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水槽边,演出了一副很有诚意的模样,问了一遍:“透君,需要我洗碗吗?”
  安室透几乎翻起了白眼,水槽里干干净净的,连水槽本身都被透君清洗干净了。碗也一个个洗干净放好了,他已经做完了所有的事情,千野优羽这时候跑过来说要帮忙了。
  “到底是谁教你这么演戏的?”
  安室透一边在厨房纸上擦干净手,一边简直被逗笑了,“太浮夸了吧,我真的开始怀疑起你拍的电影那质量了,想想师父当男主角,而真正的男主角是一条狗,你这种演技在里面扮演反派大BOSS……”
  后面的话他没有继续说下去,或许是良心发现,给孩子留了点面子。也或许是因为本来还在躺尸,但是听到他的话之后马上坐起来用死亡射线怒视着他的两鼠一狗一猫了。
  他明智地转换了话题:“我已经做完了,如果优羽下次想帮忙的话,就买个洗碗机吧。”
  千野优羽一脸的纯良:“可是,我有全自动洗碗机啊。”
  安室透环视了房间一圈,厨房是开放式的,客餐厅一体,如果这里有洗碗机的话,他一定会发现的,但是任凭他怎么看,也看不见洗碗机在哪里。
  千野优羽也不卖关子,他朝刚才解释完之后就顺手关进客房的BX5668喊了一声:“弟弟,以后不用避开透君了,我给他设置家属权限。”
  客房门被推开了,BX5668带着和千野优羽如出一辙的纯良表情走了出来,然后在安室透震惊到世界观崩塌的目光下,手腕以下部分一阵翻转变形,很快就变成了抹布和吸尘器的模样,开始认认真真地打扫起了家里的卫生来。
  “好的,哥哥,为安室透开启家属权限。”BX5668的语气也跟千野优羽一模一样,它用那张跟千野优羽还有他都非常相似的脸冲安室透笑了笑,然后继续认真细致地打扫起卫生来,它很快就锁定了整个房间里最脏的是谁,一个箭步冲过去就把小卷拎起来冲进了卫生间,砰的一声关上门。
  很快门里就传出了哗啦啦的水声,和松田猫猫怕水却被迫洗澡而发出的喵嗷声。
  千野优羽看得一阵心有余悸,他以前也是被这么洗的。
  “家属……”安室透表情复杂。
  虽然千野优羽跟他解释了BX5668的外表由来,但是看着这样一个活像他跟千野优羽孩子的家伙在家里跑来跑去,他的表情变换了一下,最后定格在了一个下定决心的表情上。
  “优羽,其实……”安室透纠结了一下,还是决定直接说出来,这种事就是要早点说才好,“你很好,但是我将一切都奉献了出去,在黎明出现之前,我注定是孤单的。”
  说完之后,安室透可算是松了口气,他觉得自己的发挥很好,又隐晦的照顾到了优羽的情绪,又表达清楚了自己的意思。
  他的爱人是这个国家,注定没办法成为别人的家属了。
  千野优羽闻言一脸茫然,他挠了挠头,感觉这话怪中二的,是要他接话吗?
  他试探着接道:“呃……错的不是我,是这个世界?”
  --------------------
  作者有话要说:
  千野优羽(已黑化)


第115章
  千野优羽打开门走出了宠物店, 今天不用开门做生意,正好亚蒙导演打电话给他,让他过去一趟。
  在这种惬意地日子里, 时间过得很快,虽然马普尔宠物店的生意还是一如既往的不好, 但是他并不担心。
  之前从小林医生的宠物诊所里把送去绝育的宠物们都接了回来, 一只只小猫小狗都活蹦乱跳的,非常可爱。
  但是在店里放了很久, 也不见有客人进来询问, 直到——千野优羽打开了宠物店模拟器里的【我的物品】一栏。
  里面有一样他抽出来很久, 但始终没有用过的道具【被财神摸过的一次性祝福卡】三张,他试着用了一张卡,瞬间挤进来的客人差点把宠物店给挤爆。
  他们挥舞着手里的钞票, 被小猫小狗小仓鼠们萌得眼睛都看不见了,不到一个小时,店里的宠物们就都卖光了。
  千野优羽:……
