀坦然的点点头,他想起昨晚与那碎片触碰的瞬间,面色凝重道:“而且那碎片上缠着几缕怨魂,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应该就是白祈刚才所说,被用来祭湖的孩童。”
  昨天从茶铺出来后,迟渊便让白祈去查探鄢城的族志。据小二透露,鄢城在以前是一个族群部落,守着南面的烟湖生活。后来烟湖一夜干涸,幸得当时的官家出面,解决了部落的用水难题,之后不久此地便被取名为鄢城,逐步延伸成现在的模样。
  鄢城的活死人受锦夜控制和阵法影响没法真实的回答他们的询问,好在白祈不负所望,在查探了大半座城后,终于找到了族志。
  他原本是想查明烟湖干涸的原因,却没想在那之前,烟湖有过两次活人祭。
  祭祀的原因如出一辙,都是因为烟湖发大水淹死了数十人。当时的族民们认为是湖神发怒,经族内长老们商议,最终决定通过花船送一男一女两孩童于湖心,连人带船沉入湖底,献祭于湖神。
  “两次活人祭,两男两女四名孩童。”晏昀想起昨晚的梦,方才反应过来,那彼此相覆的白骨身量,皆和八九岁的孩子差不多大小。
  迟渊初闻时便心生怜悯,却没想他们的魂魄被困在世间近百年,一时竟不知该说些什么。
  “可有办法将他们分开?”
  “有。”晏昀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办法的确是有,只不过那几缕怨魂应该被邬尤炼在了碎片上,以至于他们将碎片纳为己有不说,甚至还想将他体内的东西拉扯过去。
  可那毕竟不是灵器,而是从他出生起,便与他不可分割的,身体的一部分。
  想到这晏昀垂眸笑了笑,邬尤想借此夺他的东西的确出乎他的意料,可惜了,他寻了这么久,送上门来的怎么可能放过。
  “我可以强行将他们分开,不过...”晏昀收回思绪,抬眸笑看向迟渊:
  “得阿渊你为我护阵。”
  作者有话说:
  晏昀同学,你确定你没有骗阿渊?


第15章 取物
  邬尤的意图很明显,通过阵法让黑影每晚亥时出现,毫无目的的敲门和随机抓人,以此获得那片刻间最深最纯粹的恐惧。
  恐惧越多,他便越强。所以不管破不破阵,晏昀都必须除掉黑影。
  其实现在想来,锦夜应该在布阵之时,就已经设好了局等他们入城。因为那黑影体内的碎片力量太过强大,即便是迟渊对上,想取出来也不容易。
  而且以他对锦夜的了解,就算他们除掉黑影,这阵也不会破。更何况他们已经错过了一个晚上,没有时间再等黑影自己出来了。
  迟渊显然也想到了这点,幸好他昨晚在黑影身上下了追魂引,两个人心领神会,同时起身往南边的古井而去。
  根据族志记载,自百年前烟湖干涸后,鄢城便逐渐往南延伸,所以现在布满房屋的南街,很大部分都建在曾经的烟湖上。
  “就是这么?”晏昀看着合院中央那口青苔斑驳的古井,里面的水澄澈却深不见底,最重要的是,井口也就正常粗细,连黑影的一只手臂都纳不下。
  迟渊知晓他的疑惑,却也没多说什么,只是极轻的点点头。
  他的追魂引从未出过差错。
  晏昀也不是不相信,他其实就随口一问,因为从他说要阿渊为他护阵后,身边这个人就没再说过话,既没拒绝也没答应,让他实在琢磨不透。
  不说就算了罢,晏昀悠悠环顾四周,这里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