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作品:《清冷仙尊他又栽了+番外

影便挥手攻了过来。
  那手壮如树干,挥过来时强劲有力。晏昀一个飞身避开,而后踏着它的手直接冲向胸前,伸手便要去掏心,动作行云流水,直看得白祈目瞪口呆。
  这操作,怕是没有人比他更猛的了。
  黑影显然也没料到他会顺势而上,忙不迭的往后退了两步,不想迟渊就在后面,待它反应过来避开时,后背仍是中了一掌。
  紧接着,那中掌的地方瞬间响起此起彼伏的痛呼与尖叫,声音比刚才的议论大得多,直吵得三个人眉头紧皱。
  看来必须得速战速决才行,晏昀看向迟渊,两个人心领神会,同时出手攻向黑影胸口。
  能将这么多尸体做成躯干,必定有强大的东西做支撑和供养。这也是晏昀方才试探的目的,而黑影的反应,很显然,他没有猜错地方。
  面对他们的合力进攻,黑影变得敏捷了许多,身上的灵力也越来越强,两个人与之对上,强劲灵流冲击开来,差点没将周围的房屋夷为平地。
  “我拖住它。”迟渊说着将灵力缠绕在黑影的双手上,用强大的灵流牵制住他的上半身。
  晏昀趁机化出灵力探进它的心窝,那里果不其然的装着东西,只要他轻轻一扭,便能将那东西掏出来。
  可在灵力与那东西触碰的瞬间,他忽然察觉出那是什么,脸上神情当即愣住,待他反应过来时,那东西竟通过灵流,意图与他的神识相连。
  “晏昀!”迟渊见他眉头紧皱,似乎正在经受莫大的苦楚,脸色也变得苍白,不免有些担心:“怎么了?”
  “阿渊。”神识的拉扯痛入肺腑,晏昀闻言回神,只觉全身无力,眼皮重如千金。他低低的唤了声,而后便如一羽飞鸿,直直的从半空中坠下。
  “晏昀!”
  “晏前辈!”
  作者有话说:
  白祈:真是一顿操作猛如虎,佩服佩服
  晏昀:人已晕,勿扰


第12章 身份
  或许是神识受到拉扯,晏昀在昏睡中迷迷糊糊做起了梦。梦境辗转反复,一会儿在山间,尸横遍野,血流成河;一会儿又在水中,白骨相覆,怨念积渊。
  痛感和窒息感交替传来,即便是梦,也让他无意识的皱起眉头,直到一股熟悉的灵力传遍全身,才得以从梦境中跳脱,昏昏沉沉的睡过去。
  待他醒来时,已是第二日上午。
  浓密的睫羽上下阖动,晏昀缓缓睁开眼睛。他原以为迟渊会和上次在玉殊台一样不管他,所以在看见床边坐着的白衣少年时,一时有些没反应过来。
  “白祈?”他轻唤了声,带着些微疑惑,是阿渊让他留下来照看自己的?
  少年虽然坐在床边,一双棕褐眼眸却出神的望着窗外,似乎在想什么。直到晏昀叫他,才如梦初醒般回头。
  “你醒了。”
  声音平淡无波,表情看着也有些无精打采。晏昀觉着若是阿渊见他醒来,应该也不至于这般反应。
  “怎么了?”他好奇的坐起身,视线扫过屋内,漫不经心道:“你师尊呢?”
  “出去了。”白祈耷拉着脑袋道,他本想跟着一起去,可师尊却让他留下守着这人。他心里有些不情愿,又想起昨晚之事,越想越觉得不对劲。
  现下人已经醒了,他也就懒得再想。白祈拍了拍脑袋,猛的转过身来,直看着晏昀道:“你和我师尊,到底什么关系?”
  “???”他问得突然,晏昀愣了会儿,看着少年如盯猎物般目不转睛的眼神,想起初见时迟渊的介绍,粲然笑道:“朋友啊,怎么突然问起这个?”
  这不是一开始就说了的么?
  “只是朋友?”白祈明显不相信,棕褐的眸子仍直直的盯着他:“知道你自己昨晚是怎么回来的么?”
  少年难得认真,晏昀配合的摇了摇头:“怎么回来的?”
  他昨晚神识受到拉扯很快便晕了过去,怎么回来的还真不知道,不过当时就他们三人,这还用猜么,肯定是阿渊和他把自己带回来的啊。
  明知道他晕了不会记得,白祈看着他茫然摇头的模样还是有些不快,连带着语气也透出些莫名其妙的情绪。
  “你晕之后是我师尊飞过去接的你,也是他抱你回来的。”白祈想起来就觉得不可思议,在这个人晕倒的瞬间,师尊便匆匆赶了过去。这也就算了,毕竟那么高坠下来太危险,可自己主动说背他回来,师尊都像没听见般,抱着人就回了荒宅。
  他何时见过师尊这样,白祈越想越觉反常,也不盯着晏昀了,垂着头兀自喃喃道:“回来后给你渡了灵力不说,出门前还叫我守着。”
  少年说着沉默片刻,然后忽的抬眸,若有所思的看向晏昀:“朋友都会这样么?”