  他看着还在源源不断进门的客人, 突然感到了一阵痛心。
  看起来一次性祝福卡的效果持续的时间还挺长,他一小时就把宠物卖完了, 之后来的客人就只能遗憾离开。
  还有客人试图预定可爱的小宠物, 但因为千野优羽并没有稳定的进货渠道,只好遗憾作罢。
  原本对这件事并不算上心, 但是小钱钱飞走了可是大事情,千野优羽关闭店门后,赶紧联系了动物爱护协会的高桥进。
  高桥进最近已经彻底成了他的迷弟,或者说是阿新的迷弟, 沉迷跟阿新一起出门,当阿新和兰兰约会的付钱工具人, 只求近距离观赏宠物侦探的远程推理秀。
  千野优羽只能报以微笑。
  在高桥进的帮助下,他也很快就跟另一家身世清白的宠物繁育基地建立了供货关系,宠物店也总算是有了货源,变得像样些了。
  宠物店总算是走上了正轨,而电影也已经拍摄结束了,进入了后期制作环节。虽然理论上来说阿毛应该要回来宠物店了,但是亚蒙导演还是让阿毛在他那里待了一段时间,据说是可以方便补拍。
  千野优羽没信,他觉得亚蒙导演可能是看上阿毛了,想把阿毛带回家。
  所以在接到亚蒙导演的电话后,他立刻带上阿GIN和阿赤就出门了。
  他现在出门也不用再去蹭透君或者是昴君的车了,因为阿零赚钱给他买了辆代步车。虽然觉得自己这样多少有点吃软饭的嫌疑,但是看着阿零开心的模样,千野优羽还是收下了。
  也可以每周都带小动物们去郊外玩了,小动物嘛,当然还是在草地和树林里奔跑起来最快乐了。
  当然了,回去的时候还需要去小林医生的宠物诊所里驱驱虫,草地和树林里虽然有趣,但是虫子也很多呀。
  虽然阿GIN一直在跟他强调他们是卡片宠物,不会长虫的,但千野优羽觉得养宠物嘛,还是得有仪式感。
  主要还是驱虫了之后再回去,BX5668会显得没有那么发疯。
  当宠物店进来的东西脏到某一个程度时,BX5668就会跟发疯似的启动疯狂清洁形态,那种全身上下全长满清洁工具的模样又吓人又掉san,让人难以承受第二次。
  千野优羽不觉得自己是超人,看过一次之后真的再也不想看第二次了。
  所以从此往后,他和小动物们都尽量保持身体干净了再进门,如果实在是没有办法,也要保持分批进门的方案,牺牲一只脏东西,保护其他所有的脏东西。
  BX5668终究只是个机器人而已,逮住一只脏兮兮的小动物去洗浴间清洗的时候,其他小动物们再小心翼翼地进门,然后极速跑去其他的卫生间把自己清理得稍微干净一点。
  虽然之后还是会被BX5668给逮住去彻底清洁,但是力度和恐怖程度都会减轻不少,为了身心健康,大家还是会选择洗两次澡。
  当然了,千野优羽除外,他拥有最高权限,可以选择自己去洗澡,但是如果他身上弄得太脏了,BX5668虽然不会强行清洗他,却会围在他的身边,他每走一步,就擦擦地,每摸过一样东西就赶紧擦干净,动作稍微大一点就开始用身体变形而成的吸尘器吸空气,美其名曰清洁浮尘。
  总之千野优羽如果不赶紧去弄干净自己,就会感觉自己仿佛一个行走的病毒一般遭人嫌弃。
  但即使如此,千野优羽和小动物们也热衷于没事的时候开着阿零买的车到处兜风。
  反正跟BX5668斗智斗勇也是生活的一部分嘛。
  千野优羽发动了车子,他的驾照还是在大学的时候拿到的,不过从来没有拥有过自己的汽车,这也让他刚开始开车的时候简直寸步难行,当然了,开过几次之后就熟悉了。
  亚蒙导演在自己的工作室里,位于东京最繁华的地段,千野优羽开车去那里就花了好几个小时的时间。
  熟练地挠了挠阿GIN和阿赤的下巴,千野优羽这才走进了工作室内。
  亚蒙导演显然已经等他很久了,看到千野优羽的到来,神神秘秘地把他拉到一边,然后悄咪咪地告诉了他一个好消息:“电影粗剪版已经完成了,你可以先看一遍哦。”
  千野优羽惊喜地瞪大了眼睛:“真哒?!”
