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作品:《清冷仙尊他又栽了+番外

量下山历练的弟子名单。昨日天劫大会后,各仙门建议将历练的日期提前,一来早些磨练弟子们的实战术法,二来历练途中遇到疑似邪神出现时,也可以立即传信告知各仙门。
  迟渊看着那好几页的名单,他常年闭关,没想这么些年,大半的弟子他不仅没见过,名字也未曾听过。
  “将白祈也加上吧。”迟渊将名单递回给重华,淡声道:“我会传信告诉他。”
  “白祈?”重华接过名单,有些不解的看着迟渊。白祈是迟渊唯一的徒弟,常年在外历练,实战经验都快赶上他这掌门了。
  “有他在,可以放心很多。”迟渊猜到他在想什么,简单解释道。虽然重华也安排了境界高的弟子随行,但比起白祈来,还是差了些。
  天劫的预言在那,各仙门安排弟子历练时都比往日要慎重得多。重华自然也明白了迟渊的意思,闻言点点头,将白祈的名字加在了后面。
  也不知他现在在哪儿,迟渊想起自己这个徒弟,难得的露出些许笑容,却在感应到后山的封印变化时瞬间敛去。
  重华等人也察觉到了,几个人对望一眼,面色沉重的全部赶往山洞。迟渊率先一步,在晏昀破完最后一层封印时,将其拦在了里面。
  “晏昀!”他看着那人熟悉的面容,没忍住低声喝道:“住手!”
  “我就知道阿渊你会第一个来。”晏昀毫不迟疑的挥手将最后封印抹掉,飞狐没了束缚,下意识的扑闪起翅膀,后面赶来的人见此情景,脸色都有些愕然。
  “魔尊?”重华一眼便看见了飞狐后面的晏昀:“你怎会在这里?”
  “别惊讶,我只是来拿回属于我自己的东西。”晏昀抬眸扫他一眼,视线掠过面如寒霜的迟渊时,眨眼笑了笑,然后在众人疑惑的目光中来到飞狐身边。
  飞狐是灵兽,开始便猜到了晏昀要干什么。它努力的压制着想要爆发灵力的冲动,奈何体内的力量太过强大,终是没忍住嘶鸣起来,翅膀也因为没了限制胡乱扇动。
  站在洞口的几人当即被扇了出去,只余下最里面的迟渊和重华。
  “你到底要干什么!”迟渊目光冰冷,这飞狐之前失控伤了不少人,念着它是灵兽,他们并没有过多惩罚,只是将它封印在山洞里。
  若晏昀将它放了出去,不知又要伤多少人。
  面对迟渊的质问,晏昀像是没听到般,闭着眼运用灵力在飞狐身上查探。很快迟渊和重华便发现,刚才还无法自控的飞狐,在晏昀的灵力牵动下竟出其的安静。
  “找到了。”
  不消片刻,晏昀便在飞狐的肚子里发现了自己的东西,他凝聚灵力在那处,缓缓的将其往外引。
  “你的灵力...”重华看着那泛着浅淡金色的灵力,一时间怀疑自己眼花了。
  直到飞狐体内的东西被他全部引出,金色光芒照亮整个山洞,重华方才反应过来。不是他的灵力是浅金色,而是眼前这金色残片上的流光导致的错觉。
  “那是何物?”重华好奇道,刚才晏昀说是他的东西,总该有名字才是。
  晏昀伸手将那残片纳入芥子中,抬眸见迟渊一言不发的看着他,淡漠的表情下不知道在想什么。
  “我为何要告诉你?”晏昀拍了拍瞬间温顺的飞狐,慢悠悠的走到两人面前:“它已经没事了,我可以走了么?”
  重华:“???”
  这人不是一直是想来就来,想走便走的吗,怎么这会儿想起来问了?他很是疑惑,然后再一抬眸,发现对方问的是他旁边的小师弟。
  迟渊看着眼前面带微笑的晏昀,深邃的眸子里泛起无边冷意,他很想问问他,昨晚突然而来是为了自己,还是为了寻回这所谓的东西。
  不过他最终还是没有问出口,怔然的看了会儿后,迟渊转身便走,连他的问题也没有回答。
  “阿渊?”晏昀疑惑的看着他的背影,他这是...生气了么?