  他向来喜欢独自历练,有朋友也相交不深,更何况在他的印象中,除了重华掌门,师尊从未有过朋友。
  “应该吧。”晏昀听着少年的话,他想过阿渊会接住他,却没想到他会抱自己回来,不过这也没什么,阿渊以前刚练术法的时候根基不稳,经常从半空掉下来,他都不知道抱过多少回。
  现在长大了倒反过来了,晏昀想到这好笑的摇了摇头,却见白祈满脸不解的看着他:“你笑什么?”
  “没什么。”晏昀心情不错,伸手便想摸白祈的脑袋,被对方敏捷的躲开了。他也不介意,笑着起身下床,从芥子中拿出套红色外袍,昨天的衣服沾了尸气,他是不可能再穿了。
  “别这样看着我。”晏昀刚穿好衣袍,便见白祈皱着小脸,正神情复杂的看着自己。他无奈笑了笑,一边整理袖摆,一边随意道:“若非当初阿渊不肯拜师,否则你现在就该叫我师祖了。”
  “师...师什么?”白祈怀疑自己听错了,差点没把耳朵给竖起来。
  “你师尊在你这般大的时候,我教过他几年术法。”晏昀微微弯腰,双手搭在白祈两肩,眉目含笑的看着眼前目瞪口呆的少年,然后趁机摸了下他的脑袋,心满意足道:“走吧,出去看看。”
  白祈:“......”
  不是说朋友吗?怎么扯上师徒了?他想不明白,再一抬眼,晏昀已经出了门。
  “诶,等等我。”
  晏昀出了房间没走多远,便看见前面亭廊处一片白影,夹杂着几个浅青色身形。
  因着迟渊的叮嘱,那些仙门弟子极少出去。昨晚见他抱着晏昀回来,心中甚是疑惑,所以基本上全都好奇的围在亭廊下议论。
  这会儿见他出来了,忙不迭的迎了上去:“晏前辈。”
  “晏前辈昨晚是怎么了?受伤了么?”
  “那黑影死了吗,阵是不是要破了?”
  “......”
  其实这些问题他们昨晚便想问明无仙尊,可他似乎心情不是很好,完全没有要说的意思,白祈又一直在屋内没出来,他们找不到人问,就全憋到了现在。
  面对这些新弟子层出不穷的问题,看着他们或好奇或担忧的模样,晏昀进也不是退也不是,恰好白祈也跟着出来了,他便直接将这些问题扔给了少年,自己头也不回的往门口走去。
  “原来魔尊大人也有失手的时候。”
  就在他即将行至门前时,一个熟悉的声音响彻荒宅上空。被围得水泄不通的白祈暗道一声‘遭了’,忙丢下师弟师妹们,快步追了过去。
  师尊让他守着那人,不管怎样,他都必须护他周全。
  不过锦夜并未出现,晏昀望向虚空,面带嘲讽笑道:“谁说我失手了。”
  “是么?”锦夜听完轻笑了声,能见到这个人在对阵中晕过去让他心情大好,至于他的话,在他看来不过逞强要面子罢了。
  “既如此,那我就不打扰魔尊大人破阵了。对了,好心提醒下各位,只剩下两天了,哈哈哈。”
  他慢条斯理的说着,幸灾乐祸的笑声听得弟子们面面相觑。晏昀却无动于衷,即便对方不现身,他也能想象出那人在说这话时的虚伪模样。
  两天么,晏昀垂眸笑了笑,对他来说已经足够了。
  “晏...晏前辈。”晏昀正想着,身后突然有人喊他。那是个稍微年长的弟子,刚才还问过他是否受伤,这会儿却战战兢兢,试探着问道:“你真的是魔...魔尊?”
  旁边的弟子也是满脸震惊,反应了好一忽儿才鼓足勇气问道:“刚才那...那声音,是在和你说话吗?”
  这不废话嘛,晏昀在心中腹诽道,他抬眸一一扫过他们,刚想承认自己的身份,却见白祈突然挡在他面前,背对着他,笑呵呵的对那些弟子道:“大家听错了,他怎么会是魔尊呢,散了吧散了吧。”
  看得出他想为自己遮掩过去,不过这少年修为是高,在这方面显然经验不足,所以那些弟子们听是听了,却没一个人动。
  “他姓晏,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传说中的魔尊也姓晏。”那个年长的弟子眉头紧蹙,看过来的眼神也逐渐变得戒备。
  另有弟子似乎也想起来了,忙跟着道:“对对,我记得也姓晏,好像叫什么晏...晏昀来着。”
  此话一出,所有人都看向晏昀。
  “敢问晏前辈,尊讳如何?”