  亚蒙导演点点头,满意地发现今天千野优羽是孤身前来的,只带了两只鼠鼠。
  “是呀,不过只给我们剧组的人看哦,你和阿GIN阿赤一起去工作室的放映室吧,阿毛也会跟你一起看。”
  想不到来这里还有这种意外惊喜,千野优羽嘴角的笑容就没下去,唯一的遗憾是只有他和阿毛,还有两只鼠鼠可以看到电影的粗剪版。
  不过之后首映的时候还可以带小动物们一起去看嘛,啊,还有透君,昴君也要叫上,小兰一家、少年侦探团还有梓小姐也不能忘了,还有阿笠博士,虽然千野优羽没见过阿笠博士,但是阿新跟对方混得很熟了,到时候也叫上,当然了,高桥进和小林医生也不能漏了。
  如果可以的话,想把黑泽先生也叫上,不过黑泽先生回了阿美莉卡,短时间内都不会到霓虹来了。
  千野优羽掰着指头算了算,暂时确定了一下人数,具体的人选反正可以慢慢想。
  然后他带着阿GIN和阿赤进了亚蒙导演所说的放映室内,本以为就是一个简单的放电影的房间而已,没想到做得像一个私人影厅一般,千野优羽一眼就看到了蹲坐在椅子上的阿毛,走过去坐在了阿毛的身边。
  放映厅里就只有他们四个,也许是因为没有美女的存在,阿毛表现得非常不错,见到千野优羽之后就可怜地呜呜了几声,当优羽在他身边入座后,它动了动身体,脑袋一歪就把搁在了优羽的肩膀上。
  ……然后被阿赤的大尾巴给抽了好几下。
  阿赤正蹲在千野优羽的肩膀上,阿毛的动作直接抢占了它的活动空间,霸道的松鼠马上感觉自己受到了挑衅,大有阿毛再不把脑袋挪开就要接受一顿毒打的感觉。
  阿毛立刻委屈上了,怎么说也是在剧组锻炼了好几个月的柴犬了,还是男主角,在亚蒙导演高强度的指导下,阿毛如今已经是一个合格的动物演员了。
  它委屈起来的样子可怜极了,身体可怜兮兮地缩成了一团,嘴里发出了幼犬一样的呜咽声,看向了千野优羽的眼神充满了惊慌与不安,像是一条被抛弃的流浪狗遇到了大雨一般可怜。
  千野优羽无语了一会儿,直接抱过阿毛放在了自己大腿上,而阿GIN坐在他的头顶,肩膀上蹲坐着阿赤。
  阿毛终于满意了,阿赤也勉强忍住了脾气。
  粗剪版的电影也就在这样和谐的气氛之下开始了。
  因为只是粗剪版,没有字幕,也没有什么配乐,但是千野优羽还是看得很认真,这还是第一次,他相熟的……狗当主角拍摄的电影呢,而且里面还有他自己,这种感受非常奇妙。
  本来还是抱着看阿毛、看阿GIN、看阿赤,看他自己的心态来看电影的,但是很快,他就被电影的剧情给吸引了进去。
  虽然电影只是粗剪,显得整部电影非常的冗长,也没有精准的配乐,但是千野优羽还是很快沉浸进了电影的剧情里。
  显然,亚蒙导演虽然有点谐,但毫无疑问是个很厉害的导演。
  电影一开始就是从一个男人疯狂酗酒开始的,千野优羽一开始还有点出戏,因为这个人是毛利小五郎,但很快就发现,毛利大叔的演技一点也不出戏。
  毛利小五郎饰演的三郎在家里疯狂酗酒,崩溃痛哭,原来他因为不堪忍受长期以来的工作压力而精神衰弱,背负着家庭的他只能始终笑脸迎人。
  而他不敢向老板发火,却将獠牙对准了最亲近的人,他对妻子恶言相向,对孩子漠不关心,终于,妻子不堪忍受,向他提出了离婚,还带走了孩子。
  在残骸下,崩溃地痛哭,抱怨生活的不幸,妻子的不理解,觉得自己的人生彻底失败,甚至不如一条街边的流浪狗。
  他的抱怨被路过的仙女听到了,善良的仙女决定满足他的愿望……
  看到黑泽先生扮演的仙女一脸冷漠地出现,然后张口就开始棒读,千野优羽很难崩住,他顿时出戏爆笑出声。
  阿GIN和阿赤也在他身上吱哇乱笑,三只笑成了一团,只有阿毛一脸茫然,不知道为什么美女出场大家都要笑。
  念了一段很尬的台词之后,黑泽先生退场了,没有了他的干扰,千野优羽很快又沉浸进了电影的剧情里。
  三郎躺在满地的酒瓶之中睡着了,善良的仙女离开前,还给他盖了一条毯子。
  镜头虚虚地对准了地面,然后洒在地上的光渐渐变得明亮,白天到了。
  那条毯子动了动,随后,一个毛茸茸的狗头懵懂地从毯子里冒了出来,这条柴犬的脸上也长了两条小胡子,看起来跟三郎几乎是一模一样。
  柴犬先是茫然的看着四周,似乎是在疑惑世界怎么变大了,然后低下头,看到了自己的小前腿……
  “汪呜汪呜!!!”可怜的三郎,变成狗之后连人类的声音都无法发出了,只能狗叫。
  随后,他惊慌失措之下跑出了房子,房门却被一阵风关上,他无论如何都无法再打开这扇门,而手机之类的东西都放在家里,