  “我不是什么阿渊,还有...”迟渊闻言顿住脚,声音淡漠至极:
  “别让我再看见你。”
  作者有话说:
  咕~


第5章 凤梧
  拿回东西后,晏昀直接去了鹿台山上的竹院。那里是他为数不多会经常去的地方,四季如春,冬暖夏凉,最重要的是没什么人打扰。
  他知道迟渊在生自己的气,也犹豫过要不要跟上去哄他,可是怎么哄呢?他现在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单纯天真的少年了,而有些事他没法解释,也还没有做好让第二个人知晓的准备。
  晏昀不再去想,他用神识探寻了整个鹿台山,确认无异常后方才从芥子中拿出金色残片。那残片很小,上面却刻着更加细密的咒文。
  也幸好当初他在这上面留下了咒文封印,否则今日那飞狐就不只是简单的灵力暴涨,而是直接承受不住爆体而亡。当然,这也避免了被有心之人拾去后化为已有,那样的话他要再拿回来就只能剥魂了。
  雅致的竹院外悄然覆上结界,晏昀轻阖上双眼,催动体内的灵力托住金色残片,然后一点一点的将其融入心口。
  若是重华在这,便会发现他体内的灵力颜色并非金色残片导致的错觉,那些灵力本来就是淡金色,而且随着残片的不断融入,颜色也在缓慢变深。
  金色残片脱离身体太久,虽然只是很小的一部分,晏昀还是花了近两个时辰才将其全部融入体内。然后他便沉沉睡了过去,直到第三日傍晚结界有异动方才猛然惊醒。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
  晏昀懒洋洋的出了竹院,抬眼便看见结界外,一名身着淡绿色凤凰刺绣的貌美男子正言笑晏晏的看着他,闻言颇有些幽怨:“我都来好半天了,终于睡醒了?”
  晏昀翻了个白眼,抬手去掉了结界。此人名为凤梧,原身乃一只凤凰,跟他一样不知活了多少年,亦是妖界的妖王。
  没了结界,凤梧终于得以进入竹院,他笑着来到晏昀跟前,空空的手中突然化出两坛酒:“酒仙新酿的昆仑雪,怎么样,我对你好吧?”
  “又不是你酿的。”晏昀抬手便拿过一坛,然后从他身边走过,直接飞上了不远处的紫荆树。
  千年前晏昀刚发现这里时,那棵紫荆树也才比他高半个头。如今他毫无变化,紫荆树却长得又高又粗,满树繁华盛开,粉红紫红的花瓣交相叠映,美得恍如人间仙境。
  “谁惹你了?”凤梧跟着飞了上来,稳稳的靠坐在晏昀旁边的树干上,好奇的打量着他。
  晏昀仰头喝了口酒,酒是好酒,带着风雪的味道。他冲凤梧笑了笑,没有谁惹自己,他只不过在沉睡的时候梦到了三百年前的那个少年,让他有些许的恍惚。
  “你怎么突然来找我,有好消息了?”晏昀偏头看向他,岔开了话题。
  好消息?凤梧眨了眨眼,茫然道:“什么好消息?”
  这家伙居然自己给忘了,晏昀有些好笑的摇摇头,提醒他道:“上次喝酒时,你不是说要去找自己喜欢的人吗?怎么,没找到?”
  原来是这事啊,凤梧瞬间想了起来,自己当时喝得有些醉了,好像的确说过,下次来找他时,一定会带着好消息来。
  “没有。”凤梧灌了口酒,颇为惆怅:“我觉得这世间没有人配得上我。”
  晏昀一口酒差点呛着,刚缓过来便听他继续道:“除了你。”
  “什么?”晏昀怀疑自己出现幻听了。
  凤梧却转过身来,半开玩笑半认真的看着他:“我说晏昀,你也孑然一身活了这么久了,要不咱俩凑合着过呗?”
  ...晏昀白眼快要翻到天上去:“妖王殿下,你是不是忘了自己是只公凤凰!”
  “我要是只母凤凰早把你拿下了。”凤梧在心中嘀咕着,抬眼见晏昀已经回头,正有些出神的看着面前的紫荆花,不知道在想什么。
  “晏昀?”虽然只是试探,凤梧还是觉得自己有些冲动了,他忙故作欢快道:“我开玩笑的,吓着你了?”
  “没有。”晏昀淡然的笑笑,仰头喝了口酒,沉默好半晌才继续道:“你不是第一个。”
  “什么意思?”凤梧突然觉得心中隐隐有些不安,他太了解眼前这个人了,行事说话全凭心性,很少会有人影响到他。可是现在,他在自己试探着表明心意时,明显想起了其他人来。
  “曾经也有个人说喜欢我,他很认真,鼓足了所有的勇气,说想和我在一起。”晏昀想起当时情景,垂眸笑了笑,他也不知为何自己会在这时想起阿渊来,实在是奇怪。
  简单的几句话,凤梧却觉得自己心中有些难受,他猛灌了口酒,强装轻松道:“那你是如何想的?”