  “这...”白祈不曾遇过这种场合,他有些头疼的挠挠后脑勺,转身朝晏昀挤眉弄眼,示意他编个名字先混过去再说。
  晏昀却像个没事人般,笑着冲他眨眨眼,拍着他的肩慢悠悠绕到前面,然后在那些弟子们戒备的目光中粲然笑道:
  “不巧,本人姓晏名昀,正是你们说的魔尊本尊。”
  白祈:“......”
  晏昀的话音刚落,那些弟子们便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脸上神色变了又变,看着莫名有些好笑。
  “真...真的是魔尊。”
  “你来这干什么?”
  “白祈师兄,你快过来,莫要被他骗了。”
  “......”
  弟子们你一言我一语,像看食人怪物般直盯着晏昀。他刚换了身红色外袍,看着比之前明艳了许多,周身气质也变得更加妖邪。
  到底是新弟子,胆子还是小了些。晏昀见他们只说不动手,笑着摇摇头,转身便朝门外走。
  他还有事要做,没时间也没兴趣与他们在这大眼瞪小眼,怪幼稚的。
  然而他刚走没两步,几个穿浅青色衣衫的弟子像是说好了般,联手快速布了个符阵,直接袭向晏昀后背。
  那符阵恍若透明,白祈正纠结该怎么跟师弟师妹们解释晏昀的身份,反应过来时已经来不及,只得提醒道:“晏前辈!”
  晏昀其实早已察觉,转身时便已落了结界,所以他丝毫不担心,在听见白祈的呼唤回头时,仍旧一副懒洋洋的模样。
  那符箓阵已及至眼前。
  其实他还挺想看看现在的太华山新弟子资质如何的,然而就在这瞬间,一股强劲灵力忽然从半空传来,如风卷残雪般,直接挡在了他身前。
  “嘭——”
  符阵与灵力相撞的声音传来,周遭的石柱轰然炸开,弟子们修为较低,忙抬手挡住了脸。
  待他们稳定身形看过来时,所有人均是一惊,顾不得身上的灰尘石渣,连忙行礼道:
  “小师叔。”
  “明无仙尊。”
  作者有话说:
  迟渊:你真的相信我是因为根基不稳才经常掉下来?
  晏昀:嗯?那不然呢?
  迟渊:......


第13章 目的
  迟渊一身白衣,如雪山松柏笔直的站在晏昀身前。因为背对而立,晏昀看不见他的脸,但无风自动的衣摆和扑面而来的寒意,也足以想象那张清冷的俊颜此刻有多阴沉。
  哪怕是白祈,也鲜少见到自己师尊这般生气,他忙转过身来,略显忐忑地低头道了声:“师尊。”
  “嗯。”迟渊极轻的应了声,凌厉的目光仍看着面前躬身行礼的弟子们,好一会儿才沉沉开口,声音冷冽至极:“理由。”
  简简单单的两个字,听得弟子们心中直打鼓,本就垂着的头下意识的又低了些。
  很显然,明无仙尊动怒了。
  凡是灵渊山弟子,基本上从入师门的那天起,就被告知过两件事。一是他们敬仰的明无仙尊经常闭关,平素里勿要前往玉殊峰,以免扰其清修;二是明无仙尊执掌戒律堂,掌罚不通人情,提醒他们好自为之。
  刚开始他们还挺小心翼翼,后来发现灵渊山的戒律并不严苛,也很少有弟子犯事,加上明无仙尊不怎么出关,他们也就渐渐松懈了。
  而且自昨日见到仙尊后,弟子们都觉得他虽然话少了些,看着冷漠疏离,但相处起来也不算难受。
  直到此时此刻,那种无形的压迫感像一把尖刀抵在胸口,他们才后知后觉,为何师兄师姐们总说惹谁都好,千万不要惹明无仙尊。
  可是...可是他们也没做错什么呀。
  “回小师叔。”年长的弟子微微抬头,这些弟子里除了白祈属他入门时间最长,更何况刚才也是他率先质问晏昀,理应由他来回话。
  可就算明无仙尊生气,他也觉得自己没有做错什么。想到这他索性直接起身,目光扫过后方的晏昀,不卑不亢的对迟渊道:“晏前辈刚才亲口承认,他就是魔尊晏昀。”
  “我知道。”迟渊淡漠的看着他,在他愕然的神情中冷声问:“他出手伤你们了?”
  “没...没有。”那弟子显然没料到他会这么问,怔了片刻才恍然回神,带着明显的不甘心道:“可小师叔,他是魔尊啊。”
  迟渊自然知道他在想什么,面对传闻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