  “我如何想?”晏昀笑了起来:“我当时不知所措,冷静下来后只想把他的心思扳正,谁知他越陷越深,我刚好有事便离开了。”
  “后来呢?”凤梧追问道。
  后来?晏昀想起再见迟渊时对方的淡漠疏离,轻笑一声道:“大概和形同陌路差不多吧。”
  也就是说那人还在,凤梧看着晏昀逐渐恢复如常的慵懒,他想问问那人是谁,不过以他对晏昀的了解,问了也是白搭。
  形同陌路,凤梧在心中呢喃着,他不知道晏昀忆起此事心中有何感想,但他选择在这个时候说出来,其中意思再明白不过。
  如果自己真的表明心迹,结果和那人没什么区别。
  “这事以前怎么没听你提起?”凤梧不再多想,笑着与他碰了碰酒坛,佯装嗔怪道:“咱俩好歹上千年的交情了,你这不厚道啊魔尊大人。”
  “你尾巴上的毛差点被老道士拔了,我也没见你主动提过。”晏昀说着,笑看向他身后:“是吧,妖王殿下?”
  凤梧:“......”这能一样吗?
  气氛再次恢复如常,两个人喝着酒赏着花顺便互相揶揄两句,不过半个时辰,满坛的酒就见了底。
  “下次想喝什么?”凤梧晃了晃空空的酒坛,随手扔在了树下。
  “那要看酒仙酿什么了。”晏昀将最后一口酒饮尽,眨巴着迷糊的眼睛看向凤梧,略带警告的指着他道:“还有,下次能不能不要在发情期来找我喝酒?”
  “......”凤梧笑着摇摇头,原来被看出来了啊,失策了。
  ——
  五日后,瑶霜城。
  自那日与凤梧喝完酒,晏昀又睡了两日,然后在竹院中待了三天,直到今日才慢悠悠的进入瑶霜城。
  瑶霜城是瑶山脚下的一座小城,这里并无什么特别之处,晏昀之所以来,是因为在城北边上有座古宅。
  那里曾经是他和迟渊待得最久的地方。
  其实他刚醒来时,有想过直接去玉殊台找迟渊。那日他对凤梧说起阿渊时,自己方才后知后觉的明白。他之所以装作不认识自己,疏远自己,或许不是因为他身份不同往日,而是在怪自己离开太久?
  他当时不告而别,原以为很快就会回来,结果意外误入无方境,再出来时外面已过百年。
  可是时隔这么多年,再去解释又有什么意义呢?更何况他们现在身份对立,迟渊既然没有质问他,打定主意装作不认自己,他又何必旧事重提。
  晏昀想得很开,打消掉去找迟渊的想法后,索性在竹院里住了下来。他原本想的是等紫荆花期过了再下山,奈何接下来总是梦到三百年前的阿渊,略作犹豫后便来了这里。
  穿过长长的主街,晏昀很快便来到了那处宅子。出乎意料的是,那宅子还保持着三百年前的模样,就连牌匾,也还是当初他随手写的‘晏府’。
  “好丑。”晏昀嫌弃的看着那两个字,早知道当时就该让阿渊来写。
  推门进入府中,晏昀抬眸看向眼前空旷的长廊和庭院,脑海里不由自主的浮现阿渊和洛衣他们制作灯笼的身影,以及自己教阿渊法术时对方好奇的模样。
  那时的阿渊单纯善良,带着少年人的活泼开朗,笑起来时如旭日初升,整天哥哥前哥哥后的叫着他们,很难不招人喜欢。
  晏昀想到这下意识的笑了起来,却在想起迟渊现在冷若冰霜的面容和淡漠的性子时,愣在原地。
  他怎么就变了呢?晏昀有些想不明白,他记得自己救下阿渊时,迟家刚被满门抄斩。那时的阿渊即便失去双亲,满腔仇恨,却也没过多久就恢复了原本的活泼可爱。
  他不过拒绝了少年不谙世事时的懵懂心意,就算他心中有怨恨,这么多年也早该平息了。
  可他为何变成现在这般清冷禁欲的模样?这三百年他又经历了什么?晏昀百思不得其解。他一边想着,一边沿长廊走进阿渊以前的房间,推开门的霎那,他忽然感觉到房间内有阵法。
  阵法是很简单的灵影阵,只要有人踏入阵中,布阵之人便会察觉,并且能看到是谁进了阵。
  “阿渊。”晏昀忽然觉得心里有些堵,如果他没猜错的话,这个阵法是迟渊布下的,而且布了快两百多年。
  原来他,一直在等自己回来找他。
  作者有话说:
  很显然,我们的晏昀同学完全没意识到自己以前对迟渊造成了多大伤害。


第6章 白祈
  灵影阵的动静传来时,迟渊几乎愣在原地。他轻阖双眼,很快便在灵海中,看到了那张熟悉的面容。
  当初他刚学会灵影阵,在下山历练时顺便回了趟瑶霜城,将其布在了自己房间。那时他刚入师门七载,距今已过去两百八十三年。
  他曾无数次的期待那个人会回来找自己,在一次次的失望后,他甚至怀疑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